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六中全会公报的红楼梦研究》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六中全会公报的红楼梦研究》

作者:同人于郊  收录时间:2006-12-21


    “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 - - 曹雪芹《红楼梦》第一回
  据余说,却大有考证。 - - 脂砚斋批语
  
   * * *
  
  粗人写书一般都是尽量把话说明白,生怕人产生误解,就算是写爱情小说追求含蓄美,也总要让读者明确了解谁爱谁。目前我所知道唯一的例外可能是红楼梦,到现在红学家们还在争论贾宝玉到底更爱林黛玉呢还是薛宝钗,抑或是史湘云?其实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我最近听刘心武揭秘红楼梦,感觉曹雪芹简直是故意不让人明白他真正要说的事情。但是不说不说吧又这里透露一点那里暗示一下,最后你发现原来这本书里面每一句看似随意的话背后都可能隐藏着巨大玄机,真是其乐无穷啊。原来南京爱情故事的时代背景居然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政治危机!

  可是如果你象我一样不仔细读又不解风情,可能还以为贾府上下每天发生的事情都是翻来覆去的生活琐事,每一回的情节雷同呢。
  
  就好像看六中全会公报一样。
  
  我看十六大报告这样的中央文件总是看不太懂。感觉这些报告最大特点是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的排列组合,什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三个代表”之类。有时候会有一些新的词语被创造出来,比如说“八荣八耻”,词本身虽然新鲜但是内容似乎也跟以前一样,难道二十年以前的共产党不是 “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么?这些文字我是越看越着急,真恨不得你就直接说什么时候打台湾就得了。

  相比之下似乎美国人的写政府工作报告就比较通俗易懂一些,还是布什“你不跟我合作你就是我的敌人”,“邪恶轴心国”,然后直接点名这些语言来的直截了当啊。我总想既然中国人的报告千篇一律,开这许多会议到有什么用啊?
  
  好在有海外的政治八卦媒体,借助于他们的“解读”,我才学会应该怎么去读中央的文件和报告。原来这些报告就好像红楼梦一样,遣词用句大有讲究之处,仔细玩味简直是奥妙无穷拈花微笑。

  下面我介绍一下中央文件的读法,并总结目前为止海内外“中央文件索隐派”对六中全会公报的“研究成果”。
  
  读懂报告的关键技术就是跟以前的报告比较。写在报告里面的词肯定都是“政治正确”的好词漂亮话,但是这句话以前没说这次说了,或者以前总说现在不说了,或者说的顺序不一样,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信息,也是领会领导意图的关键所在。所以阅读政治报告必须象写程序那样经常使用 diff 和 grep 这两个命令。
  
  举个例子。2004年陈水扁搞了个台独高潮,当时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其中一句话警告陈水扁要“悬崖勒马”。“悬崖勒马”这个词你觉得是什么意思?是一句比喻?夸张?修辞手法?同学,你 grep 一下就会发现,“悬崖勒马”这个词可不是中国政府的常用词汇。

  实际上在此之前,这个词只被使用了一次!这就是抗美援朝那一次。中国警告美国要“悬崖勒马”,不要过三八线。由于那个时候这个词汇是第一次使用,美国把它给理解成修辞手法了没有“勒马”,最后志愿军过去把美国打下了悬崖。

  所以美国人记住了“悬崖勒马”这个词的意思,赶紧告诉不懂事的陈水扁赶紧勒马不然人可真打啊。现在美国中国问题专家艾伦·伦伯格写了一本书,这本书名字就叫《悬崖勒马:美对台政策和美中关系》。
  
  一个类似的例子是“悍然”。这次朝鲜核试验,外交部声明用词是“坚决反对朝鲜悍然实施核试验”。那么请问中国政府对此的态度是反对到什么程度?一般反对,特别反对,还是不可接受的强烈反对呢?结果海外政治八卦媒体一 grep,发现近年以来中国政府表示反对的时候“悍然”这个词只使用过七次!很不常见但还是比“悬崖勒马”用的次数多得多,所以结论就是特别反对。
  
