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春梦》序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王根福的红楼情结

作者:王根福  收录时间:2015年9月18日(星期五) 上午08:49


前一阵子,东华大学硕士、上海大学副教授赵燮雨老师筹备出版一本新书《红楼夜探》,由春梦、迷梦、绮梦三个部分组成。这是一本有关红楼梦解读的书。赵老师嘱我给他新书的第一部分写篇序。说老实话,我真是受宠若惊了,因为我不过是个极普通的红楼梦爱好者而已,论学历论学问论成就,我远不能跟赵老师相提并论。须知赵老师是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文心社社员、英伦蕙风芸窗文学网站编辑部编辑,又是北美《品》杂志特约拟稿人、浙江《戏剧评论》杂志特约拟稿人,现专注从事剧本创作。他大量的与人合作发表的作品不算,光独立发表的优秀作品就有《华尔街趣味谈》《赵燮雨剧作新编》《钻石项链》等。其中话剧剧本《钻石项链》获首届全国戏剧文学奖小戏剧本二等奖。--当然,赵老师的其他获奖多了去,我在此是不可能一一罗列的。相比之下,我虽号称“草根红学家”,在互联网上也略有虚名,但我并没有得到红学界认可,也没得到红友的广泛认同,因此,自惭形秽,觉得给赵老师新书作序,我绝无资格也无法胜任。推辞再三,然而赵老师不允。他说,网络时代,人才辈出。庙堂未必就聪明过江湖。你是我第一个邀请的作序者,同为草根,幸勿推却。我知道这是赵老师对我的抬爱和鼓励。思考再三,我决定一试,故有此首序。

既为序,我当然免不了要对赵老师的新书《红楼夜探》略作评介。这些评介,不过是我一家之言,目的不过是抛砖引玉。且由于篇幅所限,我只能点到为止。至于正确与否也只能由读者评判。

首先,我想说赵老师在《红楼梦服饰色彩纵横谈》里,对曹雪芹善于色彩搭配,目光极其敏锐。众所周知,王熙凤是红楼梦里极为重要的人物之一,曹雪芹对其服饰转换,慎重其事,绝非草率;而对服饰色彩的搭配,尤其引起赵老师注意。他着眼点放在王熙凤三次重要的出场,而这三次,王熙凤的服饰色彩的搭配是各具特色的。

王熙凤第一次重要出场: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褙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

王熙凤头上戴的、项上挂的、腰上系的,重要不重要呢?当然重要。但是,最夺人眼目的是什么?是大件物品,是服装、更是服装色彩的搭配!

赵老师紧紧抓住了要点:紧腰身的袄是大红色,外面罩的褂子是淡灰青色,袄里子是银鼠皮的色彩,下面则是翠绿色。赵老师就此总结道:“裙拖六幅湘江水”,何等的俏丽风骚!再加上满头珠围翠绕,又是何等的彩绣辉煌!

事实上王熙凤在《红楼梦》中首次登场,其人物形象能不能先声夺人,能不能在读者心里眼里稳稳地站住脚跟,描写服饰色彩,远比描写王熙凤神态面庞重要。--当然,我不是说描写人物神态面庞无足轻重,而是说,在稍远距离看人物,服饰色彩往往给人先入为主第一印象,近距离后,人们才能看清人物神态面庞。--其实这是生活常识,何况红楼梦有着浓厚的戏剧色彩。我记得王熙凤初次出场,脂砚斋曾批“绣幡开遥见英雄俺也”,--那正是王实甫《西厢记》中名言。

我们下面再看王熙凤第二次重要的出场。那时王熙凤等着接见乡下穷苦人刘姥姥: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紫貂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

赵老师目光如炬,指出袄和裙是一对姐妹色,袄里和裙里又是一对姐妹色。其他,紫貂昭君套,石青披风,服饰色彩协调又透出富贵娇艳。加之背景色彩是大红撒花软帘、炕上大红条毡、金心绿闪缎大坐褥、银唾沫盒。耀眼争光的色彩明示着掌权者的高贵气派,直教刘姥姥感到光彩逼人气势逼人。诚如脂评所述“写来真是好看”。

其实王熙凤第二次重要的出场与第一次大不相同。可以说第二次是便装,第一次是正装。便装合适在家穿,正装是出席比较重要的场面才穿。但不变的是一条,王熙凤养尊处优珠光宝气,其实很俗,绝不像林黛玉的服饰打扮,飘飘欲仙;也不像贾探春的家庭布置,清新脱俗。

