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另眼相看说黛玉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另眼相看说黛玉  

作者:凭栏翠袖  收录时间:2006-12-01

 
    关于黛玉这个人物,本是已被天下人说滥了的。多少人爱她,怜她,同情她歌颂她甚至把她拔高到反 封建斗士的高度。在此我想就自己的体会说说。
    先说明,我的基本观点是:我认为林黛玉是整部红楼中最有魅力的女性,是红楼中的灵魂人物。
小时候看过有前人对《红楼梦》中几位重要女性的评价,当然是按照封建士大夫的审美观点评判的,未必符合现代人的眼光,不过也颇有可观之处。说:
    香菱有其幽而不能得其文,
    凤姐有其丽而不能得其雅,
    宝钗有其艳而不能得其娇,
    探春有其香而不能得其清,
    湘云有其俊而不能得其韵,
    宝琴有其美而不能得其幽,
    可卿有其媚而不能得其秀,
    等等,可能还有,后边记不得了。
    大意就是这些美人各有特色但也各有美中不足之处。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完美的人物,我想也只有黛玉了。

    先说说黛玉的过人之处。首先是聪明敏捷。黛玉入贾府时也就不到9岁,但已读完了《四书》。前文说她跟着贾雨村,也就念了一年书,而且还老生病,请病假,所以贾雨村很悠闲,经常出去闲逛,听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之类。后来母亲生病,黛玉又天天伺候请事假,母亲病死黛玉痛哭病倒又请了丧假。总之就没怎么正经上课。就这样还能读完《四书》,真是奇迹。后文贾政训宝玉时(应该已过了两三年了)还说要让老师给他先把《四书》讲明白了再说,可知那时宝哥哥还不太明白呢,《四书》也不是那么好学的。黛玉才冠群芳,贾老师应该也功不可没,比起贾代儒强的不是一星半点,更不要说现在那些误人子弟的教授了。历史的规律总是这样,贪官奸臣往往又是大才子,远有严嵩秦桧近有汪精卫胡兰成,真是中华民族的悲哀。贾政怎么这么傻?应该直接聘请贾老师当宝玉的客座教授。抛开贾老师春风化雨的高超教育水平不谈,黛玉也可算得有点近乎神童的天分了吧?进贾府后与姐妹们一起读书,同师同教,依然出类拔萃,可见天分之高。她每次写诗总是“一挥而就”或者,“也不思索,只笔一挥,就有了一首”。在芦雪庵联句时也是与宝琴一起同战湘云,可见才思之敏捷。黛玉不但学习成绩好,而且口才敏捷,反映极快,单看贾母这么疼她就很说明问题,贾母喜欢的就是聪明能说的女孩子,比如凤姐就很得她的宠。贾母疼爱黛玉我认为并不只因为黛玉是贾敏的独生女,更因为她有讨贾母喜欢的个性和能力。试问象贾母那样爱热闹的人,怎会不喜欢能说会道的人呢?她不喜欢“木头似的”“没嘴葫芦”的人。她讲笑话说吃了猴尿的聪明小媳妇,是明贬暗褒的手法。书中关于黛玉口才描写的地方很多(可惜多数被读者当作她刻薄耍小性的例子了),在此不赘述。仅说个不为人注意的地方。宝琴做了十首怀古诗谜,大家赞好,宝钗却跳出来说关于《西厢记》和《牡丹亭》那两首,到底史书上无考,“我们也不大懂得”,应该删去。黛玉马上反驳说:“宝姐姐也太胶柱鼓瑟矫揉造作了,咱们虽不曾看过这些外传,不知底里,连这出戏还没听过?三岁孩子也知道。”这话立刻得到大家赞同。看到这里,读者怎能不会心一笑:“好狡诘的颦儿!”黛与钗都读过这些书,却心照不宣,都自称没看过,不懂,演一出配合默契的双簧。但黛玉比宝姐姐高明的地方是把知道这故事的来源推到戏上,既保全了自己的淑女名声又欣赏了好诗,两不耽误。谁说黛玉没有心计?她机灵起来比宝钗凤姐丝毫不差!您以为她真是象自己说的“心拙口笨,由着人说”的人吗?后人常以晴雯之口角厉害与黛玉相比,其实差远了。晴雯遇事是冲口而出,直来直去,是有勇无谋的莽撞人,实际是连小红都说不过的,经常需要麝月帮忙吵架,唯一一次聪明表现就是回王夫人话那次。而黛玉虽也有说话莽撞时,但吵架斗嘴可没输过,而且时常妙语连珠。真正能说得过她的只有慧紫鹃。

