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石头新想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石头新想

作者:李昭   收录时间:2007-06-04


    《石头记》是天马行空的杰作,一部狂想曲,一部牢骚或长篇檄文,文学顶峰。
    《石头记》既非自传、家族史,也非人物影射小说,不能捕风捉影地“考证”,将其沦为“噱头”家、“胡言”家的乐园。更不是侦探小说,排时间对人物钻牛角尖地“分析”。在小说里追究作者原型和经历是十分可笑的,试想:如果鲁迅身世失传,我们岂可便认定祥林嫂为鲁迅母亲,阿Q为鲁迅父亲?难道我们可从《人间喜剧》推出巴尔扎克的身世?同理,将“大观园”看作恭王府也是荒唐的。
    《石头记》不同版本之间为何内容会有些不同?愚以为修改增删之故也。我们不能排除作者为吃饭卖文而仓促发稿或其它原因所造成的瑕疵。《石》既然是文艺作品,根据文艺创作规律,小说常常会被改写。比如,据批文说,《石》早期设想可能有最为有些人所津津乐道那回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回目,可恨后来被改掉了,但愚以为修改后可卿的形象更含蓄,更佳,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形象,开了宝玉茅塞,是一个理想的引路人,否则《警幻仙子赋》岂不减色?小说本是虚构产物,作家把自己的东西改几回,甚至彻底推翻重写并不稀奇,古今中外不乏其人其例,为什么《石头记》就不可以这样?为什么定要死死咬住早期版本为“原本”,而鄙视较后版本为“窜改”呢?后来的版本极可能是作者再修定本,一般情况下应比前者更佳。
    《石头记》南北并举以及从服饰家具描述来看,显然说的不是清朝故事。作者这样处理,首先可避免政治麻烦。其次据说有盛赞中原人物,讴歌华夏文化,反清复明深远意义,果真如此,作者应为汉人。


春斋

附:
《赠曹芹圃(雪芹)》:
  满径蓬蒿老不华,举家食粥酒常赊。
  衡门僻巷愁今雨,废馆颓楼梦旧家。
  司业青钱留客醉,步兵白眼向人斜。
  阿谁买与猪肝食,日望西山餐暮霞。
《挽曹雪芹(甲申)》:
  四十年华付杳冥,哀旌一片阿谁铭。
  孤儿渺漠魂应逐,新妇飘零目岂瞑。
  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
  故人惟有青山泪,絮酒生刍上旧坰。

敦诚的《四松堂集》

2007-3-20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