真正令我拍案叫绝的是赵老师对曹雪芹笔下的王熙凤第三次的重要出场,注意力不仅放在了服饰色彩,而且洞幽烛微,放在了其中的暗示、放在了其中的杀机。

我们可以看一下王熙凤以何等服饰面对尤二姐:只见她头上皆是素白银器,身上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眉弯柳叶,高吊两梢,目横丹凤,神凝三角。俏丽若三春之桃,清洁若九秋之菊。赵老师就此评到:正应了民间俗话所说的 “若要俏,一身素”。

赵老师眼光独到,认为曹雪芹精通色彩心理学。他说:“红妆素裹”果然显得清素而又格外俏丽,出其不意的装扮同时也暗藏了来者不善的机心。王熙凤一身素服,连青缎子上掐得都是银线,明摆着“国孝家孝,两层在身”,等于是在宣读贾琏偷娶二姐的罪状。琏二奶奶笑吟吟地上门亲迎,恶狠狠地暗设陷阱。带着一对素衣素盖的仆从到花枝胡同叫丧,把个苦尤娘赚进了大观园。这一套素装银饰的色调,在渲染气氛和刻画性格上都发挥了独到的作用。

以上,有赵老师对王熙凤三次重要出场的服饰色彩的研究、分析和对照,也有我读赵老师文章后的点滴评介。其实赵老师对贾宝玉对北静王对林黛玉对薛宝钗对贾元春甚至对贾母等等,书中都一一例举并解读到位,不少地方令人怕案惊奇连声叫好!

赵老师在书中提到罗宪敏,说他在“《红楼梦》的景物美”一文中指出,曹雪芹“随美赋彩”的工夫很深,为创造“不似似之”的艺术境界,他经常不写形,只写色,仅通过对色彩的渲染,描绘出景物的殊色异彩,就足以表现其神情气韵,并以色显形,引起读者对形的丰富联想。而赵老师看得更深一层,说何止是景物,其实在描绘服饰美上同样展示了作者的非凡手笔。赵老师曾经就此写了第一篇红学文章,事实上是在红学方面,第一次进行了比较全面的红楼服饰色彩的详尽评述,并展开人物服饰色彩的横向比较,最后是自身的纵向比较,得出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的巨大落差。
按理说,这是证明通行本红楼梦后四十回绝非曹雪芹所著的一个新途径,纯属赵老师独创的学术研究成果,然而却得不到中国红学界的高度重视和认可。我只能说,中国红学界,有眼不识金镶玉!

上面,我把赵老师的《红楼梦服饰色彩纵横谈》挂一漏万,稍稍谈了谈。好在书本在广大读者手里,读者可以翻阅序文,曲径通幽。

下面,我想谈一下赵老师的《浅析曹雪芹的管理思想》。
诚如赵老师所言,曹雪芹的长篇大作《红楼梦》,人们多注目于缠绵曲折的爱情故事、错综复杂的政治背景、扑朔迷离的作者身世。但是,在管理思想方面的内涵却往往为人们所忽视。说老实话,我真是深有同感而且经常为此痛心疾首!作为我,给赵老师写序文,当然不便涉及自己。我几百次说过,王熙凤和贾探春都是红楼梦里的高级管理人员,而王熙凤是凡鸟,贾探春是凤凰。她们两人分别理过家,且判词里都有“末世”两字,岂是偶然?所以,作为管理人员作为管理理念,红楼梦里的王熙凤与贾探春是两相对比是分门别类的。曹雪芹在贾探春身上,明显寄托着自己的管理思想。今天,随着赵老师的《浅析曹雪芹的管理思想》的发表,我们理应将曹雪芹的管理思想拨云见日昭告于天下。

赵老师明确指出,对于管理而言,抓与不抓,抓得好与抓得不好,结果大不相同。王熙凤协理后的宁国府里,“某人管某处,某人领物件,开的十分清楚。众人领了去,也都有了投奔,不似先时只拣便宜的做,剩下苦差没个招揽。各房中也不能趁乱迷失东西。便是人来客往,也都安静了,不比先前一个正摆茶,又去端饭,正陪举哀,又顾接客。如这些无头绪,荒乱,推托,偷闲,窃取等弊”,次日竟一概不见。宁国府的管理面貌顿时为之改观。“敏探春兴利除宿弊”的现场效果是“众人听了,无不愿意”,“各各欢喜异常”。确凿无疑的事实证明管理上的整顿改革深得人心,颇懂得管理心理学的曹雪芹先生对此拍手称快。

