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秦可卿*贾元春*孝贤皇后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秦可卿*贾元春*孝贤皇后

作者:王根福  收录时间:2010年10月29日 上午6:16

众所周知,在我的“红学著作”中,曾不止一次地证明秦可卿乃贾府国皇后,并以此推断出秦可卿隐义之一是隐射八十回后贾元春当中华皇后,--当然,贾元春当中华皇后,其他证据还有很多,我在此不便一一叙述。

秦可卿的葬礼毫无疑问是国葬。在清朝历史上,唯有孝贤皇后的国葬才能与之相比拟。也可以换一句话说,秦可卿的葬礼足以让人联想到孝贤皇后。

但,我们能不能据此说秦可卿就是在隐射孝贤皇后并坐实于孝贤皇后呢?我认为不能。因为秦可卿与孝贤皇后无论出生、相貌、经历、所处环境以及死亡等等都大不相同。我认为曹雪芹在写秦可卿国葬时明显地借鉴了孝贤皇后的国葬。道理很简单,因为任何天才作家,他也不可能凭空想象、凭空创造。曹雪芹不可能写出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重大的孝贤皇后的国葬,--当然,这句话说白了也就是说曹雪芹肯定亲眼看见过孝贤皇后的国葬,并把它巧妙地安在了秦可卿身上。如果顺着这思路说下去,则红楼梦写作时间肯定在乾隆年间,作者乃曹雪芹。

或许有人要说秦可卿既然不隐射孝贤皇后,那么曹雪芹暗写她是贾府国皇后有什么意义呢?我认为她意义之一就是“以家寓国”,也就是要我们把贾府当贾府国来看待。另外意义就是隐射贾元春八十回后当中华皇后,同时隐射贾元春之死犹如杨贵妃之死。

对于贾元春在红楼梦八十回后当中华皇后,我有专门论证,在我其他论文中也有不少涉及,在此,我不想重复,但可以作些补充。

十八回写元春归省。《曹雪芹胆大包天》的作者冯精志在《贾元春* 半个乾隆元妃》一文中指出,贾元春出行阵容、场面与清制规定的皇后仪驾一样,只不过是表达方式不同而已。其中“龙旌凤翣”、“金顶金黄绣凤版舆”等按规定惟有皇后才能享用。唯一不同之处是“曲柄七凤金黄伞”,皇后该用“九凤”。但这唯一的不同,冯精志指明这是曹雪芹的欲盖弥彰。

冯精志在《秦可卿* 另外半个乾隆元妃》中论证了秦可卿隐射孝贤皇后,并明确说曹雪芹把孝贤皇后部分素材用到了秦可卿身上。

对于冯精志的索隐,我并不完全赞同,比如他把元春、秦可卿坐实于孝贤皇后。但是,他认为贾元春、秦可卿素材来源于孝贤皇后,我完全赞同。

庚辰本在元春与宝玉“情同母子”一段中有脂批曰:批书人领过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这条脂批,我认为属畸笏叟。批中透露出元春原型乃是批书人先姊,也就是曹雪芹的姑妈。这充分说明元春不等于是孝贤皇后。元春原型是曹雪芹姑妈,但她身上被曹雪芹加上了孝贤皇后的部分素材。这是小说家在塑造人物时惯用的伎俩,本不足为奇。

我写以上这些,旨在再一次说明红楼梦乃小说,不是现实生活中真人真事的再现,因此,不管是秦可卿还是贾元春,我们都不能把她们简单地看作是孝贤皇后。我只能说她们身上活动着部分的孝贤皇后的身影,或者说孝贤皇后的部分素材分别用在了贾元春和秦可卿身上,其中目的之一是表明她们是皇后,一个是贾府国皇后,一个是中华皇后。需要说明的一点是秦可卿的“贾府国皇后”只是起到影射贾元春日后当中华皇后的作用。

