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王熙凤与秦可卿形象比较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王熙凤与秦可卿形象比较

作者:施长余   收录时间:2007-05-16


《红楼梦》一书给我们塑造了一大批栩栩如生 、脍炙人口的人物形象。诸如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王熙凤等等,人们都熟悉他们。都知道贾宝玉极其疼爱女孩子,还说女孩子是水做的骨肉,让人感到清爽;林黛玉多愁善感、体弱多病,但能诗能文;薛宝钗温柔和平、很懂人情世故,很受人们欢迎;史湘云豪爽大方,很有诗才;王熙凤杀伐决断,很有管理才能……当然,也有一些人物已被人们当作了反面人物,象贾珍、贾瑞、贾蓉、贾赦,还有秦可卿等等,都认为他们是一些荒淫放荡的人。但这一些特征,只反映了人物的一个侧面。我们只有把人物的一个个侧面统一起来,才能看到一个个人物的全貌。;只有对人物做一全面分析,才能对人物有一个全方位的了解,才会形成一个个鲜明生动的形象。
本文将就王熙凤与秦可卿在“淫行”上的表现,从另一个侧面做一分析,进行两个人物形象的比较。
在《红楼梦》一书中,秦可卿的死因,虽然经过脂砚斋的提议,已经从“淫丧天香楼”的“淫丧”变成了“病死”的。可是从书中正文中未删尽的有关描写及脂砚斋的一系列评语的暗示,秦可卿留给人们的印象还是不好的,还是一个淫荡女子的形象。
为什么这么说呢?
请看书中的有关描写:
第七回书中描写了焦大酒后大骂的情节:“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我要到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书中明白的写着“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了,这不就把贾家淫乱的情景,尤其是宁国府的淫乱情景说得再清楚不过了么。这里所说的“爬灰的爬灰”,就是指公公贾珍和儿媳秦可卿乱伦的事。尤其是脂批在删后的长批中,更给秦可卿的“淫行”做了定论:“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在正文:“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句下有脂批:“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是不写之写。”而遗失的靖藏本的批语是这样写的:“可从此批。通回将可卿如何死故隐去,是余大发慈悲也。叹叹。”在另设一坛句下也有脂批:“删却是未删之笔”等等,已明确告诉我们秦可卿是“淫丧”的。紧接着又批道:“此回只十页,因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却四五页也。”删了,真的等于没删。
第十三回,书中还用很长的篇幅,宏大的场景,描写了贾珍如丧考妣,痛哭流涕“尽其所有”给秦可卿发丧的场面。还写了两个丫鬟一个触柱身亡、一个愿认做义女的情节。评家较一致的结论,一定是两个丫鬟突然间无意撞见了贾珍与秦可卿乱伦的隐秘,摄于主人的淫威,才选择了这样的一个下策。可是这样一来,秦可卿与公公乱伦的事实也就更坐实了。
第五回书中,还对秦可卿卧房中的陈设进行了着意的描写:“入房向上看时,有唐白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边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等等,说明秦可卿日常起居也是一个追求淫逸的人。而且脂批又特别批道:“艳极,淫极。”
同回书中还描写了秦可卿引贾宝玉到自己房中睡午觉的事。贾宝玉在梦中与之云雨的仙子的名字又叫“可卿”,贾宝玉在梦中惊醒时喊的又是:“可卿救我!”,还有第十三回,贾宝玉“如今从梦中听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不忍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什么样的关系才能如此痛心?正如护花主人王希廉评的那样:“宝玉一闻秦氏凶信,便心如刀戳,吐出血来。梦中云雨如此迷人,其然岂然乎?”这也说明秦可卿与贾宝玉的叔叔与侄媳妇的关系也很不清楚,也是一个“爬灰”的例证!
