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红楼梦研究〉之后(八)——曹雪芹遗物“书箱”的真假与yupeng信箱先生商榷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研究》之后(八)——曹雪芹遗物“书箱”的真假与yupeng信箱先生商榷 

作者:杨兴让   收录时间:2007-07-04


yupeng信箱先生:我记得我在发表我的《红楼梦研究》之后(二)时,你跟过贴。以你跟贴速度之快,引用材料之娴熟,给我的印象,便是你是一个职业红学家。当然我并不知道你是谁。也可能也没有必要知道你是谁,只需要知道你不是一个红学外行便足够了。

随后你又跟过贴。特别是在孤鸿道人发表《朱家溍单挑红学三大造假案》一文发表后,我本希望孤鸿道人不吝赐教地提供一些证据时,你又复印了朱家溍漫谈的一些原文,给我提供了一些原始材料。从此处,可以说我看到了一个学者的风范。在比较混浊的红学领域里,特别是在网络不时地出现一些人品低下、言不及义、无理取闹的瞎起哄,闲着无聊的穷抬杠,以及颇有些骂大街的网络论坛上,就虚拟的网名而论,不能不说你不是一个例外。当然还不至你一个,比如说小小年纪的轻斟浅酌也是一个值得令人钦佩的人物。特别是她的治学态度。

人,先要学会做人,再学会做文。也即是说,每个人都要注重自已的人品,也要注重自已的文品,不然将会令人不屑一顾。当然为了坚持某一观点而争得脸红脖子粗甚至言语过激那是另一回事了。这些已经是一些题外话了。我们还是来谈一些正事吧。也即有关曹雪芹遗物“书箱”的真假问题。

认为“书箱”有造假行为的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认为书箱箱盖背面七条目录中的“图样”“纹样”一词是晚清才出现的 词汇,是从日本汉字词汇中引进的,乾隆朝的曹雪芹时期在文献中只有“某某图”或“某某纹”,这就足以说明书箱不是曹雪芹的遗物。

这一种说法实际上不能成立。

尽管目前尚未从文献中查出在乾隆以前确有“图样”“纹样”文字,但就一般常识而论,“某某图”“某某纹”绝对要比“图样”“纹样”文字要出现得晚。

因为肯定先有“图样”“纹样”一词,然后才相应地出现“某某图”“某某纹”一词。 “图样”“纹样”一词,有如今天民间尚使用“鞋样”(做布鞋所图取鞋面和鞋底的样本)和“袜样”(做袜子用的样本——原来人们做袜子用布,有冬天穿的棉袜子和春秋穿的单袜子)一样,是一种图取一种物件的样本。这一种词汇绝对早于“某某图”。或者说“鞋样”“袜样”一词要早到人们穿鞋袜和做鞋袜的时代——应该说在几千年前就开始使用这一词汇了。

曹雪芹后来毕竟生活在民间,他的一些言语词汇不一定须来源于文献,民间的一些词汇也应该是他猎取的对象。

由此说来,用“图样”“纹样”一词来鉴别考证“书箱”文字写作年代是不可取的。

二,有些人甚至断定“书箱”上的“友谊”一词,乃为解放以后才出现的词汇,这个我就更不想多说什么了。

当然还有先生你自已提出的“芹溪”这一名号,谁都知道,谁都可以用他来造假。这只是一种可能。这里还牵涉到其它东西——比如说“书箱”除了“题芹处士句”外,还有一首《七言律诗》。

就“书箱”箱盖背面的“七言律诗”,不要说张行他本人不知道,可以说到至今为至,还没有一个人真懂其诗的真实含义的人。

我仍然申述我一直坚持的观点:造假完全在于迎合,在于迎合已有的东西,不要说张行,就是再精明的人,他永远也造不出连自已也不懂的东西。

就我的以上观点,曾号称一品大学士的江南小糊涂先生竟然批道:“杨先生,这恐怕是你杜撰出来的规律”。而且还说什么“造假的目的远不至于迎合,可以无中生有,可以混淆视听,可以转移视线”。这些话听起来总觉得有些别扭。

可以这么说,如果一个人在一个古物上书写上一些文字,比如说“题雪芹” “赠芹溪”之类的文字,再进行一些仿制加工,这都完全可能。但“书箱”箱盖背面的一首“七言律诗”呢,这又怎么造呢?

此首“七律”,不要说怎么造,就诗的内容含义,又怎么注释呢?

