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笑话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

  楼

 

 

 
 
 

红楼笑话

作者:佚名      收录时间:2004.06.10

    《红楼梦》中有意插写了几个笑话,主要集中在第54回元宵夜聚会和第75回的中秋夜赏月两次

    击鼓传花活动中。这几个笑话均有很高的艺术效果,不仅体现了说笑者的性格特征,笑话的针对性也很强。例如“巧嘴媳妇”的笑话针对凤姐,“偏心婆婆”的笑话针对贾母,这就更增添了其喜剧效果。
   

    每个笑话相对来说,是《红楼梦》中的一个小故事。正如薛姨妈在听完巧嘴媳妇笑话后所说:“笑话儿不在好歹,只要对景就发笑。”这种“对景”不只是上述的针对性,还在于对贾府乃至整个社会的针砭和揭示,这才是红楼笑话的意义所在。

    吃猴子尿的巧嘴媳妇

  第54回元宵夜的晚上众人击鼓传梅,点到的人说笑话。恰恰第一次传梅至贾母手中时,鼓声停了。于是贾母说了个笑话:

  贾母笑道:“并没什么新鲜发笑的,少不得老脸皮子厚的说一个罢了。”因说道:“一家子养了十个儿子,娶了十房媳妇。惟有第十个媳妇最聪明伶俐,心巧嘴乖,公婆最疼,成日家说那九个不孝顺。这九个媳妇委屈,便商议说:‘咱们九个心里孝顺,只是不象那小蹄子嘴巧,所以公公婆婆老了,只说他好,这委屈向谁诉去?’大媳妇有主意,便说道:‘咱们明儿到阎王庙去烧香,和阎王爷说去,问他一问,叫我们托生人,为什么单单的给那小蹄子一张乖嘴,我们都是笨的。’众人听了都喜欢,说这主意不错。第二日便都到阎王庙里来烧了香,九个都在供桌底下睡着了。九个魂专等阎王驾到,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正着急,只见孙行者驾着筋斗云来了,看见九个魂便要拿金箍棒打,唬得九个魂忙跪下央求。孙行者问原故,九个人忙细细的告诉了他。孙行者听了,把脚一跺,叹了一口气道:‘这原故幸亏遇见我,等着阎王来了,他也不得知道的。’九个人听了,就求说:‘大圣发个慈悲,我们就好了。’孙行者笑道:‘这却不难。那日你们妯娌十个托生时,可巧我到阎王那里去的,因为撒了泡尿在地下,你那小婶子便吃了。你们如今要伶俐嘴乖,有的是尿,再撒泡你们吃了就是了。’”说毕,大家都笑起来。

  这个笑话说完后,凤姐自作聪明,笑道:“好的,幸而我们都笨嘴笨腮的,不然也就吃了猴儿尿了。”这就不由得使别人笑她:“咱们这里谁是吃过猴儿尿的,别装没事人儿。”因为众所周知,凤姐是“巧嘴媳妇”,在这里由凤姐自寻没趣,颇有讽刺意味。贾母说这个笑话的目的在于,不要以为嘴巧是好事,一般的“媳妇”们不必为了“嘴巧”自讨苦吃。这是贾母让大家不要因为她偏爱凤姐而心中忿忿不平。
  对于整个社会而言,亦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其寓意在于,牙尖嘴利、善于拍须钻营的人,未必是好事。普通人也不必去强求,还是“难得糊涂”为好。

    一个“没说完”的笑话

  第二次击鼓传梅,梅花落在凤姐手中,

  凤姐儿想了一想,笑道:“一家子也是过正月半,合家赏灯吃酒,真真的热闹非常,祖婆婆、太婆婆、婆婆、媳妇、孙子媳妇、重孙子媳妇、亲孙子、侄孙子、重孙子、灰孙子、滴滴搭搭的孙子、孙女儿、外孙女儿、姨表孙女儿、姑表孙女儿,……嗳哟哟,真好热闹!”众人听他说着,已经笑了,都说:“听数贫嘴,又不知编派那一个呢?”尤氏笑道:“你要招我,我可撕你的嘴。”凤姐儿起身拍手笑道:“人家费力说,你们混,我就不说了。”贾母笑道:“你说你说,底下怎么样?”凤姐儿想了一想,笑道:“底下就团团的坐了一屋子,吃了一夜酒就散了。”