这一切完全可以说明秦可卿是一个极其“淫荡”的人。
这也就是书里所提供给我们的关于秦可卿“淫行”的线索。
而关于王熙凤这个人,凡是读过红楼梦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个有管家能力、又极受贾母、王夫人宠爱的女能人。正如书中所描写的那样,王熙凤 就是“男人万不及一”、“上下无一人不称颂”的、一个在贾府可以为所欲为的大管家。作者曹雪芹对她也是偏爱有加的:“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对她的才能还是很欣赏的。因此,全书有三分之二的篇幅中都有关于她的描写。当然,书中也写了她刻薄狠毒、贪财害命等情节,人们对她是又爱又恨。可是人们对她在“淫行”上的表现可能就很少注意了。本文将就这一侧面做一探究,以取得对王熙凤这个人物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
王熙凤在书中第一次出场是在第三回。她的形象是:“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把一个美貌风骚、遭风惹草的风流少妇,活灵活现地摆在了读者面前。
这样的一个美丽风骚的少妇真的只是一个女能人,就没有象秦可卿那样的淫行吗?
我们来看看书中有些什么线索。
第六回贾蓉来向王熙凤借屏风一段可谓一妙笔:“这里凤姐忽又想起一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儿回来!”有评者评道:“奇峰突起,好笔奇笔,如此方是活笔,不是死笔。”而在“贾蓉复身转来,垂手侍立听何指示。”句上有脂批曰:“传神之笔,写阿凤跃跃纸上。”书中用“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一句,就把王熙凤神情闪烁,与贾蓉之间的微妙关系都巧妙的漏泄出来了。此句上太平闲人亦有评说:“借炕屏点睛,炕,床第。屏,为屏障,乃玻璃者。虽欲障而不能。”“妙”。在“罢了,你且去吧,晚饭后你来再说吧!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王府本有脂批:“试想‘且去’以前的丰态,其心思用意,作者无一笔不巧,无一事不丽。”还有人评曰:“此等出神入化之笔,试问别书可有否?其中包藏东西不少。令阅者自会。作文者悟得此法,则耐人咀嚼。无意评语直至病矣。读此而不长进学问开拓心胸者,真纯根人也。”评者是都看出了其中的奥妙,阅者也一定心领神会了。王熙凤与贾蓉的关系的微妙不是很清楚了么!
王熙凤为什么这样喜欢贾蓉这类人物呢?
因为王熙凤特别喜欢俊俏的美少年。
这可以从书中找到线索。
我们来看看贾蓉长得怎样。第六回书中是这样描写的:“只听一路靴子响,进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面目清秀,身材夭娇,轻裘宝带,美服华冠。”这是一个多么风流俊俏的美少年啊!那么他又是怎样一个人物呢?第六十四回:“贾蓉……素日因同他两个姨娘有情,只因贾珍在内,不能畅意。如今若是贾琏娶了,少不得在外居住。趁贾琏不在时,好去鬼混。”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这还不清楚吗!
王熙凤在戏弄、害死贾瑞时用了两个人物,一个是贾蓉,另一个就是贾蔷。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非同一般的关系。
那么贾蔷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第九回在闹学堂中有描写:“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这也是王熙凤喜爱他的原因。同回:“这贾蔷外向既美,内性又聪明,虽然应名来上学,亦不过虚掩眼目而已。乃是斗鸡走狗,赏花玩柳。”这也就说明贾蔷肯定不是一个好东西。
