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玉,良儿与篆儿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玉,良儿与篆儿 

作者:春之水  收录时间:2007-02-26


    红楼梦里有三个丫鬟让人议论纷纷,他们是红玉,良儿与篆儿。人们的议论倒不是他们的性格,本名等问题,而集中在有关他们的几条批语的理解以及因此而引起的种种问题。
先看一条批语:

    奸邪婢岂是怡红应答者,故即逐之。前有良儿,后篆儿,便是确证。作者有不得可也。己卯冬夜。
  
    这条批语是第27回中凤姐要红玉跟她,红玉答应一节的眉批。别的先不说,只说红玉一人。
  1 他(脂砚——已卯的批都是脂砚的批)为什么说红玉是个奸邪婢呢?从第24回红玉出场到27回凤姐要她时止,红玉好象既不奸,又不邪。脂砚为何下此定语?红玉是林之孝的的女儿,聪明伶俐,好无什么过错。想了半天,脂砚说红玉是个奸邪婢,可能是说手帕一节。如果正是因接受了贾芸送还的手帕是一种奸邪,那脂砚是够厉害的了,翻墙头的张生应判无期了。——这是说讲红玉是奸邪婢,证据不足,或是要求过高。
  2 明明是凤姐看中红玉,为什么叫“故即逐之”呢?脂砚如此高的水平,难道也会喝了林俜的百年红后胡言乱语了?(郑重声明:林家的酒是名牌好酒,曾获QQ博览会金奖。只是脂砚贪杯喝罪。不是喝了林家的酒,风风火火讲胡话。)
于是一个想法出现了:是不是原来的稿子上,红玉是个奸邪婢,是被逐走的?后来作者改写了红玉的故事,而原批径抄在老地方,于是有些不懂了。果然,八年后,就在脂砚的这条批语旁,畸笏发言了:

  此系未见抄没狱神庙诸事,故有是批。丁亥夏畸笏。

哦,原来红玉要与“抄没狱神庙诸事”相关,不是奸邪婢,也没有被逐。脂砚没有说胡话,他只是没有看过后文而已。但又有问题,脂砚要没看过后文的前提是:在已卯冬稿子还没改或者是改了,脂砚没有看到。——稿子什么时候改的,那是另外一个议题,薇薇如有兴趣可与未完君讨论,版本研究是他的强项。
从现在的文字来看,畸笏说的是对的:红玉必与“抄没狱神庙诸事”相关。关于这方面的文章不少,看过也记不住。这里简要地说说红玉的故事,有兴趣者可以写本义仆救主的故事:
  红玉本姓林,红切绛珠,玉字直通。她是随贾芸的出现而出现的,他俩的故事竟集中在这几回中。畸笏说:狱神庙回有茜雪红玉一大段文字。贾芸呢,“芸”者还魂草也。贾芸本身就很有心计与志气,而且他又有醉金刚倪二大侠这样的朋友。批语说贾芸“仗义探庵”的文字,因此贾芸与红玉因手帕引起的一段因缘是作者的一个神来之笔。

  红玉的事说到此,那么良儿,篆儿呢?
  篆儿,即坠儿。篆与坠音近之讹——红米君是吗?我给茫茫驳得一点信心也没有了——呜呜呜。坠儿偷了一个镯子。庚辰本中一条标准的双行小字批语说:

  妙极。红玉既有归结,坠儿岂可不表哉。可知奸贼二字是相连的,故情字原非正道,坠儿原不情,也不过一愚人耳。可以传奸,即可以为盗。两次小窃皆出于宝玉房中,亦大有深意在焉。

很明显这是脂砚的批语,他还记得坠儿与红玉在滴翠亭讲手帕之事。红玉被逐后,坠儿也应有个交代。坠儿传信是奸,“可以传奸,即可以为盗”,“奸贼二字是相连的”。——脂砚的立场是很明显的。那么良儿呢?记得有个回目叫“误窃玉”。我想大概良儿偷东西,竟将宝玉的命根子当作小东西拿走了,结果是闹将起来,良儿被逐了。但这一节文字在红玉故事改写的同时也被改去了,故薇薇翻遍现在的红楼梦,怎么也找不到了。我没看过电视剧红楼梦,我想写到良儿,肯定是与玉有关,作为垫笔衬玉为宝玉之根。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