    再说说她的才干。黛玉有诗才,天下皆知。但人们都以为她只是个忧郁派诗人。主要是因为影视作品中由于情节需要,只表现她写葬花吟,题帕三绝等小女子伤感之作。搞得人们印象中总爱把她和琼瑶作品联系到一起。其实黛玉的作品还有另一面。比如象“毫端蕴秀临霜写,口齿噙香对月吟”这样潇洒酷毙的,象“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这种富于哲学意味的;也有“铁甲长戈死未忘”“驰城逐堑势狰狞”这样豪放的,也有“盛世无饥馁,何需耕织忙”这样颂圣的,也有“尸余居气杨公幕,岂得羁縻女丈夫”这样从容自信的,等等。这些诗反映了她性格的不同方面,也表现了她驾驭多种题材的能力。其实我想黛玉的知识面之广是只稍逊于宝钗的。宝钗的知识除了看书多更主要因为她家的商人环境造成她见多识广。而黛玉的知识主要是因为她的好学。书中描写在她的房间里有“满屋子的书”,猜谜行酒令时古文典故信手拈来,平时听戏也爱记诵其中的好文章,《西厢记》也看,并不拘泥于“艳曲”就不敢读,而且还能去其糟粕取其精华。除诗歌外,她还精研佛道等哲学类书籍。对于宝玉模仿南华经写的文章马上能挑出破绽,大加讽刺。宝玉参禅,宝钗怕其沉溺其中消极厌世,无能为力时,倒是黛玉给宝玉当头棒喝“无立足境,是方干净”,把他拉回现实,可见黛玉不但读过有关书籍,还能灵活运用。

    另外,黛玉还有些秘书才能。宝玉写诗时可以代笔,做功课时她可以模仿宝玉的字迹替他交作业。我怀疑黛玉可能还帮宝玉捉刀写过八股文。在她进贾府前就已读完了四书,这可是写八股文的重要课程。在试才题对额时,贾政称赞潇湘馆是个绝好的书房,“若能月下在此读书,也不枉生了一世”说完用眼看宝玉,把他吓得够呛。可惜政老爷真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宝玉喜欢的是怡红院那样女性化的精致居所,把这好书房倒让给了林妹妹。刘老老进来时也以为潇湘馆是哪个哥儿的上好书房呢。好多人认为黛玉是不支持宝玉念书的(这也是古往今来的家长们不敢要黛玉这样的儿媳妇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不这么想。她自己这么爱学习怎会不支持宝玉读书?宝玉上学前她说“这一去可是要蟾宫折桂了”。虽是打趣宝玉但我想她也还是希望宝玉能有点出息的,否则“大家又耳根不清静了”。宝玉挨打,她也劝宝玉改正,贾政要考宝玉,她就借口身体不好暂停诗社以免宝玉分心。在这点上她的想法和做法与宝钗是殊途同归,宝钗劝宝玉读书是因为这的确是宝玉唯一的出路;黛玉是否反对科举制度我不知道,她想的就是让宝玉把该应付的功课做好,考试考好,这样一来才可以和她一起玩,好好享受生活,享受爱情。我时常会想若是宝钗嫁了宝玉,肯定是个良师益友,成天督促他好好学习考试做官,苦读十年终于高中;黛玉则可能早就不耐烦地说“你真不中用,干脆我女扮男装替你考一次得了!”呵呵,至少黛玉也会根据以往命题规律,押几个题目写几篇现成的让宝玉一背,说不定宝玉倒能中得更早呢。
 