王熙凤在协理宁府前,将宁府痼疾总结出五件,故上任后有的放矢刀刀见血,管理成效显著。原来的宁府,珍大爷荒淫无度,珍大奶奶好性儿,所以乱成一锅粥。事实上,领导软弱导致放任自流还真不行。在这种严峻情况下,宁府管理必须有个铁腕人物!难能可贵的是赵老师联想到了当今社会,某些“公”字号内一笔糊涂账;某些部门职责不清,互相踢皮球;某些人是手眼通天,老虎屁股摸不得;某些场合巧立名目挥霍浪费……,宁国府内的幽灵仍在一些地方游荡。赵老师明确、肯定地说,曹公笔下的管理文字不无深刻的现实意义。
其实,所谓凡鸟是相对于凤凰而言,王熙凤是相对于贾探春而言。管理国家、管理企业,从来都应恩威并施。下面,我们看看贾探春--

贾探春是“三驾马车”的核心人物。管理方式具有一层民主色彩,整个领导班子,也并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还有,我最欣赏赵老师下面一段话:作者假托当日姬子有云:“登利禄之场,处运筹之界者,穷尧舜之词,背孔孟之道”,这就完全背离了几千年来的传统祖制。作者在这里大声疾呼,管理者要把儒家那套陈腐学说抛到九霄云外。利禄就是效益,运筹即为管理,明确了经济效益的目标,推翻了尧舜孔孟的权威,舍弃了“君子不言利”的道德观念,充分闪现了曹雪芹管理思想耀眼的光芒。要讲究效益,要加强管理,首要的问题也正就在于观念上的突破和思想上的解放。

事实上赵老师书中可圈可点之处多了去。比如他在《红楼中的管理动力原则》中写道:物质利益是人们从事经济活动的直接动因,又是调动劳动者积极性的重要手段。贾探春“如今这园子是我的新创”,其意义不仅仅是四百两银子一年的出息,更重要的是由此烛照出作者的管理思想:“使之以权,动之以利,再无不尽职的了。”

其实在曹雪芹的管理思想中,还有极重要的一点是利益均沾各方共赢,这具体体现在宝钗的“小惠全大体”。虽然,赵老师没有写在文章表面,但已蕴含在文章深处。

贾探春的具体管理以及一系列的创新改革,此处不宜多说,我只希望读者认真看红楼梦里有关章节,并紧密结合赵老师有关的分析与解读。我相信,读者一定会看到一部耳目一新、别有洞天的红楼梦,也一定会看到一部深刻反映曹雪芹管理思想管理理念的红楼梦!

以上,或许是吹捧不少?其实是实话实说。要说商榷之处,当然也有几处。比如贾政谐音假正经,我就觉得不妥。因为在我看来,贾政绝非假正经,而是真正经。--当然,他的正经,维护的是封建礼教,程朱理学。他悖时迂腐、庸碌无能,但与贾珍贾琏贾赦之流,不可同日而语。还有宝钗“守拙装愚”、“工于心计”、有意“安贫藏富”等等说法,我也不太赞同。因为我眼里的宝钗与黛玉是一样美丽可爱的,但同时又是可怜的,--因为她们殊途同归,都是程朱理学牺牲品。

序文写到此应该说基本上写得差不多了。--我的意思是择其所要、挂一漏万,那真不是什么谦虚之词。事实上赵老师的煌煌大作,内涵丰富内容广泛,岂能由我这篇短短的序文全部包容?我只能说,我只是把我认为比较有新意的部分、比较有突破性意义的部分,犹如蜻蜓点水,简单作一评介而已。


王根福

2014.10.16.


