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宝钗、宝玉、黛玉诗谜“解味”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宝钗、宝玉、黛玉诗谜“解味”

作者:曹祖义  收录时间:2007-04-29

《薛宝琴十首怀古诗“解味”》一文,已把“十首怀古诗”的雅俗谜底破译了出来。“十首怀古诗”实际上是曹雪芹以大孤山、岫岩曹雪芹的“亲宗”(秦钟)曹宗孔的家谱为蓝本,在《石头记》中修补成的他们家的真正家谱。为了充分证明这个结论,本文需把书中“十首怀古诗”的前后文字作进步阐释,尤其是要把宝钗、宝玉、黛玉及湘云的诗谜破译出来。以期进一步地展示出曹雪芹于清•乾隆六年——乾隆十五年间(1741——1750)在岫岩大孤山(现辽宁省东港市大孤山)写《石头记》修家谱的情形。使大家能够连贯、清晰地看到这些诗谜的庐山真面目,进一步加深对《石头记》这部世界奇书的理解。
宝钗、宝玉、黛玉的诗谜是在《石头记》第五十回末,其回目:
芦雪厂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还原此回目的原义即:
曹家堡征联记经史 难相晤精修真家谱
芦雪厂(an)——曹家堡,暖香坞——难相晤。题目原义:明表曹雪芹在大孤山曹家堡写《石头记》——记经史。曹雪芹家人很难看到其家回归到曹髦宗族上去的情景——难相晤,现在用最精致巧妙的方法,把真家谱修补在《石头记》中。
本文从五十回后半部分开始“解味”。书中写到:

次日雪晴。饭后,贾母又亲嘱惜春:“不管冷暖,你只画去,赶到年下,十分不能便罢了。第一要紧把昨日琴儿和丫头梅花,照模照样,一笔别错,快快添上。”惜春听了虽是为难,只得应了。一时众人都来看他如何画,惜春只是出神。

先解释主要词语隐寓和代表的意思:次日雪晴——明天昭雪。饭后——范世后,是指曹雪芹家,真正家谱的第三个(探春)范世周期范完后。贾母——曹玺即曹峦。惜春——曹雪芹家谱第四个范世周期的称谓。琴儿——曹雪芹。年下——这里指探春范世最后一代。丫头——分叉地方和开头。梅花——探春最后一代人。惜春作画——惜春范世周期二十代内的曹家后人,比喻他们中间会有人看懂《石头记》,知道惜春作画含义,能够还原《石头记》中曹家真正历史和血缘的宗亲家谱。
因《石头记》的文本构成全是采用“影伙从”(一手二牍)和跨越时间和地域的写作手法,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开“巨眼”来解读这段话:
隐寓在《石头记》中的被历史的烟尘遮蔽的曹家宗族的事,以后若能云开雾散、重见天日即如能昭雪,那可能要等到曹家探春范世范完后进入惜春时期的时候。曹玺(贾母)希望:惜春范世里的二十代人,到了你们那时侯,不管世态怎样变化,曹家兴旺与破落与否,一定要把《石头记》记录下来的这幅曹家历史画卷,全部展现在世人面前。假如,当时还不能把曹家全部历史查清公布与众,那么最要紧的、最起码的,是把曹家我们这一支人,从始祖到分杈处,再一直到曹雪芹,即到曹家探春最末一世人的全部历史,按照曹家真正宗族范世规律,一笔也不能少全记录下来,添到曹家宗谱上去。惜春听了有些为难,原因有三:一是曹雪芹写《石头记》时“惜春”太小,还不能担负这个重任;二是曹雪芹家即使到了惜春时代,当时也不能使用其范世的联名,也不敢公开自己家的真实历史身份;三是曹锡章后代真正能延续到惜春时期的,应是曹雪芹家“亲宗”的后代人。这个后代中,是否有人能看懂《石头记》还得两句话说着。所以,曹雪芹书中描写惜春只得应了。曹家所有的人,都期待她将来如何描绘曹家的真正历史即复原。因为这是个未知数,因此,惜春只是出神,这也是曹雪芹在书中预设的谶语。
这一段中心意思:曹家从曹玺那时起,就想恢复自己的宗族身份,但无法实现。希望后代能把他们在世时不能实现的愿望,在他们过世后的将来予以实现,能把他们家这几代人添到曹家探春范世的家谱上去。这也是曹雪芹家历代人的愿望。要实现这个愿望,就不能让惜春出神,要让她知道曹家的历史和家谱。书中对此作了如下表述:

李纨因笑向众人道:“让他自己想去,咱们且说话儿。昨儿老太太只叫作灯谜,回家和绮儿纹儿睡不着,我就编了两个‘四书’的。他两个每人也编了两个。众人听了,都笑道:“这倒该作的。先说了,我们猜猜。”李纨笑道:“‘观音未有世家传’,打《四书》一句。”湘云接着就说“在止于至善。”宝钗笑道:“你也想一想‘世家传’三个字的意思再猜。”李纨笑道:“再想。”黛玉笑道:“哦,是了。是‘虽善无征’。”众人都笑道:“这句是了。”李纨又道:“一池青草草何名。”湘云忙道:“这一定是‘蒲芦也’。再不是不成?”李纨笑道:“这难为你猜。纹儿的是‘水向石边流出冷’,打一古人名。”探春笑问道:“可是山涛?”李纹笑道:“是。”李纨又道:“绮儿的是个‘萤’字,打一个字。”众人猜了半日,宝琴笑道:“这个意思却深,不知可是花草的‘花’字?”李绮笑道:“恰是了。”众人道:“萤与花何干?”黛玉笑道:“妙得很!萤可不是草化的?”众人会意,都笑了说;“好!”

