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红楼梦》与民间信仰─读甲戌本札记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

 

  评

 

 
 

《红楼梦》与民间信仰─读甲戌本札记

作者:  陈毓罴 收录时间:2004.04.30

 

(一)推背图与葫芦庙

    《红楼梦》第五回写贾宝玉梦入太虚幻境,看了薄命司中的十二金钗册子,有正册、副 册及又副册。当他看到有一张图,画着一张弓,弓上挂一香橼,也有一首歌词云:“二 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梦归。”这段正文上甲 戌本有一眉批云:“世之好事者,争传《推背图》之说。想前人断不肯煽惑愚迷。即有 此说,亦非常人供谈之物。此回悉借其法,为儿女子数运之机,无可以供茶酒之物,亦 无干涉政事,真梦想奇笔!”脂评作者明确指出曹雪芹在此回利用了《推背图》的形式 ,有图有诗,形同谶语,预示了十二金钗及几个丫环的各自命运及归宿。他的构思及其 手法在小说之中是富有创造性的。

    《推背图》是古代的图谶之书,预言国家政事之兴衰变替,相传为唐代李淳风所作。有 六十象,恰合天干地支的六十甲子之数。每一象都有图,图下有三言、四言或杂言的四 句谶语,还有五言、六言或七言的四句诗,名之曰“颂”,充分利用了谐音、转义、双 关、暗喻、测字、商谜等等手法来作出有关政事的预言。宋元明清,官方大都把它作为 妖书图谶来禁止刊行、出售、传抄、拥有及流传,查获出违犯者,要治以重罪,这是因 为历代一些有志图王者及农民往往利用此书的预言,为自己的取而代之和造反制造舆论。 然而屡禁不绝,一直在民间暗中流传。曹雪芹应是看到过这本书的,而且还作过一番考 察,否则不会如此熟悉其形式与手法,并能在《红楼梦》中有创造性的运用。这是毫无 疑问的。

    脂批作者为什么要在十二金钗册子元春的判词上面加这条长达六十七个字的眉批呢?我 们不妨来考察一下元春的判词。

    “二十年来”正是元春的年龄。“榴花开处照宫闱”是暗示元春被封为凤藻宫尚书,加 封贤德妃,时间大约在五月里(宋代朱熹在《题榴花》诗中有“五月榴花照眼明”之句) 。第三句判词是说贾家四姊妹中以元春命好,最为显赫。“虎兔相逢大梦归”应是指元 春之死。而元春之死乃是“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之一(第十八回之庚辰本脂批)。 她之死必将带来了贾家的失势,因而导致衰败的后果。

    寅年属虎,卯年属兔,因之有些图谶之类的预言书上,把“寅卯之年”说成是“虎兔之 年”,或以“虎兔”来代表“寅卯之年”,如《转天图经》(亦名《五公经》、《五公符 》)就是如此。

    《转天图经》和《推背图》一样都是历代被官方禁毁的“妖书”。如《大元通制条格》 卷二十八载:“至元十八年(1281)三月,中书省御史台呈:江南行省咨都昌县贼首杜 万一等,指白莲教会为名作乱。照得江南现有白莲会等名目,《五公符》、《推背图》 、《血盆》及应合禁断天文图书,一切左道乱世之术,拟合禁断。送刑部与秘书监一同 议得,拟合照依圣旨禁断拘收,都省准拟。”《转天图经》是五代时吴越的钱于唐昭宗 乾宁四年(903)命属下所撰(1),假借天台山五公菩萨之名造作谶语,以救处于末劫时 期之世人。

    《转天图经》利用了五代时民间流行的“寅卯信仰”(如“兔上金床”的谶语),宣传 与鼓吹寅卯年间将要有“真王”即真命天子出现,改朝换代,带来太平治世,并且把“ 虎兔之年”作为“寅卯之年”的代用词。其中说:“直至虎兔之年,七月之中,得明王 ,号罗平。归化之初,江东岸上,南道北陌,万庶之家,是君王也。”(《转天图经》 第13页前页)(2),又说:“猖狂浪到忆前朝,猪头鼠尾尽成灰。虎兔之年可大定,不用干 戈坐凤台。崐”(第14页前页)再如“鼠年世纷纷,虎兔有区分”(第15页后页),即是 说子年世上纷乱,到来寅卯之年,就会得到澄清,好人和坏人,胜者和败者,真王和假 王,都会显现。

