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谈谈《红楼梦》的思想——冯其庸在文学馆的演讲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

 

 

 

 
 

谈谈《红楼梦》的思想——冯其庸在文学馆的演讲

作者:冯其庸      收录时间:2004.02.05

    红学专家冯其庸先生在文学馆的演讲 
    开场前,主持人傅光明研究员先简单介绍了冯其庸先生几十年来在红学研究三大方面的成就和对红学界的贡献:一是研究曹雪芹的家世,写出了《曹雪芹家世新考》;二是对《红楼梦》脂本的研究,写出了《石头记脂本研究》;三就是对《红楼梦》思想的研究。随后,冯先生开始了演讲。 
关于《红楼梦》的思想,在我国学术界是一个长期争论而未解决的问题。上溯到乾隆后期、嘉庆年初《红楼梦》问世后就有不同说法。一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红楼梦》思想的大争论,争论的观点归纳有二种说法。一种是它反映了资本主义的新萌芽、新思想;一种认为是封建的民族思想,不存在什么新思想。我是赞成前一种反映资本主义萌芽的新思想的观点。 

    1983年在纪念曹雪芹逝世200周年时,我又写了《千古文章未尽才》。文章重点分析了《红楼梦》的资本主义萌芽的新思想。从这篇文章发表到现在已经快20年了。我收到了同行及读者的许多来信,其中大部分是赞同这个观点的。此后我又研究了《红楼梦》的种种善本、版本,进一步检验自己的观点有无道理。在此基础上,1999年我又开始了《红楼梦思想研究》的写作。预计今年9月下旬可望出版。 

    下面我来分析一下《红楼梦》的思想根源。 

    一、 外部的思想根源,也就是世界的大环境。曹雪芹大约诞生在清康熙54年,即公元1705年(有争议),卒于乾隆27年即公元1763年。他出生时正值18世纪的开始,欧洲文艺复兴已过去了400年,在这段时间,世界范围的人文思潮进一步发展,其特点是反对中世纪的神权和专治统治,尊重和提倡人的价值,人要自己主宰自己。同时大力提倡科学,产生了哥白尼的太阳学说。中国封建王朝处于康乾鼎盛,而西方进入进一步认识世界的科学时代。1760年英国开始了工业革命。乾隆25年《红楼楼》手抄本诞生并在社会上传播。此时瓦特发明的蒸汽机已开始应用于工业,带来了工业革命的高潮。 

    当时中国与世界的隔绝是比较严重的,但也不是一点风都吹不进来。在明万历10年(1582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来中国传教,带来了西方文明和科学技术。万历30年利玛窦来到了北京,呈进自鸣钟以讨皇帝的欢欣,同时带来了万国图,即世界地图,使上层及士大夫开阔了眼界。其后耶稣教士汤若望于清顺治年间来到中国,带来了基督教义与西方文明及科学知识。基督教义是主张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反对纳妾等,这些思想不可能不影响到中国社会,特别是上层知识界。 

    二、 内部思想根源及国内政治经济状况。自明朝后期中国的资本主义从萌芽到逐步发展,商品经济进入社会生活,形成了几个大的商业城市,如南京。明朝后期,南京很繁华,商店林立、招牌盈目。比较大的商业城市还有北京、杭州、武汉、广州等。 

    满清入关以后,对当时的中国经济造成很大的破坏。此后经过顺治、康熙,从政策上进行了调整,经济得到了逐步恢复和发展,到乾隆,不但恢复到明未时期的经济,而且还有相当的发展。 

    与曹雪芹祖上有关系的纺织业,在以前是受限制的,每户不准超过一定的织机数、梭子数。当时许多织布作坊的老板都去找曹寅,时任江南织造的曹寅将这个意见上奏给皇帝,结果得到了皇帝的恩准,取消对织机数量的限制。据史料记载,到了道光年间一家可以开600张织布机。经济发展了,中国的资本主义萌芽在大城市也发展了,整个社会经济也前进了。 

    清王朝在安定以后,出现了土地兼并。有势人(皇亲、大臣)圈土地,有钱人买土地,财富集中于少数富人手中,劳动人民被盘剥,越来越穷困,造成社会严重的贫富悬殊。康乾盛世不是对每个人讲的,百姓还是贫困的。 

    自清康熙时代,为了巩固清王朝的统治,不断大搞文字狱,借以打击不同政见的知识分子。所以曹雪芹在这个大搞文字狱的时代写《红楼梦》不得不采用隐喻的手法,真真假假。 

    康乾时代大力推行孔孟之道,而且以程朱理学所释为经典,为正统。科举考试用此命题,以判决才学高低,思想统治十分严重。有压迫就有反抗,即使有严酷的文字狱威慑,也有一批文人批判程朱理学,批判科举制度,如:王船山、李贽、唐甄、戴震等。 

    李贽(1527—1602)说《论语》、《孟子》等儒家经典,只是当时其弟子的随笔记录,“非万世之至论”,他批判程朱理学。清帝以“敢倡乱道,惑世诬民”的罪名逮捕他,李贽后自杀于狱中。他主张男女平等,认为卓文君改嫁是有胆量的行为,是一位敢作敢为的女性。他的这些思想对曹雪芹的影响很大,这反映在小说《红楼梦》中。曹雪芹是以文艺形象来反对程朱理学、反对科举制度的反叛者。 