为了便于理解下面破译的谜语和隐寓的内容,现把书中的人物原型和指代的抽象事物还原:
李纨——“里丸”(谐音,眼球为丸形在眼睛里面),实指“眼珠”——“言祖”(谐音、双关语)。李纨的寓义:看这部书要有“眼珠”(开巨眼、看二牍),即要用“言祖”(历史)的眼光来看这部书,因《石头记》就是“言祖”;记录着曹家的历史。其丈夫贾珠——“假珠”,假眼珠。贾珠已逝,假眼珠已去。喻:只剩下李纨这个真眼珠,能看到“真事隐”的眼珠,能公平裁决任何事理的人——理公裁(李宫裁);在《石头记》中启示历史,意谓眼光公正。
李绮、李纹——随李纨意而设。绮为奇,纹为文。连起来为“奇文”。其义:《石头记》是由奇文构成的。
薛宝钗——曹锡章(曹锡远)。名字就是谜,其义:雪包钗,雪把细软(钗为细软——锡远)包起来,就是雪把“锡远”葬起来。锡远没了,有葬(章)的形体坟在,坟——半球状,喻伴求为章(葬)。曹锡远在历史上是“顶”章(曹锡章)的,在曹家人的心目中始终相伴于当时的家谱中。薛宝钗原型是曹家始祖曹锡章,曹雪芹为了防止大家看走眼,再三再四点睛提醒。“金簪雪里埋”是又一次用谜语说明这件事。“十首怀古诗” 中的“淮阴怀古”是再一次阐明此事,《薛宝琴十首怀古诗“解味”》一文对此有详细介绍。
史湘云——曹雲。林黛玉——曹霖。他们是兄弟,都是曹锡章的儿子。
薛宝琴——曹雪芹,曹玺(曹峦)的曾孙子,曹顒遗腹子。曹頫是其嗣父。
众人——宗人,亲宗本族的人。
根据上面人物的提示,这段文字破译如下:
先直译:“眼珠”(言祖)说:叫惜春想去,咱们继续说话。昨儿曹玺只叫作灯谜。我和“奇文”睡不着,我编了两个《四书》谜语,他们也编了两个《四书》谜语。宗人(众人)听了都笑着说:这倒正经该作的。“眼珠”说:“曹玺(观音——官印为玺,史太君原型)为有世家传,打《四书》一句。”曹雲(湘云)接上去说:“在止雨自缮。”曹锡章(宝钗)说:“你也想一想‘世家传’三个字的意思再猜”。眼珠(李纨)笑着说:“再想”。曹霖(黛玉)笑着说:“我逝了,是随山无增”。宗人都笑着说:“这据实了。”
此谜意思是:“眼珠”(言祖、理公裁)作为旁白:“曹玺为有世家传,打《四书》一句”。实际上是用《四书》中的题目来标明谜语的实际内容。《四书》第一个题目“论语”,其实义为“轮雨”。对此曹雲马上就明白了,因为,曹雲在曹家谱书范世上是范“雨”字辈人,知道此辈人的事。所以他赶紧说:曹玺是从他爷爷曹霖开始自缮,自己修宗谱了。曹雲这个见解,其父曹锡章不同意说:“你也想一想‘世家传’三个字的意思再说”。“眼珠”当然清楚其历史,旁白:“再想是怎么回事。”对此曹霖心中明白,解释说:“我去世以后,是随范‘山’字辈人无增”。告诉曹雲,不是从我开始自己立宗谱,我的后代没有与兄弟你的家谱修在一起,是因为我去世以后,嫡孙范“山”字的曹峦(曹玺),成为另一个曹家的养子,没有同咱们曹家的家谱修在一起,而曹玺家当时的家谱也没有把我增补在内。宗人都证实:事实就是这样。
“观音未有世家传”谜底——“轮雨”(论语)。轮到范“雨”这一辈,缺曹霖这个人,曹玺家谱和老家谱断开了。
“眼珠”(言祖)又说:“遗此亲曹早合名”(一池青草草何名)。曹雲(湘云)忙说:“这一定世谱录也(这一定是‘蒲芦也’),再补时补成”(再不是不成)。“眼珠”(李纨)说:“这难为你在。”
这句意思是:遗失的曹霖这一支曹家亲族人,要早一点把名字和老家谱合在一起。曹雲说:丢失的这一族人,一定要补录在我们曹家世代相传的家谱上,再补家谱时补成。“眼珠”说:难为你的家谱在。此《四书》第二题目“中庸”,其义“宗用”。曹玺要用曹雲家的宗谱,把自己家补到曹家真正的宗谱里。真正老家谱有两个关键人物曹锡章、曹雲。有了这两个人,曹霖名字就能合上。
“一池青草草何名”谜底——“宗用”(中庸)。
“眼珠”(李纨)说:“文儿”(李纹)是:水湘世边留处仍(水向石边流出冷)。曹家第三套范世形象人探春又出来明知故问:可是“三套”(山涛)?“文儿”说:是。
因为,湘云(曹雲)说,再补时补成。所以,下面的意思是针对湘云说的。
这段意思是:“眼珠”旁白:曹家补家谱要按“文儿”(符合曹家谱联文字排序)的补法。曹霖、曹雲他们范雨字又范三点水偏旁字:曹霖:字海,曹雲:字江。谜面第一个字“水”指他俩范的字,“雨”和“三滴水”都是水。“文儿”要求在范“雨、水”字处补上,即在曹雲范世旁边原来写曹霖的名字的位置上,把曹霖仍然按曹家范字顺序补上。老家谱是曹家第三套范世谱系(探春),探春负责把关,必问:应该是第三套谱联吧?“文儿”(李纹)肯定:正是。这段对话要说明的是,曹玺要按照曹雲家谱把其家家谱范世校对过来。正合《四书》第三个题目“大学”(daixiao),本义为“代校”。把原来没有曹霖的曹玺家家谱,按曹雲家谱谱联范字校对过来。
“水向石边流出冷”谜底——代校(大学)。
“眼珠”(李纨)又说:“奇”(李绮)的是 “影伙从”(萤火虫)注①。宗人猜了“伴意”(半日)。曹雪芹(宝琴)说:这个意思却深,布置的可是花草的“花”(艹化)字。“奇文”(李绮)说:“正对了”。宗人说:“影伙从”和花(艹化)有什么关系?曹霖(黛玉)说:妙得很!“影伙从”可不是曹頫(草腐)所策划的(旧时人认为,萤火虫是草腐化的)。宗人对此会意,都笑了说:“女子”(好)。
上述意思:“眼珠”旁白:文章的奇妙之处是“影伙从”,如两个或几个人重叠一起的影子。宗人都猜到了文章里的文字有“伴意”,文字表面和文字映射的实义相伴在一起。曹雪芹(宝琴)自己写的《石头记》当然知其底里。这个谜语的隐义不是一般读者能想到的:一是,隐寓的人物和事很难猜得出;二是,上面用《四书》谈论续家谱的事,正进行的有声有色,还有一个《四书》未谈,话锋突然转了,这是人们难以预料的。正常的思路,应该照着猜家谱的套路走下去(脂批“横断法”指此写法)。在这断开处用曹雪芹出马转折,曹雪芹笑着提醒大家:此书“影伙从”写法的确深奥高妙,这是曹頫策划的“一手二牍”写法。“文章之奇”(李绮)说:“正是他的设计”。宗人追问:“影伙从”与“艹化”(花)有什么关系?曹霖说:非常绝妙啊,“影伙从”这种写法可不正是曹頫(草腐化的)策划的,我的化身林黛玉的形象就是例子。宗人会意说:女子。(脂砚——曹頫:“好知青冢骷髅骨,就是红楼掩面人”书外又进一步点明,从而证明他设计“影伙从”无疑)
曹頫为了把曹家百年历史记录下来,为了让曹家回归到曹髦后裔宗族上去,必须把这些历史完整的写进书中。要写势必涉及到朝廷,为了避祸,曹頫设计了“影伙从”写作方案,即戚蓼生说的“一手二牍”(戚说的没有完全到位即没有具体例子)写作手法。把曹家宗谱、所有先辈及抽象的事、物都设计成“女子”形象,叫曹雪芹隐在小说文字里。由于《红楼梦》中有地位的大家闺秀都是曹雪芹的先辈,尤其是林黛玉的形象,可能塑造的最早,所以曹霖(黛玉)知道(笔者认为黛玉之名源于《风月宝鉴》)。这也是告诉我们对《红楼梦》中的人、物、事及看到的女子要会意,要明其本质。此谜,正合《四书》第四个题目:“梦制”(孟子)。即《红楼梦》写法是曹頫制定的。他也被曹雪芹写在书中,即《红楼梦》的主角,荣国府当家人王熙凤,《石头记》评阅人脂砚斋。
“萤是草化的”谜底——梦制(孟子)。
从这一段文字中可以看出曹雪芹写作艺术的高超:写曹家历史、家谱是李纨编的谜语。李纨身份——“眼珠、言祖、理公裁”。用的是《论语》(轮雨)、《中庸》(宗用)。校正家谱上的错误,是李纹编的谜语,指明这是文字用法的要求。这里指曹家原来宗谱谱联规定的范字排序,用的是《大学》(代校)。最后一段文字说明《红楼梦》的写作方法,用的是李绮的谜语。意谓《红楼梦》用了奇特的“影伙从”(一手二牍)写作手法,用《孟子》(梦制)托出了此手法的设计者。这么短的一段文字竟有这大的承载量,不但是一般读者难以想象的,即便是专家也很难想到这一层的。用《四书》题目作为解读谜底的标准和规范,可以使解读者有了思考的方向和参照的尺度,这样,不但能鉴别解读者解读的谜底是否正确,也为薛宝琴的“十首怀古诗”谜底的破译指明了方向。
书中,出的《四书》谜语猜完后又往下进行。