    黛玉有文才,却也不是书呆子,她“每常闲了”也替大观园算算收入成本什么的,为嫁给宝玉做一些具体的准备。凤姐没让她帮忙管家是因为她身体不好,万一累病了贾母一定会埋怨她。身体不好其实是福,可以让她避免许多不必要的纷争。其实黛玉在人情世故上也颇来得,也知道打赏下人,也知道疼爱有人缘的宝琴,也知道讨薛姨妈的欢心,赶着认了干妈(一方面可以与宝钗示好,另一方面也让薛姨妈不忍心害她拆散她与宝玉的姻缘)。贾母肯定也希望黛玉嫁宝玉,但又不愿得罪薛姨妈和王夫人,所以后来听说薛姨妈疼爱黛玉,心里也特别高兴(呵呵,一老一少想一块去了)。薛姨妈其实是个老实人(要不怎么会受夏金桂的气?),与王夫人不同,黛玉也看出王夫人不喜欢自己,又是个油盐不浸的老顽固,所以从不在她跟前撒娇,而是曲线救国,走她妹妹的路线,让敌军自己先手软。她可不是“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的沉默羔羊。后人总说黛玉单纯,中了薛家母女的圈套。试想以黛玉之心较比干多一窍的聪明,怎么会犯这种弱智错误,又不是自幼被拐脑子受过刺激的呆香菱!而且有人讨厌黛玉的小心眼和暴脾气,其实想想也能理解,一个小姑娘父母双亡住进了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的外婆家,她只能长出一身刺来保护自己,否则还不得跟迎春一个下场?自爱自怜的心境,复杂的社会环境,加上贾母和宝玉的溺爱造就了黛玉的怪癖个性。她自己可能也能认识到这个弱点,事实上,在经过与宝姐姐的恳谈后,已经很少再有她耍小性的情况了。
 
    再说说黛玉的思想。黛玉爱学习,但并不迂腐,能自己思考,保持自己独立的思想。前文说过她对于知识的掌握能融会贯通,同时还能善加利用。她本来对宝钗有成见,但听了她一番对于读书有用无用的妙论后立刻就摒弃了以往对她的成见,从善如流,决心不被那些杂书移了性情。相比之下,宝钗就拘泥了些,她不论何时都要宣传一番她的淑女闺训。虽是她那样识趣的人,还是忍不住时常劝宝玉读书,告诫姐妹们守本份。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些东西的正确性可行性。在与湘云拟菊花诗题目前先说一篇女工针黹才是你我本分,然后再兴高采烈地与湘云讨论;看黛玉的《五美吟》前也说一遍,然后再大赞黛玉的诗写得好,立意新。有人说她口是心非,其实是冤枉了她,她是真的相信那些理论的。但因为她本身的气质才华又不可能完全成为象李纨那样的槁木死灰,所以要先背一遍闺训,心理得到安慰,踏实了,才去玩。有点象和尚喝水前先要念经超度一下水中细菌,然后再喝。宝钗这样做有时难免会煞风景,给人家泼冷水,所以香菱更愿意舍近求远找黛玉学诗,可能也是受不了她的夫子气吧?而黛玉则对任何思想都是去粗取精,转化一下再为己所用,就象她对宝琴的诗的态度一样。黛玉对人的看法也不随众,对北静王就敢骂“臭男人”,对老太太喜欢的刘老老也讥讽为“母蝗虫”,妙玉是人人都厌其孤僻,但妙玉能请宝钗和她一起喝茶,说明她和处处与人为善的宝姐姐一样,都与妙玉保持了不错的关系,能欣赏到妙玉的独到之处,而且以她的脾气,挨了妙玉的奚落却默默地忍了,确实难得。

   再说说黛玉的贵族气质。我一向认为黛玉是全书中最具有贵族气质的姑娘。她一进府,凤姐就赞她有“通身的气派”。凤姐善于阿谀奉承,但也总要结合实际才更讨人喜欢。可见黛玉的确是很有气质。黛玉的祖上也袭过列侯,父亲出身清贵,官居要职,母亲是公府千金,她肯定也是见过世面的,相比起同样不在京城长大倒在商人圈中打滚的富贵花薛宝钗,她应该更具有贵族气质。而且黛玉前世是绛珠仙子,警幻的妹妹,在仙界的身份应也是高贵的。书中有关黛玉描写的地方都是具有华贵气息的,潇湘馆的题匾就叫“有凤来仪”,景色是“龙吟细细,凤尾森森”,她的号也叫潇湘妃子,曹公比喻她时用的都是西施,飞燕和比干等皇族。她坐的是湘妃竹墩,喝酒用乌银梅花自斟壶和海棠冻石蕉叶杯。她冬天穿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身披大红羽纱白狐里大褂,腰系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何等亮丽!每次写黛玉穿着时总会写宝钗的朴素衣着作为对比。如果说宝钗是白雪,黛玉就是红梅,各有特色,相得溢彰。明代高启有一首咏梅花的诗:
    琼枝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
    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
   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绝几回开。
   宝钗是朴素高洁的寒士,黛玉就是高雅浪漫的美人。宝钗平时不戴花,不熏香,不化妆,黛玉则相反,生活中充满了小女人情调。另外,多病,能诗,傲慢,哪样不是贵族气质?可惜导演们都会错了曹公的意思,以为林妹妹应该是个灰姑娘式的可怜受气丫头,所以影视作品里的黛玉总是一副孝服未满的打扮而且面带寒酸神情,比邢岫烟强不了多少。其实书里说的明白,黛玉一进贾府,所有待遇都与宝玉相同,怎么会如此寒酸呢?很多人认为黛玉必定是淡装素裹才显出她的风骨,却忘了湘云说的是真名士自风流。