还有秦可卿的弟弟秦钟,更是一个风流俊俏的人物。
第七回是这样描写的:“说着果然带进一个小后生来。较宝玉略瘦些,清眉秀目,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在宝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比贾宝玉还要风流、俊俏,更招人喜爱,这又是一个何等人物啊!“凤姐喜的先推宝玉笑道:‘比下去了’,便一把携了这孩子的手,就命他身旁坐下……”(此情景可与第五回“警幻忙携住宝玉的手‘一句上的脂批:“妙,警幻亦是多情种子。”对看,更妙。)而这个人就是第十五回在馒头庵得趣小尼姑智能的 “秦鲸卿”!王熙凤一见便喜欢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因此,在第八回,宝玉向贾母替秦钟求情进家塾念书时,王熙凤极力哄老太太高兴,“又在一旁帮着说”、“又趁势请贾母后日过去看戏”,真是尽心竭力了。如果秦鲸卿不是早死的话,书中可能还要有更精彩的故事。
她和贾宝玉的暧昧关系就更明显了。也正象焦大所骂的那样:“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我们看看书中的有关描写:
第七回中,王熙凤同贾宝玉告别尤氏时,“凤姐起身告辞,和宝玉携手同行”。
第十四回,贾宝玉求王熙凤快些给银子收拾书房时,书中是这样写的,宝玉道:“‘巴不得这如今就念才好,他们只是不快收拾出书房来,这也没办法。’凤姐笑道:‘你请我一请,保管就快了。’宝玉道:‘你要快也不中用,他们该做到那里,自然就有了。’凤姐道:‘便是他们做,也得要东西去,搁不住我不给对牌是难的。’宝玉听说,便猴向凤姐身上立刻要牌……”此句上有脂批:“诗中知有炼字一法,不期于石头记中多得其妙。”这就告诉我们,这一个“猴”字用得是多么形象、含义又是多么深刻啊!关系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同回,在宝玉约秦钟同他一起上王熙凤那里去坐坐时,秦钟害怕王熙凤“腻”他们,贾宝玉说:“他怎好腻我们。”到了那里,王熙凤不仅没有“腻”他们,还非常高兴,极其热情地招待了他们。
第十五回,在给秦可卿送殡时,王熙凤对贾宝玉说:“‘好兄弟,你是个尊贵人,女孩儿一样的人品,别学他们猴在马上。下来咱们姐两个坐车,岂不好?’宝玉听说,便忙下了马,爬入凤姐车上,二人说笑前进。”
第三十五回,在与贾母等人一同吃饭时,“凤姐先忙着要干净家伙来,替宝玉拣菜。”这除了有要讨好贾母的意图外,也说明二人的关系是何等亲密呀!
……
综上所引不难看出,王熙凤是一个见了俊俏美少年就爱不释手的人。书中所写的还只是表面情景,但是这也已经够露骨的了。而内里实情就得靠你的想象了。这也就是《甲戌本》上脂批写的那样:“妙文奇想。阿凤之为人岂有不着意‘风月’二字之理哉。”“故只用‘柳藏鹦鹉语方知’之法”。
而王熙凤没有看上贾瑞,是因为贾瑞家中贫寒,衣着也不华丽,人也没有风采,尤其是年龄也大些,“他二十来岁人,尚未娶亲。”所以才被她“毒设相思局”害死。
除此之外,王熙凤还是一个风月场上的老手,很有调情卖俏、勾引男人的手段。从她“毒设相思局”一场戏就不难看出她的手段高明。
第十一回贾瑞在花园中遇见王熙凤,并借机故意引逗、调情时,王熙凤本来不喜欢他,他又是贾琏的兄弟,但她不是声严厉色的回绝,使他醒悟,而是“因向贾瑞假意含笑说道:‘怨不得你哥哥常提你,说你很好。今日见了,听你说这几句话儿,就知道你是个聪明和气的人了。这会子我要到太太们那里去,不得和你说话儿,等闲了咱们再说话儿吧。’贾瑞道:‘我要到嫂子家里请安,又恐怕嫂子年轻,不肯轻易见人。’凤姐儿假意笑道:‘一家子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贾瑞听了这话,再不想到今日得这个奇遇,那神情光景亦发不堪难看了。凤姐儿说道:‘你快去入席去吧,看他们拿住罚你酒。’贾瑞听了身上木了半边,慢慢的一面走着,一面回过头来看,凤姐儿故意的把脚步放迟了些儿……”够了,够了,这是任何一部艳情小说都没有写得出来的情节。王熙凤连用两个“假意……”、一个‘故意’的动作,就是有意要引他上钩,好致他于死地,这不是已经昭然若揭了么。而且王熙凤的手段又是何等巧妙、细密呀。