江南先生不妨解释给大家听听。

看到江南先生的一些评论,我脑海中不时浮现出社会上的一些人群,当社会上某些人在做一些好事时,总有一些自作聪明的人在说“他肯定在图取什么——没有便宜谁会干?”甚止还会说“他一定动机不纯,肯定没安好心。”自然要说他在图名那还算是轻的。当然这一种说法除被他的同类随声附和外,将被周围的人嗤之以鼻。

又如说一些人在当看到另一人发生危险时,自已奋不顾身的去抢救。当这人为此而出名时,一些记者总是询问“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当然这种问法还算好的,还有另一些提问“你这样做到底在图什么?想出名还是有别的企图?没有利你会干吗?”

当然被问的只会感到茫然,甚至瞠目结舌。应该说,当时救人时,他什么也没有想,特别是一瞬间,他也没有时间想,纯粹是出于一种人或动物的本能。有些人为此残废甚至连命也没了,我们还能说他在图利还是在图名?

说到此,我觉得我们一些人是不是应该反省反省,甚至有些 人是不是应该反省自已是不是总在用自已的心态在衡量别人。

为人不要总把别人想的那么坏,好象都跟自已一样!

好了,又扯远了,还是收回来吧。

尽管yupeng先生与其他一些先生的认为“书箱”有造假的以上观点不能成立,但却无法否认一个事实:就是“书箱”箱盖背面五条目录笔迹与孔祥泽临摹的《南鹞北鸢考工志自序》的笔迹出自一人之手。也即是有如yupeng先生所说的“书箱的问题在于它和废艺斋集稿是互证的”,若是“废艺斋集稿是伪造的,书箱就是伪造的。”

《废艺斋集稿》是不是伪造的,这个还当另论。但孔祥泽却提供了一首《自题画石诗》。此一首《自题画石诗》,正如先生所指出的“我认为废艺斋集稿是伪作,陈毓罴刘世德文章的证据太有力了”。

也即是说,孔祥泽其人有明显的作伪行为。

但是在这里,是否还存在着这么一个问题——是孔祥泽的作伪到底作到了什么程度。也即是说,是仅仅一个“自题画石诗”?还是《南鹞北鸢考工志自序》?还是《废艺斋集稿》全部?甚止还是其它?

也即是说,纯用“书箱的问题在于它和废艺斋集稿是互证的”,若是“废艺斋集稿是伪造的,书箱就是伪造的”的这一观点还是不能成立的。

因为就“书箱”而论,它不仅与“废艺斋集稿是互证的”,它和《庚辰本》的朱笔眉批的笔迹也是互证的。

也即是说:“书箱”箱盖背面五条目录的笔迹、七言律诗的笔迹与《南鹞北鸢考工志自序》的笔迹相同;而“书箱”箱盖正面《题芹溪处士句》一诗的笔迹却正好与《庚辰本》朱笔批语的笔迹相同。

也就是说,“书箱”上的笔迹,它一头连着孔祥泽提供的《南鹞北鸢考工志自序》,另一头连着《庚辰本》。若果说是在作伪,那这一个作伪集团恐怕就不只是张行和孔祥泽了,而且还应包括《庚辰本》。

不过近来就有人在论证《庚辰本》是伪作。但这一种说法不值一谈。我们现在谈的是笔迹,谈的是有关“书箱”上笔迹鉴定。

yupeng先生:有关《庚辰本》朱笔眉批笔迹的研究,我们已经讨论过多回,如果我没有误解的话,你应该是认同和接受我的观点 的。至于江南先生提出“我旗职显明的反对”,我想他并不代表你吧!我真不知道这一种人还会说什么。

如果yupeng先生不反对我有关《庚辰本》的论证过程和结论的话,先生就应该承认“书箱”应该没有造假。

或者更确切的说:《庚辰本》朱笔批语乃是脂砚斋的手迹;“书箱”箱盖正面“题芹溪处士句”一诗也是脂砚斋所为——这人就是张宜泉。

孔祥泽提供的《废艺斋集稿》,我们能不能先放一放。因为它不是书箱真假惟一的证据材料。何况就张行来说,他也造不出这个假文物,任何人也造不出这个假文物——书箱箱盖正面的笔迹、七言律诗的内容及他行文之流畅和其涂改痕迹的各种迹象,这些都不属于造假所应出现的。

至于“无中生有、转移视线”之类的话,那就根本不贴边了。

这就是我有关“书箱”真伪的一点看法。若有不妥之处,还请yupeng先生指教,也请真心于学术研究的方家指教。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