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石头杂记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石 头 杂 记

作者:李昭   收录时间:2007-08-17

一 丑化佛道

  根据《石头记》描述,《石》乃是和尚加道士化缘后吃饱了开玩笑、无事生非的产物。作者还故意牛头不对马嘴,让道士(空空道人)来宣染“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的佛理,难免有点滑稽。
  僧人道士风马牛,小说一开头,作者不但让这一僧一道结伴而行,还大谈风流案,明明是两个不务正业的小丑。
  本书又名《情僧录》,“情僧”两字是对僧的莫大讽刺。
  葫芦庙和尚炸供果,烧掉了一条街,令“真事隐”破家。之后一个小和尚还俗当差如此刁钻,令雨村自叹弗如,不得不排除而后心甘。
  “智通寺”――一个如梦似厌的鬼地方,乞丐窝。
  馒头庵小尼姑智能儿与秦钟偷鸡摸狗;大尼姑静虚与凤姐狼狈为奸媒财,且老货也不象清白人,难保没性交过。
  王夫人抄《金刚咒》唪诵,其实是《石头记》里最阴狠的女人,毫无人性地害死金钏与晴雯,令人想起《白毛女》里的地主婆,一面念佛一面用针狠刺正在为她捶腿而打瞌睡的丫头喜儿。
  马道婆满口“阿弥陀佛”做佛事为人消灾弭难,其实是个十恶不赦的反人类的恶婆。
  二十九回张道士不但势利,还是个马屁精,哪有半点“仙人”味道。
  宝玉早已看破佛道骗术,小小年纪谤僧毁道竟不能改。
  六十六回,宝玉唯恐和尚气味黠污了姐妹,竭力以身保护。
  七十七回水月庵尼姑智通与地藏庵尼姑圆信,用佛理掳走了四个无家可归的小姑娘芳官蕊官藕官为奴,惨绝人寰,令人泪下。
  八十回王一贴道士俗不可耐,与摆地摊的完全一样…………
  《石头记》赞美美色与人性,它的“天堂”不但与佛道不相干,而且还厌恶佛道。纵观整部作品,凡是提到佛道处,特别是佛,作者都用调侃丑化的笔调。全书内的佛道徒竟没有一个好东西,从佛教解度来看,即使妙玉也未能免俗:
  退一万步讲,宝玉即使进庙做和尚圆了情僧梦,与上面那些和尚也不会有什么两样,这世界上本无净土,这一点作者是清楚的,所以将那些佛教徒无耻行径暴露无遗。作者的意思是这个世界根本没出路。
  《石头记》实在是作者假托“色空”“因果”佛理做铺堑讲了一个情场故事,并无宣传佛理之意,这跟《西游记》借如来佛与太上老君来点缀故事本质上有相同之处。这样做的好处首先是借中华文化之大背景,让小说更生动;其次知人还须论世,可起掩人耳目作用。否则《石》无疑将被视为淫书而取缔。作者用心良苦。

                                  春斋
                                 2007-6-2

二 庸儒贾政

  贾政,假正也。
  中国历代优秀父母官的典型。一表儒貌,其实犬儒,一个只会与清客下下棋的腐儒闲官。于国于家无补,实乃一废物耳。
  “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树喜新晴。”是陆游无人不晓的名句,宝玉以名袭人,贾政竟不知来历,以为淫词艳曲,可见政老爷之腐。
  政老爷唯一的正经朋友是狗官雨村。平时还常要宝玉去会他学习“仕途经济”。
  政老爷不但害有“气管炎”,且而毫无正义感。薛呆子打死冯渊买通狗官雨村后抢回英莲就养在他家梨香院中,他不但一句闲言也没有,而且大观院题匾,还想请他来装门面;其实雨村做的诗比狗屁还臭,还不如香菱,这一点倒与政老爷十分象。大观园题匾,宝玉遮了政老爷于诗词上“平平”的丑。
  在家任凤辣子耍泼、宝玉“胡闹”却束手无策。
  那次狠命打宝玉后来又悔之莫及的原因首先是他怕忠顺亲王的势力会威协自己乌纱帽,又气又怕一时失去理智,可见官帽比他性命要紧得多。其次偏听贾环挑唆,可见怎做得好父母官。
  贾政外强中干,教子无方,从不教育引导,却每次都要装出一副严父的样子吓人,动辄教训打板,知子莫如母,所以贾母不许他乱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春斋
                                 2007-6-3