  这是一个没说完的笑话。“众人见他正言厉色的说了,别无他话,都怔怔的还等下话,只觉冰凉无味。”等到凤姐说完下一个“聋子放炮仗”的笑话后,大家才想起这个没完的笑话,问他“先一个怎么样”,凤姐却

  将桌子一拍,说道:“好罗唆,到了第二日是十六日,年也完了,节也完了,我看着人忙着收东西还闹不清,那里还知道底下的事了。”众人听说,复又笑将起来。

这里,“众人听说,复又笑将起来”就说明这还是个笑话,只是形式不同而已,这个笑话也就完整了。这个“没说完”的笑话其实却大有深意。
  这个笑话中,有祖婆婆、孙子媳妇、亲孙子等人的“一家子”,说的不正是贾府吗?而且“也是过正月半”。这个团圆夜贾府过得冷冷清清,颓势已显。这个笑话预示着贾府今日不知明日事,逐渐走向了败家的结局。

    聋子放炮仗

  上个笑话还“没说完”,凤姐随后又说了另一个笑话:

  凤姐儿笑道:“再说一个过正月半的。几个人抬着个房子大的炮仗往城外放去,引了上万的人跟着瞧去。有一个性急的人等不得,便偷着拿香点着了。只听‘噗哧’一声,众人哄然一笑都散了。这抬炮仗的人抱怨卖炮仗的(扌干)的不结实,没等放就散了。湘云道:“难道他本人没听见响?”凤姐儿道:“这本人原是聋子。”众人听说,一回想,不觉一齐失声都大笑起来。

  这个笑话的寓意最为深刻,首先,对于这次元宵夜而言,也正“对景”,故随后凤姐儿笑道:“外头已经四更了,依我说,老祖宗也乏了,咱们也该‘聋子放炮仗——散了’罢。”又说得众人笑的前仰後合,贾母吩咐道:“他提炮仗来,咱们也把烟火放了解解酒。”
  其次,对于贾府而言,《红楼梦》第54回时已是“异兆发悲音”。这个“炮仗”指的是谁?是元春!此前一年元宵节后,元春作的春灯谜:

    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
    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

    该谜的谜底是爆竹,与炮仗同属一类。正如贾政看了该谜后心中所思:“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觉得这是不祥之兆。爆竹或炮仗都是元春富贵荣华瞬间即逝的命运写照。笑话中“抬炮仗的人”便是贾府的当家人,因此这个笑话象征着贾府虽有皇亲为靠山而显赫一时,但“一声振得人方恐”之后,即在元春失势之后,就如同“聋子放炮仗”一样,散了。
  最后,对于整个封建社会,“抬炮仗的人”便是皇帝,他象个聋子。而王朝这个炮仗并不结实,“没待放就散了”。

    怕老婆的汉子

  第75回中秋夜贾母率众人在凸碧山庄赏月,命人折了一枝桂花来,一媳妇在屏后击鼓传花。若花到谁手中,饮酒一杯,罚说笑话一个。鼓声两转,恰恰在贾政手中住了。贾政为了讨贾母的欢心,只得说了个笑话:

  贾政笑道:“只得一个, 说来不笑,也只好受罚了。”因笑道:“一家子一个人最怕老婆的。”才说了一句,大家都笑了。 因从不曾见贾政说过笑话,所以才笑。贾母笑道:“这必是好的。”贾政笑道:“若好, 老太太多吃一杯。”贾母笑道:“自然。”贾政又说道:“这个怕老婆的人从不敢多走一步。偏是那日是八月十五,到街上买东西,便遇见了几个朋友,死活拉到家里去吃酒。不想吃醉了,便在朋友家睡着了,第二日才醒,后悔不及,只得来家赔罪。他老婆正洗脚,说:‘既是这样,你替我舔舔就饶你。’这男人只得给他舔,未免恶心要吐。他老婆便恼了, 要打,说:‘你这样轻狂!’唬得他男人忙跪下求说:‘并不是奶奶的脚脏。只因昨晚吃多了黄酒, 又吃了几块月饼馅子,所以今日有些作酸呢。’”说的贾母与众人都笑了。