  注意这里的技术跟刘心武揭秘红楼梦使用的方法很相似。比如《十二金钗正册》中贾元春判词第一句是“二十年来。。。”,刘心武就研究这个“二十年”是实指还是虚指呢?他考查了红楼梦全书有“二十年”这个词出现的其他地方,得出结论是当曹雪芹说“二十年”的时候,他的意思不是说25年或者17年。
  
  还有一个角度就是看“有没有”。这你就得用 diff 了。1971年“九一三”事件刚刚发生的时候并没有马上向全国公布。当时有人看报纸,发现对国家领导人的活动报道中居然没提林彪,他马上就感到林彪出事了,最后果然。现在对海外政治八卦媒体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最初级的技术了,所以搞得我们国家的官员们时不时地就得出来露露面让记者报道一下,证明自己没有被双规。
  
  八卦记者们敏感的另一个“有没有”是“三个代表”这个词。前两年居然过敏到看哪个领导讲话不提“三个代表”就说他不是上海帮的人,如果他只提 “三个代表”则一定是上海帮的地步。把中央逼得没办法,干脆每个报告上都提“三个代表”,就好像阿里巴巴在每家门上都画记号迷惑强盗一样。
  
  第三个角度是看“排名顺序”,也用 diff 看。中国是个特别讲究顺序的文化,如果不是特别注明绝对不是什么以姓氏笔划为序。很多领导人都参加了这次活动,新华社报道的时候报名字一定是按照地位高低来排序的,绝对不会像某些电影的演员表那样按出场顺序。八卦记者们认为如果一次重大会议之后的报道中某领导的排名靠前了,那么一定是他的权力扩大了。
  
  其实不光人有顺序,要干的事情也有顺序。一般来说政治报告中说我们今后的任务,顺序必然是从物质到精神,从国内到国外。台湾问题一般位于内政之后,外交之前。在同一“板块”中,排在最前面的事情则是政府真正打算这一次开完会后去做的事情,也是这次会议的关键所在。

  所以如果哪天你发现新闻联播报道胡锦涛说今年我们要干的事情中,台湾居然排在国企改革之前,那就是说终于要打台湾了。
  
  上面说的这两个角度研究红楼梦的时候也经常会用到。比如刘心武就发现薛宝琴那么美丽那么有才华前八十回出场次数那么多,为什么《十二金钗正册》里面居然没有她?为什么妙玉前八十回只出场两次居然在十二金钗排名第六?
  
  我们总结一下,看政治报告主要从三个角度去跟以前的报告比较,这就是“不常用词汇”,“有没有”,和“排名顺序”。其实不光是跟时间上以前的报告比,在空间上地方官说话的横向比较也能看出很多问题。当你听到中央说“宏观调控”,而上海市却在说“加速发展”的时候,虽然这两个词听起来都有道理,但是你应该意识到陈良宇有问题了。
  
  所以说研读政治报告是个大学问,如果你初来乍到很可能就会犯美国人当年的错误把重要信息当修辞。要想真正领会其中的深意必须要有多年的浸淫修练,我想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大官的岁数也比较大吧。
  
  现在我们有了技术储备,可以来研究一下六中全会公报到底在说什么了。

  现在我们就用上面所说的三个技术,也就是“不常用词汇”,“有没有”,和“排名顺序”来分析一下六中全会公报到底说了些什么。首先说明一点,就是以下要说的这些都是海内外“专家”和八卦媒体的意见,我可没有本事去做这种研究,只不过总结一下。
  
  首先公报特别象红楼梦的一点,就是六中全会的主要议题是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的全文目前我们看不到。这就好比说曹雪芹的红楼梦明明他已经完成了全部120回,但是只流传出来八十回,而这八十回里面,我们又可以去推测后四十回说了什么。这要求我们不仅仅要进行“索隐派”研究,还要搞“探佚学”,去期待《决定》的全文。

  根据前天的新闻,说中央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跟包括名声不太好的陈章良这样的社会贤达讨论,以便“进一步修改好决定稿”。说明虽然会议结束了,《决定》还没最后定稿。这就好比说红楼梦流传在世上有好多版本,需要有识之士拼凑一个最接近曹雪芹本意的版本出来。
  
