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品味《红楼梦》中的古典和谐意识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品味《红楼梦》中的古典和谐意识

作者:佚名     收录时间:2006-03-09

    摘要:《红楼梦》作者用大量篇幅写了贾府上下,大观园内外锦衣玉食的繁华生活和欢声笑语,给人留下了无穷的愉悦。在这里,一般人都能安定在既定的社会秩序中,遵守着各自的角色定位而不越礼法,这种和谐与共,是每个读者都能体会出来的。但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岁月中,人们只睁大眼睛看《红》中的心灵磨擦,而忽略了礼治社会中人们的伦理意识与和谐人格。其实作者在批判封建社会的同时,也探讨了人群生存规则,一群好儿女演绎了东方民族厚德载物的优美风貌。
关键词:和谐 安忍 空谛 假谛 中谛 精神人格
    读过《红楼梦》的人,是否考虑过这样一个命题:在多数不幸女儿的悲剧命运笼罩下,为何还有几个小女子的喜剧命运?平儿后来被扶了正,还生了儿子;袭人在宝玉出家后虽然哭得死去活来,但顺从家长们意志嫁给了蒋玉函还成了恩爱夫妻;贫穷的外来女邢岫姻嫁给善良的薛科,衣食无虑,倒也乐得逍遥自在。
    对比之下,《红》中另外几个棱角分明的犟女子,命运都出奇的不幸:司棋被撵走,碰头而死;晴雯抱屈身亡;林黛玉焚稿后气绝倒毙,香消玉殒。想当初这三人又是何等地勇敢无畏,泼辣恣肆?因为一碗嫩鸡蛋,司棋领着莲花将厨房砸得鸡飞狗跳;因为平儿丢镯子,勇晴雯用簪子扎得小丫头鬼哭狼嚎,被抄捡时将箱子“哗啦”一声倒个底朝天;因为最后两朵宫花送到黛玉这里,林妹妹嗔得周瑞家的闷鳖似的。曹公为什么塑造出这些反叛性格又让他们夭折身亡?“人间直道穷”、“太刚则折”啊?
    曹雪芹是伟大的现实主义者,出于他狂达傲岸的性格,连死后都追随阮藉裸葬入土,宁可光着身子来,光着身子走,誓死不带走这肮脏世间的一丝一缕,可见他恨那不公平的世道恨到什么程度。他正是要通过这几位火辣辣的爆炭般的女性,宣泄半生郁闷。从这一性格极致看,应该说他对这些勇敢女子是喜爱备致的。但作者不得不正视现实主义的法则,严竣地面对人生,真实地面对人生。而真实生活无时不在提醒他,个人对于社会太渺小了,鸳鸯口中无论怎样骂那些“宝天王”、“宝皇帝”;黛玉无论怎样将“极品”大人物骂成“那个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但“臭男人”依旧坐在大清宝座上俯瞰天下,个人意志支配他人命运。一股股反叛的激流过后,依然君是君,臣是臣,民是民,而叛逆者们却碰得头破血流,粉身碎骨。所以饱含儒、释、道、易哲学思想的曹雪芹是否是想通过另外一组女儿的命运,曲折地告诉后人一个可贵的生存道理——和谐,安忍才能长住。
    一、和谐生存的佛学源流
    一个哲人曾说过:“中庸是万古不败之理。”另一个哲人也说:“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一种性格是永远无法言败的,那就是和谐。”而《红》的作者正是让这种和谐的生存意识在整个红楼大厦上空飘荡着,如同阳光流云。上自老祖母的宽厚善良,慈祥慈悲,下致宝玉的博爱胸怀,万般柔肠,这两个主要人物的精神人格无时不在影响着周围的人,所以表面看来不论是大观园还是贾府上下,基本上是和乐光明的。如果不是后来的“诱春囊”事件惹恼了王夫人搜捡大观园,撵得女儿满处飞,红楼也算是当时社会中的优美昌明之地了,因为那些人多数都能遵循着和谐之道——安忍——即安分于既定的统治秩序中。
