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研究》之后(七)——再谈《广陵怀古》诗的谜底——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研究》之后(七)——再谈《广陵怀古》诗的谜底—— 

作者:杨兴让   收录时间:2007-07-04


最近有一篇黄久明先生写的文章,题为“猜《广陵怀古》谜语——兼与马兴华杨兴让二先生商榷”(此文写得比较早,恕我最近才注意到,故用了“最近”二字)。
黄久明先生对我的批评是:
杨先先生 赞同《新评绣像红楼梦全传》作者王希廉猜的“柳絮”的谜底,为了解释这种说法,他在文章中写道:“诸红颜作的柳絮词中的言辞才算得怀古诗中真正的‘口舌’”。笔者认为这种说法是不恰当的,因为无论是 赞美还是贬损“柳絮”的言辞都仅仅是属于评论的范围,而不是“劝说,争辩,交涉时说的话”,即“言辞”无法与“口舌”严密扣合,所以,“柳絮”也不是谜底。再次“柳絮”在春天,“蝉噪”在盛夏,二者发生的季节无法扣合。
在此一段话的前边,还有黄久明先生在批评马兴华先生时曾依据《现代汉语词典》把“口舌”解释为特指“争辩,交涉”,认为“议论”则不属于“口舌”这一范畴。
看了黄久明先生的批评之后,我觉得有必要作以回答。
其一是,黄久明先生提出与我商榷,既是“商榷”,我就应当回答。
其二是,我在《红楼梦 研究》一书中解释此谜语时用了这么一段话:——此首怀古诗的意思是,在明媚的柳堤 岸 上,“蝉噪”而“鸦栖”,“柳絮”随风飘逸,这“隋堤”上的“风景”,只因“柳絮”独占“风流”之“号”,“惹得”无数才子佳人墨人,诗客,借题发挥,呤诗填 词 ,每每成为千古绝唱。
我 在这里,“蝉噪”“鸦栖”在时间的运用上并列,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在时间上,“蝉噪”是夏天秋天之景,“鸦栖”是冬天之象,而“柳絮”则是春天之物,把这三种事物归为一档是不妥当的。当时写此一句时,是觉得只要列出《柳絮词》就足说明此怀古诗的谜底了,因而疏忽了此一用语。
所以我觉得有重新回答或解释第5首《广陵怀古》诗谜语谜底的必要了。
在此,我也应该谢谢黄久明先生的提醒。