  《公报》已经告诉我们了,《决定》的主题是“和谐社会”。这一点没什么悬念,早在几个月以前地球人就知道了。悬念是什么呢,“和谐社会”是权宜之计当务之急还是百年大计?对“特殊利益集团”打算采取什么手段?全民医疗养老打算什么时候实现?“公平”和“效率”的关系要不要调整? “反思改革”要进行到什么程度?等等。

  海外政治八卦关心的问题则是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搞民主选举多党制啊?胡锦涛的接班人是谁啊?陈良宇是不是开除党籍啊?

  这些问题有的可以直接明确回答,有的就必须拐弯抹角地说,让你从《公报》的字里行间去推测。
  
  首先我们来看看海外政治八卦媒体对这个公报的研究。我前文已经说过了,最简单的技术就是看“有没有”,“德国之声”记者就做了这方面的研究。他发现以下这五个“没有”提:

  不提陈良宇案,不提斗争避开火药味,不提社会民主主义,不提外交避开崛起,不提党外民主。

  各位看明白没有,八卦味道十足吧,我真怀疑这帮记者是不是每次我们这边开完会就搜索这些词语啊?总是期待着中共发生一点政治斗争的宫廷故事,期待着赶紧出个戈尔巴乔夫搞民主。像这样的文章不仅仅适用于六中全会,放在哪次会议上都一样,所以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香港记者素质也好不到哪去。据说是香港文汇报的文章,说“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在今天闭幕后发表的公报中,并无涉及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内容。不过文汇报获悉,胡锦涛总书记在六中全会期间发表重要讲话时,明确提及陈良宇问题。”然后引用“政情人士分析”,说“六中全会公报未提及陈良宇问题,绝不意味着六中全会回避这一问题。。。”

  据说是香港《明报》的文章则不但看了“有没有”,还看了“顺序”。这篇文章首先注意到“韩正未能在这次六中全会进入中共政治局”,然后发现 “根据中央电视台昨晚的新闻联播画面,在六中全会大会现场,主席台前两排坐着二十四名政治局委员及候补委员,缺少了陈良宇。值得注意的是,政治局候补委员王刚与其他二十三名政治局委员同坐前两排,就在军委副主席曹刚川身旁,显示王刚虽然未成为政治局委员,但其政治前程获看好。”
  
  我怀疑香港人是不是雍正王朝和黑帮片看多了?非得死几个人这会议才有意思啊?这帮记者报道一部电影时关注的唯一问题就是女明星这次床戏的裸露程度。这种读公报的态度就好象某些人在红楼梦里面寻找色情描写,菜谱,和中医药方一样,完全辜负了曹雪芹的良苦用心。
  
  六中全会的主题是“和谐社会”,有一点技术含量的海外媒体终于注意到这一点了。《亚洲时报》发现公报实际上是一个施政纲领,排一排一共好几条,然后研究这些施政纲领的“排名顺序”,看看有什么显著变化。于是他跟五中全会作比较。文章发现,“相对五中全会公报里的施政优先项目,今年中共明显作出大幅调整。胡锦涛的“和谐社会”和江泽民的“小康社会”,明显有所不同。”

  比如说五中任务第一条是“实现201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六中第一条是“社会主义民主法制更加完善”,而在五中,这一条排在第七位。

  今年六中第二条是“城乡、区域发展差距扩大的趋势逐步扭转”;而这一条在五中排名第六。

  六中第三条是“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建立”;这一条在五中排名第五。

  六中第四条“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更加完备,政府管理和服务水平有较大提高”,在五中就根本没有。
  
  有点意思。这个思路是对的,问题是你要比较不能跟五中全会比较啊。五中全会历来都是研究下一个五年计划的会议。既然是研究五年计划,那么就重点必须放在经济指标上面,所以第一条是翻番问题。现在的六中全会是什么会议呢?是研究我国治国方略转型的问题。你能拿年薪跟月薪比较么?
  