王根福简介


王根福,男,祖籍绍兴,出生上海。一九六六年初中毕业,后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大西北,去了甘肃省白银纺织机械针布厂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厂子破产,本人下岗,四处打工,养家糊口,直至二00九年退休。

从青年时代起就酷爱文学,也尝试写小说。研红楼,纯属业余爱好,写成文章,一般发在互联网上。目前,有关红学论文近二百篇总计一百余万字。其中,《探春远嫁爪哇国》发表在上海《红楼梦研究辑刊》创刊号;《从红楼梦中看贾宝玉生日》发表在江苏《红楼研究》2007第四期。其他诸如《葬花吟里多奥秘》、《证史湘云之死》等,发表在《白银文学》。王根福先生享有草根红学家之美誉。

赵燮雨简介

赵燮雨,东华大学硕士,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上海侨联成员(旅美人士,归国华侨),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文心社社员,英伦蕙风芸窗文学网站编辑部编辑,北美《品》杂志特约拟稿人,浙江《戏剧评论》杂志特约拟稿人。

上海大学副教授,尚功专利事务所专利代理人(拥有国家专利局颁发证书),美国证券商同业公会(NASD)全面证券主管/注册期权主管,现在专注从事剧本创作。



获奖情况——
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大型剧本银奖————大型京剧剧本《笑面人》
首届全国戏剧文学奖小戏剧本二等奖————戏曲剧本《钻石项链》
中华颂*天鹅杯第四届全国小戏小品曲艺大展小戏剧本二等奖————《狭路相逢》
第二届萧声雅韵征文大赛人气奖————四美具两难并
首届我和越剧全国征文大赛银奖————E时代海派的一次亲密接触
李清照“夏日绝句”征文大赛三等奖————不肯过江东之别解
上海市高教局教学先进一等奖等

独立出版物——

《华尔街趣味谈》,东华大学出版社,2013
《赵燮雨剧作新编》,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上卷“古曲心鉴”,下卷“近世当代”,2012
《红楼新曲集锦》,柯捷出版社,2008
话剧剧本《钻石项链》,《戏剧之家》杂志,2011 第12期,
其他科研金融人文等文字散见于各类报刊杂志不一一列举

合作出版物 ——
《百科知识词典》,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9
《海外中篇小说精选》,柯捷出版社,2008
《海外短篇小说精选》,柯捷出版社,2008
《朝露与落英》,北方出版社,2009
元代剧作家心态探讨,《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40卷专刊
传统的演绎都打破了,沪剧《挑山女人》学术研讨会汇编材料,14年7月
浅谈西装旗袍戏, 《寻根》杂志14年8月
其他科研金融人文等文字散见于各类报刊杂志不一一列举

《戏剧评论》
进入,退出,再进入————螺旋式上升;总第三期,10年7月
戏曲舞台上的拿来主义;总第四期,10年10月
从田螺姑娘说起;总第五期,11年1月
E时代海派的一次亲密接触;总第六期,11年3月
戏曲与美食;总第七期,11年7月
甬上第一状元郎(剧本梗概);总第八期,11年8月
一个草根戏迷对梅花奖的回顾和期望;总第九期,12年1月
从“小百搭”离开沪剧舞台说起
————漫议戏曲界为何开掘喜剧性情节和丑角举步维艰;总第十二期,12年10月
贵妇还乡 & 风雨祠堂;总第十五期,13年2月
美国的晚餐剧场;总第十六期,13年4月
浅谈西装旗袍戏(合作);13年7月
关于戏曲小戏历史和现状的感想(合作),14年3月
李明————沈养斋————成子强:记新科白玉兰配角奖得主王文,14年总第19期

原上海京昆艺术中心关于上海京剧院三部精品征文入选五篇:
接二连三几度笑;
精品荟萃聚一堂;
尚老法眼识曹操;
直把戏场作球场;
天地良心————从周信芳到尚长荣。


《红楼夜探》
——春梦、迷梦、绮梦

总是玉关情(自序)

无心于皓首穷经似的考证,只是斗笠蓑衣式地来一次夜探——“轻敲铜环叮当响”。
夜探夜探,顾名思义——夜阑人静的当口来探望,来探勘,来探听,来探访。一盏灯,一个人,虽然说蜡烛的光芒只是像萤火虫那样的闪烁。可是,毫末之珠也放光华。《红楼夜探》总也会像“宝玉夜探”般地寄托着一片深情。

有兴趣的红迷读者们,姑妄言之姑听之。茶余饭后,戴一顶斗笠,披一件蓑衣,点一盏灯笼,不妨相跟上一起夜探红楼。


以上文字、资料由赵燮雨老师提供。 --王根福。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Q:109261671 邮件:wanggenfu@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