  贾政在《红楼梦》中是个表面上道貌岸然、端方严肃的“正人君子”,却说起这么个“怕老婆”的笑话,反映了他那卑俗的一面。
  贾宝玉有个著名的“女人三变论”:“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第59回)为什么女人老了就成了死鱼眼睛?是因为沾染了男人的浊气。这个笑话中的“老婆”象征着朝廷,“男人”象征着贾雨村、贾政等热衷于“仕途经济”之道的人,只能给人一副穷酸相。偶尔想摆脱官场的纷扰,还得给朝廷“舔臭脚”。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偏心婆婆

  接下来,花停在贾赦手中。于是贾赦

  因说道:“一家子一个儿子最孝顺。偏生母亲病了,各处求医不得,便请了一个针灸的婆子来。婆子原不知道脉理,只说是心火, 如今用针灸之法,针灸针灸就好了。这儿子慌了,便问:‘心见铁即死,如何针得?’婆子道:‘不用针心,只针肋条就是了。’儿子道,‘肋条离心甚远,怎么就好?’婆子道:‘不妨事。 你不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众人听说,都笑起来。

  贾赦是荣国府中的长子,却得不到贾母的欢心,私底下觉得贾母偏心,这可由贾赦欲强娶鸳鸯为妾一事中看出。因此这个笑话确实“对景”,不由得使贾母心生疑窦,笑道:“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
  贾母是贾府的权力中心,这个笑话中的“母亲”就象征着贾府。贾府虽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也已经病入膏肓了。贾府的心脏已严重“偏心”,针灸也不起作用。
  这个笑话也是曹雪芹对那个社会的辛辣讽刺。封建王朝已“偏心”,针灸也挽救不了它消亡的命运。

    假墙(贾蔷)

  《红楼梦》八十回后也有一个笑话,这是后四十回中唯一的笑话。第117回邢大舅巧妙地利用“假墙”谐音“贾蔷”,编了个拿贾蔷寻开心的“笑话”:

  邢大舅就喝了杯,便说道:“诸位听着:村庄上有一座元帝庙,旁边有个土地祠。那元帝老爷常叫土地来说闲话儿。一日元帝庙里被了盗,便叫土地去查访。土地禀道:‘这地方没有贼的,必是神将不小心,被外贼偷了东西去。’元帝道:‘胡说。你是土地,失了盗不问你问谁去呢?你倒不去拿贼,反说我的神将不小心吗?’土地禀道:‘虽说是不小心,到底是庙里的风水不好。’元帝道:‘你倒会看风水么?’土地道:‘待小神看看。’那土地向各处瞧了一会,便来回禀道:‘老爷坐的身子背后两扇红门就不谨慎。小神坐的背后是砌的墙,自然东西丢不了。以后老爷的背后亦改了墙就好了。’元帝老爷听来有理,便叫神将派人打墙。众神将叹口气道:‘如今香火一炷也没有,那里有砖灰人工来打墙!’元帝老爷没法,叫众神将作法,却都没有主意。那元帝老爷脚下的龟将军站起来道:‘你们不中用,我有主意。你们将红门拆下来,到了夜里拿我的肚子垫住这门口,难道当不得一堵墙么?’众神将都说道:‘好,又不花钱,又便当结实。’于是龟将军便当这个差使,竟安静了。岂知过了几天,那庙里又丢了东西。众神将叫了土地来说道:‘你说砌了墙就不丢东西,怎么如今有了墙还要丢?’那土地道:‘这墙砌的不结实。’众神将道:‘你瞧去。’土地一看,果然是一堵好墙,怎么还有失事?把手摸了一摸道:‘我打谅是真墙,那里知道是个假墙!’”众人听了大笑起来。贾蔷也忍不住的笑,说道:“傻大舅,你好!我没有骂你,你为什么骂我!快拿杯来罚一大杯。”邢大舅喝了,已有醉意。

  贾蔷是宁府中的正派元孙,因父母早亡,自小跟着贾珍过活。他总管梨香院的女戏班,与戏子龄官爱切情深。但后来他和贾环越来越不象话,偷典偷卖。因此,邢大舅把他比作“假墙”,吃里扒外,确相当“对景”。
  我们把元帝庙看作贾府,那也相当贴切。贾府的“院墙”早已百孔千疮,而这些不孝的儿孙只知道偷鸡摸狗,不把院墙砌好,最终只能落得“家破人亡各奔腾”的命运。
  我们把元帝庙看作封建王朝,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不多说,诸君也已明白了吧?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