  其实要比较的话可以比较一下五年以前的六中全会,也就是江泽民时代的十五届六中全会。那次六中通过了什么决议呢?《关于召开党的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完全没提治国方略。这首先就说明一个问题,这一次六中全会绝非一次寻常的六中全会。
  
  然后让我们把六中全会跟胡锦涛主导的十六届其他几次中央全会比较。一中二中确定党和国家领导人不必提,五中是十一五规划前面说过了,四中是保先和执政能力。真正可以跟这次六中比较的,讲治国方略的,是2003年的三中全会。那次会议提出了一个治国方略,就是《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

  首先一点就是六中国策的规格比三中要高得多。三中只是讲“市场经济”这一块,提到和谐只是“人与自然和谐”,而六中是全面的 “和谐”“社会”,包括了政治经济和文化,主题甚至可能还不是经济。六中跟跟三中比变化,就必须看看六中公报关于“经济”这一部分跟三中说法有什么不同。

  其次出现一个新词:“正义”。六中对和谐社会的要求,第二项就是“公平正义”。三中从公报到决议全文,根本没有“正义”这个词,“公平”,也只是经济领域内的“公平竞争”而已,不包括“公平分配”或者“公平医疗公平入学”。

  一个类似的词是“诚信”。六中对和谐社会的要求“诚信友爱”排名第三,三中只字未提“诚信”。
  
  难道“正义”和“诚信”以前不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么?
  
  这种比较学,上海文新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学会了,他们“运用内容分析和信息技术手段”,居然从公报中发现了60个新提法!看到没有,“中央文件索隐派”已经开始使用高科技了。
  
  我们已经看到,六中全会比近年以来的历次中央全会规格都要高得多,看来要比较必须跟党的全国代表大会进行比较。那么我们就跟“十六大”比较一下。这里我们需要借助一下六中的“人民日报社论”说了些什么。为什么要看这个呢?因为人民日报社论,或者中央党校某某的“专家解读,他们都是由“内部”人物,真正了解内情的人写的。这就好比研究红楼梦别的评点可以不看但是必须高度重视“脂砚斋批语”,因为“脂砚斋”很可能就是曹雪芹身边的人啊。
  
  人民日报社论说,“这个《决定》,继承、丰富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新境界。”

  再回头看十六大的报告标题是什么?《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
  
  一个是“新境界”,一个是“新局面”。什么意思呢?你期中考试考88,期末考92,进入全班前十五名,这叫“新局面”。你初中在《中学生数学》发表一篇文章,长大以后在《物理评论快报》发文章,这叫“新境界”。

  值得注意的还有一点,就是社论说六中“继承、丰富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这是一个特别高的评价。“科学社会主义”是马克思创造的理论,比“由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要高,是放之四海皆准级别的理论,不是区域理论。谁有资格去发展这个理论?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只有这四位。

  具体是怎么发展的呢?看公报。其中有一个特别显眼的词,叫做:“本质属性”:“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我上大学的时候上政治课,死记硬背过一些邓小平理论,其中有一句话就是“什么是社会主义,和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我当时想原来前面的人干了一辈子革命没想明白什么是社会主义啊。现在这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显然也是这种高级别的理论。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就好比妙玉在《十二金钗正册》的排名比王熙凤高一样,六中全会的历史地位比十六大高。我预计将来我们很可能像记住十一届三中全会一样记住十六届六中全会,像记住十二大一样记住十七大。我甚至可以猜测一下十七大报告的标题,很可能就是《全面建设和谐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境界》。
  
  那么说来说去六中全会这么重要到底是说什么的呢?我将会给出一个六中全会公报的通俗版本。

  请看下集:六中全会公报的红楼梦研究 -之- 揭秘六中全会。

六中全会公报的红楼梦研究 (下) — 揭秘六中全会

作者: 同人于郊

  正如刘心武的“秦学”备受争议一样,我的推测也必然会有很多人不同意。可能有人首先要问,为什么政治报告就不能有话直接说呢?完了还有那么多“专家”出来“解读”也不知所云,何必搞得大家你一个理解我一个理解争论呢?
  