    从作品里宝玉读《南华经》悟道、宝玉与凤姐等人戴的璎珞上看,曹雪芹的佛教思想明显地来自天台宗(因为古代江浙一带多是修天台宗的。)而天台宗的教义“空、假、中”诠释着深刻的和谐、圆融之道。天台宗讲究“一心三观”①:空谛、、假谛、中谛三项真理。“空”是说一切法无自性,都是因缘和合,本性是空,迟早要解体,所以“空谛”能明一切法。“假”是说虽然一切法无自性,但这个法又存在着,是条件组合,物资有形有象,人们就给它以名称、概念,给人说明,但是在本性空的基础上而形成的是假有。“中谛”中的中就是把空谛,假谛融成中道,用不偏不倚的中庸之道来善待万物,所以佛学大师们通称:“中谛统一切法”。因为红尘自然一切都是假相,将来都要演化成空,所以作为物资世界中的人就不必太执著,不要把什么问题都看得太绝对,而应当站在圆融的中心多角度地看淡看轻,一切随缘,顺其自然,就已是即心即佛,佛法融心了。天台宗的修持六度(六种智慧),第三度就是修“安忍”②,要求人做到难忍能忍、忍辱负重。忍下别人对自己的误解与不公平,这叫“忍他”;忍下自己造的痛苦与折磨,这叫“自忍”;忍下迷途思考中的困惑,这叫“法忍”。提倡对人对物安忍、智慧地去圆融周边,认为这才是中华民族最佳地生存模式。
    古人很推崇“温柔、敦厚”、“含而不露”的处世哲学,这基根于我们这个安定古老国家的人群生存法则。因为从大处讲,中华民族长期稳定生存,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将其肢解;从小处讲,每个血脉家庭很重宗法凝聚,所以人的群体观念很强,都想在一个和谐的群体中互相救助,让一种力量去支撑着,一种伦理去维系着,与他人联手才好共同战胜自然灾害与命运波折,所以就约定俗成地崇奉“仁义礼智”的为善之道,到头来,善者得道多助,恶者失道寡助。而这“善”是要用奉献热情和牺牲精神去实践的,许多时候个人要有一个被社会、被他人认知的过程,遇事忍让、忍耐、忍受,正像宝哥哥劝林妹妹那样“万事要有个宽解”,要有个心理承受能力。《红》学家周汝昌老人曾说:“曹雪芹一生都在思考着一个人生命题:就是人应该怎样活着?应该怎样与他人相处?”细读大作,这种和谐的人生命题遍布在巨著的字里行间。
    二、和谐的内涵
    和谐是什么?和谐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平和安适、愉悦共存,其乐融融地同生活在蓝天下。
    1.和谐者隐忍求全,既不胆小怯懦,又不随意宣泄,盲目冲创
    《红》的作者在平儿与袭人身上完整地表现了这种和谐理想的探索。本人无数次地体味“袭人”二字的含意,明义上是“花气袭人知昼暖”,实则“喜仁”、“喜忍”、“喜韌”也。
    二十回宝玉的奶母李嫫嫫无缘无故地将袭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连不太喜欢袭人的黛玉都骂这婆子是“老背晦”,因为全是侮蔑之辞,无中生有。
    第一,袭人不是躺在炕上不理他,是捂着被子发汗。
    第二,袭人从没有任何语言哄宝玉不理奶娘,倒是林妹妹说过此话。
    第三,明知袭人升格为侍妾,还扬言要“拉出去,配个小子”,有意侮辱人格。
    第四,她扬言“谁不是袭人拿下马来的!”这时没有任何人上马、下马之事,更别说小心侍侯人的袭人。这句话最要命,这是否定了一个人的政治品质,足以激起众怒的啊?气得袭人百口莫辩,嘤嘤哭泣。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宝玉为袭人鸣不平,倒苦水,又让晴雯热嘲冷讽了一顿,贤袭人只有呜呜哭的份儿。作者在下面借赞通情达理的麝月“公然又是一个袭人”而肯定,褒扬了袭人的贤良。脂评赞道:“浑厚大量涵养”、“高诸人百倍”。所以头几年以阶级斗争为纲评《红》,将袭人批判成“特务”,是违背了作者原意。作者是用一种真实的态度看百态人生,犹如百花园里腊梅、茉莉各有风姿一样,女儿们各有各的香型。