在元春“曲子”中有一句话说得很清楚:眼睁睁把万事全抛。所谓“眼睁睁”,当然是指人在死亡逼近跟前而无可奈何,犹如杨贵妃临刑前。这实际上就是说元春之死犹如杨贵妃。元春绝不可能象某些人所说是自杀,而只能是被皇上缢死,所用工具,根据元春判词上的画面,很可能是弓。--这种死法,明显与孝贤皇后大不相同,而与杨贵妃基本一致,所以我们说元春绝不是孝贤皇后的翻版,说“影射”两字,严格说来也不合适。

贾元春比宝玉大一岁,这在甲戌本、庚辰本第二回均有明文。而十八回元春与宝玉“情同母子”我们该怎么理解?我认为“贾元春比宝玉大一岁”是小说情节规定所需,而“情同母子”是曹雪芹真实生活的表述,我们不需要过多着眼,---红楼梦一声两歌、一手两牍,这对于我们现在许多人甚至包括我们现代作家都很难理解,但我认为这是事实,不然,红楼梦里“矛盾”实在太多了。我根本不会相信曹雪芹会有那么多的“失误”!我觉得,我们看红楼梦当学九方皋,眼里只有“红楼梦”而不见牝牡骊黄。

再举一例。有人讥笑曹雪芹,说书上黛玉从苏州到贾府去,路上足足走了六年。---这话叫我怎么说?因为曹雪芹笔下无废言,不象现在某些作家,废话连篇骗稿费,哪管文章质量、读者感觉。要不,我帮曹雪芹添一句?---谁知黛玉身体娇弱,路上偶遇风寒,一病六年。---这行了吧?简直是鸡蛋里挑骨头。但这“骨头”,在曹雪芹眼里无关宏旨,废话无疑。

还有,对于“一声两歌、一手两牍”我们该如何理解?--当然,一般情况下,我们可以理解为红楼梦表面写贾府,背面写清宫,可问题是“背面写清宫”归根结底我们还得从“表面写贾府”入手,否则,我们就会陷进捕风捉影的索隐泥坑。而我所谓“红楼梦以家寓国”,其实也是从“透过现象看本质”得来,丝毫没有错。索隐派指责小说派看不懂红楼梦是没有道理的。还是那句话,小说浓缩历史,而且比历史更历史。脂砚斋们要我们千方百计挖野史,要我们把目光紧盯清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违背曹雪芹心愿的,实际上也是一种误读红楼梦的表现。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冯精志在《曹雪芹胆大包天》一书中论证贾府影射清宫,贾敬影射雍正,这些我都是赞成的。不过,我最欣赏冯精志论证贾元春、秦可卿“是”孝贤皇后,这无疑佐证了我早先提出的秦可卿乃贾府国皇后、秦可卿影射贾元春八十回后当中华皇后、红楼梦乃是以家寓国等等一系列的红学观点是完全正确的。

毋庸讳言,我对于索隐并不完全排斥,但我反对索隐过度。索隐一过度,往往就会牵强附会、捕风捉影。索隐说穿了就是还原小说素材。比如说秦可卿、贾元春,我们通过索隐,可知她们部分原型、素材来源于乾隆正妻孝贤皇后。但秦可卿、贾元春无论是分开还是合在一起都绝不是孝贤皇后!因为小说中人物与现实生活中人物明显有本质的不同,她们理应来自于生活但绝对高于生活。

红楼梦是写实的,但绝不是“纪实”,更不是把原始生活原封不动地照搬进书本。所谓“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原不过是针对于“事体情理”而言的,可我们许多红学家很会误会曹雪芹本意。