    至于直接指出“寅卯之年”之处也有一些。如“遇过寅卯后,方是太平年”(第7页后页 )、“明王出世应不久,出在寅卯后”崐(第9页后页)、“江东岸上出明王,处处商旅 入其方。其中一个是真王,凌滕(腾)走起上金床。子丑之年天无光,寅卯之年始下翔 。”(第12页前页)、“吾语教道办干粮,目(且)须逃避山中藏。过了寅卯好还乡, 圣主立后甚康祥。”(第12页后页)

    元春判词中的“虎兔相逢大梦归”,“虎兔”正是指的“寅卯之年”这可以由以上所引 的谶书所证实.己卯本和《红楼梦稿本》均作“虎兕相逢大梦归”,“虎兕”当系“虎 兔”之讹,“兔”和“兕”字形相似,因而致误。把“虎兕相逢”解释为宫廷上两大政 治力量冲突,元春成为这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可以说是“失之毫厘,差以千里”了。

    笔者以为“虎兔相逢”有广狭二义。狭义是指寅年和卯年交替的日子,广义是指寅年和 卯年间。元春判词中预示元春之死的“虎兔相逢”,取的是狭义,指除夕这一天。元春 生在大年初一,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说是“这就奇了”;死在除夕,更是奇之又奇。曹 雪芹很可能有意如此安排,她的病捱不到新的一年,荣华正好而无常又到,岂非薄命? 这就难怪收入薄命司的十二金钗正册了。(附带说一句,《红楼梦十二支曲》中《恨无 常》所说的“荡悠悠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当指元春死后,进入冥间,在望乡 台上眺望故里。有人解成元春遭了“马嵬之变”或在崐逃难途中丧命,故远离京城,疑 不确。)

    “虎兔相逢”还有广义。笔者认为曹雪芹在这里吸收了民间的“寅卯信仰”,取“寅卯 之年”改朝换代之义。康熙死于康熙六十一年(1722)即壬寅年的十一月十三日,十九 日雍正登基,次年改元为雍正元年(1723),即癸卯年。这就是寅卯年间发生的大事。 一朝天子一朝臣,加以其他种种原因,曹家的命运由此崐而出现了转折,急遽直下。雍 正是否人们理想的真命天子,会带来太平治世,人人享福,这确乎是难以言之,然而给 曹家所带来的却是灾难,粉碎了三代江宁织造享尽荣华富贵的美梦。因之“大梦归”更 有它独特的含意。曹雪芹对民间的“寅卯信仰”,可以说是反其义而用之。

    因此可以说,“虎兔相逢大梦归”是双关之语,有它双重的含义,一是暗示元春之死, 一是影射曹家之败。前者是正面着笔,而后者是旁敲侧击。以后者而论,这句话的内在 涵义显然触击了时政,而且对雍正有所讥讽。脂批作者在长达六十七字的批语中说此回 借《推背图》之法“亦无干涉政事”,未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掩饰之词。这段眉 批加在元春判词上,恰“欲盖弥彰”。

    再看《红楼梦》第一回,曹雪芹写甄士隐抱着女儿英莲在街上看“过会”,忽然来了一 僧一道,癞头和尚念了四句偈语:“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斯斯。好防佳节元宵 后,便是烟消火灭时。”这首诗的最后两句也有双重意思,一是暗示甄英莲在元宵被人 拐去,以致后来卖给薛家作婢妾。又是影射曹家织造任上惨遭抄家。在“好防佳节元宵 后”句旁,甲戌本有侧批云:“前后一样,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讳知者。”赵冈学兄在 《红楼梦新探》一书里说得好:“雍正是在十二月二十四日下令抄曹 之家。命令到达 江宁时应是元月三日左右。为了怕曹家闻风而转移家财,抄家命令是密令,对曹家来一 个意想不到的突击。”(3)其时本在正月十五元宵节之前,而诗中却说“好防佳节元宵 后”,正是为了掩饰曹家被抄这一事件所发生的真实日期,以免文字之祸。正月初三 左右,在合家欢庆之时,突来青天霹雳,大批官兵崐蜂拥而至,抄掠一空,这是何等的 人间惨景!

