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解味冷香丸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

  楼

  评

  论

 
 

解味冷香丸

作者: 一枝秋   收录时间:2007.05.08

 
    一、
  红楼梦的大主题众说纷纭,今人说古人有历史局限性,后人也会说今人有历史局限性。为了不陷所谓“曹学、脂学、秦学”,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回到“红学”。作者明确告诉我们他的目的就是:“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可没有丝毫“狡猾”之意。从书面看来金的成分可能有:宝钗、湘云、甚或金钏等,玉的成分可能有:黛玉、妙玉、甚或红玉等,再加宝玉,但肯定重点是金:宝钗、湘云;玉:黛玉、宝玉,他们四人才是作者的至爱,主题是围绕他们展开的,奇的是他们四人除湘云外都有先天问题:宝玉不用说了,黛玉的先天“不足”之症也容易理解,可宝钗的先天“热毒”就显得突兀和难以理解了(有人说是暗射“北国雪地——清政权”,太政治了吧?)。宝钗有“热毒”吗?“珍重芳姿昼掩门”真是美啊!“热毒”还值得怀吗?难道真的是怀湘云吗?不会的,金的重点一定是宝钗。
  要知道“热毒”是什么症候?中医的叫法是“热症”,是发热、口渴、舌红、烦躁不安、脉搏快、等综合症状,可不像:“也不觉什么,只不过喘嗽些,吃一丸也就罢了。”这样轻描淡写,竟和黛玉的病差不多。什么丸能治“无名之症”?(作者之言),那就是大名鼎鼎的乌有之药---“冷香丸”。

  二、
  “热”病要用冷来治,我们先来看冷香丸之“冷”:真是样样冷门,宝钗娓娓交待:只难得“可巧”二字:春夏秋冬开的牡丹花蕊、荷花蕊、芙蓉花蕊、梅花蕊,各十二两,并且全要“白”的。于次年春分日晒干。又要雨露霜雪四种水各十二钱,再加峰蜜、白糖各十二钱,把周瑞家的听了个直瞪眼。连着十个“十二”,最后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把我们也看了个直瞪眼。先不说这“十二”太面熟,先说“黄柏煎汤”,苦啊,中医无此一说,“甚荒唐”,噢——?!“黄柏煎汤”就是荒唐,“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它的家就是“好了歌”的“甄”解:“陋室空堂 ,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哪知自己归来丧!……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原来“热毒”不仅要用“冷”来治,更要用“苦”来治啊!作者真是要蒙我们的“巨眼”啊!可谓“丝丝入扣,一丝不走”。

  三、
  再说让人面熟的“十二”种配料,又让我们想到了“警幻冷笑道:此香尘世中既无,尔何能知!此香乃系诸名山胜境初生异卉之精,和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名曰群芳髓。”又道:“此茶出在……又以鲜花灵叶上所带宿露而烹。此茶名曰千红一窟 。”后又有:“警幻道:此酒乃是百花之蕊、万木之汁酿成,因名为万艳同杯。”冷香丸就是用是上述材料配成,说白了吧:就是用“十二金钗”即“众钗”晒干、研碎做成,才能治“热毒”。真不出“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呵,悲夫!雪芹之心!悲夫!雪芹之灵!

  四、
  “热毒”为何如此之毒呢?宝钗说:“他说我这是从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我们就从他的生日说起。第二十二回一上来风姐道:“二十一日薛妹妹的生日”,后来过生日时,宝玉因“好心被当驴肝肺”,同时得罪了湘云和黛玉,自讨无趣,回房一脸不高兴。被袭人看出说:“这是怎么说,好好的,大正月里”,可见宝钗的生日是正月二十一,就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元妃省亲后第六天。并且宝钗的病和药都是:“如今从南带至北,现就埋在梨花树下、、、、、、、”这里又出了不吉利的“梨”(离)字。我们还想到了第三十四回,被选入语文课本的宝玉挨打后,宝钗送药一节:“向袭人说道:晚上把这药用酒研开,替他敷上,把那瘀血的热毒散开,可以就好了。”宝玉的“热毒”是哪里来的呢?主要是“忠顺王府”治的。看来这“毒”是和“王、妃”等有关,也和“离”、“从南到北”有关。再看何为:“热”呢,热有“权势显赫、炙手可热、 位极人臣、使人羡慕”的意思,再说白了,谁家能比得上皇家“热、毒”呢?曹家以为皇家做包衣奴起家,以为皇帝做奶妈起家,曾在南方六次接驾,真可谓“其热无比”、也算“天下第一大热门”,但同时,也为曹家种下了“亏空”的“毒”根,致使曹家“被训斥”、“被抄没”,最后“离”南到北,家破人亡。“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五、
  宝钗的“冷香丸”是秃头和尚送的“海上方”,并且还给了一包异香异气的末药作引。第二十八回,宝玉也给了薛蟠一个奇怪的药方:什么头胎紫河车、人形带叶参、六足龟、等等还不足为奇,奇的“是那为君的药,说起来吓人一跳”,竟是死人骨头上的珠子,并且“还要了一块大三尺的红库纱去,隔面子呢”,凤姐竟给了他自己头上正带的珠子,还是句句暗含“黄土陇头送白骨”。为什么这些不吉利的话(还有梨香院----谐“离乡怨”) 都与薛家有关呢?难道真是有“不白之冤”难“雪”吗?还是指“血”?(“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金钗雪里埋”(血里埋),又是“一丝不走”。我们再来看“玉带林中挂”:黛玉“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密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又出了“秘情”和“汤”,可见“宝”与“黛”确实是相通的,脂批没有骗我们 :“钗、玉名虽二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今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有馀,故写是回,使二人合二为一。请看黛玉逝后宝钗之文字,便知余言不谬矣。”宝钗是:“牡丹花王”“艳冠群芳”,“任是无情也动人”,黛玉是“芙蓉”“风露清愁”,“莫怨东风当自嗟”,都是美的化身,也是“恨”和“爱”的化身。“爱”和“恨”才是“怀金悼玉”的真目的,她们才是“金”、“玉”的真主角,其他都是“间色”和“映衬”。

  六、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难道这就是“冷香丸”之“苦”味吗?也是“怀金悼玉”之真味吗?这些在程、高续书中有丝毫体现吗?反正我信张爱玲和周汝昌,不要再迷惘了,也不要再怀疑伟大的文中英雄曹雪芹了。
  我解的对不对?请各位“高手”“巨眼”指点。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