索隐派立足于历史,而我的“探佚”立足于小说,但一旦历史与小说联姻,就会生成一个既不完全属于历史又不完全属于小说的“历史小说”。这个“历史小说”可不是怪胎,它浓缩着中华2000余年封建社会。曹雪芹在红楼梦里一再强调红楼梦不受朝代、年纪限制,所以他小说中的人物服饰、官职、口音、地域、地理位置乃至于大脚小脚等等全都“南腔北调”、模糊处理。可我们有些红学家就不许曹雪芹的红楼梦不受朝代、年纪限制,千方百计要把红楼梦限制在某个朝代、某个年纪。比如第四回曹雪芹提到李纨幼年读过《女四书》,从而红学家把红楼梦故事背景限定在了康熙朝或康熙朝之后,这也罢了。遗憾的是曹雪芹在五十三回说贾雨村补授大司马“协理军机”,啊呀,这可不得了,因为军机处名不师古,乃雍正朝首创。据此,红学家们不由分说,把红楼梦故事背景一把按倒在雍正七年以后。--当然,这样做是有道理的,可问题是曹雪芹千方百计想模糊朝代年纪,却被我们勇于探索的红学家们把曹雪芹“谎言”无情地揭穿了。我想,曹雪芹不知是要大笑还是大哭,很可能是哭笑不得吧。

我们该如何正确解读红楼梦?我觉得有一位清朝人说得很好,我很赞同。他大意是说:雪芹记一世家,能包括百千世家;又说,《红楼梦》包廿二史治乱之迹,统四千馀年得失之故。

我认为,曹雪芹的红楼梦浓缩的是二千余年封建社会,确实不受年代、朝代束缚。他说红楼梦年代失落无考其实是事实,并不是仅仅为避文字狱。

当前,索隐派大张旗鼓,卷土重来,其实,我认为根本问题出在脂砚斋身上。脂砚斋对我们解读红楼梦无疑具有极大帮助,但由于她对红楼梦素材来源比较清楚,所以在红楼梦里经常批一些“嫡真实事,非妄拟也”之类。可惜的是她不太懂得什么叫小说,所以目光往往注重于“真事”,而忽略“小说”两字!

我曾在网上说过这样两段话,现转录在此:

红楼梦是小说。是小说就得概括生活、浓缩生活,进而“创作”出生活。我们岂能将艺术真实与生活真实相混淆?原始生活一旦进入高明的作家手里必然会经过剪裁、重组乃至于加上虚构、拼凑,不会是原始生活的再现。红楼梦中许多“矛盾”,其实用小说理念去理解则大多不矛盾。遗憾的是许多人不懂什么叫小说,成天把那原始生活去与小说的“艺术化”生活相对照。也有许多人成天去索隐,实质是还原小说素材。但这是不可以的,因为这实在很难做到,即便有部分“做到”,也会有失真。再说不见得有很大意义。
大量的原始素材如何变形后又溶进红楼梦,只能去问曹雪芹。但曹雪芹也许只能说大量素材只是他创作红楼梦的原材料而已。或许,时间长了,他自己都已经有点搞不清了,他只记得业已成型的红楼梦。
我又说--
红楼梦是小说,但不是“一般的”小说,而是一部伟大的小说。红楼梦里当然有生活真事,也有历史投影,但它已被曹雪芹充分变形,成了小说的重要的组成部分。问题出在脂砚斋们,他们因为了解作者的素材来源,所以目光往往注重于真事,而忽视小说功能。我敢肯定,脂砚斋们并不完全懂得什么叫小说,而且与曹雪芹的文学水平有很大差距。
我们看红楼梦,重心到底应该放在“小说”两字上还是应该放在“真事”两字上?我认为应该放在“小说”。因为小说毫无疑问浓缩“生活真事”与“历史投影”。
我从来不认为索隐毫无价值,而是认为价值不大。而且,我也认为索隐有利于对红楼梦的正确解读。但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出在索隐不能过度,过度后的效果往往是捕风捉影。
读红楼梦,我认为正确的解读应该是“小说”与“索隐”兼顾,但重点应该放在小说而不在索隐。
文章写到此,暂告一段落。谢谢大家。
王根福
2010.10.22.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Q:109261671 邮件:wanggenfu@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