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红楼梦研究》之后(五)——再论《红楼梦》一书的作者——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研究》之后(五)——再论《红楼梦》一书的作者——

作者:杨兴让   收录时间:2007-07-15


由于土默热先生一度将张宜泉认定为明末清初人,由于欧阳健先生一度将张宜泉认定为道光时人,也由于一位网友要求我答复“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为此我写了《红楼梦研究》之后(三)一文。此篇文章通过张宜泉在乾隆二十八年写的《哭子女并丧》,证明了张宜泉乃为乾隆时人。他当生于雍正三年,死于乾隆四十年。卒年51岁。
随后又由于土默热先生又一度将《红楼梦》作者考定为清初的洪升,或后又改为洪创曹改说,以及土默热又将曹雪芹的一个别号“芹溪”论证为是洪升的别号一说。也有网名为“东欧”的一个先生又严正地指出,认为我就是“喊上一百次曹雪芹的名字”,《红楼梦》的“作者也不会是”曹雪芹。为此我又撰写了《红楼梦研究》之后(四),其副标题为《〈红楼梦〉一书的作者》,以此来澄清《红楼梦》的作者为谁的问题。
在《红楼梦研究》之后(四)中,我把问题简化了一下,通过“甲戌本”脂批“甲午八月泪笔”和敦诚《挽曹雪芹》一诗的互证,证明了脂批曹雪芹卒于“壬午除夕”无误,也通过此相应地证明了脂批的其它相关内容无误——这就是脂批中的“芹”、“芹溪”就是敦诚《挽曹雪芹》诗中的曹雪芹。由此也证明了《红楼梦》的作者、也即脂批中的“芹”、“芹溪”就是曹雪芹而不是别人。自然也证明了土默热先生将“芳溪”考证为是洪升的一个别号是没有道理的。
但此文一发出后,却引来了一个网名为helix先生的批评,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说敦氏弟兄认识的曹雪芹写过《红楼梦》,”认为“曹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是站不住脚的”。又认为“曹家族谱中没有曹雪芹这个人”,等等。认为我“应该抛弃”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这个“假说”。
我为此认真答复了helix先生。并且引用了敦诚在《寄怀曹雪芹》一诗注中的“雪芹曾随其祖寅织造之任”;也引用了“庚辰本”第52回本一条双行夹批“按四下,乃寅正初刻,寅此样(写)法,避讳也”。也通过曹家族谱乃为第三房后裔所修撰,曹寅属第四房,其第四房族谱甚简,仅录有官爵者,曹雪芹无有官爵,故不录于族谱之内,等等。然而helix先生在看了我的回复(我不是刚通过敦诚的《挽曹雪芹》和“甲午八月泪笔”一批的验证证明了《红楼梦》的作者就是敦诚弟兄说的曹雪芹吗?这不是证据是什么?)后,却认为“你那里不是‘证据’,连旁证都算不上,只能说是一个可能的解释而已。”并认为脂批“避寅字讳”“可能为后人妄人所加”,以及要“拿出事实求实的硬证据来,可能的解释不能当作证据”,并认为我带有“有色眼镜”等等。
当然helix先生的点评可能属于善意的批评,不过看来我还得再认真深入地讨论《红楼梦》的作者是谁这一问题了。
首先,《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这个并不是“假说”。这个我提醒helix先生注意一下,“假说”一辞的概念是什么?作者是曹雪芹一说并不等同于土默热先生的洪升一说或其它一说,《红楼梦》开篇就已明言其书为曹雪芹所撰,何来“假说”一辞?
还有什么叫“有色眼镜”,我无意去为曹雪芹辩护,我只是用“事实”论事,我真不知道是我戴有“有色眼镜”还是别人戴了“有色眼镜”?