  我上大学的时候赶上换校长。新校长刚上任,给学生们作报告。他说话完全不打官腔,侃侃而谈,说了很多自己的设想和施政纲领,大家听得津津有味。他说爱因斯坦上大学的时候跟学校有点格格不入,所以我们也要教学改革以利于培养天才;他说我们要学习印度理工;他说大家都对食堂不满意我看为什么不引进麦当劳肯德基进校园啊?他甚至提出一个怪异理论,说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早年的中国留学生出国后都被视为天才,现在的出去以后表现就不行啊?这是因为汽油里面含铅,而铅对人的智力有损害,以前中国没那么多汽车所以年轻人智力水平高,现在美国开始重视环保了而中国汽车越来越多。。。所以我当校长要限制汽车进入校园。。。

  你可以想象这个报告会充满了欢声笑语,每个人都完全理解他说的意思。结果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说的实现了多少条呢?一条都没实现。

  这就叫“夜晚千条路,白天卖豆腐”。如果中央领导也像这位校长这么轻佻,可能早就下台了。所以不管实际的计划多么大胆,发表出来的政治报告一定是特别保守的,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不能写。
  

  就算有了绝对把握有的也不能写。因为不能得罪人。你一上来就说我要这么改那么改,原来前任领导都做错了啊。所以你看六中全会的公报说,“我国社会总体上是和谐的。。。” 我们分析的时候对这样的话都可以略去不看。
  

  写报告的第三个限制是一定要全面。因为有人整天用“有没有”这种技术去看你的报告,一旦有什么方面没有说到,别人就以为你是不是政变啊?我国有些无聊的人逗别人家小孩,问你家你最喜欢谁,谁对你最好啊?这时候聪明的小孩一定会说我爸我妈我爷爷我奶奶我姥姥我姥爷我都喜欢,因为这是唯一“政治正确”的答案。考虑到这一点,报告里面类似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
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这样的话也都可以忽略了。
  

  还有一个考虑就是顺序问题,原则就是凡是排在后面的都不算数。比如邓小平理论说“社会主义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他的实际意思就是前面两个:解放生产力和发展生产力。为什么呢?因为以前大家认为社会主义本质是公有制,邓小平的发现在于社会主义需要搞经济而不是阶级斗争,这就是邓理论所解决的问题。至于后面的“
消灭剥削”和“共同富裕”,难道以前毛泽东说不要共同富裕么?完全是为了不得罪人。当然也有限制“改革先锋派”玩MBO不要太过分的意思,但那不是这番话的主题。
  

  根据这些删减原则,我们把公报中的“废话”(梁大牙语)都去掉,剩下的就是领导意图了。
  
  六中全会公报精华版:

  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存在不少影响社会和谐的矛盾和问题。。。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到二0二0年。。。依法治国。。。人民的权益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城乡、区域发展差距扩大的趋势逐步扭转,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格局基本形成。。。首先要发展,必须坚持用发展的办法解决前进中的问题。。。必须加紧建设对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具有重大作用的制度。。。
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扩大党内民主,推进党务公开。。。加强对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的监督。。。
  

  就这么多。我们的文字游戏也到此结束。但为了真正理解其中的意思,我们必须像研究红楼梦一样结合当前国家的形势来“解读”。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人追求的是一种理想主义。为了社会主义的纯洁而全面公有化,为了反腐败的彻底干脆发动文化大革命。在那个时期有多少钱倒不特别重要。

  邓小平时代认为这么搞下去没有前途,没钱干什么都不行啊。所以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先把GDP整上去再说。这一时期的指导思想就是“效率优先”这四个字,所谓兼顾公平是给人看的。只要你能发展经济,怎么都行。其实在任何一个发达国家历史上都存在这么一个“流氓致富”时期,也叫资本原始积累。有当强盗的,有坑蒙拐骗的,看看欧美那些国家的老百姓,现在一个个好像活雷锋,祖上谁也不是雷锋。

