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学的超学科特点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

  学

  经

  典

 
 

红学的超学科特点

作者:刘梦溪   收录时间:2001-11-25

    红学的内涵、学术意义和学科价值是多方面的,为了明白起见,下面不妨进一步从学理上略加说明。 
前面在谈到《红楼梦》时,我曾说这部书具有反映时代的深刻性的特点。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我认为《红楼梦》有历史价值,同样,红学研究也具有认识民族历史的学术价值。诚然,《红楼梦》是小说,是文学作品,不是历史著作,但这和具有历史价值并不矛盾。世界上很多大作家的作品,特别是现实主义的创作,无不具有巨大的历史深度。历史感,是成熟的文学的内在标志。巴尔扎克、托尔斯泰、菲尔丁、雨果,都是这样的伟大作家。莎士比亚的戏剧所以历久而不衰,而且研究莎翁也成为专门的学问,和莎氏剧作中包含的历史容量有极大关系。《红楼梦》描写了中国十八世纪社会生活的各个侧面,主要着眼点虽然是贾家的荣、宁二府,可是又不局限于贾家,把清中叶的整个社会相和盘托了出来。 
    王希廉在《红楼梦总评》中说:“一部书中,翰墨则诗词歌赋、制艺尺牍、爰书戏曲,以及对联匾额、酒令灯谜,说书笑话,无不精善;技艺则琴棋书画、医卜、星相,及匠作构造、栽种花果、畜养禽鱼、针黹烹调,巨细无遗;人物则方正阴邪、贞淫顽善、节烈豪侠、刚强懦弱广及前代女将、外洋诗女、仙佛鬼怪、尼僧女道、娼妓优伶、黠奴豪仆、盗贼邪魔、醉汉无赖,色色俱有;事迹则繁华筵宴、奢纵宣淫、操守贪廉、官闱仪制、庆吊盛衰、判狱靖寇,以及讽经设坛、贸易钻营,事事皆全;甚至寿终夭折、暴病亡故、丹戕药误,及自刎被杀、投河跳井、悬梁受逼、吞金服毒、撞阶脱精等事,亦件件俱有。可谓包罗万象,囊括无遗,岂别部小说所能望其项背。”这说的并不是溢美之词,每一条都可以在书中找到例证。封建社会末期社会上存在的诸种矛盾,可以说都程度不同的有所反映。对《红楼梦》的主题和主线,研究者之间有不同看法,认为书中描写了多重社会矛盾,如统治阶层与被压迫的奴婢的矛盾、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封建正统主义思想和反封建正统主义思想的矛盾等等,大家是一致的。至于封建家族中那种明争暗斗、阴攻阳结、巧取豪夺、贪赃枉法、骄奢淫逸、兄弟相阋、叔嫂斗法、妇姑勃豁,或者如凤姐向贾琏表功时所形容的“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不扶”等“全挂子的武艺”,以及兴儿评论风姐时说的“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总之人类的各种根性,社会的诸多恶习,书中都有极深刻的描写。曹雪芹的笔无异于一把锋利的解剖刀,表面上是解剖一个大家庭,实际上是在解剖走向没落的封建社会。 
    我们看《红楼梦》里的贾府,由于跟皇室的特殊关系,朝廷中每一细小的动向都牵动着当权者的神经。,第十六回写全家人丁正在庆贺贾政的生日,忽然门吏报说六宫太监夏老爷来了,“唬的贾赦、贾政等一千人不知是何消息,忙止了戏文,撤去酒席,摆了香案,启中门跪接”。待宣布让贾政入朝时,“贾赦等不知是何兆头”,“贾母等合家人等心中皆惶惶不定,不住的使人飞马来往报信”。别看贾母这个老太君,每日里在众人围绕、孝敬、奉承之下安享荣华富贵,平常万事不操心,闭目休息也有丫鬟用美人拳轻轻捶腿,但一遇朝廷有什么事情,她立即警觉起来,有时不免要“按品大妆”,准备行动。扛南甄府被抄,对贾母的震动最大,书中对此有一系列描写。所以,《红楼梦》这部书,在儿女喧笑的背后充溢着一种政治气氛,绝非“家务事、儿女情”几个字所能概括。曹雪芹虽然不是历史家,他在写作时却常常“用史笔”,使《红楼梦》比历史书更具历史感,如《红楼梦说梦》一书的作者所说,“太史公纪三十世家,曹雪 《红楼梦》与民族文化传统芹只纪一世家”,“然雪芹纪一世家,能包括百千世家”。这大约就是《红楼梦》不独研究文学的人喜爱,治哲学、历史、法律、经济的人也格外重视的原因吧。红学的超学科的特点,反而证明它具有特殊的学科价值。《红楼梦》与民族文化传统 红学的学科价值还表现在,研究《红楼梦》这部伟大作品可以提高、加深、丰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红楼梦》是特定历史文化背景的产物。广一点说,到清中叶为止的持续四千多年的中国古老文化传统,都可以看做是、《红楼梦》产生的大的文化背景。长期的文化积淀为文化艺术精品的孕育提供了适宜的土壤。当然还有明清之际的具体文化背景,这也是至关重要的,它决定一部作品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不是出现在另外的时候。清王朝虽然以文化比较落后的民族入主,又经过明末社会大动荡给文化发展造成的创伤,但不久,随着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文化也开始复苏。-到曹雪芹时代,不仅经济达到相当的繁荣,文化也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趋势。如果说在清朝开国之初,满族的达官显贵于汉文化还感到隔膜,因此朝仪宫规尚需阉侍指点,到康、雍、乾时期满汉文化的融合已达到相当高的程度,王公大臣及宗室子弟受传统文化熏陶,无不以华夏文化的正宗继承者自命。曹雪芹和他的家族,就是这一历史时期特 
    摘自刘梦溪《红楼梦》与百年中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