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曹雪芹地学思想初探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红

  楼

 

 

 
 

曹雪芹地学思想初探

作者:佚名      收录时间:2006.03.07

    我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是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而成。它不公表现了作者卓越的艺术才思,而且深隐曲折地反映了作者在不同领域中的真知灼见。不少红学家对曹雪芹的诗论、哲学、医学、美学乃至园艺学、建筑学等进行了许多研究,深叹曹公的博学多才。自然有人会问,曹雪芹是否在地学方面亦有“石破天惊之论”反映在《红楼梦》中呢?这是我们地学工作者颇感兴趣的问题。

    一、从书名谈起

  不少我都知道,曹雪芹出生在南京,直至雍正六年曹家抄没后全家迁回北京。他的不朽巨著就是在北京西山一带山村里写成的,晚年生活穷愁潦倒,常靠卖画为生。从郭诚的《题芹圃画石》诗中可见,曹公对石头有浓厚的兴趣,并把自己的小说定名为《石头记》,意谓“石头记述的故事”。石头是谁?除指无材补天的顽石外,还指曹雪芹自己。他不仅擅长画石,而且经常以石头自比。小说中留有不少这方面的痕迹,如第四回“护官符”前作者写道:“石头亦曾抄写一张,今据石上所抄云....”这里石头明显指作者。
  《红楼梦》是后继书名,由于它典雅别致、隐晦含蓄,故多为世人所接受,逐渐替代了《石头记》之名称。对于这个书名的含义,历来从说纷纭,莫衷一是。笔者认为,它指的是:天、地、人的生活或演变犹如一场噩梦,即包含有三方面的含义:一谓天堂中的仙子神瑛侍者、绛珠仙草因“木石前盟”在人间红楼(“红楼”一词早见于白居易的《秦中吟》,指的是富家女子的阁楼)中的一段下凡经历犹如一场春梦;二谓世人整日为钱财、功名而奔忙,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三谓顽石(即通灵宝玉)感叹幻形入世、归山出世的这段人间生活犹如一场恶梦。这样,作者在天仙与世人之间活显了“石”的作用和地位(它是贾府兴衰的目击者和记述者),立意新颖独特,是历来小说中所没有的。
  由此可见,这部巨著的取名包含了作者特殊的生活经历和爱好。《红楼梦》三字虽出自太虚演曲之中,但实括全书大旨,蕴含了《石头记》之书名,故用《红楼梦》取代《石头记》符合曹公初衷。

    二、曹雪芹的宇宙观

  笔者认为,曹雪芹的宇宙观,就是我国古老的“阴阳”、“五行”学说。
  关于“阴阳”,第三十一回史湘云向翠缕解释道:“天地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或正或邪,或奇或怪,千变万化,都是阴阳顺道......阳尽了就成阴,阳尽了就成阳。”并举例说:天是阳,地是阴;水是阴,火就是阳;日是阳,月就是阴;正面是阳,背面是阴;走兽飞禽,雄为阳,雌为阴,等等。第二回贾雨村向冷子兴谈正邪两气、第十回张太医探病细穷源中也有论及阴阳。
  关于“五行”,除第十回以五脏与五行相配,引出“脾土被肝木克制”等语外,还有不少章回论及。非常有趣的是,《红楼梦》中五位主要人物与“五行”相配:宝钗于五行中属金,这是无可置疑的,她与宝玉的姻缘被称作“金玉良缘”;黛玉是木,她与宝玉曾有“木石前盟”,她的前身是绛珠仙草,自称“草木之人”(第二十八回),最后的命运犹如“两株枯木”(双“木”成“林”),泪枯而死。在木中,她不是结实的树,而是柔弱的花;湘云是水,她有“水”的性格:豪爽、豁达,“既宜墙角也宜盆”,她最后的命运是“湘江水逝楚云飞”;晴雯是火,她有“火爆”的性格:耿直、刚烈、嫉恶如仇,恨不得把所有丑恶的东西焚烧始尽;宝玉是土(证据详后)。值得注意的是,宝钗、黛玉、湘云、晴雯都是与宝玉有爱情或婚姻关系的人。许多研究者认为,湘云在曹公佚著中后来伦为乞丐,在患难之际与宝玉结为夫妻。从撕扇、补裘、脱袄等情节及宝玉的《芙蓉女儿诔》中可以看出,宝玉与晴雯纯真的爱情关系也是一清二楚的。这样,四位女性与宝玉的关系或许与“五行”学说中的“土与金、木、水、火相配而成万物”的思想对应,这种设计,真富有“伊甸园”式构想(当然,大观园不是伊甸园)。

    三、曹雪芹的若干地学思想

  (1)“石能言”。作者在第一回中指出,《石头记》是无材补天、幻形入世的顽石蒙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这里作者含蓄地指出,岩石是天翻地覆、沦海桑田变化的目击者和记录者,岩石由石变土幻形入世,然后再返本还原仍化为石头,这后来的岩石已经是记录了沦桑变化的岩石了。
  不仅如此,曹雪芹还敏锐地提出疑问:“不知过了几世几劫”、“枉入红尘若许年”,即现在的岩石已经是“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落无考”了。
  (2)玉、石、土三者的关系。在曹雪芹的笔下,贾宝玉这个艺术典型具有性格的三重性——玉、石、土,由此他指出了玉、石、土三者的关系。贾宝玉虽是玉,但却是假的(“贾”音谐“假”),即为石头,他的前身是神瑛侍者。神者,大也;瑛者,石也。神瑛就是巨石的意思。林黛玉曾责问过宝玉:“至贵者‘宝’,至坚者‘玉’。尔有何贵?尔有何坚?”即指出玉是石的一种。但这石还是不坚固的,是土。正因是“土”,故可以与“木”结合,但因不坚固,所以虽然读者同情林黛玉,“土”还是和“金”结合为好。
  我们再看看第一回神话故事中神瑛侍者和顽石的演化历史。顽石由石变玉(幻形入世),而后再变为石(归山出世),这里作者指出了石与玉的相互转化关系。神瑛侍者则由石变土(贾宝玉在五行中属土),下凡生活结束后再还原为石,这里作者指出了石与土的转化关系:石可变为土(我们常说的风化),土可变成石(固结)。
  (3)山水变迁。《红楼梦》第十七回,作者通过贾宝玉之口论“天然画图”:“远无邻村,近不负郭,背山山无脉,临水水无源,...古人之云‘天然画图’四字,正畏非其地而强为其地,非其山而强为其山,虽百般精而终不相宜”。这番宏论,不仅说明曹雪芹主张真正的“大观”应该存在于自然山水和世俗生活的和谐意趣之中,而且指出:山水变迁是缓慢的过程,快速的人力造作是难以模拟“天然画图”的,这就顺理成章地引出了前面“石能言”中的疑问。
  由此可见,曹雪芹的地学思想是建立在古老的“阴阳”、“五行”宇宙学说之上的,由于宇宙观的局限性,使他不能冲破封建思想的樊笼。尽管如此,这些思想反映了作者朴素唯物主义思想,表现了作者广博的学识和敏锐的洞察力。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