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被歪曲了的贾宝玉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

  楼

  评

  论

 
 

被歪曲了的贾宝玉

作者: 佟平  收录时间:2007.05.08

 
 由于政治等方面的需要,在过去将近一百年里,经过各种评论家,戏剧,影视等的包装,《红楼梦》里的贾宝玉被戴上了各种光环,已经距离曹先生原来塑造的贾宝玉的形象越来越远了。为了反封建的需要,贾宝玉被打扮成反封建的斗士,为了争民主的需要,贾宝玉被说成是民主的哲人,为了宣传爱情的需要,贾宝玉又被塑造成忠于爱情的白马王子。我以为这些都大错特错了,《红楼梦》的思想性非常明确,就是为了宣传佛教思想,通过贾宝玉短暂一生的现身说法,给茫茫众生指出了一条归依佛教的光明大道。下面笔者试从五个方面来谈谈这个问题。

一, 贾宝玉只喜欢女人吗?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丑逼人”这是贾宝玉的名言,也经常被各类评论家用来作为贾宝玉具有“尊女抑男”的反封建思想的证据之一。如果我说贾宝玉不但喜欢女色,还喜欢男色,一定会令这些评论家大跌眼镜,并尴尬异常吧。
书中说,贾宝玉结交了三个男朋友,一个是秦钟,一个是蒋玉菡,一个是柳湘莲,这三个男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外表都长得英俊潇洒。秦钟长得是“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贾宝玉为了与他相好,宁愿去一向讨厌的学堂上学,甚至为了与其他同性恋者争风吃醋而大闹学堂。书上第九回有标题为证:“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再看那蒋玉菡,“宝玉见他抚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 贾宝玉唯一一次被他老爸痛打一顿卧倒在床的原因有二,一是避死金钏,二就是忠顺王府来贾府向贾宝玉追讨蒋玉菡。书上说他老爸打他是因为他“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
最后来看柳湘莲。书中没有具体交代贾宝玉与柳湘莲是怎样结交的,从他两人的对话可以看出,他们都是秦钟的朋友,这一点可以推想出他们属于哪一类人。也许你会说,柳湘莲绝对不是这种人,他甚至还因为被薛蟠误会是这种人而痛打了薛蟠一顿。我觉得,那只是因为薛蟠太俗恶,柳湘莲看不上他而已。
从书中介绍的当时的社会风情来看,男同性恋是非常流行的。从小乡绅冯渊酷爱男风,到纨绔子弟薛蟠常动龙阳之兴,到忠顺王爷的迷恋男戏子都可以看出,男色,也像女色一样被那个时代的男人们所喜爱。曹雪芹之所以要特意告诉我们贾宝玉也好这一口,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贾宝玉历尽世间所有的情,有男人对女人的情,也有男人对男人的情,为他后面的堪破情关埋下了伏笔。

二, 贾宝玉的爱情是专一的吗?
当然,贾宝玉的爱好男色只是一个小插曲,《红楼梦》主要还是讲她与众女子的故事。贾宝玉在十三岁之前就与席人初试了云雨情,接下来因调戏金钏,致使金钏自杀,撕伞子博取晴雯一笑,因五儿长得像晴雯又在深夜里勾引五儿,爱慕女尼妙玉,此外与黛玉生死相许,与宝钗结为夫妻。统观全书,只要是漂亮女孩,贾宝玉都会立刻无条件地喜欢上。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在网上曾与人争论的话题,有人说“纯感性的爱情才是真实的爱情。” 贾宝玉的行为倒是很符合这一观点,无论僧俗,不问等级,甚至不管男女,也不避是否有血亲关系,只要对方长得美就爱上了,而且韩信将兵多多益善,见一个爱一个。问题是,像贾宝玉这样的只顾自己愉悦,不管对方死活的滥情行为,是否也配称得上是爱情呢?
也许你会说,金钏死后,贾宝玉在她生日那天悄悄地去给她上香,晴雯亡后,贾宝玉曾为她月下念祭文,黛玉魂归离恨,贾宝玉去她的故居哭得死去活来。但这些只能说明贾宝玉是一个多情善感的人,与专一的爱情无关,怀念过一番死去的女儿们,继续陶醉在活着的女儿堆中。
由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其他的原因,宝玉在那三位因他而死的爱人去世后,仍然会继续在温柔富贵乡中幸福快乐下去。所以,贾宝玉对黛玉的感情是深的,但专一就完全谈不上了。在曹雪芹的年代,是只提倡女人对男人的专一,而没有提倡男人对女人的专一。所以后人硬要给宝玉戴上爱情专一的帽子,实在是对宝玉最大的讽刺。