    《红楼梦》第一回写甄士隐家着火,它是这样描述的:“不想这日三月十五葫芦庙中炸 供,那些和尚不加小心,致使油锅火逸,便烧着窗纸。此方人家多用竹篱木壁者多,大 抵也因劫数,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彼时虽有军民来 救,那火已成了势,如何救得下去?直烧了一夜,方渐崐渐熄去,也不知烧了几家,只 可怜甄家在隔壁早已烧成了一片瓦烁场了。”甲戌本在这段上有条眉批云:“写出南直 召祸之实病。”

    南直是南直隶之简称,指当时的江宁,即南京,自明代以来就有此种称法。“南直召祸 ”当是指曹家在江宁织造任上被抄没。这条脂批透露出批者深知曹家之事,他大概是曹 家人,看到这一段《红楼梦》正文,便引起了对往事的回忆和感慨。

    我们知道,下令查抄曹家是在雍正五年的年底,杭州织造孙文成也同时革职。在此之前 ,苏州织造李煦是在雍正元年被抄家治罪,雍正五年二月他又被流放到酷寒的打牲乌拉 。傅鼐于雍正四年五月革职抵罪遣往黑龙江,平郡王讷尔苏也于同年七月革职圈禁。这 四五年里,大故迭起,曹一家及其“联络有亲”的几门亲戚相继败落,真象是遭了一场 突如其来的火灾,“接二连三,牵五挂四”,玉石俱焚,无一保全。

    “南直召祸之实病”应是指曹家致祸之真实原因。甄士隐家之被火焚,是由于“葫芦庙 炸供”,而曹家召祸的真实原因又是什么呢?我们细读第一回,在引出贾雨村时是这样 写的:“忽见隔壁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者,走了 出来。”在“隔壁葫芦庙”五字的正文旁,甲戌本有一条侧批云:“隔壁二字,极细, 极险,记清!”甄士隐家在葫芦庙的隔壁,很可能是影射江宁织造衙门旁边也有一座庙 万寿庵。雍正六年七月初三日,新任江宁织造隋赫德向雍正奏报:“窃奴才查得江宁织 造衙门左侧万寿庵内,有藏贮镀金狮子一对,本身连座共高五尺六寸。奴才细查原因, 系塞思黑(按,即雍政敌允,亦即其弟)于康熙五十五年遣护卫常德到到江宁铸就,后 因铸得不好,交与曹,寄顿庙中。今奴才查出,不知原铸何意,并不敢隐匿,谨具折奏 闻。”(4)万寿庵内寄存了雍正政敌允在南京所铸的镀金狮子,是经曹之手办理的,这 一事件表明曹已牵涉并卷进了康熙皇子之间的斗争漩涡,追查起来是十分危险的,脂批 中的“极险”二字当是指此。雍正抄曹家,表面上的理由是织造亏空公帑甚巨(这与曹 家多次接驾有直接关系,实际上很可能是早已风闻和觉察曹与其它皇子有来往和牵连( 而这又是江宁织造之官所无法避免的,要满足他们的一些愿望与需求,不能也不敢得罪 他们),不过借端发难而已。隋赫德窥见皇帝的心曲,落井下石,举报此事。虽然镀金 狮子事件似乎没有进一步查究,可以肯定的是,它加重了雍正不信任及怀疑的砝码,以 致曹在抄家之后回到北京还被枷号示众。曹家败落之惨有其深刻的原因。

    葫芦庙影射万寿庵。万寿庵当是江宁织造原为接驾而立,供奉着祝祷当今皇上万寿的龙 牌。《红楼梦》第一回初出葫芦庙时,甲戌本在“人皆呼作葫芦庙”句旁有一脂批:“ 糊涂也,故假语从此具焉。”(戚序本及甲辰本上“具”作“兴”)元曲中常用“葫芦 提”一词,也是表示糊里糊涂之意。曹雪芹是否影射雍正皇帝是个糊涂人呢?这就很难 揣测。如果是,他的胆子也够大了。

    《红楼梦》不是一部谶书或谜书,但书中个别之处有旁敲侧击之笔。曹雪芹是按着小说 的情节之自然推进而逐步地展开描写,但个别地方有双关影射及一击两鸣之意,并且干 涉了时政。他写得很隐蔽,很自然,似乎天衣无缝,如果仔细考察,并联系脂批,还是 可以明白的。