  发展到现在,毕竟中国老百姓经历过文革不像拉美国家人民让人欺负惯了的,再继续流氓致富不行了。黑老大们第一桶金拿到手,也该做正行了。
  

  六中全会的关键所在,就是标志着我国资本残酷原始积累流氓致富时代的终结。
  

  任何一个政治决定都是不同利益集团博弈的结果。目前对于中国往何处去,有两种“不正确”的意见。

  一种就是“西山会议”那一派,认为应该赶紧承认黑老大们的江湖地位,通过物权法把不义之财合法化,然后中国实行民主,像俄罗斯那样共产党下台让老大们来治理国家。这一派当然也怕社会“不和谐”,怎么办呢干脆喂奶主义,让底层人民吃不饱饿不死也就行了。

  另外一种就是反思改革,认为改革开放导致这么多豺狼当道,本身就错了,干脆退出WTO,最好现在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
  

  正确的思路是什么呢,我赞同潘维郎咸平的意见,就是法制化。毛泽东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国家,邓小平确定统一的市场体系,现在我们需要干的事情就是实行真正的法治。

  但是建立法制实现正义也有快慢两个套路。比如说可以马上实行军管,一个一个地清算财产,没主的就没收,大家先停下工作彻底整顿。这行不行呢?
  
  六中全会认为不行。因为五个字:“战略机遇期”。

  十六大报告提出二十世纪头二十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的战略机遇期,人民日报2004年有篇很受重视的文章叫做《再干一个二十年》,也说这个机遇。有人说你这八卦术数啊,怎么就非得20年呢?

  这个战略机遇期,说白了就是中国要在2020年以前从经济上通吃全世界,变成发达国家。加入WTO是个特别大的机遇,哪怕你再说冲击了国内产业也好,我们现在的外汇储备超过一万亿美元。想想当年为了换点外汇华国锋是怎么想的,他说干脆搞十个大庆。现在一般中国人自己可能还不觉得怎么样,外国人可是对中国非常害怕。《世界是平的》这本书现在国内也出版了,其中把中国比喻成狮子
正在通吃西方的战略产业。中国正在从低端到高端一个一个地占领世界市场,预计到 2020年中国就会成一个经济无敌的发达国家。这种时候怎么能停下来不干呢?

  有人可能说我知道舒淇现在做正行了,可是她当年拍的三级片害我没考上大学,难道这个仇就不报了么?同学,谁让她有票房号召力呢?如果现在把大小企业老总们一个一个彻查,谁去帮我们占领世界市场?

  所以说等2020年吧。到时候要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开始减速,再加上没有网络高科技板块之类的拉动概念,中国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就要对国内国外的某些人和某些国家出手了。没看见现在香港廉政公署还在查1970年代的案子么?
  
  
  
  现在我就把所有东西总结在一起,给出一个六中全会报告的通俗版:
  

  改革开放的过去三十年基本上是一个流氓致富的资本原始积累阶段,当时为了效率我们只好牺牲公平。现在资本已经积累得差不多,该讲游戏规则了。从现在开始政府的角色转变为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那些特殊利益集团,必须消除。人民的权益必须维护,重点是利益的分配,得让老百姓获得实惠,医疗保险什么的要在 2020年以前建立好。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法制社会,依法治国。为此我们要建立一系列的法律和制度。当然也要讲民主,不过不是戈尔巴乔夫的民主。对党内,我们的思路就是党内民主加监督机制。

  也就是说从现在到2020年,是中国社会各方面从流氓化走向正规化的时期。在此时期党很重要,哪个官员不想正规化,还打算像以前那样支持流氓,你就是党内不和谐,你下去。

  在这个过渡时期,2020年以前,因为正好赶上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临阵杀将主军中不吉,黑老大们以前的第一桶金怎么来的,可以暂时不清算,不搞运动。但是你必须赶紧转型做正行,转慢了也不行。

  在此期间中国主要关心在经济上通吃世界,所以日本啊印尼这些国家暂时也不去处理,提出的口号叫做“和谐世界”。
  
  一句话,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我相信六中全会在历史的关键时期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以后我们再骂政府,需要看看这个问题是六中以前的问题还是六中以后的问题。
  
  写的很仓促可能有些观点不对,大家多批评吧。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