宝钗道:“这些虽好,不合老太太的意思,不如作些浅近的物儿,大家雅俗共赏才好。”众人都道:“也要作些浅近的俗物才是。”湘云笑道:“我编了一支《点绛唇》,恰是俗物,你们猜猜。”说着便念道:
“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
众人不解,想了半日,也有猜是和尚的,也有猜是道士的,也有猜是偶戏人的。宝玉笑了半日,道:“都不是,我猜着了,一定是耍的猴儿。”湘云笑道:“正是这个了。”众人道:“前头都好,末后一句怎么解?”湘云道:“那一个耍的猴子不是剁了尾巴去的?”众人听了,都笑起来,说:“他编个谜儿也是刁钻古怪的。”

这段文字的意思:曹锡章(薛宝钗)见大家讨论曹玺家修补家谱一事,虽然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和修补的方法,但光这么讲没有用,要尽快实施。为此,提出新的建议:“这些虽然很好,但还没有达到曹玺(史太君)的真正意图,不如作些通俗易懂的俗物谜语,雅看有雅的道理,俗看有俗的成分,让人们雅俗共赏。宗人对此表示赞同,因为宗人都清楚曹锡章话的意思:告诉大家作一些俗物迷,把曹家历史和宗谱隐写在谜语中留给后世人看,这个办法隐的既深又规范。俗话说,会看、看门道,不会看、看热闹。所以,宗人都表示这样办才能进入正题。
曹锡章的儿子曹雲,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马上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是想叫另一个儿子即曹霖的儿孙后代们正式修补他们的家谱,因为曹玺的“合亲”的家谱不是曹家真正的家谱。曹雲领悟到了父亲心思后,马上出面说明此事(文中他先表态起个头,也是对后文做个解读示范)。这里,曹雲用的《点绛唇》词牌的意思是:“典将存”。曹雲出的这个谜语的谜底,是个俗物。宗人有猜和尚的,道士的,偶戏人的。最后,宝玉猜着了,是“耍的猴”。谜语猜完了,说一点不差。谜语言之有物,谜面、谜底俱全。一般小说写到这个份上,谜底解开了,大家会觉得豁然开朗,再也想不到这么个小谜语还会有谜底的谜底。《红楼梦》这部奇书就奇在这里,猜到一个谜底并不算完,每句还隐寓着真正的意图。如宗人说的这些俗物,是为雅看做好了铺垫,真正的“滋味”还在字音之中。再看湘云出的《点绛唇》——雅看,还其字音的真面目是:

玺合分离,红尘有锡,真合取。名离又续,后世宗难继。谜底:又接。

曹雲出的谜,雅看的意思:曹玺当时把“合亲”家谱中的始祖分离出去,把真正的曹家始祖曹锡章换上去。因两家始祖名字不同,曹玺把曹锡章改成曹锡远,曹锡远和曹世选当时按曹玺的口音,读出来的音可以说是一样的(曹玺的祖籍山东宁海州和“亲宗”居住地东港市大孤山都是这种口音)。用曹锡远取代了曹世选,使当时朝廷的诰命中有曹锡远这个名字。虽然,曹玺始祖真正的名字是曹锡章,朝廷诰命中记载是他的影子曹锡远。但,能够续上曹玺始祖曹锡章的范字“锡”字,也算和自己的宗谱续上了,不过你们家的真正的宗祀却难以继承下来。
对此,宗人有的说:合上(和尚)了。有的说:到世(道士)了。又有的说:双锡人(偶戏人)。这段意思是:曹家宗族人有的说:曹玺把他们家谱合上了。有的说:到范“世”上去了。有的说:这个范世上有两个范“锡”字人(曹锡远、曹锡章)。大家说了一气,最后宝玉(石头记)证明:曹玺是把曹家的宗祀“又接”上去了。“又接”是这个谜语雅看的谜底。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曹雪芹是用“影伙从”编的谜,雅俗两个谜底扣在一起的。俗物谜底“耍的猴”,会意——即谜底的谜底是“又接”。“耍的猴”,谁都知道是耍猴人牵着猴子顺街走着耍,其状如被人牵着游街。“游街”谐音原字为“又接”。曹雲(湘云)出此谜的意思是:曹玺家原来的家谱和“耍的猴”一样,被剁去了尾巴(探春后几代人不是按谱联起的名),为了和自己真正的始祖接上,他把现在的家谱始祖名字用了个“锡远”(细软)顶“章”(葬)。即曹锡远顶曹锡章名,添到曹世选那个位置上,就这么把他们家和我们家的共同始祖曹锡章“又接”上了。
上面已说明:薛宝钗名字本身就是谜语,谜底——曹锡章。薛宝钗——雪包钗。意谓:雪把“细软”(宝钗)埋起来——葬细软。本义:章就是用锡远顶的,曹锡远代曹锡章。
对湘云出的《点绛唇》引子谜,书中又表:众人听了,都笑起来,说:“他编个谜儿也是刁钻古怪的”。这句意思是:湘云的谜不是一般的谜语,而是连环谜有内涵,有隐寓的,提示下面薛宝琴的灯诗谜也是这个路子(指导读者如何使用解读方法)。我们能准确的解读这些谜语,就要破译这些刁钻古怪的“影伙从”“绮文”,要雅俗共赏,单纯猜俗物谜底,离作者寓意甚远。湘云出的谜语,用的词牌《点绛唇》也有含义,其本义是“典将存”。是告诉世人,薛宝琴(曹雪芹)将要作的灯诗谜,那是曹家的经典家谱,将永世长存。

李纨道:“昨日姨妈说,琴妹妹见的世面多,走的道路也多,你正该编谜儿,正用着了。你的诗且又好,何不编几个我们猜一猜?”宝琴听了,点头含笑,自去寻思。

这段意思是:“眼珠”(李纨)借曹寅(薛姨妈)之口,说曹雪芹(薛宝琴)见的世面多。世面多是说,曹雪芹是曹家探春二十代范世的最后一代人,在他以上范世先辈的名字都能见到,所以见的“世”面多。 “走的道路多”,是说曹家衰败后,曹頫领着曹雪芹走遍了曹家的祖籍地和曹家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以及“亲宗”(秦钟)住过的地方(这些地方就是大观园的原型)。据此可以证明:曹雪芹不但是探春最后一代人,而且是曹玺嫡曾孙。正是该他补写曹家的真正家谱,他文才又极好,所以,曹家的先辈们都把希望寄托在曹雪芹身上,曹雪芹则责无旁贷的担负这个重大责任。书中,要薛宝琴去编谜语,实质上是曹雪芹用极特殊的“奇文”,开始重修其家真正的家谱。
宗人一边等一边议论。曹家始祖曹锡章(宝钗)接其儿子曹雲(史湘云)话说:我也编一个谜:(宝钗也有了一个,念道:)

  镂檀锲梓一层层,岂系良工堆砌成?
虽是半天风雨过,何曾闻得梵铃声!(打一物)