(二) 五鬼魇魔法与马道婆

    《红楼梦》第二十五回的回目是《魇魔法叔嫂逢五鬼通灵玉蒙蔽遇双真》。马道婆受赵 姨娘的重托,收了白花花的一堆银子和五百两的欠契,要对宝玉和凤姐施行魇魔法。他 掏出十几个纸铰的青脸红发的鬼来,还有两个纸人,叫赵姨娘把他两个人的年庚八字写 在这两个纸人身上,一并五个鬼,都掖在他们各人的床上,她可以在自己的家里作法, 对宝玉凤姐制裁。果然,宝玉和凤姐两个同时中了魔法,胡言乱语,瞎蹦乱跳,拿刀弄 杖,寻死觅活,闹得荣国府天翻地覆。当两人快要断气的时候,出现了神奇的癞头和尚 和跛足道人,登门自荐,取下宝玉佩戴的那块宝玉,持诵一番,悬于卧室上槛,三十三 天之后身安病退,复旧如初。

    “五鬼魇魔法”实是一种模仿巫术。它源于原始宗教,一直流传下来,即用木偶、草人 、泥人或纸人代替被诅咒的对象,对之施行魔法,使被诅咒者中邪,丧魂失魄,五内如 焚,直至死亡。较有代表性的一例见于《太平御览》所引的《广陵妖乱志》,记唐末地 方军阀高骈事:

    唐高骈尝诲诸子曰:“汝曹善自为谋,吾必不学俗物,死于四板片中,以累于汝矣。” 及遭毕师铎之难,与诸甥侄同坎而埋焉,唯骈以旧毡包之,果符其言。后吕用之伏诛, 有军人伐其中堂,得一石函,内有桐人一枚,长三尺许,身被桎,口贯长钉,背上疏( 书)骈乡贯甲子品官姓名,为魇胜之事,以是骈每为用之所制,如有助焉。

    封建社会中,宫廷斗争中行魇胜之术,时有发生,史不绝书。如汉代的“戾太子案”, 南朝宋文帝的长子刘劭对其父实行诅咒巫蛊的事件,隋炀帝杨广作太子时借巫蛊陷害其 弟杨谅,清代康熙的庶出长子允 用巫蛊暗害太子允 等等。古人相信巫蛊之术,认为 确有实效。所以民间广为流行一种说法,切忌向生人透露自己或亲属的生辰八字,以防 暗算。把巫蛊之术写入小说之中,较为著名的,便是明代的《封神演义》和清代的《红 楼梦》了。《封神演义》有多处描写,总其名而称之为“钉头七箭书”,《红楼梦》里 则是“五鬼魇魔法”。

    曹雪芹到底相信不相信这种巫蛊之术呢?有的专家提出了怀疑。如刘逸生在《神魔国探 奇》一书里说:“奇怪的倒是《红楼梦》以写实著称,有人誉之为现实主义的杰作,书 中却写了马道婆的巫蛊之术,刻画入微,大有灵验,难道曹雪芹也相信这种骗人的把戏 麽?”(5)

    生活中可能会发生一些偶然巧合的事情,人们对其中因果关系的认识可能不正确,而且 对某些事物达到科学的认识要有一个历史过程。古人更有时代的局限性,曹雪芹作为一 个伟大的文学家,也难以摆脱这种局限性。因为,许多古人是相信这种巫蛊之术的,而 在大多数情况下,一般人都采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崐其无”的态度。

    康熙在历代帝王之中可以算得受过科学洗礼的了。他学过数学(如勾股弦),懂得天文 历算、测绘地图等等。宫中还有专门制作的炕桌,各个小抽屉里放满绘图测量以及数学 计算用的量尺、圆规等工具。当他获知蒙古喇嘛僧巴汉格隆等人的口供,其中供述:“ 直郡王(按,即允 )欲咒诅废皇太子,令我等用术镇魇是实。”差侍卫在宫中掘出镇 魇物十多处。他即召见侍卫内大臣等人,对他们说:“且执太子之日,天色忽昏,朕于 是转念,是日即移御馔赐之。进京前一日,大风旋绕驾前。朕详思其故。皇太子前因魇 魅,以至本性汩没耳。因召置左右加意调治,今已痊矣。朕初谓魇魅之事,虽见之于书 ,亦未可全信,今始知其竟可以转移人之心志也。”(6)由此可知,他原本认为魇魅之事 未可全信,自发生此事之后,就深信无疑了。