第5首《广陵怀古》诗的谜语为:
蝉噪鸦栖转眼过, 隋堤风景近如何?
只缘占得风流号, 惹得纷纷中舌多。
现在我来重新解释一下此一首谜语的文字含义。
第一句子“蝉噪鸦栖转眼过”,粗粗看起来是写景写物,但由于使用了“转眼过”一语,所以,这一句子应该算时间用语。
“蝉”有两种,形体大体相同,但有大小之分。一种体形较大,一种体形较小。鸣叫声也不相同。大的一种从古历6月初6开始鸣叫,大概终止于立秋时节。小的从立秋时节开始鸣叫,鸣叫时也即在秋天。随着天气渐凉,鸣叫声渐无。所以后一种也叫“寒蝉”。古之所谓“噤若寒蝉”当出于此。
所以说“蝉鸣”一语或一事,在时间上,当为夏天和秋天事。
“鸦”,也有两种。一种体形 大,全身黑,称为乌鸦。另一种体形小,上体呈灰白色,又称为寒鸦。寒鸦在冬天又常与大形乌鸦混合成群,一同栖息天树枝之上。
寒鸦不仅见于北方,冬季也见于华南地区。
乌鸦与寒鸦尽管四时皆有,但就“鸦栖”一事,在时间用语上,却只能指冬天。我想只要年纪较大的人,都会知道或看到成群成伙的乌鸦和寒鸦在寒冬栖息在树上的景象。当然现在鸟类少得可怜,年轻一代是很少看见这一景象的。
所以说,“鸦栖”一语或一事,当为冬天事。
“蝉鸣”为夏天秋天事,“鸦栖”为冬天事,再三加上“转眼过”一语,此第1句“蝉噪鸦栖转眼过”的意思应当是——夏天过去了,秋天也结束了,冬天也没有了,自然来到了第2年。也即是说,光阴如梭,似水流年,上一年又结束了,下一年又开始了,又开始转到了下一年的“春天”。
此首怀古诗由第1句过渡到第2句。也即是说,下一年的“春天”又怎么样呢?它就是第2句发问的“隋堤风景近如何?”
“隋堤”是不是指大运河,还是如黄久明先生考证的特指“通济渠”,“通济渠”并不到扬州,或“通济渠”早在曹雪芹以前就不存在了,我觉得这个无关紧要。
虽然通济渠早已不存在,大运河边也是无柳树可言,但白居易的一首《隋堤柳》的诗还在。其诗为“大业年中炀天子,种柳成行傍流水。西自黄河东接淮,绿了一千五百里。”白居易为一代著名诗人,曹雪芹家又藏书无数;还有我认为《红楼梦》中的一些诗词很可能出自张宜泉之手,张宜泉从小又专门学习诗文,就他们两个人,我想应该知道白居易的这首诗的。
既然他们二人知道白居易的《隋堤柳》这首诗,那么此《广陵怀古》诗中的“隋堤”应该是借用了白居易“隋堤柳”这一典了。至于曹雪芹写书的年代是否还有“隋堤”以及其“柳树”,它就无关紧要了。
第二句“隋堤风景近如何?”的意思是,接第一句写的前一年的夏秋冬季相继都过去了,今年春天又开始了,那今年春天“隋堤”的“风景”“近”来又“如何”呢?或者更确切的说,这“一千五百里”“种柳成行”的“隋堤”上,去年夏天秋天的“蝉鸣”结束了,冬天的“鸦栖”也过去了,那么今年春天的“隋堤”“风景”“近”来又“如何”呢?
这就是第二句的意思。
第三句“只缘占尽风流号”,黄久明先生把“风流”一辞按《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指跟男女间放荡行为有关的”事称为“风流”。我觉得这种解释欠妥——这只能算是“风流”一辞的一种解释。我们不妨还是借曹雪芹笔下有关“风流”的《柳絮词》中的一句话。《柳絮词》林黛玉《唐多令》中有“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我们在此不妨比较一下,在此处,不仅可以看到黄久明先生解释的庸俗,也应该知道曹雪芹笔下“风流”一辞的含义到底应该指什么了。
当然也就相应的知道了这第三句的确切含义是什么了。第三句是说“飘泊亦如人命薄”的“柳絮”“占尽”了“风流号”,被人说三道四褒贬无穷。
下一句第四句“惹得纷纷口舌多”,黄久明先生又按《现代汉语词典》把“口舌”解释为“指劝说,争辩,交涉时说的话”。黄久明先生是按《现代汉语词典》中“口舌”的第二种解释来解释“口舌”.但黄久明先生为何不见《词典》中“口舌”还有第一种解释呢?《词典》“口舌”的第一种解释为“因说话而引起的误会或纠纷”也称为“口舌”。如“口舌是非”。也即是说“口舌”只有在“我费了好大口舌才说服了他”,或“何必与他多费口舌”的情况下,只有这些用语中的“口舌”才指“劝说,争辩,交涉时说的话”。而“口舌是非”之类的有如民间常说的“就你舌头长”“就你嘴长”“就你话多”“长舌妇”这些实也
归“口舌”一类。当然这些诸如“舌头长”一类的俗语本身就包含着对某事或某人的“议论”“褒贬”“评判”,这些用语,用俗语说就是“说三道四”“说东道西”。
黄久明先生把“风流”解释为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把“口舌”解释为因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引起的诸如“开除党藉,学藉,罢官,入狱,丧命”而导致的“交涉,争辩”称之为“口舌”,这种解释没有任何道理。
在《广陵怀古》里的“口舌”,是指对“柳絮”的褒贬言辞。当然这里的说辞也是借“柳絮”在以抒怀。
应该说,《广陵怀古》中第二句的“隋堤风景近如何”一语,〈柳絮词〉〈西江月〉 宝琴名下的“隋堤点缀无穷”就是最好的回答。第三句“只因占得风流号”一语,〈柳絮词〉〈唐多令〉林黛玉名下的“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队成球。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就是最好的回答。第四句“惹得纷纷口舌多”就是历代文人墨客对“柳絮”或借“柳絮”的抒怀。〈红楼梦〉中诸裙钗的〈柳絮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说到此,我真有些不明白,《广陵怀古》为曹雪芹所作,《柳絮词》为曹雪芹所填,本来一问一答,何等明白,我们一些研究人员却偏偏要舍近求远,在不着边际的附会——什么“柳木牙签”啦,“柳木牙签”“风流”吗?什么“柳树”啦,“柳树”为春天所独有吗?
此首《怀古诗》的谜底是“柳絮”。这也是一个极简单不过的谜底。

在说完此一谜底之后,我不想再讨论其余九首《怀古诗》的谜底。比如说有一个网名为“半醉也疏狂”的先生除把《广陵怀古》的谜底解释为“柳木牙签”外,把《马嵬怀古》的谜底则解释为“肥皂”,把《蒲东寺怀古》的谜底解释为“朱门帘”。
我觉得这种解释恐怕还不如前人或古人,比如说“肥皂”可能还不如“香皂”——尽管二者都在附会。
至于《马嵬怀古》的谜底到底是“簪子,还是“肥皂”?“香皂”?《蒲东寺怀古》的谜底到底是织布用的“梭子”,还是“朱门帘”?请读者看看我的文章并和其它相关的文章比较一下,我想,都会明白的,我这里不想再说什么了。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