第十二回,贾瑞真的来见王熙凤了,王熙凤也知道他要来,所以一定是刻意打扮了一番。因为书中是这样写的:“贾瑞见凤姐如此打扮,亦发酥倒因饧了眼问道:‘二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凤姐道:‘不知什么缘故。’贾瑞笑道:‘别是在路上有人绊住了脚,舍不得回来,也未可知。’凤姐道:‘也未可知,男人家见一个爱一个也是有的。’贾瑞笑道:‘嫂子这话说错了,我就不这样。’凤姐笑道:‘象你这样的人能有几个呢,十个里也挑不出一个来。’贾瑞听了,喜的抓耳挠腮,又道:‘嫂嫂天天也闷得很。’凤姐道:‘正是呢,只盼个人来说话,解解闷儿。’贾瑞笑道:‘我倒天天闲着,天天过来替嫂子解解闲闷可好不好?’凤姐笑道:‘你哄我呢,你那里肯到我这里来。’贾瑞道:‘我在嫂子跟前,若有一点谎话,天打雷劈!只因素日闻得人说,嫂子是个厉害人,在你跟前一点也错不得,所以唬住了我。如今见嫂子最是个有说有笑极疼人的,我怎么不来?死了也愿意!’凤姐笑道:‘果然你是个明白人,比贾蓉两个强远了。我看他那样清秀,只当他们心里明白,虽知竟是两个糊涂虫一点不知人心。”还悄悄的说:“大天白日,人来人往,你就在这里也不方便。你且去等着,晚上起了更你来。悄悄的在西边穿堂儿等我。”……就这样,王熙凤一步一步运用她风月场上的高明手段,把贾瑞的淫欲勾引起来,使他尽管明知一再上当受骗,最终也不醒悟,终于自己走上了一条死路。书中还写了贾瑞照看“风月宝鉴”的情节,进一步告诉人们:的确是王熙凤害死了贾瑞。
王熙凤还是一个不仅妒性很强,而且性欲也很强的女人。
第四十四回,贾琏正与鲍二家苟合的时候,王熙凤听见贾琏对鲍二家的说:“如今她连平儿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儿也是一肚子委屈,不敢说。我命里怎么就犯了夜叉星!”这就是说,连平儿那样的心腹丫头王熙凤都不让贾琏沾边了,何况他人。再如第六十七回至六十九回,她精心设计害死尤二姐等等,这不仅是她害怕尤二姐夺了她的地位,也是她妒性的一个表现。
她还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
第七回的回目,庚辰、己卯及梦稿本的回目都是“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一个“戏”字,就把一个春情荡漾的少妇形象活现在纸上了:“正问着,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也就是“白昼宣淫”的情节。此段《甲戌本》上有脂批:“妙文奇想。阿凤之为人岂有不着意于风月二字之理哉!若直以明笔写之,不但唐突阿凤声价亦且无妙文可赏。若不写之,又万万不可。故只用‘柳藏鹦鹉语方知’之法,略一皴染,不独文字有隐微,亦且不至污渎阿凤之英风俊骨。所谓此书无一不妙。”“余素所藏仇十洲《幽窗听莺暗春图》其心思笔墨已是无双,今见阿凤一传,则觉画工太板。”这个脂批很明确的告诉我们,王熙凤还是一个特别着意于“风月”的女人。
第二十三回:贾琏道:“果然这样也罢了。只是昨晚上,我不过是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凤姐儿听了,嗤的一声笑了,向贾琏啐了一口,低下头便吃饭。读者可想,王熙凤跟这样一个在性事上惯会玩弄花样的老手一起生活,一定还会有很多有关“风月”的故事。只不过书中没有明写罢了。
这也正如第十三回写的那样:“话说凤姐自贾琏送黛玉往扬州去后,心中实在无趣,每到晚间,不过和平儿说笑一回,就胡乱睡了。”不胡乱睡又该怎样呢?这就不言自明了。无怪乎有人曾评曰:“琏儿才出门便心中无趣然则凤姐固风月宝鉴中第一人也。”贾琏又时常在外眠花宿柳,王熙凤又怎能甘于独守空房,不去勾勾搭搭,干些风月的事呢?
