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虎头蛇尾《石头记》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虎头蛇尾《石头记》

作者:李昭   收录时间:2007-06-05


  我们不得不为《石头记》的结尾扼腕。败笔!中国文学的败笔!!中国文化的不幸!!!
  雪芹并非“泪尽而逝”应该是坐以等毙。
  《石头记》是一部八十回完成的作品,而不是残书:
  首先,正好八十回,一字不多,巧合的可能性非常小。《石头记》明显是一部完整作品。作者还生怕看官们不能读懂,独具匠心地设计了另一件“马夹”――“脂砚斋”,来向读者解破全书意图,夹批眉注,虚实相生,竟给了读者一个意想不到的大框架的想象余地,一个完整的全局概念。由于作者卖文为生,因此小说不是一次写就,而是写一部分卖一部分,而且不依顺序,以至版本众多且乱(已知十二种,估计生前没有一个完整版本)。由于“历时十载”(姑妄信之),构思的前后变化,所以不但正文有异,批语前后也难免矛盾。
  其次,众姊妹的结局作者在《十二钗》判词和《红楼梦》曲子词中已作了交待,与语焉不详的批语异曲同工,皆以以虚为实手法,绘出整部作品清淅轮廓,犹如国画中的大背景;《石头记》最后几章已露出下世光景,比如从庙里刮出的阴风和叹息声;不祥的灯迷;史湘云和黛玉的联诗在槛外人妙玉处结束等等,都具有启发性和暗示性。作者点到为止,此正是梦醒之处,也是《石头记》应该的结束处。且正应和了开首第一回开场所言的彰显历历闺人的目的,以及“携带弟子得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的全书大旨。试想,如果照判词写尽红楼故事,比如让黛玉吐血上吊死掉、宝钗探春生下一大群孩子后老泪婆娑地等死等等,与上面所言目的岂不相悖?让宝玉出家或讨饭与“红楼”主题也不符。把所有事情写完,把空间填得严严实实,既让人扫兴,又破坏前八十回形象,岂不超越“红楼富贵梦”范畴?续石头显然是添足,我们挖空心思续貂正中作者“阴谋”。果然看官们照虚笔提示,生出许多疯狂想象来,竟自说自话产生了几百种“貂尾”,互不兼容甚至打起来。还可怜地被程伟元钻了空子,被其轻巧地玩弄于股掌之中尚不知觉。作者恩赐了狡滑的奸商一个千载难逢的天机,大家十分情愿地做了书商发财的填脚石。许多人被卖掉还流着感激的眼泪口口声声说好。这说不尽的八十回红楼残梦,不但为书商提供了商机,还为不学无术,擅长无中生有的噱头“专家”提供了理想的出名媒介与场所。

  再退一步来说,即使有后四十回,跟据第三回《飞鸟各投林》和前八十回所提到的所有线索,后四十回客观上的空间也不允许。比如宝玉后半生“贫穷难耐凄凉”;湘云晚年“展眼吊斜辉”;巧姐在穷乡僻壤纺纱;贾兰做大官等等;如此众多人物错宗复杂的关系和结局,如此长时间的跨度,很难想象可在后四十回内填满。

  知人论世,一个非常重要的当时社会现象必须知道:即所谓“仁义道德,羽翼经史,言之大者也;诗赋歌词,艺术稗官,言之小者也;言而至于小说,其小之尤小者乎?士君子上不能立德,次不能立功立言,以共垂不朽,而戋戋焉小说之是讲,不亦鄙且陋哉!”(清 王希廉《红楼梦批序》)小说在古代是不入雅流的,小说家即使有天大才能也只属不务正业的三教九流之徒,社会闲散人员,弱势群体,社会地位不如农民,且有辱祖声,这也是大多无名小说不敢署名的原因所在。所以穷困淹倒的小说家为了多卖几个钱,故意罢点噱头甚至“恶作剧”当然也无可指责。《石头记》是小说,不是传纪文学;雪芹是普通人,不是遗世独立超人。

  《石头记》虎头蛇尾的原因依愚窃推,很可能是受外国小说影响但未臻完美。石头记与以往小说十分不同处主要是在结构上。作者在书中提到许多当时十分频繁的中外交流痕迹,其中最重要的线索是“真真国女孩子”,金发碧眼,能用汉语作诗。既然外国小女孩能做汉诗,他的父亲也有可能将外国小说诗文带到中国让长大后的女孩或自己译成中文。证据待发现。


  可惜了《石头记》!!!!
  尽管如此,我依然将《石头记》奉为中国文学最伟大的作品。而且乞求能有最佳原著录音的有声(无伴秦)的MP3问世。

                                  春斋
                                  2007-3-12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