三, 贾宝玉对下人平等吗?
许多评论者为了替贾宝玉贴金,说贾宝玉有民主意识,举的例子是他对下人平等。读完《红楼梦》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在贾宝玉生活的年代,主子就是主子,下人就是下人,是有严格区分的,他也从小就是接受的这样的观点,又没有接受到外面的先进思想的影响,他怎么可能产生出其他的思想呢?更何况,每天都是几个下人服侍他一人,他从来没有服侍过下人,又怎么能证明他有主子下人一样平等的观念呢?
也许你会举出许多他为下人梳头打扮的例子,但那跟平等相待是两码事,严格来说,那只不过是体现出贾宝玉随时把下人当着特殊的玩物看待而已。例如,贾宝玉在初通人道之后,立刻就强迫席人与其试弄云雨。让丫环碧痕服侍他洗澡,关起门来搞了足两三个时辰,搞得地下,床上都是水,惹得其他丫环私下笑了好几天。对于那些没有姿色的下人就更不当人看待了,比如,他的奶妈只不过喝了他的一碗茶,他立刻就将手中的茶杯掷到地下打了个粉碎,泼了丫环茜雪一裙子的茶,还跳起来大喊大骂,立刻要将奶妈撵出去。
所以从本质上来说,贾宝玉对待那些漂亮丫环好一些,就像皇帝对待那些他喜欢的宫女好一些是一样的,与“平等”二字根本风马牛不相及。如果以此就说明贾宝玉有平等的民主思想,就等于说皇帝有平等的民主思想一样滑稽可笑。


四, 贾宝玉不读书是因为反封建吗?
在封建社会,读四书五经是为了安身立命,升官发财,是一个男人的正道。我们先不说四书五经的好坏,只看科举的游戏规则,在那样的封建时代,倒是非常具有民主意识的制度,最起码体现了一种公平竞争的原则。贾宝玉讨厌为了科举而读书,原因不是因为他有更高的理想,或有更加有意义的事要做,而只是为了在粉脂堆里鬼混,这种行为,不但在古代,就算是在当代也是令人不齿的。
至于说到贾宝玉不愿读书是因为否定四书五经,就更加不敢苟同了,因为他既然没有读过那些书,就根本没有能力否定那些书。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有能力否定那些书,也不一定与反封建有关系,因为所有的道家和佛家都是否定四书五经的。换句话说,他只不过是在重复道家和佛家的观点而已。如果因此就给贾宝玉戴上反封建的桂冠,岂不是古今中外的所有和尚道士都成了反封建的英雄了吗?
以前我一直感到困惑,贾母是皇亲国戚,她如此疼爱贾宝玉,怎么也不主张他读四书五经去博取功名富贵呢?仔细阅读《红楼梦》终于找到了答案,原来贾宝玉不需要经过科举考试也可以做官,他可以世袭做官。所以贾母才乐得让贾宝玉尽情在女儿堆里玩耍。对于这样一个可以享受如此封建特权的人,我们却要给他戴上一顶反封建的桂冠,是不是有点荒唐?

五, 贾宝玉是为了爱情出家的吗?
许多评论者为了把贾宝玉塑造成忠于爱情的理想样板,故意把他的出家说成是为了反抗不合理的婚姻和殉黛玉之情。客观来说,黛玉的死只是其中之一,但并不是主要原因。正如我在前面说的那样,在黛玉死后,如果不是其他意外的原因,贾宝玉依然不缺少男欢女爱,所以根本不会因为一个他喜爱的女人的死而万念俱灰遁入空门。
贾宝玉的出家有主客观上的原因,主观上,曹雪芹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劝人从善信佛,在故事的开头就预定了出家的归宿。贾宝玉原本就是为了来尘世历劫,才转世投胎的。客观上,是通过荣宁两府的种种人事变迁,让贾宝玉体会到万事皆空的道理,也就是“用俗事讲佛理”。但尽管如此,贾宝玉仍然还是被人间的温柔富贵迷失了本性,所以才需要和尚道士两次三番来唤醒他的本性。
我觉得红楼梦在第一回中就预告了贾宝玉出家的全过程是“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这里的色,不只是指黛玉一人,而是红楼梦里出现的所有女人,甚至也包括那些贾宝玉喜欢的男人。
综上所述,由于长期以来人们无视《红楼梦》是一本劝人为善,宣扬佛教的书,硬要给这本书贴上我们所需要的各种政治标签,所以使得评论者笔下的贾宝玉离书中的贾宝玉越来越远了。真有点“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味道了。
在文章的结尾,我们不妨一起来欣赏一下曹雪芹给贾宝玉画的像: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梁:莫效此儿形状!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