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爱博而心劳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

  楼

  评

  论

 
 
 

爱博而心劳

作者:张国风   收录时间:2001-09-20

    人们说起《红楼梦》,就会想起大观园,说起大观园,眼前就会浮现出这样的情景:一大群天真活泼、聪明美丽的女孩子围着一个青年公子。这个青年公子就是大观园里惟一合法的男性公民贾宝玉。鲁迅说贾宝玉“爱博而心劳”,真是正确而精练。 
    小说第三十一回,宝玉和晴雯吵架,后来又把袭人卷进来。宝玉流着泪对袭人说: “叫我怎么样才好!这个心使碎了也没人知道。”这就是一幅“爱博而心劳”的生动图画。 
    说贾宝玉“爱博”,一点也不冤枉。我们先来看看贾宝玉对身边丫鬟的态度。怡红院里,丫鬟众多,袭人是领头的。她虽然地位不高,但肩上的责任不小。怡红院十多个丫鬟中,惟有她对于贾宝玉负有全面的责任。不但如此,她是封建家长给贾宝玉内定的妾。对于这一安排,贾宝玉没有表示异议,可以说是欣然接受。仅仅从这一点我们就不能不承认,贾宝玉酌内心深处存在着“贤妻美妾”、一夫多妻制的观念。 
    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实在非同一般。小说第六回一开;就提到,贾宝玉把太虚幻境梦中之事说与袭人,“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事,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宝玉既和袭人有了这一层关系,“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 
    袭人和宝玉的特殊关系,连那位并不长于世故的林黛玉也看得一清二楚。她对袭人说:“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两个拌了嘴了。告诉妹妹,替你们和劝和劝。”这样的玩笑,袭人可担当不起,她委婉地反驳说:“林姑娘你闹什么?我们一个丫头,姑娘只是混说。”可林黛玉却不肯承认自己失言,反而更加肯定地接着说:“你说你是丫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待。”林黛玉对宝玉和宝钗的接近非常注意,并经常为此敲打贾宝玉,对宝玉和袭人的亲密却淡然处之,这说明“娇妻美妾”的观念是多么深入人心。 
    当然,袭人虽然和宝玉关系非同一般,但毕竟不是正式的关系,如果自己默认了,就很被动,首先那位尖嘴快舌的晴雯她就招架不住,所以袭人不能不否定。 
宝玉和袭人的关系是如此,宝玉和晴雯的关系,也十二分的亲密。晴雯喜欢吃豆腐皮的包子,宝玉特意和尤氏假说自己要吃,其实是要留着给晴雯吃。谁知让那个“讨厌的老货”李奶奶看见,拿去给她孙子吃了。结果把贾宝玉气得要命。宝玉写了三个字“绛云轩”,晴雯爬高上梯的贴好,手冻得冰凉,宝玉便替她握着,“同仰首看门斗上新书的三个字”。晴雯把扇子跌折了,宝玉开始说了她两句,谁知晴雯不服,最后还是宝玉屈服。宝玉说:“古人云:‘千金难买一笑’,几把扇子能值几何!”两人同归于好。(第三十一回):
    鸳鸯歪在床上看袭人的针线,“宝玉便把脸凑在他脖项土,闻那香油气,不住用手摩挲,其白腻不在袭人之下,便猴上身去涎皮笑道:“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我吃了罢。’一面说着,一面扭股糖似的粘在身上。”(第二十四回)好在他跟姊妹们这种涎皮赖脸的样子是大家看惯了的,所以鸳鸯也没有和他急。 
红玉“一头黑鬓鬓的头发,挽着个鬓,容长脸面,细巧身材,却十分俏丽干净”(第二十四回)。宝玉见了,“也就留了心。若要直点名唤他来使用”,又怕袭人等寒心。(第二十五回) 
    龄官在地上划字,宝玉“只见这女孩子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便“不忍弃他而去,只管痴看”(第三十回)。 宝玉听说傅试有个妹子,“名唤傅秋芳,也是个琼闺秀玉,常闻人传说才貌俱全,虽自未曾亲睹,然遐思遥爱之心十分诚敬”(第三十五回)。 
    偶然到乡下一次,见到一个“十七八岁的村庄丫头”,也让这位怡红公子牵肠挂肚。好在贾宝玉只是一心要和姊妹们亲密,并没有什么邪念,很少想到“肉”和“性”的上面去。用警幻仙子的术语来说,贾宝玉这种性格叫做“意淫”,和贾珍、贾琏、贾蓉那种“世之好淫者”,那种“皮肤滥淫之蠢物”不同。贾珍等人“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第五回)。 
    凤姐生日那天,贾琏与鲍二家的偷情,无意中为凤姐发现,一场大闹,结果平儿夹在中间,两头受气。李纨看了不平,将平儿拉进大观园,宝玉又将平儿引进怡红院。平儿的“花容月貌”,小说早在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时候,借刘姥姥的眼睛作了介绍。作者告诉我们,“宝玉素日因平儿是贾琏的爱妾,又是凤姐儿的心腹,故不肯和他厮近,因不能尽心,也常为恨事。”其实,宝玉哪里是“不肯”,确切地说,是“不敢”。如果真是“不肯”,哪里还会引为恨事?这一次“变生不测风姐泼醋”,给宝玉提供了意外的机会,他尽心尽意地为乎儿理妆,得以一近芳泽。作者这样介绍宝玉的心情: 
    “宝玉因自来从未在平儿前尽过心——且平儿又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比不得那起俗蠢拙物——深为恨怨。今日是金钏儿的生日,故一日不乐。不想落后闹出这件事来,竟得在乎儿前稍尽片心,亦今生意中不想之乐也。”(第四十四回) 
    小说第六十二回,香菱和芳官、蕊官等人斗草,把宝琴送的石榴红绫作的一条新裙子污湿了。为了怕薛姨妈知道了不高兴,宝玉便出主意,让袭人把一条一模一样的裙子给香菱悄悄地换下来。因为给香菱办了这么一件事,宝玉很高兴,认为是“意外之意外的事了”。在宝玉看来,这件事意义,也不亚于为平儿理妆。总之,能和这些聪明美丽女孩子亲近便是贾宝玉最大的快乐。香菱叮嘱宝玉,裙子的事,千万别告诉薛蟠。宝玉笑道:“可不我疯了,往虎口里探头儿去呢。”看来,亲近是早就想亲近,只是因为风险太大。这和宝玉平时不敢亲近平儿是一个道理,所以为平儿理妆和替香菱换裙子都是难得的机遇。 
    摘自张国风《漫话红楼梦》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