   另外黛玉还特别自重,比宝钗并无不及。如果说宝钗是芙蓉如面柳如眉的温柔妩媚,黛玉就是秋水为神玉为骨的冷傲清高。虽然她也处于青春期,有思春的时候,但她写的缠绵之词多被自己烧掉,偶尔伸懒腰念句“情思睡昏昏”也是在以为无人听见的情况下。她知道自己爱上宝玉是不合体统的,心里其实非常害羞也非常有负罪感,对宝玉不断地发脾气就是这种矛盾心理的表现。她爱宝玉,怕人知道就装作小性儿,他怕宝玉知道了她的爱情反而看轻她,玩弄和辜负她(以宝玉所处的社会环境和家庭环境,这是很有可能的),所以宝玉每次用《西厢记》里的艳词逗她,她都真的很生气,又哭又闹。她小时候跟宝玉在床上午睡调笑,长大后就不这样了,宝玉给她擦泪她就骂他要死,不该动手动脚的,还嘱咐紫鹃等丫环跟宝玉说话也要放尊重。可真到宝玉向她倾诉肺腑深情的时候,她却又羞涩地回避了(到底是大家闺秀)。正因为此,当宝钗劝她看书说话要谨慎时,她马上就接受了宝钗的意见,因为她本质上也是个特别自重的贵族淑女,并不象好多人想的那么叛逆。可能又有人说她要真是淑女就根本不该爱上宝玉。这又不对了。宝玉作为仅有的未婚男性住在大观园已经是占尽了天时地利,自身条件也不错,而且整个贾府上下都认为他们两个是天生一对,还时常有人打趣他们俩。黛玉能不受影响?再说爱上宝玉的人太多了,宝钗也爱宝玉呢。你以为大家都象史湘云那么晚熟或是象李纨那样槁木死灰?黛玉爱宝玉的方式是与众不同的,她跟他吵架,折磨他,讽刺他,替他写作业交差,又为他挨打而哭红了眼,为他生病而担心,为他写下柔肠寸断的情诗,这都是黛玉情难自已的表现,但也是发乎情止乎礼的。
 
    连宝钗也有忘情之时呢,不说宝玉挨打后她又哭又劝又心疼又绣兜肚的有趣情节,只说羞笼红麝串一次。在此先为宝钗辩一下,宝钗从不带首饰,有人说她带红麝串是因为发现元妃认可她与宝玉的婚事而乐不可支的表现。其实书中说的清楚,宝钗觉得这事没意思。她为什么戴上红麝串呢?后文她劝岫烟戴探春送她的碧玉佩时,她先告诫岫烟不要执迷于这些首饰打扮,岫烟说那我回去摘了碧玉佩。宝钗说,你也太听人说了,这是她好心给你的,你若又不戴她岂不疑心?从这种观点来看,宝钗住在贾家,得了人家贵妃姐姐的礼物,当然应该戴一阵,表示感恩戴德,让人家看着也高兴,觉得你知道好歹。何况红麝串是姐妹们各人都有的,并不只有她有,曹公没写,说不定其他姐妹也都戴了呢。这一回让我感兴趣的是她对宝玉的态度,要是宝玉问林妹妹要红麝串看,哪有这么容易?八成得先碰个钉子:“你自己一般的也有,这会子又来看我的做甚?”才是黛玉的声口,也是黛玉自重的表现。 宝玉且得求一阵,也未必得到。而且看人家女人身上戴的东西未免有点不尊重的意味,贾瑞不是也要看凤姐戴的戒指吗?宝钗倒痛快,立刻卷袖子就摘,而且一着急还摘不下来,引得宝玉盯着膀子看半天,被占了便宜也不做声,太温柔了!我以为是宝钗也爱宝玉,但平时宝玉都很尊重她,难以主动亲近,连吵架的机会也没有。一旦宝玉对她有所求,就会一时激动,连拒绝和犹豫都忘了。“太上不能忘情”,可见宝姐姐也会为情所惑。但后来她意识到宝玉跟她是绝不可能的,所以就不再出现这种微妙又尴尬的情况,而且还跟黛玉结为好友,劝她养好身体呢。