《红楼梦》有十五个千古奇谜,这是之首。对它的解读正确与否,直接关系到对《红楼梦》这部书真谛的认识程度。
那么,曹锡章(宝钗)编的这个诗谜,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还得雅俗共赏从“影伙从”的角度来看,来探求它那绝妙的真谛。
首先,我们要明确这个打一物的物是什么,即俗看的谜底是什么。
根据谜面,诗谜所说之物,不是优秀工匠所为。它的样子如同雕刻之物,一层一层的。虽然经过一番风雨,但,你听不到梵玲之声。梵铃,这是指佛事用器,即庙宇塔檐角上挂的铜铃。据此,我们可以认定这个物品和寺庙宗教上用的东西有关,具体说是和寺庙所用的法螺有关。法螺的壳,一层接一层呈螺旋圆锥状,如雕刻一样。法螺壳锥顶穿孔,吹之有呜呜声,自古为佛事用乐器。谜语说这个物品不能发出梵铃声,显然不是法螺。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原来是海螺。海螺生活在大海里,它的外壳能加工成法螺。因此,这个谜的俗物谜底的是“海螺”——不是法螺。
有的人把《石头记》当小说读,能解释到这种程度应该说是很圆满了。你再往下解读他会批你,说你牵强附会。是的,红学研究多少年来,这个诗谜解读出来的谜底数不胜数,基本都是错误的。所以批评者认为:他们从纯文学的角度研究《红楼梦》是非常正确的,其他方法都是错误的。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世界上其他小说都可以这样说,唯独《红楼梦》不行。它不是单纯的小说,解出的俗物谜底,仅是“影伙从”的一部分,离真正谜底还远着呢。这也是能否读懂《红楼梦》的分水岭,所以,我们还要进一步分析宝钗编的这个谜语:
镂檀锲梓一层层,岂系良工堆砌成?
这两句经过细密的分析,我认为它还是个字谜,应该是个雲彩的“云”字。天上的雲彩变幻无穷,像塔楼一样层层叠叠的雲团,是层出不穷的。不用说,谁都知道云彩不是人工所为。
虽是半天风雨过。
说明“风雨”占了半个天,那“风雨”就应该在“云”字上面。又因“风雨”我们只能看到雨而看不到风,那在“云”字上部的只能是“雨”。
何曾闻得梵铃声
上面说到,梵铃是挂在寺庙檐角下的器物, 在房屋雨水流下的地方。我们应该领会到,这个“铃”字是“令”的谐音。这个“令”字在“雨”字下方,在“云”字旁边。谜中说,没有听到“梵铃”声,表明这不是个响铃。铃不响,意谓这个“令”不是真令,而是“令”字少一点的“今”字。谜底是这三个字的合成,为“霒”字。它的含义是什么呢?其义有二:1、曹锡章(薛宝钗)说曹玺(史太君)“又接”那个家谱,曹玺虽然把曹锡远修补到曹家家谱始祖的位置上,但曹锡章不能见天(霒),是隐形存在。2、意谓“今”在“雲”处(霒),我现在是在曹雲家谱始祖的位置上。
解释开来一看,其谜底是多么清晰,多么合理,我们可以松口气了。错了,这才入佳境,真正雅看的学问还在后头呢。这个字谜的谜底“霒”字,不仅说明曹锡章之名现在的处境,而且是为真正的雅看谜底点睛:“霒”字和下面就要解开的第三个的雅看谜底是相连的,意谓真正的谜底是个“阴”物。
我们国家不少民族尤其是汉族,过去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宗谱,这是纪念祖先、先辈的传统习俗。宗谱犹如一幅画表,上面画有一道道格子,故去的先人按辈份自上而下添上去。一个老宗谱上面人名往往很多,越到下面越多,就像楼檀一样一层挨一层。虽然这些人名是后人逐渐添上去的,但程序绝对不是人工所为,它完全是按家族辈分范世规律形成的格局。过年祭祀时把它挂在供桌墙壁上供奉,宗谱紧上头都画着楼宇,可这个楼檀不是真正的楼阁。所以,这个谜语真正的谜底是“宗谱”。
真正的谜底见天了,解谜终于结束了,其实不然。曹雪芹写这大关键处笔大如篆、妙笔横生“影伙从”,绝对不是一伙两伙之影。宝钗编的这个谜语,其实是曹雪芹的始祖曹锡章在谈他的看法。那么,他到底说了什么?我们还得把“眼珠”(李纨)睁大了,开“巨眼”雅看为妙。雅看就是把已经“矫形”的假话(贾化)还原,看“影伙从”根本字音的原义。复原诗谜的谐音为:

楼坛砌之一层层,岂是“两公”堆砌成?
随世半添封誉过,何曾文得范灵生。

曹锡章针对曹雲(湘云)说曹玺家谱“又接”上了,宗人说“是合上了,到范世上了”。有的说“在‘锡’字范世上是两(偶)个人”。对于这些说法曹锡章不满地说:“宗谱”就像楼檀一样,是一层挨着一层,哪有两层落在一起的。你们(指曹玺)续的家谱倒好,一个位置上有两个人(见《曹雪芹的祖籍与宗族》一文,曹玺在康熙十四年诰命立太子,加封其祖父时,把曹振彦父亲曹世选在宗谱范世的位置上,添上了曹锡远的名字,用曹锡远代替曹锡章顶了曹世选位置)。尤其我的名字,还是半添上去的,只添个范字“锡”字。虽然得到了皇上的封誉,但在你们的家谱上、八旗通谱上、史表上哪有我的名字。按曹家的范世“文儿”,我的灵魂如何存在下去呢?你们这样修家谱不是法了——“不是法螺”,正合第一个俗物谜底,以下合两个雅看谜底。把我的名字“霒”在你们过去“又接”的家谱里不行,得纠正过来,要实录我的名字!(笔者解出这三个谜时,心脏都在颤动,曹雪芹真是文学圣人!什么是文学圣人?世界无人能及就是圣人)。
一看曹锡章火了,宝玉马上解释道:(众人猜时,宝玉也有了一个,念道:)

天上人间两渺茫,琅玕节过谨隄防。
鸾音鹤信须凝睇,好把唏嘘答上苍。

我们先俗看宝玉的诗谜,这首诗谜的特点是:没有标明“打一物”,应该认为其谜底不是一个物体。具体是什么呢?根据诗谜的描述,笔者认为应该是拉二胡的声音,即“二胡音”。
二胡又叫胡琴,是传统的民族乐器;二胡由琴筒、琴皮、琴杆、琴头、琴轴、千斤、琴马、弓子和琴弦等部分组成,过去弓子都是竹子做成。在演奏二胡时,音律不是采用机械定位的方式,是根据乐曲的音律,全凭感觉用五个手指不断的控制音符发出的声音。即:天上人间两渺茫。控制音符的手指在两个弦上上下下运动,犹如一会“天上”上去了,一会“人间”又下来了,其音符具体在两根弦的什么位置上,你是看不清的。二胡发音需要用弓子在两根弦之间来回拉动,犹如“琅玕节过谨隄防”(琅玕——原指玉石,这里比喻竹子做的二胡弓子)。拉二胡时弓子的运用非常重要,弓子来回运动,是按其乐曲的音符来确定用力的轻重,因此,称“谨隄防”。由于上述两方面的配合,二胡就会奏出动人的乐曲,你要听懂这个乐曲,要理解乐曲表述的内容,就得全神贯注地听,才能听出韵味来,即,鸾音鹤信须凝睇。当你真正听懂二胡拉出的乐曲,那娓娓动人的“二胡音”如诉如泣,不但使人为之感动,也会感动上苍,如诗谜比喻:好把唏嘘答上苍。上述可以认定,该谜的谜底是:“二胡音”。
曹雪芹的才华,可以说举世无双。宝玉出的诗谜同样是“影伙从”,不言而喻这首诗谜还是谐音谜,还原被“矫形”(娇杏)的原字:

