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者回小别已千秋(读俞平伯《乐知儿语说红楼》随感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

  楼

  评

  论

 
 

者回小别已千秋(读俞平伯《乐知儿语说红楼》随感 

作者: 佚名    收录时间:2006.04.05

 
    论到红学,不免提起俞平伯,《红楼梦辨》为新红学开山之作,以今日的眼光望去,自然不够深入不够系统,但文字清新流利,比其它诸红学大家的著作要好读得多。值得一读再读。    即以俞老早年的散文集《燕知草》《杂拌儿》来说,因那时白话文风的影响,还有晦涩之处,也因了明清小品的流韵,有辞藻华丽的篇章,不是轻易读得下去。但大多数篇章,如,清河坊,打橘子,等一棵天真的心跃然纸上,令人不自而然的倾倒。再如,重过西园码头,真当得奇文之名,却不见文学史家予以表障,实是怪事。 我总以为,他的散文成就虽不如知堂,却要在被许多种文学史捧得极高的朱自清之上。
  
   话扯远了。 偶然寻到一本俞老的《乐知儿语说红楼》,夜间翻阅,只觉得其笔墨高古清雅,其文心透辟入理,比早年的文字较为晦涩,但更耐咀嚼。读毕满口余香。
   数年来,遍览研红论文,虽不见得深入,也已略窥门径,不免有生厌之感,最可笑者,读红论太多,对红楼本文却已然疏远,亦是苦事,因琐细的分析看得太多,重读时目无全牛,全失去了美感,只见到单个的字词段落,分解开的人物、对话。 每读一段,不免要想,此句在某本中有几种异文,此人在某本中方才现,此情节经过某次删减,如此一来,还谈何欣赏?
  
   此时来看俞老的《乐知儿语说红楼》,真如 醍糊灌顶。
   俞老遍历红学波澜,晚年重省一生经历,发之为文,貌虽平淡疏冷,其情却真,其意亦深:
  
   文以意为主。得意忘言,会心非远。
    夫不求甚解,非不求其解也。曰不即不离者,亦然浮光掠影,以浅尝自足也。追求无妨,患在钻入牛角尖。深求固佳,患在求深反惑。
  
   人人皆知红学出于《红楼梦》,然红学实是反《红楼梦》的,红学愈昌,红楼愈隐。真事隐去,必欲索之,此一反也。假语村言,必欲实之,此二反也。老子曰:“反者道之用”,或可以之解嘲,亦辩证之义也,然吾终有黑漆断纹琴之憾焉。前有句云“尘网宁为绮语宽”,近有句云“老至犹如绮梦迷”,以呈吾妻,曾劝勿作,恐亦难得启颜耳。
  
   所谓红学愈昌,红楼愈隐,确是一针见血。
   至于论到红楼艺术处,如《漫说芙蓉花与潇湘子》一节,尤为精彩;中有云:
  
   芙蓉一花,双关晴黛。诔文哀艳虽为晴姐,而灵神笼罩全在湘妃。文心之细,文笔之活,妙绝言诠,只觉“神光离合”尚嫌空泛,“画龙点睛”犹是陈言也。石兄天真,绛珠仙慧,真双绝也,然已逗露梦阑之消息来。下文仅写家常小别:
    黛玉道:“我也家去歇息了,明儿再见罢。”说着,便自取路去了。
    平淡凄凉,自是书残,非缘作意。黛玉从此不再见于《红楼梦》矣。曲终人去,江上峰青,视如二玉最后一晤可也,不须再读后四十回。旧作《红楼缥渺歌》曰:
  
    芙蓉累德夭风流,倚枕佳人补翠裘。
    评泊茜纱黄土句,者回小别已千秋。
  
   读至此,不免心有戚戚焉。尤记得其当年第一次真正读红楼,大约费了三天三夜的光景,终于将前八十回看完,翻到八十一回开首那两段恶劣的文字,不免扔下书,长叹一声,步出房门,独自立在小院中。 其时已近五更,夜空漆黑,月光、星光一律不见,只有天际微淡的一线光亮映着院后黑黝黝的山峰,依稀便是“壶漏声将涸,窗灯焰已昏”的情景,心中满是悲凉的意思,却不知从何而来。于是凝视着茫茫苍穹,想像着“冷月葬花魂”的情形, 悬想着黛玉日后的命运,不禁间黯然泪下。
   世事或许便是如此,多少动人的情,多少美丽的事,不是消弥在悲凄壮烈生离死别之中,却是结束在平淡的不经意之中。
   虽然这原非雪芹之意(脂评明言,后日还有泪尽而逝,对景悼颦等事),但我们所能见的,却只有这平淡而凄凉的无奈,未留一语的黯然而别,留下的只是那无尽的叹息,永远的遗憾。
  
   者回小别已千秋,真真好句。
  
   忽尔想起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中独存的两节脂批:
  
   以顽石草木为偶,实历尽风月波澜,尝遍情缘滋味,至无可如何,始结此木石因果,以泄胸中悒郁。古人之“一花一石如有意,不语不笑能留人”,此之谓也。
   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
  
   尝遍情缘滋味,却终究无可如何。 所谓到头一梦,万境归空,非过来人不能道不敢道。千古一泪,哭成此书,非芹不能作,非脂不能批。每读至此,真不知此身何身,欲当何往。
  
   学步俞老,也凑了一绝,未见佳,聊以自娱:
  
    一句茜纱缘已尽,半池芙木水难回。余恨溪边从此别,寒波冷月映苍苔。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