也有helix先生特别强调“拿出‘事实求实’的硬证据来,我不知道“甲午八月泪笔”一批算不算“事实”?敦诚《挽曹雪芹》一诗算不算“事实”?曹家族谱第四房曹寅一支仅录有官爵者连曹雪芹的三个伯父(曹俯的三个兄长 )也未录入又算不算“事实”?
在谈到“庚辰本”“寅”字的避讳问题,helix先生认为“庚辰本”上所有的“寅 ”字都未避讳——也即未缺笔少点,双行夹批“可能为后人妄人所加”。但在这里,有一个必须首先弄明白的问题,就是“庚辰本”上的文字乃是通过脂砚斋加工整理过的文字,它并不是曹雪芹的手稿。而且“庚辰本”上的朱笔眉批乃是脂砚斋的手迹。由此也相应地证明了“庚辰本”乃是原本,并不是过录本(这个请参阅我的《红楼梦研究》第四章《版本问题》之二,标题为《“庚辰本》,其副标题为《“庚辰本”朱笔眉批笔迹的研究》。为了“庚辰本”是不是原本这一问题,一个署网名为YUPENG信箱的人已提出过质疑,我已回答过。在这个问题,请参阅我原文的论证过程,请不要再纠缠了。要反驳,请写出论文,不要三言两语,漫无边际)。“庚辰本”既是一种原本,不属他人抄录的过录本,双行夹批不同于“庚辰本”上收藏家诸如鉴堂所作的批语,这双行夹批又何来“可能为后人妄人所加”一辞呢?helix先生在此用了“为后人妄人所加”的证据何在?“可能”一辞能服人吗?
在《红楼梦》的研究问题上,请不要动不动就否定脂砚斋,动不动就否定脂批,或随随便便地把一些脂批断言为“后人妄人”“所加”。这自然也包括在否定脂砚斋和脂批的同时又否定起了《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来了。
我们现在接着谈《红楼梦》一书的作者是曹雪芹的证据。
不过我在这里特别提醒一下helix先生,我所用的都是事实,还有,一个事物能够证明另一个事物的都叫“证据”。

一、《红楼梦》一书第一章回已明言此书为曹雪芹所撰。这个并不是后人所枉拟,也不是红学研究人员提出的“假说”。
二、在《红楼梦》的版本问题上,除了“庚辰本”和“甲戌本”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版本,这就是“己卯本”。“己卯本”乃为怡亲王弘晓所过录收藏。
这是一个问题。
在亲属关系问题上,明义的哥哥明仁乃是怡亲王弘晓的姐丈。
这又是一个问题。
明义在《红楼梦小引》中有这么一段话,我们不妨全抄:
曹子雪芹出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造府。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惜书未传,世显知者,余见其抄本焉。
我们从明义是明仁的胞弟,明仁又是怡亲王弘晓的姐丈。曹雪芹的好朋友敦诚的叔父墨香又是明义的堂姐丈。弘晓家又藏有“己卯本”的过录本。从这些关系看,明义说曾见《红楼梦》的“抄本”一事是完全可信的。这当然包括明义所言《红楼梦》为曹雪芹所撰是可信的。也包括明义所言曹雪芹的先人为江宁织造府的曹寅是可信的。
明义这一段话里,认为“大观园”即“随园”以及其它对《红楼梦》的看法就不那么可信了。因为亲朋熟人或熟人的熟人知道一些熟人或有名的熟人的亲属关系是很容易的,怎么也不会弄错,但要详细地知道一些内幕则要艰难得多,这其中包括知道某人的思想则更难上加难了。
通过明义所言,当知《红楼梦》的作者为曹雪芹,并为曹寅家的曹雪芹,这应该算是一条证据吧。
三、根据“甲戌本”脂批《红楼梦》的作者为“芹”“芹溪”,这卒于“壬午除夕”的“芹”“芹溪”实与敦诚《挽曹雪芹》诗中的曹雪芹是一个人(详见我的《红楼梦研究》之后(四));又根据敦诚《寄怀曹雪芹》注有“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这既可以证明《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也可以证明曹雪芹乃曹寅的后裔。