添上人见两渺茫,哴哏接过谨替房。
乱音合身须您替,好把锡续搭上章。

笔者在《也谈红楼梦》一文中曾有说明:宝玉即石头,石头记事即碑文,碑文乃是抹不掉的历史记录。以此看,历史上是怎样记载曹锡章提出的“两公堆砌成”的事呢?这时,历史见证人宝玉说话了,他对曹锡章和宗人解释:曹玺和曹振彦你还不知道吗?他们是“二户人”(二胡音),是两个曹家人合成的家庭。曹振彦去世后曹玺当家,为了能和自己真正的宗族和家谱连上,所以,向朝廷报家庭历史情况和修家谱时,把你添到了曹世选的位置上。为了不让当时的家庭成员之一,曹振彦的亲生儿子曹尔正和其他朝廷官员看出蹊跷,只用了曹锡章的范字“锡”字,把名字章改成“远”字。这样“锡远”和“世选”的发音就是“二糊音”(二胡音),几乎一模一样,不会引起别人惊觉。即“添上人见两渺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历史上看,以至于到今天,仍然有“二糊”人,认为曹锡远就是曹世选。这样“哴哏接过谨替房”,用像声字把曹世选的名字改了,就像“哴哏”两个字一样,打眼一看一样,其实差一点。采用这个方法,谨慎小心的替换了那房人曹世选,即“乱音合身须您替”。通过“乱音”改名字,使您做了替身,把曹玺家的家谱上的始祖续成了您。虽然历史资料上没有您的名字曹锡章在上,但把曹家始祖的范字“锡”字顶了上去——“好把锡续搭上章”,这不可否认就是您了。曹锡远就是曹锡章的替身。
上述,曹雪芹家始祖曹锡章对曹玺当年谐音改字修的家谱,对其始祖名字的修改法不满意提出的置疑,宝玉是历史见证人,并就此事做了解释。现在,大家都清楚这首诗谜的真实意思了。大家根据上面的经验会说:难道还有说道吗?对了!“影伙从”的事当然未完,宝玉还有话说,他还要提出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怎样解决呢?再重新审视这首诗谜,你会发现这四句诗谜,竟然每句又是一个独立的谜语,并相互贯穿在一起。先看第一句:
“ 天上人间两渺茫”,这句的字面意思是:一种物体或现像,天上人间都很难接触到它,非常渺茫。把这句后面的三句联系起来看,可以认定谜底是“彩虹”。彩虹是阳光射入水滴,经折射、反射、衍射而形成在雨幕上的彩色圆弧和半圆弧。彩虹出现时,人们是无法知道它的确切位置是在什么地方的,因此,称“天上人间两渺茫”。
“琅玕节过谨隄防”的“琅玕”,是指竹子。当竹子拔完节后,梅雨季节就到了,人们要谨慎隄防梅雨时期的汛情——防汛。防汛就是这句的谜底。
“鸾音鹤信须凝睇”的“鸾音鹤信”,是指仙界传来的消息,这里是指天上下雨的声音,犹如仙界传来的声音——仙音。那么“仙音”当为谜底无疑。
“好把唏嘘答上苍”的“唏嘘”,指呜咽抽泣声。“上苍”指苍天。此句的诗谜意思:天下雨时,犹如“天泣”一样。谜底当然是“天泣”。
该诗谜又描写了天气变化过程,主要是下雨的过程,所以,诗谜四句话主要是围绕“雨”而设立。那么,这四个谜底说明了什么呢?对此,宝玉作为历史记录人,告诉曹家人、宗人:曹玺家续的家谱确实存在“重公”问题,得重修家谱。其办法:“拆重公”、“访询”、“先人”、“添齐”(彩虹、防汛、仙音、天泣)就行了。此乃是四个独立谜底的谐音原字。“拆重公”,为“彩虹”拆字后的谐音;彩——拆,虹——虫、工(重公)。同理,访询——防汛。先人——仙音。添齐——天泣。
归纳起来其意为:宝玉针对曹锡章提出的,曹玺修的家谱存在“两公”堆砌在一起的严重问题,提出解决办法:拆去家谱中曹锡远和曹世选的“重公”,即两个人重在一起的始祖位置。要“访询”自己真正的先人,重点是范“雨”字的曹霖和其父亲曹锡章,追述自己的远祖,“添齐”到自己的家谱上。这样曹家的祖籍和宗族不就大白于天下了吗?有我宝玉(《石头记》)证明,你曹锡章不必担心“重公”和锡远顶章的问题,这些都能解决。
上述宝钗(曹锡章)、宝玉(石碑——《石头记》即史志)先后发了言。宝玉是“石碑”当然是旁白的,像现代电影艺术手法一样旁白解说。这是人物对话,曹锡章的提出的问题光宝玉答不行,曹家人要有人答复此事。作为曹家人谁最有资格回答这些问题呢?当然是曹锡章(宝钗)的儿子曹霖(林黛玉)。曹霖马上接上话茬,书中,黛玉也有了一个谜:

騄駬何劳缚紫绳?驰城逐堑势狰狞。
主人指示风雷动,鳌背三山独立名。

黛玉之谜是什么意思呢?即曹霖对其父曹锡章说些什么呢?还得分层次,分析这首诗谜:
首先,俗看破谜,其字面意思是:一种像宝马、良驹似的东西,用不着缚着缰绳,在主人的指使下,沿着城池勇猛奔驰。它的样子像一只鳌,背上背着山一样的东西。这个谜底到底是什么呢?如果我们的脑筋肯急转弯就应该想到:它是中国民俗食物中最闻名遐尔的“饺子”。“饺子”人人都知道是用面饼和肉馅包成,包好后的饺子背上捏了很多褶,其形状也像人的耳朵。所以,谜底是饺子。
谜底物体已明,但这个诗谜并没有要求我们打一物。这样看来,“饺子”就不是真正谜底,而是和饺子紧密关联的事——“下饺子”。饺子包好后,要往滚烫的开水锅里下,即煮饺子。下饺子的人要用笊篱不停的搅动饺子,防止粘锅。饺子在笊篱顺方向的搅动下,一个个像鳌一样,背着如起伏的山脉的摺,不停的奔跑。这个下饺子的俗事,便是黛玉诗谜的俗看谜底——“下饺子”。
至此,我们知道了黛玉诗谜的俗看谜底是“下饺子”,但还不能算完成任务,我们还需要以“影伙从”的方式看看里面的真情,看看曹霖到底是怎么说的。把诗谜还原,谐音原字为:

录尔何劳父吱声,祠成嘱霑始增您。
祖人指示凤李动,媪辈姗姗牍立名。

这些谐音原字的意思是:曹霖一听父亲不满意曹玺原来修的“重公”家谱,赶紧接上话说:把您的名字重新修到我们后代曹玺家真正的家谱上,还需劳驾父亲您吱声吗?现在,我们的后代曹霑(薛宝琴),正在按着我兄弟曹雲(湘云)的家谱,在补我们家的真正家谱(作十首怀古诗),叫曹霑在新家谱我的位置上面始祖位置处实名增补您。这件事曹頫(王熙凤)的祖父,曹玺早就嘱托曹家后代将来一定要办好。曹頫遵照曹玺的“指示”,领略到了他祖父当年用谐音换字的方式来补家谱的绝妙主意,出了个“影伙从”“言祖“(李纨)的点子,叫曹雪芹按此点子写《风月宝鉴》即《石头记》,并在书中续修曹家真正的家谱。曹霑已经行动了,我们在他写的书中都成了女流之辈;成了大家闺秀姗姗活跃在书中。曹霖告诉他父亲,这件事曹頫已安排(凤李动)曹霑行动了,你看结果吧。
曹雪芹写得诗谜,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石头记》写作的基本手法是“一手二牍”,而其诗谜的结构运用的则是“影伙从”的方式,都是一环套一环的,表面只是一个影。黛玉的诗谜和宝玉的诗谜一样,不但诗谜整体是个谜语,每句诗谜也是个独立的谜语。下面,我们再重新还原诗谜的谐音原字,展示诗谜更深奥的第三层意思:

騄駬何劳缚紫绳,驰城逐堑势狰狞。
主人指示风雷动,鳌背三山独立名。

“騄駬何劳缚紫绳”:“騄駬”,隐寓蜡。蜡,是蜡体包着细绳一样燃捻的圆柱体。所以,这句诗谜的谜底可以认定为“蜡”。
“驰城逐堑势狰狞”:同上面说过的一样,此句是表现用“笊篱”下饺子的情景,谜底当为“笊篱”。
“主人指示风雷动”:使我们联想到“扇子”,扇子在使用者的摇动下产生风,谜底是“扇子”。
“鳌背三山独立名”:俗物谜底是“笔架”。这是连环谜,谜底“独立名”是打一字。再释:鳌背三山——移山。移山原字为“亦山”,把“亦山”“笔加”(笔架),两个字上下加在一起合成为“峦”。“峦”即“独立名”谜底。
这首诗谜和宝玉诗谜的谜底一样,也是贯串一起的。把各个单谜的谜底合成一句话为:“从锡章缮之峦”。
“从锡”,是第一句诗谜的谜底“蜡”字的拆字谐音原字,即“虫、昔”。二字谐音原字为“从锡”。(蜡字,古代通用)
第二句谜底为“笊篱”。原字是“早、立”。“早、立”合成一个字为“章”。
第三句谜底为“扇子”。原字为“缮至”。
第四句谜底为“移山”。两个原字“亦、山”,合成一个字为“峦”。
三牍的谜底意思是:曹霖和他父亲曹锡章说:修家谱用不着您吱声,曹雪芹把原来曹玺修的“重公”家谱马上校对过来——“下校之”(下饺子)。怎样校过来呢?“从锡章缮至峦”;从曹锡章往下修至曹峦(曹玺)。曹霖(黛玉)在世时知道孙子叫曹峦,因此他原来的老家谱上肯定有这四辈人,这四辈人当时都是按曹家家谱范字起的名,因此他清楚。同时,他认为只要把我父亲曹锡章修补到我家家谱上,我们的宗族关系就清楚了,其远祖关系也透明了。现在需要曹霑赶紧行动——“下校之”,书中薛宝琴已经酝酿好了。请看书中:

探春也有了一个,方欲念时,宝琴走过来笑道:“我从小儿所走的地方的古迹不少,我今拣了十个地方的古迹,作了十首怀古的诗。诗虽粗鄙,却怀往事,又暗隐俗物十件,姐姐们请猜一猜。”众人听了,都说:“这倒巧,何不写出来大家一看?”要知端的。

这里的“探春也有一个,方欲念时”,并不是说探春真的作好了谜语,只是暗示下面要说的谜语是隐寓“探春”这个范世周期的事。也就是说,下面“宝琴”作的“十首怀古诗”原本应该由探春来作的,因为,“十首怀古诗”是曹雪芹亲撰的曹家“探春”这个范世周期二十个范世末尾七代人的宗谱,应该是“探春”份内的事。
薛宝琴(曹雪芹)说他从小所走的地方的古迹不少,有两层意思,一是说他知道的事不少,曹家的“古事”更知道;二是要作《石头记》之前,他访询了自己的先祖和近代先辈居住过的地方,实地考察了曹家先辈的历史。今天选这十个“古迹”制谜,那都是有根据、有出处的。同时,他说“十首怀古诗”粗鄙,是在告诉世人内隐的家谱是不刻意追求文法的,能把谐音原字隐寓的事看明白,即能看明白是曹家宗谱和宗谱上的人物就达到目的了。而俗物谜底是个引子,表面上是给俗人看的,即一般读者猜着玩的,实际上又和真正的谜底紧密相连、相互照应的,这也是对如何解读二牍谜底的提示。宗人说“这倒巧”,大家认为宗谱这样的写法,曹雪芹也太巧了。
五十回是描写曹雪芹在东港市大孤山曹家堡补家谱的情景,这些人物都是曹雪芹根据曹家先辈身份和文法需要设定的。正如,脂砚斋在此回末所批的那样:

“诗词之峭丽、灯谜之隐秀不待言,须看他极整齐、极参差,愈忙迫愈安闲,一波一折路转峰回,一落一起山断云连,各人居度各人情性都现。至李纨主坛,而起句却在凤姐,李纨主坛,而结句却在最少之李绮,另是一样弄奇。”

  能明白脂砚斋批语实质的人,对笔者的阐释也一定能心领神会。脂砚斋的批语正是笔者上述阐释赖以形成的依据和基础。“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本文就不说了,“暖香坞雅制春灯谜”现解味在此。通过上述解味,现在大家对脂砚斋“灯谜之隐秀”说的什么事都清楚了吧?他与曹雪芹在书上一里一外说的都是一码事。脂砚斋批的:“一波一折路转峰回,一落一起山断云连”,在这段文字中多处可见。例如;李纨、李纹、李绮作的《四书》谜语,最后一个和前三个说的不是一会事,但从二牍上看“各人居度各人情性都现”。不单是她们三个“文法”化身的人按自己身份说话——“情性都现”,还有宝钗、黛玉、湘云、史太君,王熙凤等历史人物和探春这个曹家范世规范设定的人物,他们都能准确的出现在他们应该出现的场合,都能“居度有理”按自己身份表态。起句在凤姐(凤姐——曹頫的起句很有讲究,这里不赘),恰好说明了《石头记》和补家谱是他策划的,李纨主坛更充分证明了“眼珠”所担负的使命。“眼珠”——“言祖人”主坛的议题是:你要把“眼珠”睁开,认清文字背后的文字,看清文字背后讲述的曹家先辈和历史。同时,提醒我们要开“巨眼”,不能像李纨死去的丈夫那样,是个死板地看书的“假珠”(贾珠)。如果眼睛像“假眼珠”,定会把这无比奇妙的文章当小说故事看了,那样是看不到眼前奇特的山峰和彩虹的。结句在李绮,用了她的名字正合她的身份,同时也是用以隐寓此段文字的奇特。
此回末尾,脂砚斋还批道:

“最爱他中幅惜春作画一段,似与本文无涉,而前后文之景色人物莫不筋动脉摇,而前后文之起伏照应莫不穿插映带。文字之奇难以言状”。

脂砚斋(王熙凤)为什么说最爱他中幅惜春作画一段?因为,他知道这是老太太(曹玺)交给他的历史任务,由于这个历史任务引出了这些绮丽的文字,才有了惜春作画。惜春作画的重要意义:是要还原曹家百年历史——《石头记》。所以书中贾母要求惜春一笔不能错,要真实还原曹雪芹写书的补家谱过程,这个过程详细解释了曹雪芹家始祖上存在的问题,并马上着手修改,要按曹雲家的家谱把他们家真正的家谱修成。一旦惜春把这张画画好,曹玺不愿意戴的——“叛变投敌” 的人曹振彦的儿子这顶帽子就会摘掉,就会正曹髦后裔之名。脂砚斋看到了怎能不说:“莫不筋动脉摇,莫不穿插映带”。这些正冲了曹頫的血管子,曹家的宗族和先辈的血缘关系都在这回显露出来,这是曹家人几代人所期望的,脂砚斋他能不感动吗? 能不感慨吗?只有深知《石头记》的真谛才能理解曹頫这段话。如用“假眼珠”即看小说的眼光看“惜春”作画,那就与下面作灯谜这些隐寓的描写没有关系了。正是如此,脂砚斋才赞叹曹雪芹的笔法:写的太奇妙、太漂亮了,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把我们曹家人的期望都寄托在惜春身上,虽然日月如梭探春即将过去,可是我们亲宗曹家还有“惜春”二十代人,他们现在“连理枝头花正开”,才刚开始第一代(连庭际广天,曹家惜春第一代范连字),在这二十代人的岁月里,我们回归曹髦宗族上去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今天曹頫、曹雪芹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十首怀古诗”——曹雪芹亲撰的曹髦后裔家谱已经公布于世。作画人是惜春亲宗第六代(祖传德集先)范“祖”字的人,这个范“祖”字的人使曹家的祖宗之义——这个世界上最有韵味、奇特无比的家谱得到了还原。我们再回到书中第五十一回:“薛小妹新编怀古诗,胡庸医乱用虎狼药”,重温十首怀古诗中的曹家家谱:
众人闻得宝琴将素习所经过各省内的古迹为题,作了十首怀古绝句,内隐十物,皆说这自然新巧。都争着看时,只见写道是:

  赤壁怀古 其一
  赤壁沉埋水不流,徒留名姓载空舟。俗物谜底:冰(地)。
  喧阗一炬悲风冷,无限英魂在内游。真正谜底:魏武帝曹操。

  交趾怀古 其二
  铜铸金镛振纪纲,声传海外播戎羌。俗物谜底:蚕。
  马援自是功劳大,铁笛无烦说子房。真正谜底:丕——魏文帝曹丕。

  钟山怀古 其三
  名利何曾伴汝身,无端被诏出凡尘。俗物谜底:草帽。
  牵连大抵难休绝,莫怨他人嘲笑频。真正谜底:曹髦——高贵乡公。

以上是曹雪芹家三位远祖,曹髦是他们家开山的始祖。曹髦的父亲是东海定王霖,曹丕的儿子。以下是探春范世第十四代到二十代家谱。始祖曹锡章,世居山东宁海州。有岫岩大孤山曹大汉(邢岫烟)家谱(影印)为证。

  淮阴怀古 其四
  壮士须防恶犬欺,三齐位定盖棺时。俗物谜底:玳瑁。
  寄言世俗休轻鄙,一饭之恩死也知。真正谜底:曹锡章(曹锡远)。

  广陵怀古 其五
  蝉噪鸦栖转眼过,隋堤风景近如何。俗物谜底:画眉。
  只缘占得风流号,惹得纷纷口舌多。真正谜底:曹霖。

  桃叶渡怀古 其六
  衰草闲花映浅池,桃枝桃叶总分离。俗物谜底:灶王爷。
  六朝梁栋多如许,小照空悬壁上题。真正谜底:曹文龙。

  青冢怀古 其七
  黑水茫茫咽不流,冰弦拨尽曲中愁。俗物谜底:棺材。
  汉家制度诚堪叹,樗栎应惭万古羞。真正谜底:曹峦(曹玺)。

  马嵬怀古 其八
  寂寞脂痕渍汗光,温柔一旦付东洋。俗物谜底:脂檠(油灯)。
  只因遗得风流迹,此日衣衾尚有香。真正谜底:曹寅、曹宣。

  蒲东寺怀古 其九
  小红骨贱最身轻,私掖偷携强撮成。俗物谜底:漂浮。
  虽被夫人时吊起,已经勾引彼同行。真正谜底:曹顒、曹頫。

  梅花观怀古 其十
  不在梅边在柳边,个中谁拾画婵娟。俗物谜底:燕子。
  团圆莫忆春香到,一别西风又一年。真正谜底:曹霑(曹雪芹)。

多少年来,无数俊杰贤才皆把曹雪芹的诗谜视同传诗之义玩味,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十首怀古诗”就是曹雪芹亲撰的曹家真正的家谱。“十首怀古诗”乃千古绝唱!八年前,笔者解味于北京——在红学会议上宣读了《薛宝琴十首怀古诗“解味”》一文,完成了曹家从曹玺到曹雪芹四代人的回归自己宗族的愿望。说来也颇为蹊跷,宣读解味论文的当天晚上,老天竟也为之动容,单单北京,绵绵大雪竟下了一宿。百年以来,曹家的真正家谱终于得见天日:可谓天之昭雪。
用这种奇特的写作方法写家谱,家谱前后文字又这样奇特,曹雪芹乃亘古以来世界上第一人,也是唯一的人。曹雪芹不但用“影伙从”(一手二牍)的艺术手法写成了《石头记》,同时把他们家的家谱也重新修补在《石头记》中,校对了过去“合亲”家谱以及“八旗通谱”上的谬误。以上可以证明:“五庆堂”曹家家谱以及其他说法的曹家家谱都和曹雪芹家没有直接的血缘宗族关系。
再看书中,薛宝琴的十首怀古诗(曹家的真正家谱)一亮相,便引起大家一番议论:

众人看了,都称奇道妙。宝钗先说道:“前八首都是史鉴上有据的;后二首却无考,我们也不大懂得,不如另作两首为是。”【庚辰双行夹批:如何必得宝钗此驳方是好文,后文若真另作亦必无趣,若不另作,又有何法省之,看他下文如何。】黛玉忙拦道:【庚辰双行夹批:好极!非黛玉不可。脂砚。】“这宝姐姐也忒‘胶柱鼓瑟’,矫揉造作了。这两首虽于史鉴上无考,咱们虽不曾看这些外传,不知底里,难道咱们连两本戏也没有见过不成?那三岁孩子也知道,何况咱们?”探春便道:“这话正是了。”【庚辰双行夹批:余谓颦儿必有尖语来讽,不望竟有此饰词代为解释,此则真心以待宝钗也。】