三 袭人与晴雯

  袭人早已看出宝玉将是个有良心的男人,她的人生理想显然是一辈子服侍宝玉,做宝玉的贴身小老婆,并一直为此不懈努力与群芳竞争,争取着这个位置。两府这么多中青年女人徒然望梅止渴,唯独袭人与宝玉有过真经验,终于在第三十四回,王夫人将他的命根子宝玉交给了这个“笨笨”的袭人,让她独吃唐僧肉,如愿以尝,可见袭人韬光养晦的功力。这也是为何患红眼病的人说她奸的原故。窃以为袭人不应被看作奸人,因为那是一场公平的生存竞争,袭人没有用不正当手段。而向王夫人谈一点自己意见,保护好宝玉本来就是她的天职,可谓任重而道远,何奸之有。
  红眼病是出于妒嫉,其实小老婆有什么不开心的呢?如果用现在眼光来看,袭人最实惠。大老婆只是个空架子,反而无趣。宝玉将来如果出门远游,除了袭人还会带谁?所以愚以为,丫头里袭人最聪明。做人就该向袭人学习,韬光养晦,既达到目的不受良心谴责,又被评为模范先进,这才是玩世高手的手段。
  晴雯正好相反,虽然光明垒落,但做人不精,不善伪装,最后难免吃亏,什么也没得到还被填了刀头,落得一个在自己破屋里后悔当时胆子太小,思想没解放的下场,徒然对这个万恶的世界咬牙切齿,有何用?一个反面教材而已。
  补裘显示了晴雯对宝玉深藏的真情,但她一直被袭人防着,晴雯在人生战场上公正地败给了袭人。
  窃以为:个性即命运,而命运是不可改变的。这在判词里已经说好,所以也不能责怪王夫人阴狠。走吧,这世界太肮脏,它本不配晴雯。

                                  春斋
                                 2007-6-4

四 可卿与妙玉

  是可卿开启了红楼花主宝玉的茅塞,启发他“打架”本能,唤醒了他的人性。
  可卿是红楼中第一美人,牡丹型。幸亏在80回里了结,否则难免遭续貂伧夫糟踏。万幸!
  第二应为妙玉,冰清玉洁,标准冷美人,寒梅型。只可惜被高贼在后40回搞脏了,十在可恨!妙玉妙就妙在冰姿要渺,秉神仙之态。令人想起庄子名句:“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妙玉似乎身在大观园而游乎大观园之外。
  但可惜妙玉毕竟不是真神仙,难弃凡心,她始终单相思意淫着怡红院主。曾不怕讽刺打击,笑拈红梅,勇敢地表达了自己的“淫”意。而宝玉则始终采取敬而远之态度。试想,如果换了贾琏、贾蓉垂涎三尺辈,恐怕早已入港。这也正是宝玉与众泥男不同之处,也是大观园女儿们都喜欢宝玉的缘故。
  妙玉自称槛外人其实与一般人一样难免势利,选在一个妃子的省亲园内落户本身难免贪势趋利之嫌;刘姥姥用过的杯子她嫌脏马上扔掉,却用自己平时用的杯子让宝玉喝茶,希图口泽,权当接吻,而视如活宝。

                                  春斋
                                 2007-6-5

五 凤姐与李纨

  对凤姐的评价,最有代表性的是宁国府总管赖升的那句话:“那是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硬;一时恼了,不认人的”。不过三七开的话,凤姐也有非常人情的一面,比如与可卿的关系,包括死后理丧事的大显身手,是《石头记》里很动人的一段故事。
  凤姐是个标准的女强人:仗势欺人,内外搜刮,买通官府替人“消灾弭难”,不拿白不拿,而且非常善于使用女人的武器。王熙凤胜过红楼里任何男人,贾琏与之相匹,矮得不见人影,几乎就是个奴隶。纵观晴雯、香菱、迎春的结局,这世界不心狠手辣怎行?令人佩服。
  凤姐虽然刻薄,但在对待刘姥姥的态度上是强者同情弱者的典型表现。想不到好有好报,据说报在女儿巧姐身上。
  平儿与凤姐的为人正是相反的一对。而从角色角度来说,当与李纨成对。李纨是标准的三从四德的贤妻良母。
《石头记》里最不合情理的故事是尤二姐三姐那段。
                                  春斋
                                 2007-6-6
六 贾雨村