    曹雪芹在第二十五回里表现封建宗法制贵族家庭内部之间环绕继承权和财产权所产生的 尖锐的剧烈的冲突,为此而不惜采取一切手段,甚至是魔法的手段,他写“五鬼魇魔法 ”这一事件是很典型的而且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赵姨娘、贾环与贾宝玉,与王熙凤的 矛盾和冲突在一定的条件之下还会有更大的发展(可惜《红楼梦》后三十回原稿失落了 ,但前八十回的正文和脂批中已有透露)。曹雪芹对宝玉和凤姐中邪的描写,是基于现 实生活中对一种急性热病患者的观察,此种病症,有时会表现出高烧发热,胡言乱语甚 至瞎蹦乱跳,如同癫狂。曹雪芹的描写是真实的,只是他还相信“魔法”会使人“中邪 ”,这种认识基于当时流传社会的民间信仰。和尚道士之扑朔迷离,固然是由于作者的 随意驱遣,可能是一种游戏笔墨,但玉能辟邪,这确也是古代的一种民间信仰(宝玉沾 了红尘,故需要和尚持诵一番以恢复其灵效,这里带有佛教的色彩)。这些都对曹雪芹 的思想认识产生一定的影响.

    在《红楼梦》中施行“五鬼魇魔法”的是马道婆。曾经有人认为“马”与“嘛”同音, 八十一回又写到“马道婆身边,搜出匣子,里面有象牙刻的一男一女不穿衣服光着身子 的两个魔王。”亦与相传喇嘛教中之欢喜佛相等,马道婆之代表喇嘛也无疑。(7)这种说 法显然根据不足。后四十回是程伟元高鹗的一百二十回本所续补的,并非曹雪芹的手笔 ,因此续补之文不能拿来佐证。续补者对人物的构思与设计,是否与曹雪芹所设想者相 同,大成问题。第二十五回中关于马道婆的描写,很难看出她是一个喇嘛僧。

    马道婆的身份,应该说,有些神秘。甲戌本第二十五回的眉批和回后批语都把马道婆归 入“三姑六婆”之列。(眉批云:“宝玉乃贼婆之寄名儿,况阿凤乎!三姑六婆之危害 如此,即贾母之神明在所不免。”回后批又云:“此回本意是为禁三姑六婆进门之害难 以防范。”)就其性质来说,这样说法是对的。但她究竟归于“三姑六婆”的哪一类, 也难于确定。元代陶宗仪《辍耕录》上说,“三姑者,尼姑、道姑、卦姑;六婆者,牙 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也。”她一口一句阿弥陀佛,大讲菩萨,而且有庙 ,象是一个年长的尼姑。她又有自己的家,是在家中作法,施行的是“五鬼魇魔法”, 又似乎是一个师婆,即巫婆。她的身份是尼姑和师婆兼而有之,而这两者,一般是不相 混肴的,这就有些奇怪了。

    《红楼梦》前八十回里,除了马道婆以外,也提到过“道婆”这一称呼。如第四十一回 《贾宝玉品茶栊翠庵》中写到“妙玉刚要去取杯,只见道婆收了上面的茶盏来,妙玉忙 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这里的“道婆”是指在栊翠庵中执仆役之 责的老年妇女。而马道婆,她能在贵族之家中穿堂入室,与一家之尊老祖宗讲话,并且 还是贾宝玉的寄名干娘。她来往的还有好几处王妃诰命,如南安郡王的太妃,所以绝对 不是仆役之类的人物。

    马道婆究竟是何等人物,值的研究。《红楼梦》书中似乎也透露了一点消息。马道婆进 荣国府来请安,见了宝玉脸被蜡灯油崐所烫伤,吓了一跳。她对贾母说道:“祖宗老菩 萨,哪里知道那经典佛法上说的利害,大凡那王公卿相的子弟,只一生下来,暗中就有 许多促狭鬼跟着他,得空便拧他一下,掐一下,或吃饭时打下他的饭碗来,或走着推他 一跤,所以往往的那大家子的子孙多有长不大的。”甲戌本这段话有一条侧批:“一段 无伦无理、信口开河的浑话,却句句都是耳闻目睹者,并非杜撰而有。作者与余,实实 经过。”这条脂批表明马道婆是脂批作者和曹雪芹两人在实际生活中所见到过的人物, 马道婆的这段话也是他们听到过的,那经典佛法上本没有这样的说法,而是马道婆的信 口开河任意编造。

    以下马道婆接着说:“再那经上还说西方有位大光明普照菩萨,专管照耀阴暗邪祟,若有那善男子善女子虔心供奉者,可以永佑子孙康宁安静,再无惊恐邪祟、撞客之灾。” 她所讲的“大光明普照菩萨”,在佛经上也是查无实据。那么,它是出自何方呢?