以上我们对秦可卿及王熙凤在“淫行”上的这个侧面,做了一些分析。这不难看出,王熙凤比秦可卿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下面我们再从他们的内心世界及生活环境做一分析比较。
先看秦可卿的情况。
她是从育婴堂抱来的孤儿,生活在一个较贫寒家庭里。父亲秦邦业是一位地位低下的“营缮郎”,年事又高,无权无势。秦钟进学堂所需的二十四两银子还是东拼西凑才弄齐的。可谓生活贫穷、地位低下。但是由于她“秉月貌”、“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平和”,才成了贾家的重孙媳妇。也就是说,她是靠她的美丽出众的容貌才进的贾府,并没有什么根基和后台。
在宁国府,她的最高统治者,就是她的公公贾珍。而贾珍又是一个什么货色呢?贾珍父子是“把聚麀当作风流韵事的衣冠禽兽”。秦可卿的美貌早已使贾珍垂涎三尺,恨不得时时枕席。这也可能是被贾珍选中做儿媳的一个主要原因。秦可卿的出身地位和所处的环境,使她一进了贾家,就面临如何保住自己的“蓉大奶奶”地位,如何不被他人瞧不起的现实问题。也一定经常受到公公贾珍的挑逗、威逼和性骚扰。那么,如何保住自己的地位,如何不被别人瞧不起,只靠“秉月貌”和“温柔和平”、“会行事儿”是不够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要取得宁府最高统治者的庇护,也就是屈服于最高统治者的淫威,屈从于“乱伦”之事。我们有理由说秦可卿所谓的“淫行”,是被迫的,是违心的,是无可奈何的。是她处于一个特殊环境、特殊地位下,求得保住“蓉大奶奶”宝座不得已的屈从。因此,她羞于此事,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生怕被他人发现,这成了她的最大的心病和隐秘。因此,不管她是死于自缢,还是病死,这个心病都是致她于死地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但是从她给王熙凤托梦的情节来看,她为贾家的后事做了非常妥善而又全面的安排。从中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很有政治远见、很有治家才能的人。她已经从贾家“繁花着锦、烈火烹油”的鼎盛,看到了必然走向“树倒猢狲散”的衰败结局。这也是她比王熙凤高明的地方,她比王熙凤更有远见卓识。但这一切都是曹雪芹一改初稿,重新塑造秦可卿人物形象的大手笔。
其它方面,如她房中的摆设。我们从对贾蓉这个人物的了解中可知,这些东西很有可能是贾蓉弄来的,因为贾蓉才是这方面的高手。另外,也有可能是贾珍和贾蓉一块弄来的,成了贾珍引诱、挑逗秦可卿的工具。因为秦可卿既没有接触、购买这些东西的条件,作为一个儿媳妇也不会这样布置她的卧室的。这些摆设只能是贾珍父子俩的把戏。
再有关于她引导贾宝玉到她的卧房睡午觉的情节,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在宁国府能适合贾宝玉睡午觉的地方还有哪里呢?书中写的上房内间,贾宝玉一看屋中的对联,什么“事事洞明”、“人情练达”等等,“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贾珍那里也肯定不适合。尤氏是那样俗气、无知,卧房也不会幽雅舒适。那么还有哪里呢?只有贾蓉的卧室,也就是秦可卿的卧室了。他们年龄相仿,都是公子哥儿,气味相投。这应该说问题不大,何况又是大白天!而且,秦可卿已用自己的话做了说明:“不怕他恼,他能多大了,就忌讳这个!”
卧房的华丽、妖艳,以及历史上以淫荡或美貌闻名与世的几个女人用过的器具,和那些风流才子的画、写的对联等等,一定是曹雪芹杜撰来的。哪里会那么巧都落在宁国府?这些也可能是他布下的疑阵。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这些描写同删改掉的情节有些相和,也有可能是没被删净的文字。
关于王熙凤的淫行,那可以说是她养尊处优、为所欲为的内容之一。她出身于“龙王来请金陵王”的王家,地位显赫,有财有势。王夫人又是她的姑姑,还得到了贾母的宠爱和信任,牢牢的执掌着贾家的人事、财政大权。“琏二奶奶”的宝座稳如泰山,一天天养尊处优,没有秦可卿那样的忧虑、烦恼。自己喜爱的可以随时据为己有,包括金钱、情人;厌恶的可以随时除掉,象贾瑞之流。害人、劫财、放高利贷无所不为,又有什么不可以办到呢?而且,贾琏又是一个经常在外面沾花拈草的浪荡公子,她又怎能一人苦守空房?所以她的淫行,是她地位、权势的产物,是她本性的表现。她才是一个真正淫荡的女人。
以上从秦可卿与王熙凤两人在“淫行”上的一个侧面做了分析。从中不难看出,她们的“淫行”是有很大的区别的。这也是两人最大的不同之处。


(癸未深秋写完、甲申春改毕于南戴河)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