    雨村是典型中国封建官吏的形象――专制、残忍、虚伪、贪婪、狡滑、下流、庸俗、忘恩负义,一个为薛蟠抢英莲;为贾赦抢扇子的父母官。写诗不如香菱。无德无才的奸人。平儿骂得好:饿不死的野杂种。
    但在五十三回即被授了大司马,如愿以偿。
    检举贾家罪行的也应为此人。
                                                                    春斋
                                 2007-6-6

七 元春的结局  《红楼梦曲 恨无常》有“望家乡,路远山高”之句,元妃的命运特别令人注意。
  用“石头”命名此书,难免令人联想起石头城。《石头记》又被称为《金陵十二钗》,故事显然本应发生在南京,故意说成北京,是作者为了避免有反清复明杀头之嫌。整部《石头记》盛赞中原人物,讴歌华夏文化,只字不提男辫马褂、旗袍。而这金陵,正是明朝前首都。
  元春的结局应跟皇帝一起迁都上了北京,小说显然有反清复明思想。

                                      春斋
                                      2007-8-22


    附石头记反清复明其它材料

    《石头记》六十三回选段文字:
  宝玉因又见芳官梳了头,挽起攥来,带了些花翠,忙命他改妆,又命将周围的短发剃了去,露出碧青头皮来,当中分大顶,又说:“冬天作大貂鼠卧兔儿带,脚上穿虎头盘云五彩小战靴,或散着裤腿,只用净袜厚底镶鞋。”又说:“芳官之名不好,竟改了男名才别致。”因又改作“雄奴”。芳官十分称心,又说:“既如此,你出门也带我出去。有人问,只说我和茗烟一样的小厮就是了。”宝玉笑道:“到底人看的出来。”芳官笑道:“我说你是无才的。【庚辰双行夹批:用芳官一骂[满清],有趣。】咱家现有几家土番,你就说我是个小土番儿。况且人人说我打联垂好看,你想这话可妙?”宝玉听了,喜出意外,忙笑道:“这却很好。我亦常见官员人等多有跟从外国献俘之种,图其不畏风霜,鞍马便捷。既这等,再起个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况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晋唐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 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头缘远来降。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芳官笑道:“既这样着,你该去操习弓马,学些武艺,挺身出去拿几个反叛来,岂不进忠效力了。何必借我们,你鼓唇摇舌的,自己开心作戏,却说是称功颂德呢。”宝玉笑道:“所以你不明白。如今四海宾服,八方宁静,千载百载不用武备。咱们虽一戏一笑,也该称颂,方不负坐享升平了。”芳官听了有理,二人自为妥贴甚宜。宝玉便叫他“耶律雄奴”。
  究竟贾府二宅皆有先人当年所获之囚赐为奴隶,只不过令其饲养马匹,皆不堪大用。湘云素习憨戏异常,他也最喜武扮的,每每自己束銮带,穿折袖。近见宝玉将芳官扮成男子,他便将葵官也扮了个小子。那葵官本是常刮剔短发,好便于面上粉墨油彩,手脚又伶便,打扮了又省一层手。李纨探春见了也爱,便将宝琴的荳官也就命他打扮了一个小童,头上两个丫髻,短袄红鞋,只差了涂脸,便俨是戏上的一个琴童。湘云将葵官改了,换作“大英”。因他姓韦,便叫他作韦大英,方合自己的意思,暗有“惟大英雄能本色”之语,何必涂朱抹粉,才是男子。荳官身量年纪皆极小,又极鬼灵,故曰荳官。园中人也有唤他作“阿荳”的,也有唤作“炒豆子”的。宝琴反说琴童书童等名太熟了,竟是荳字别致,便换作“荳童”。
    因饭后平儿还席,说红香圃太热,便在榆荫堂中摆了几席新酒佳肴。可喜尤氏又带了佩凤偕鸳二妾过来游顽。这二妾亦是青年姣憨女子,不常过来的,今既入了这园,再遇见湘云、香菱、芳、蕊一干女子,所谓“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二语不错,只见他们说笑不了,也不管尤氏在那里,只凭丫鬟们去伏侍,且同众人一一的游顽。一时到了怡红院,忽听宝玉叫“耶律雄奴”,把佩凤、偕鸳、香菱三个人笑在一处,问是什么话,大家也学着叫这名字,又叫错了音韵,或忘了字眼,甚至于叫出“野驴子”来,引的合园中人凡听见无不笑倒。宝玉又见人人取笑,恐作践了他,忙又说:“海西福朗思牙,闻有金星玻璃宝石,他本国番语以金星玻璃名为‘温都里纳’。如今将你比作他,就改名唤叫‘温都里纳’可好?”芳官听了更喜,说:“就是这样罢。”因此又唤了这名。众人嫌拗口,仍翻汉名,就唤“玻璃”。

