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在海外的流传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

  学

  经

  典

 
 

《红楼梦》在海外的流传

作者:张国风   收录时间:2001-09-20

     《红楼梦》问世以后,爱之者爱之成癖,恨之者恨之入骨。晚清有一个叫毛庆臻的人,他写了一本书,名作《一手考古杂记》。如果不是他在这本书中表达了他对《红楼梦》的深恶痛绝,从而被编进有关《红楼梦》的资料汇编,他在历史上恐怕早就湮没无闻。毛庆臻在书中不得不承认,《红楼梦》“其书较《金瓶梅》愈奇愈热”,“流行江浙”,“翻印日多”。他污蔑曹雪芹“诱坏身心性命者,业力甚大”,以至“入阴界者,每传地狱治雪芹甚苦”。曹雪芹无后,毛庆臻却编造了这样一个故事:“嘉庆癸酉,以林清逆案,牵都司曹某,凌迟覆族,乃曹军雪芹家也。”更为可笑的是,毛庆臻看到《红楼梦》禁也禁不了,居然建议: 
    “莫若聚此淫书,移送海外,以答其鸦片流毒之意。”看来,毛氏虽然深恨《红楼梦》,倒是一个禁烟派。他居然异想天开,建议把《红楼梦》移送海外,去毒害洋人,以报复洋人输入鸦片的罪恶。其实,早在鸦片战争以前,《红楼梦》就已经走出国门。 
    下面我们以各种语言的《红楼梦》译本为线索,看一看《红楼梦》在海外的流传。 英语。道光十年(1830年), 《大不列颠和爱尔兰皇家亚洲学会会刊》第二卷,载有英汉对照的《红楼梦》第三回中的两首《西江月》词。译者是约翰·弗郎塞斯·戴维斯。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中国话》(宁波版)从《红楼梦》中选译了几段文字,题名《红楼之梦》,为外国人学习中国话之用,是英人汤姆所译。同治八年(1869年),英人波拉翻译了《红楼梦》的前八回,题作《红楼之梦》,刊在《中国杂志》(香港版)上。英人赫·本克拉夫特·乔利有英文译本《红楼梦》。光绪十八年(1892年)出版第一册,次年出版第二册。第一册24回,第二册32回,一共56回。中间没有删节。这是第一个比较完整的英文译本。乔利本是英国驻澳门副领事,后来是英国驻中国领事。以后又有一些节译本。1973至1977年,英人戴维·霍克斯的《红楼梦》英文全译本五卷一百二十回陆续出版,译名作《石头的故事》。 
    日文。光绪十八年,日人森槐南摘译《红楼梦》第一回楔子。岛崎藤村节译《红楼梦》第十二回,题作《风月宝鉴》,刊载在《女学生》杂志第321号。这可能是最早的《红楼梦》日文译文。1916年,岸春风楼《新译红楼梦》上卷在东京出版。是书翻译了《红楼梦》的前三十九回。1920至1922年,幸田露伴、平冈龙城译注本八十回《国译红楼梦》在东京陆续出版。此书附有图像十二幅,包括警幻、宝玉、黛玉、袭人、熙凤、宝钗、湘云、晴雯、妙玉、李纹、李绮、芳官、尤三姐等人。此书据有正书局本译成。1940年,松枝茂夫所译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出版。为岩波书店“岩波文库”本。这是第一个全本《红楼梦》日文译本。前八十回据有正书局本,后四十回据程乙本。 
    俄语。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俄罗斯《祖国纪事》杂志第一期发表了《红楼梦》第一回开头文字的俄语译文。作者是矿业工程师阿列克赛·伊凡诺维奇·科列科。所译《红楼梦》片段出自其所撰《中国旅游记》一书。1958年,巴那苏克全译本《红楼梦》在莫斯科出版,题作《梦在红楼》。 
    朝文。光绪十年前后,朝鲜文人李钟泰等人将《红楼梦》译成朝文。现存117回。 德语。1928年,德人丁文渊节译《红楼梦》第二十一、二十二回。刊登在《中国学》第四卷,为富兰克福版。1932年,又有库恩意译《红楼梦》主要故事的译本在莱比锡出版。库恩的译本又被转译成英、法、意、荷、匈等多种文字。 
    法语。1933年,徐仲年节译《红楼梦》第十七、二十七、二十八、三十一、三十二等回的《梦在红楼》在巴黎出版。1981年,李治华、维克林·阿雷扎克恩的全译本《红楼梦》在巴黎问世。其前八十回据脂本,后四十回据程乙本。 
    据一位红学家80年代初的统计,《红楼梦》的译本总计17种文字,52种译本。其中一百二十回的全译本有12种。《红楼梦》在海外的影响,亦由此可见一斑。 
    摘自张国风《漫话红楼梦》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