四、“庚辰本”第52回末有一条双行夹批,为“按四下,乃寅正初刻,寅此样(写)法,避讳也”。此一批乃在点明《红楼梦》一书的作者实乃为曹寅的后人。至于《红楼梦》“庚辰本”上确无“寅”字避讳一事,这是因为“庚辰本”乃为脂砚斋所加工整理。如果认为脂砚斋仅仅对《红楼梦》下了一些批语就错了。在曹雪芹尚且健在时,脂砚斋岂敢以“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为其书命名,可见脂砚斋在其书中的份量。所以说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寅”字无避讳一事已与曹雪芹无涉了。
此一条双行夹批很重要,它在点明《红楼梦》的作者与曹寅的关系。可以说它和“甲午八月泪笔”一批中点明“芹”以及另一条脂批“因命芹溪删去”中点明的“芹溪”同样重要,它都说明了《红楼梦》的作者乃是曹寅的后裔曹雪芹。
在谈到此一条证据时,这里不是什么“假说”,也不是什么“可能”,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庚辰本”是原本。“庚辰本”上的双行夹批、回前批、回后批以及朱笔眉批皆是其版本上原来就有的。它不属于“过录”。更谈不上为“后人妄人所加”。为此,“庚辰本”上双行夹批“按四下,乃寅正初刻,寅此样(写)法,避讳也”在点明《红楼梦》的作者之祖为曹寅是完全可信的。
至于在脂批中点明曹寅有没有什么忌讳?《红楼梦》的作者为曹雪芹,其祖上为曹寅,这已不是什么秘密,敦诚弟兄弘晓明义以及其它相关的人皆知,此一夹批不过批给另外一些人和后人罢了。
五、还有敦诚《寄怀曹雪芹》中的“不如著书黄叶村”中的“著书”一辞也当指曹雪芹在撰《红楼梦》,一般的吟诗唱赋或其它杂篇绝对谈不上“著书”,这也是一个证据。
六、还有张宜泉《伤芹溪居士》诗中的“白雪歌残梦正长”“琴裹坏囊声漠漠,剑横破匣影鋩鋩”,不过这种表述太隐晦了。
此外,还有曹雪芹遗物“书籍”上的亲笔七律“织锦意深睥苏女”也证明《红楼梦》为曹雪芹所撰,《红楼梦》就是一部《回文璇玑图》,或者远远超出《回文璇玑图》。
眼下否定《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有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红楼梦》既然是一部反清作品,曹雪芹几代皆为满清王朝之亲信奴才,这样家庭怎么会反满清呢?这个请阅读我《红楼梦研究》一书中的《曹雪芹的社会思想》一章节。此处不愿再三重复。
还有一个,我觉得我们的某些研究人员在缺乏历史常识或不愿接受这些历史事实的同时,还缺乏一些人们所具有的心态变迁常识。在明末清初,一些汉人为生计所迫移居关外,并且在满州兴起时为满州卖力,这是很正常的。这也谈不上卖国。但是当满州入主中华时,一些汉人的民族意识就难免有所复原。身为康熙皇帝的亲信曹寅尚且如此,身处逆境的曹雪芹更是如此。网名“东欧”的人用文革中的挨整的老干部来形容曹雪芹是极不恰当的,比喻必须用同类。
要形容,要比喻,我们不妨用流落外国的华侨华裔作比喻,既然流落寓居外国,必然为所在国效力,这是很正常的。但当所在国一旦侵略并入主中华,这些人还无动于衷,这恐怕才是不可思议的。
至于曹家族谱中不见曹雪芹,我再重复一遍,此一族谱乃为第三房后裔所修撰,第四房曹寅一支所载甚略,仅录有官爵者,曹雪芹为白丁,故不录。曹雪芹的三个伯父,也即曹俯的三个哥哥尚未载入,这便是一个明证。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