    《红楼梦》将这段敏感的文字完全删除,恐怕也有怕麻烦的原因

    据说发现了兩副曹雪芹的两幅瓷聯,第一副楹聯寫的是: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裡路雲和月。第二副楹聯上寫: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兩副聯落款都是曹雪芹書四個字。
 

八 焦大

  “‘狡兔逐,野狗烹’。贾公荣,焦大穷”。
  焦大是《石头记》里最悔气的一个人物,最大的功臣、开府元勋竟被一嘴马粪,但他做了野狗也不见后悔,可见代表了下贱。
  文种、韩信,中国人自古不讲信誉,功臣在中国没什么做头。焦大没看懂这世界:越是畜牲不如,越是荣华福贵。所以管它谁是主纲,自己的性命才最值钱,当初在那样的险恶环境里,有点东西不如自己先吃掉,太爷一下子死不了;两日没水,得半碗,自己喝掉,让太爷喝马尿;最后应该让在死人堆里呻吟的太爷当场签字答应一百亩良田才能动手背他出来。如果卖掉太爷能得更多钱,就卖掉。
  即然一时糊途没抓住机遇,时过境迁,还有什么可仗可骂的?自己申请到庄园去喝洒吧。
  愚忠
  活该!

                                  春斋
                                  2007-8-25

九 脂批

   
批语大多没什么意义,有些批得莫名其妙叫人摸不着脑袋,下面这四条元妃省亲时看戏的批语比较典型:
  当时戏单后的批语:
  第一出《豪宴》;【庚辰双行夹批:《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
  第二出《乞巧》;【庚辰双行夹批:《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第三出《仙缘》;【庚辰双行夹批:《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
  第四出《离魂》。【庚辰双行夹批:《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这四条批语说四桩不相干的事,除了作者自己,谁会产生这样的联想?读者是不可能也没有理由会这样想到这些所谓“大过节、大关键”的,所以窃以为这是作者自己所加,目的是省掉后四十回后给人一个最后交代。我此外还发现许多批语故意出惊人之语,不但为了暗示,还有吸引读者眼球让看官欲罢不能,让书更受欢迎的作用。我一直怀疑作者写此书有兼吃饭之嫌,所谓“泪尽而逝”同样非常值得怀疑。

  纵观《石头记》,前后矛盾不计其数,有的可能是先前的设想后来改变的,或者根本就是为了吸引眼球,比如据说本来有一回应叫作“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照此章设想,可卿本来应该被贾珍扒灰扒死的。至今还是许多人抓住不肯放,浮想联翩,津津乐道,认为精采,深为叹息。正中作者下怀。