    在《红楼梦》问世之前,从国外环境、国内形势的发展,封建思想与资本主义萌芽的新思想的斗争是很激烈的。一些文人指出:科举制度对人的毒害,要甚于“焚书坑儒”。封建社会对妇女的压迫更加残酷,这在吴敬梓的《儒林外史》中有很多的描述。清朝思想家戴震认为“后儒以理杀人”如同“酷吏以法杀人”。我们读《红楼梦》时,要把小说的时代背景、社会状况搞清楚,这样读起来就感受不一样了。 

    下面我谈一下《红楼梦》的思想。 

    一、 反正统、反科举,不走仕途。《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年龄不大,说话疯疯颠颠,什么也不干,与姐姐妹妹们混一辈子。平时不肯读书,不屑仕途。薛宝钗劝他读书取功名,他让薛宝钗出去,弄得薛宝钗下不了台。他反对读那些经典,认为程朱理学是朱熹、程氏兄弟杜撰的。戴震曾问私塾老师:朱熹解释孔孟之道,他们能说明白吗?他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相差一、二千年,朱熹怎么能理解、解释孔夫子是怎么想的?老师无以应对。戴震还说:读书要解蔽,不能被古人蒙蔽,不能被自己蒙蔽,认为读一点书了不起,自己要独立思考。《红楼梦》里面渗透了这种思想,对抗统治阶级、对抗正统,不走祖辈、父辈给他安排的仕途,宣传自由人生的道路。他不做官的思想与嵇康、阮籍、陶渊明有所不同,有一种反抗精神,这对清代的知识份子是一种诱导。 

    二、 宣传自由恋爱、婚姻自由。过去的小说也有这方面内容的,如王实甫的《西厢记》。张生、崔莺莺一见钟情,自由恋爱,但最后他们还是由皇帝赐婚而结合,被纳入皇权的轨道,没有反抗到底。汤显祖的《牡丹亭》最后也是皇帝赐婚,纳入礼教的轨道。《红楼梦》中贾宝玉与林黛玉并不是一见倾心的,只是一开始有好感罢了。在长时间的相处中,俩人也吵架,再加上薛宝钗从中搅和,以及史湘云、袭人的掺和,贾宝玉、林黛玉从长期相处中相互了解,形成了恋爱关系。贾宝玉的选择不是轻而易举的,他选择的标准是俩人思想一致,情意相投,带有一种叛逆思想,这对封建时代“门当户对”的择婚标准是一种挑战。《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不能混为一谈。前八十回是曹雪芹的亲笔,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带有现代人的思想,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 

    三、 反对男尊女卑,封建社会是重男轻女的。他说:女人好,男人不好。主张女尊男卑,这是对当时礼教正统的反叛,对男权社会的抨击和挑战,也是对封建社会的控诉。它包含着男女平等思想。 

    四、 平等友爱思想。《红楼梦》中丫鬟们说宝二爷没上没下,高兴时与丫鬟、仆人们一起玩儿,有时还向我们赔不是。宝二爷不把丫鬟当奴婢看待,并说人都是平等的。封建大家庭中的奴婢是奴隶制度的残余,《红楼梦》是批判的。这种平等友爱的思想,当时是不允许的。 

    五、 曹雪芹写道:何处有相求。也就是何处有干净的理想地方。提出理想社会,走自由人生的道路。人们平等友爱,尊重妇女,这是未来世界才能实现的。他是超前的思想家,把希望寄于未来社会,把批判给了当时的社会。《红楼梦》里处处都有这种思想的反映,内涵很深刻。 

    曹雪芹的思想是自觉的,也是自然的流露。曹雪芹的父亲没有留下什么诗词文章,而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有一些诗作流传下来。他希望子孙好好读书,走仕途道路,但曹雪芹违背前辈的教诲,我行我素。在《红楼梦》里有一段贾政毒打贾宝玉的场面,打得很惨,谁说情也不行,贾政一边打,一边说:我若不打你,你将来要“杀父弑君”。说明了曹雪芹是叛逆的,不听父亲的教导。我认为曹雪芹所表达的这些思想是从无意识发展到自觉的。 

    最后再谈谈《红楼梦》的特殊表现手法。 

    《红楼梦》是以梦幻开始,所有经历只不过是一场梦。做梦并不稀罕,谁不做梦?曹家从发家到抄家为同一场梦,梦见了荣华富贵,等到醒来小米饭还没熟呢。人生可谓“黄粱一梦”。《红楼梦》有二个人物:一个是贾雨村;一个是甄士隐,书中反复讲,主要怕引来灾祸,可又怕别人不解真情,把这小说当成说着玩。为此,曹雪芹有诗一首:“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首诗讲得多好啊!又亲切、又诚恳。最后慨叹道:谁真正能了解其中的味道。 

    再说写作中的真与假。假亦真来真亦假;真亦假来假亦真。《红楼梦》中真真假假,世上的人都把真的当假的,而把假的当真的,没才华的甄宝玉走上了仕途做了官;而有才华的贾宝玉却当不成官。 

    《红楼梦》中贾珍这个名起得太妙了,有着丰富的内涵。贾(假)就是他的珍,而真就是贾(假)。人生下来是真的,经过读四书五经,人的自然本性变成假的,真就是假。其思想内涵就出来了。薛宝钗就是经过四书五经薰陶出来的人,她教训林黛玉说:我也看《西厢记》、《牡丹亭》,后来家里知道了,我就烧了、撕了,我这才学规矩。而贾宝玉就不信四书五经那一套,不走仕途,玩玩乐乐,自主人生,是封建社会的叛逆者。 

    冯先生今年80岁,身体不好。演讲结束,文学馆能容纳400人的多功能厅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以答谢冯先生的精彩演讲。(记录、整理:薛连通) 

    稿件来源:中国网 2002年9月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