    需要说明的是,这种忍让不同于二迎春的懦弱。二迎春象个木头似的,面对着恶势力不敢反抗,一味逆来顺受,迁就退缩,死在中山狼孙绍祖手里,一是社会黑暗,二怪她自己生存能力差。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任凭司棋哭得泪流成河,总也吐不出一句替人求情的话,这不是隐忍,是懦弱、自私、蠢笨无能。
    2.和谐是与人为善,息事宁人,为别人着想,为群体着想
    宝玉是作者倾尽心力塑造的一个平等、博爱的典型形象,他不仅对女儿们柔肠万段,爱意浓浓,而且对男人、朋友也是平等相待,得宜人处且宜人。他替在院子里烧纸的藕官遮掩;发现秦钟与智能偷食禁果隐瞒不声张;撞见小玄儿和丫头胡搞非但不严责,还深恐羞着人家了;特别是“玫瑰露”一事东窗事发,又连带着查出一包偷出去的茯苓霜,按今天说不过是一瓶饮料,可在那个家规森严的情势下,轻者是板子相加,重则是要伤人命的啊!况又里外连缀出好几个人,若不是贤平儿让宝玉全部担起来,说服凤姐按了下去,等王夫人一干人回来,说不定府里上下又丧几条人命。
    再看四十四回“平儿挨打”一折,贾琏将贱女人拉到自家坑头上,正好被凤姐回家撞上,就因为听见那贱人说平儿几句好话,凤姐便怒火中烧回身给了平儿两个嘴巴子。平儿气不过撕打鲍二家的:“你们做这些没脸的事好好的又拉上我做什么?”因为平儿苦出身,贾琏惧妻不惧妾,照准平儿又踢又打,平儿怯住了手。王熙凤看平儿怕贾琏越发气,赶上来又打平儿,并命令平儿打鲍二家的去,平儿痛苦无奈,“哭得哽咽难抬”。面对着天大的委屈,苦平儿一没粗语怨恨,二没拗理呕气,反而第二天主动给凤姐磕头赔不是:“奶奶的千秋,我惹了奶奶生气,是我该死。”“我也不怨奶奶”。但凡能体谅别人到如此程度,需要多大个肚量啊!所以此处感动得脂评:“此书真是哭成的。”
    当然,在那个严厉的封建奴隶制度下,平儿袭人有一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无奈,但更多的是为他人,为整体着想的贤良睿智,就像宝玉要求大家的“只求姐姐们以后省些事,大家就好了。”
    3.和谐是宽容大度,厚德载物,互相给予他人温暖
    为别人着想的人一般都豁达大度,不计个人恩怨,不以权势欺人。《红》的作者首先在宝玉身上凝聚了些高尚品德。他作为一高贵的主子从不在人前拿架子充大,不分高下,平等待人。他为麝月篾头;为平儿理妆;为香菱找裙子;为晴雯端汤送药。甚至争宠的贾环将热蜡油往他脸上泼去,他都不肯去恨,他总想将众人都泡在宁静详和之中,让众姐妹都享受到大观园的爱与美。
    其次就是宝钗的贤惠识体。先不说她为邢岫姻排忧解难;为林妹妹送燕窝;为香菱仗义说话;有好事总牵挂着湘云等。只螃蟹宴一节就叫人好生感动。手头拮据的湘云,又想作东起诗社,又想让大家欢饮,可惜有心无力。宝钗出于成全云儿的好意,从自家铺子里要了几篓肥螃蟹和菜、果,让全园子人赏桂花,吃蟹品酒,欢乐了一个下午。以往的评《红》者常常错误地认为宝钗为了竞争宝二奶奶的座椅,施计收买人心,我看是委屈她“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罪了人,然后方大家有趣。”的好意,在那么复杂的环境中她做事三思,不愿得罪人,理智冷静,精明独到是真,但决无恶意,作者是为后人着意塑造了那个时代一个会生存的偶象,不管她“恁是无情也动人”也好,“恁是动人也无情”也好,她和谐与世,厚德载物的许多亮点至今给人以感动与愉悦。
    作者从反面为我们也摹写了极不和谐的反面形象——“万人嫌”赵姨娘,因为一包擦脸的茉莉粉她就能找到怡红院和芳官一群大打出手,作为一个有身份的人,和几个小丫头打成一个蛋,太没教养了。因为回娘家治丧想多要几两银子就惹得新管家、自己的亲女儿痛哭一场,好不省事理。
贵为和谐。不知道,曹公这番慈悲心肠能否为天下人一解?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