十 黛玉认母

   
林黛玉天性充满灵性,孤标自傲,且天生与宝钗誓不两立,为何突然放下架子不但与宝钗和解,还认了薛姨妈做干娘?此事难免蹊跷突兀。窃以为醉翁之意不在酒。王家势力左右着贾府,黛玉深知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除了暂且投降,没有其它办法可想。
    与宝钗和解:宝钗自以为抓住了黛玉看“黄色书籍”的把柄小题大做,黛玉将计就计,故意认罪,抓住机遇与宝钗和解,暂且认一回这个奸人做一次姐姐再说,且而看上去要象真的一样,以至连宝玉也信以为真,当然宝钗不会信以为真,但即然每天在一起就不能吵吵闹闹,而必须和协。照小说里的情形看,看《西厢》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是作者故意这样安排的:
    首先贾府里公开在排演《西厢》;
    其次宝琴还特意为《西厢》题过一首诗《蒲东寺怀古》:“小红骨贱一身轻,私掖偷携强撮成。虽被夫人时吊起,已经勾引彼同行。”非常露骨的“淫诗”,而众姊妹齐声叫好,包括以妇德闻名的李纨。且看原文:
    “众人看了,都称奇道妙。宝钗先说道:“前八首都是史鉴上有据的;后二首却无考,我们也不大懂得,不如另作两首为是。”【春斋:宝钗假正经】黛玉忙拦道:【庚辰双行夹批:好极!非黛玉不可。脂砚。】“这宝姐姐也忒‘胶柱鼓瑟’,矫揉造作了。这两首虽于史鉴上无考,咱们虽不曾看这些外传,不知底里,难道咱们连两本戏也没有见过不成?那三岁孩子也知道,何况咱们?”探春便道:“这话正是了。”李纨又道:“况且他原是到过这个地方的。这两件事虽无考,古往今来,以讹传讹,好事者竟故意的弄出这古迹来以愚人。比如那年上京的时节,单是关夫子的坟,倒见了三四处。关夫子一生事业,皆是有据的,如何又有许多的坟?自然是后来人敬爱他生前为人,只怕从这敬爱上穿凿出来,也是有的。及至看《广舆记》上,不止关夫子的坟多,自古来有些名望的人,坟就不少,无考的古迹更多。如今这两首虽无考,凡说书唱戏,甚至于求的签上皆有注批,老小男女,俗语口头,人人皆知皆说的。况且又并不是看了《西厢》《牡丹》的词曲,怕看了邪书。这竟无妨,只管留着。”宝钗听说,方罢了。【春斋:宝钗挨批碰壁,大快人心】大家猜了一回,皆不是。”;
再其次,当时在场行令的人谁不知《西厢》?
    后来贾母还将才子佳人小说当着孙女们的面狠狠地批了一顿。
    《西厢》在贾府并不神密。宝钗显然是小题大做。再说,既然你宝钗看过为什么我黛玉就不能看?林黛玉可不是傻大姐,会被这件小事吓得服服帖帖?显然是林黛玉为了得到宝玉,好女不吃眼前亏故意迁就。所以窃为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颦儿的一番苦心。在此我对作者的笔法五体投地。
    认干娘:颦儿倒底是个机灵鬼,一听薛姨妈疼她,不管真假,便趁机“洑上水去”认干娘。林黛玉其实在哀求薛姨妈可怜可怜自己,放弃玉钗的金玉良缘,为她做一回月下老人,成全了她这个没娘的孤儿与宝玉的木石之盟。紫鹃也不是省油的,趁机跳出来说破,婆婆妈妈们也齐声赞成。可见木石之盟是有群众基础的,但高层并不这样想。宝钗到底机灵,也是出于本能,慧眼识计。一说到月下老人宝钗就故意撒娇说要走;认干娘的时侯又推出薛呆子做挡箭牌。出于情面不能当面让黛玉难堪,实质上黛玉的一厢情愿已被宝钗拒绝。黛玉以后的一切讨好行为都是注定白搭。


十一 “母系社会”

    《石头记》是一部以女人为中心作品,扬女抑男,作者描写了一个以女人为纲的理想世界,不但最高领导为阴性,连总管也非女人不行。而男人个个碌碌无为,绝大多数(几乎全部)好色,虚伪,狡滑,窝囊,偷鸡摸狗,除宝玉,几乎没有一个象样的。贾府富不过三代,不可避免要败下去的原因是贾府的男人只会吃渴嫖赌,都不是东西。而女人则“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

十二 宝二奶奶采排

   
宝玉的终身大事最后看来还是他母亲说了算。王夫人显然不喜欢黛玉,却非常信任宝钗,这可从金钏死后的裹尸衣上看出。因为王夫人喜欢宝钗,所以才有金玉良缘结局,可见天意不可违。而黛玉的任务是来还泪的,木石盟注定不会成功,如此方有眼枯见骨理由与结果;
    王夫人对宝玉的事表现得很专横,不一定会听贾母,比如逐晴雯,照理至少应让贾母先知道,因为袭人和晴雯都是贾母的人,但她也是先斩后奏,自己说了算,生怕贾母从中作梗。  凤姐生病,李纨、探春理事。请出外人宝钗看来有点不合情理,然非闲笔,窃以为是王夫人为宝钗将来进门当宝二奶奶所做的“采排”。
    王夫人可不是吃素的好鸟,连老公也早被她治成一个服服贴贴的模范丈夫,这跟凤姐治贾琏有异曲同工之妙,一脉相承。贾政是纸老虎,贾母不去,他是三夹板,贾母一去,他除了服从王夫人别无选择。

                                                                     春斋
                                                                     2007-3-21

