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梅折罢暗销魂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

  楼

  评

  论

 
 

红梅折罢暗销魂

作者: 石耀辉   收录时间:2007.05.08

 
  在“金陵十二钗”中,有一个异样高洁的女子—妙玉,她出生于官宦之家,自幼体弱多病,被狠心的父母送入空门。大观园峻工后,贾府的主人因她出身好—苏州人士、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而且文墨也通,模样又极好,于是“礼聘”入园,从此她便住进了栊翠庵,她是“十二钗”中第一个住入大观园的人物,这时她正好十八岁。在“十二钗”正册里,妙玉是个很特殊的人物,她是唯一一个与贾、史、王、薛四大家族无任何姻亲关系的女子,却排名第六,仅排在黛玉、宝钗、元春、探春、湘云之后,她出场也不算多,却给人印象极深。

妙玉自称“畸人”、“槛外人”,因为她崇尚庄子,而庄子正是被孔子称为“畸人”的人,意为与俗不合、率性而为的人。她看空一切,曾说过,自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道是“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宋范成大诗句)她鄙视庸俗卑劣,几乎对谁都不屑于多接触,在她眼里就连“目下无尘”的黛玉也成了“大俗人”。她还有洁癖,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贾母高兴,曾带她到栊翠庵小息,妙玉泡茶招待,事后却将刘姥姥用过的成窑杯搁在外面,不再使用。当这一行人走后,宝玉又叫人给妙玉打水冲地,妙玉欣然同意,只是不许抬水的小厮们进门。

然而这个自诩“槛外人”的妙玉,并没有真正杜绝现实生活中外来的干扰,她也爱交结的“槛内人”,这就是宝玉。她对宝玉的态度是很不自然的:众人在栊翠庵品茶,对刘姥姥用过的杯子,她嫌脏,要砸碎扔掉,不能留在世上,但她却将自已日常用的“绿玉斗”给宝玉用,这是何等用心呀!宝玉过生日的第二天,居然收到了她送来的粉红纸笺,上面写着“槛外人妙玉恭肃遥祝芳辰”,她竟然连宝玉的生日也记得?下大雪了,姊妹们在大观园联诗作乐,李纨派宝玉前去栊翠庵乞讨红梅,果然一去即成。更值一提的是,有一次,宝玉看她和惜春下棋,妙玉心动脸红,回到庵里坐禅时,想起日间宝玉之言,不觉一阵心跳耳热,后来竟至于“魂不守舍,一时如万马奔腾”,几乎发狂,生了一场大病。在前80回中,妙玉几次出场,总是与钗、黛、湘在一起,黛玉是宝玉恋爱的对象,宝钗是宝玉后来事实上的妻子,湘云则被推定为宝玉续娶的妻子,而且只要有妙玉在场,那三位女性都形见绌,黯然失色,这都预示着她和宝玉之间,有着那种十分微妙、隐晦,可以意会而不能言传的情感交流。对于妙玉和宝玉的这种微妙关系,茅盾先生曾写过一首《白雪红梅图》:无端春色来天地,槛外何人轻叩门?坐破蒲团终澈悟,红梅折罢暗销魂!妙玉的这种感情,如果用今天的话来说,那就是对宝玉的暗恋。许多读者同情妙玉,我想跟这一点很有关系。

妙玉是个小资情调比较重的人,因而常常不太受人欢迎,所谓“好高人皆妒,过洁世同嫌”。李纨就曾说:“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她”,就连和她十年为邻、又有半师之分的邢岫烟,都认为她是“放诞诡僻”、“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妙玉虽然古怪孤僻、自视极高,却决定不了自已的命运,她内心蕴蓄着炽热的情感和要求,然而现实社会却偏不允许她插足于现实,而只能置身于现实之外。对于享受人生幸福一概无份,又抵不住种种外来刺激与吸引,而把自已改造成“槁木死灰”,以致自已内心越狼狈,在人面前表现得越矜持,这种精神世界的冲动与抑制,永远不停地折磨和摧残着她,使她无法获得高出“凡人”的境界。

妙玉的结局也是很悲惨的。她的衣食住行离不开豪门权贵,因而她的升沉荣辱也同贾府的命连在一起。贾家败落了,落了个“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妙玉也被强人所劫,不知所终。正是“欲洁何曾洁。云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