    当时在北方流行的民间宗教中有一种黄天道(又名皇天道、黄天教),它所供奉的五位佛祖中倒有一位“普照菩萨”。黄天道倡自明代嘉靖年间,教主是李宾,道号普明,号 称普明佛或皇极佛,有《普明如来无为了义宝卷》传世。他死后由其妻王普光承继教权。 普光故世,其女普净、普照相继成为教主。普照死去,又由其女普贤继承。清代乾隆时 期的宫中档案里有明确的记载:“普明当日只生二女,称为普净佛、普照佛,此外并无 嫡派亲属。”(8)普照是一位著名的女教主,有《太阴生光普照了义宝卷》传世,大约作 于明代万历中叶。

    清代的思想家颜元在《四存编》卷二中说:“我直隶隆庆、万历前,风俗醇美,信邪者 少。自万历末年添出个黄天道,如今大行,京师府县,以至穷乡山僻都有。”又说黄天 道仙佛杂揉,亦佛亦道。据乾隆二十八年的宫中档案记载,其创教人普明生前讲经说道 的圣地在北直隶万全县膳房堡的碧天寺,“寺宇五层,前三层俱系佛像,尽后一层高阁 系三清神像,阁前石塔十三层,即李宾坟墓。”碧天寺“四面环山,基地颇大。寺门镌 ‘祗园’二字。一二三层供立佛 坐佛等像,三层东西两壁绘李宾平生事迹。后层高阁 上扁额正中题‘先天都斗宫’,东题‘玉清殿’,西题‘斗牛宫’。阁前石塔十三层, 高三丈六尺,周十二步,称为明光塔,以李宾号普明,其妻号普光也。”(9)二百年来, 香火颇盛,每年四时八节作会。奉其教者,千里拜佛,多金舍寺。我们还知道,黄天道 有一部传世的经卷,名《太阳出身开天立极亿化诸佛归一宝卷》,共四册,三十六品, 为清初折装本,锦缎装饰,卷名套金,与佛经相类,由此可知黄天道于清初亦盛行,它 还拥有一些社会上层的信徒,因此才有财力刊造这类经卷。

    《红楼梦》第二十五回曾提到在马道婆那里还供奉有药王。“药王”无疑是“药师”之 讹称。药师佛也称“大医王”,《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云药师佛本行菩萨道时, 发十二大愿,令诸有情所求皆得。黄天道的创教人普明佛和药师佛也大有关系。黄天道 现存的经卷《开天立极亿化诸佛归一宝卷》中第二十七品,题为《太阳化德念药师如来 归一品》。又《佛说利生宝卷》第二十九品,题为《药师化普明四句无字真经分》。碧 天寺所宝藏的黄天道经卷字迹之中,也有一件是《药师化普明二张》,乾隆二十八年四 月为官方查获。由此可知,黄天道也假借药师佛为其神祗,当信徒问病求医,为他们乞 福免灾。

    马道婆大约是黄天道的一名女传教师,即黄天道的道婆。黄天道本来就是亦佛亦道,外 佛内道,同时它信仰的神佛中,也有弥陀,因此马道婆一口一句阿弥陀佛,就不足为怪 了。她所供奉的“普照菩萨”,实际上也是黄天道的佛祖。正因为黄天道本质上是民间 秘密宗教,又吸取了一些方术,如画符、驱鬼、治病、扶乩、气功,其中也有巫术、咒 语等,具有包罗很广、内容庞杂的特点。其内幕亦不易为人们所知晓。虽然信徒很多, 香火很盛,但仍被当时的读书士人视为“邪教”。《红楼梦》中对之大有贬意,也是十 分清楚的。曹雪芹所描述的马道婆的故事反映了清代社会巫蛊之术和“邪教”的盛行, 已从民间深入社会上层。

    至于清政府镇压黄天道所采取的严厉打击行动,是在乾隆二十八年四月,不但拆毁了黄 天道的圣地碧天寺,还挖掘了其五位教祖的坟墓,剁尸扬灰。曹雪芹死于乾隆二十七年 (壬午)除夕,这已是他身后所发生的事情了。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