    最后探讨一下黛玉的情趣。如果要我选择过《红楼梦》其中一个人物的生活方式,我毫不犹豫地选择黛玉。她不象宝钗那样克己朴素,她是该怎么享受就怎么享受,决不拘束自己,也不象李纨和妙玉那样被迫过清心寡欲的生活,不象湘云要回家做家务到半夜,不象探春凤姐要承担起管家责任,同时也不象迎春惜春那样平庸无闻,宝玉虽好,到底有他爸管束,而黛玉所有的只有外祖母的溺爱,何等的放松与幸福!(当然黛玉也发愁,主要是感叹身世和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此外也知道与宝玉难成佳偶,这更说明她可不是没事找事,无病呻吟欧!)书里写到黛玉时好象不是玩就是闲逛,偶尔做次针线裁个衣服绣个荷包也是出于兴趣或是送给表哥,大夫还劝要好生保养少干活,那么更有理由闲着了!黛玉身体那么不好,可书里写到的集体活动她哪次也没落下,一方面是她人缘也不错,另一方面也是大家欣赏她的才华和情趣,觉得少了她的活动未免无味。她住在潇湘馆,大观园里最幽静的地方,有竹子,有芭焦,有梨花,沁芳溪从脚下流过。秋天和姐妹们结海棠社,菊花社,开螃蟹宴,钓鱼赏桂花,中秋节有家宴,也可以自己约个把好友到幽静的凹晶馆自己赏月听远处的笛声;冬天可吃烤肉赏雪中梅花,联句,在室内赏水仙,解九连环,过元宵节可以听戏,听书听音乐;春天就更多了,过生日,过芒种节,葬花(即环保又可以锻炼身体),放风筝,咏桃花和柳絮,还可以照顾燕子(她叮嘱紫鹃看大燕子捉食回来再放下湘帘,用石狮倚住,有趣!)她的大多数诗都是在春天写的。夏天可能是活动较少的,如果不去清虚观打醮听戏的话可以睡个懒洋洋的午觉,醒来喝杯凤姐姐送来的上用新茶,要是中暑就喝香薷饮,然后可以静静坐在月洞窗下看书或者逗鹦鹉说话,真是妙极!黛玉不但善于享受生活,而且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春花秋月,样样都在她眼中不曾错过。能玩的人往往是有品位的人,她给凸碧山庄和凹晶馆起名,用数凹晶馆水廊的柱子决定做诗的韵律等,这都说明她不但能玩而且玩得别出心裁,难怪湘云虽跟她吵闹但总马上和好,虽赞宝姐姐待人好,可更多是愿意跟黛玉一起玩,因为林姐姐实在是太cute了!而且黛玉也善于找乐子,而且很幽默,经常跟宝钗合说个相声什么的,与湘云可并称大观园的两大开心果(老刘是客座的),不过湘云的开心果作用总需要用肢体语言达成,比黛玉就逊色了些。多病可能是黛玉生活中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但也可以帮她躲开和化解许多是非,不必做活或管家,脾气不好大家也原谅她,写诗酸点也没人嘲笑“无病呻吟”——人家真的有病。最妙的是可以在贾家衰落前就死去,一来不用受贫贱之苦,二来可以在青春貌美时死去给人(尤其是情人)留下永远的美好印象,永远令人同情和怀念,三来可以让情人因为永远得不到自己而永远怀念自己,其他的情敌再优秀也只能不战而败。其实最爱林黛玉的不是贾宝玉,而是曹雪芹。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