十三 最惨的一段

  尤二姐尤三姐的故事太戏剧化,细节经不起推敲,所以不论;《石头记》里最惨的也不是晴雯惨死那一段。最惨的是活受罪,《石》文里最令我心酸难过,不忍卒读的是芳官等三个无依无靠,被买进来唱戏的小姑娘被王夫人推进寺院为奴,将被青灯古佛毁掉一辈子的那一段故事,王夫人毫无人性,还居然抄《金刚咒》唪诵做样子,诵她个屁!这一点我想我与作者观点一致,那就是:佛教是邪教!它从传进来的那一刻就是邪教。信奉佛理唪诵佛经是个人修养,自己私事,完全应在家自修自学,禁止以此骗食害人。事实上是大众不明理渡了和尚而不是和尚普渡众生,完全颠倒了是非。
  就现在,我一想起这三个小姑娘就难过,我在《春斋新评<石头记>》里求宝玉以后经常去看看她们,这样也能给我一点慰籍,不知他去过没有,可惜作者“泪尽而逝”。

                                      春斋
                                       2007-8-21
十四 王夫人

    贾政听到金钏跳井后的第一名话是“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若外人知道(指金钏跳井),祖宗颜面何在!”显然贾府的面子比丫头的命要紧。
    话虽这样说,但王夫人怎样处理丫头依然有她的权利与自由,都是她出钱买来的,死掉也不心疼,再买几个补上就是了。如果不听话,用针刺她几下也可以,丫头在她眼里根本不是人:
    金钏只是怕纠缠不过宝玉才跟宝玉开了那个有点过份的玩笑,想不到就这样倒霉。王夫人全不管从小就跟她、服侍了她十年的交情,一脚将她踢回老家。金钏被撵的时侯哀求王夫人:“我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出去,我还见人不见人呢!”可见王夫人寡恩。当然,用今天眼光来看,不过换个主子,走就走,更何况是对方自己撕毁协议的,买身金也可免了。岂会跳井?

    晴雯首先是被冤枉的,她是个称职且丝毫没有邪念的丫头,服从袭人领导,表里一致,一个真正的水晶美女。其次王夫人不应在她病生得这样重的时侯,不管死活一脚踢出门,好象送出瘟神一样。从小买进来的小丫头,与她贾家同命运,虽然不是亲生女儿,至少可算半个。关心关心,请个医生不是办不到,可见王夫人刻簿。

    芳官她们十二个女孩是为元妃省亲买来装门面的,没用了送出去还是被卖。就是一条狗也不能这样不管死活一脚踢开,除非王夫人全家被抄自身难保,或芳官她们自己要走,就可另当别人。三个小姑娘无路可走,可是王夫人处理她们有的是选择。王夫人毫无怜悯心。

    王夫人虽然自私阴狠,但并不英明,玩不过花袭人:
    为了宝玉和贾府的前途名声,袭人不得不警告王夫人:“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象。”
    宝玉那时是只刚长毛的小公鸡,还在撒娇,正处在什么都不懂又什么都想尝试的年龄,又有贾母的宠爱。袭人生怕宝玉做出五雷轰顶的事来,不得不斗胆首先要求王夫人将宝玉搬出去,防止他与姐妹们发生苟且事,以免自己届时因失职而“死无葬身之地”。但王夫人考虑到贾母不会同意,所以用了这个法子:即主动鼓励袭人去做宝玉“牺牲品”来满足宝玉性欲,又同时保住贾府好名声,可谓里外和谐的妙计。可笑的是王夫人并不知道这个“笨笨的”老实人袭人,没经她同意,其实早已私吃过唐僧肉一百多次,与宝玉已有几年夫妻生活了。
    而她以为勾引宝玉的晴雯,其实倒是规规矩矩,虽然早已知道宝玉与袭人“鬼鬼祟祟”,却从不揭发告密,最后自己反而却落得个坏名声不得好死的下场。晴雯死不瞑目是后悔自己胆子太小,思想不够解放。
    接下来袭人的档次待遇也马上提高,真是春风得意名利双收。

    我发现王家的人都很狠心,香菱被薛呆子打,薛姨妈立刻要人去叫人贩子来卖掉。被宝钗拦住。宝钗虽然善于遮掩,但在金钏死后向王夫人说的话,以及柳湘涟走后的态度,都在看官面前暴露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与王夫人本质上没什么不同。


                                                                   春斋
                                                                   2007-8-23

春斋新评《石头记》
http://chunzaihome.spaces.live.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