这段文字是对曹雪芹修成的家谱的解说。曹雪芹把他家真正的远祖和家谱补写完后,宗人看了都说好,补的妙。但曹锡章(宝钗)却还是有意见,因曹锡章已是故去之人,是曹玺家在当时山东宁海州宗谱上的始祖。曹雪芹于清朝乾隆六(1741年)开始按大孤山曹宗孔家谱把自己家谱补成:三个远祖曹操、曹丕、曹髦。五辈先人;曹锡章、曹霖、曹文龙、曹玺、曹寅及曹宣共六人。所以,曹锡章说:三个先祖,自我以下五代六个人加上曹颙都已经作古成为历史了,可以曰考,上宗谱。后面两辈人有在世的,不能曰考(有证据证明当时曹雪芹父亲曹颙已经去世,曹頫健在)。曹锡章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真不懂你们是怎么搞的,活人怎能往宗谱上写,改了为好。再说没有上宗谱的人,按传统习俗的说法阴阳不能相见。曹锡章是故去的人,当然不能认识在世的人,所以不让写在一起。对此,其儿子曹霖(林黛玉)赶忙出面解释说:
爹爹也太“胶住故舍”(胶柱鼓瑟)、“胶有曹昨”(矫揉造作)了。意谓:父亲,你不能按山东胶东曹家老家过去的历史来看后世写书的事。这两代人,虽然有的不能上宗谱,咱们看不到“探春”最后两代人的样子以及他们的变化,但他们的范字没见过不成,这是写书,相当于过去唱戏,你权当戏说吧。三岁孩子也知道这两辈人(曹頫、曹雪芹)不是真故去了,是戏说,何况我们呢(此为一染)。
探春对补家谱及宗谱的事非常清楚(探春是曹家第三个二十代范世化身,对她管辖的事当然明了),马上接上话,即证明说:这话说的太对了,就是这么会事。
对上述对话,李纨又道:

“况且他原是到过这个地方的。这两件事虽无考,古往今来,以讹传讹,好事者竟故意的弄出这古迹来以愚人。比如那年上京的时节,单是关夫子的坟,倒见了三四处。关夫子一生事业,皆是有据的,如何又有许多的坟?自然是后来人敬爱他生前为人,只怕从这敬爱上穿凿出来,也是有的。及至看《广舆记》上,不止关夫子的坟多,自古来有些名望的人,坟就不少,无考的古迹更多。如今这两首虽无考,凡说书唱戏,甚至于求的签上皆有注批,老小男女,俗语口头,人人皆知皆说的。况且又并不是看了《西厢》《牡丹》的词曲,怕看了邪书。这竟无妨,只管留着。”宝钗听说,方罢了。【庚辰双行夹批:此为三染无痕也,妙极!天花无缝之文。】大家猜了一回,皆不是。

眼珠——言祖——理公裁(李纨) 又出来解释,具体含义是:
她是明说后两首诗,其实是暗渡陈仓,关键话:这两件事虽无考。两件事说的是后两首诗所指两辈人吗?不是,这是偷换概念。“眼珠”(言祖,历史看)说的是曹家的两位始祖,曹锡章、曹霖。他说:虽然你们两个人无考,即没有史料记载, 但是曹雪芹原是到过曹家山东胶东宁海州祖籍的。“眼珠”证明曹雪芹去过自己的祖籍地。 比如曹家那上景(上京)时节,曹家曹锡章、曹霖两位始祖,单关于你们父子的坟,到见了三、四处。1、山东宁海州是他们生活和活动的地方(一处)。2、曹玺把他们的牌位带到北京或修了坟(二处)。曹宗孔当然要在辽宁岫岩供奉(三处)。曹霖可能还独有一处坟。关于你们父子一生的事,都是有事实根据的,怎么又出现那么多坟墓。自然是你们的后代所为,后代人敬爱自己的先人,又在他们新到地方修的,这么做也是有的。
及至看《广舆记》上:广舆记——代广喻,地图巴掌大可能代表几个省或全国。这段是说:我们拿个影响最大的比,关羽父子坟多,谁都知道。历史上不止关羽父子的坟多,自古有些名人的坟就不少,无考的古迹更多。“眼珠”是说,无考不能说没有。此说是为了充分证明曹锡章、曹霖两人,虽然“无考”没有史料记载,却是历史上实有其人其事(此为二染)。
“如今这两首虽无考”,这话又转回来了。本来说两位始祖,又转到后两首诗所描述的人身上(差别在于把两件事换成两首诗,概念就是这样换回来的)。今天这两首说得这两代人虽然不能曰考,但是街头巷尾三教九流,男女老少,市井闲谈谁不知道《石头记》,谁不知道他爷俩,一个写《石头记》,一个批。况且,他们看的不是“西厢”、“牡丹”的词曲,而是《石头记》小说。《石头记》是写曹家百年历史,这十首怀古诗是曹家真正家谱,明白者清楚。何况《石头记》不是邪书,(话又转到《石头记》是小说故事上,不明白者当小说读)就这么留着(此为三染)。
曹锡章(宝钗)听了他们这么说,也就不说什么了,默许了他们的说法。
大家猜了一回,皆不是。曹雪芹是故意隐去谜底,把这个答案留给了后世人。后世人,愿意把此书当小说词曲看,看个热闹。能把真正谜底解出来的,不是小红(晓红),就是秦种(亲宗)后人智能者。
在这段结尾,脂砚斋批:此为三染无痕也,妙极!天花(衣)无缝之文。
脂砚斋(王熙凤——曹頫)说:这段写得太妙了,黛玉、李纨的解释非常巧妙,不同的说法,文字表面就是故事,一般人是看不出破绽,真是天衣无缝的三染。脂砚斋深知此书底里,才发表此议论。
一染;宝钗提出后二首无考,黛玉出来说宝钗像贵族家小姐一样,太挑剔、拘泥做作了(胶柱鼓瑟,矫揉造作)。这是故事文字表面的意思,实际上是曹霖(黛玉)告诉曹锡章(宝钗),我们后代写《石头记》补曹家的家谱,他们把自己添上是不得已而为之,这两代人你就权当是戏说吧。
二染;李纨说:他是游历这个地方,虽然无考,古往今来把传说故意弄成古迹来糊弄人的也是有的。从地图上看关羽父子的坟就不少,是人们爱戴他们为他们修的。书中的故事就是这个意思。实际上是“眼珠”(李纨)拿关羽父子说事,说曹锡章、曹霖史料上无考,但史实上却实有其人,以此证明这个家谱中的两位始祖真有其人,准确无误。
三染;李纨说这两首无考,也不是看《西厢》、《牡丹》的词曲,只不过是用典故作诗,并看不到《西厢》、《牡丹》的内容,不要紧,留着。实际上“眼珠”(李纨)说“这两首诗无考”,是说曹頫、曹雪芹两人我们是不知道,难道现在的人还不知道吗?《石头记》是他俩一个设计、一个写的。书成后曹頫又批书,《石头记》现在谁都知道了,当然得留着。
什么是舞龙雾雨的写法,以上是样板:一牍表面故事和二牍史实同时展现,一喉两歌,两种音调共鸣,谁能为之,唯曹雪芹。
《 薛宝琴十首怀古诗“解味”》是一九九七年完稿,一九九八年于北京公布,本篇是与其同时间所作的姊妹篇,于今相隔八年了。现在两篇合在一部书中,也是曹雪芹家珠联璧合(祖连必合,学用曹雪芹笔法)了,正如曹雲预告的那样:曹雪芹家的“典将存”了。
曹雪芹为了证明其家族是正统的汉人身份,用了大量的篇幅说明他是曹髦后裔,是东港市大孤山曹大汉的本宗、本族人。这说明了《石头记》暨曹家真正的家谱就是在大孤山写成的。由于曹雪芹和大孤山曹家的关系,曹雪芹在《石头记》中留下了谶语,他希望这些奇谜,最终能被大孤山的曹家惜春范世里的后代破译。
今天,他的谶言应验了。笔者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只能说这是历史赋予的使命。笔者本来不是搞文学研究的,可偏偏研究了显学《红楼梦》,本来没有条件搞这项研究,但却不惜用知识的沙漠来吸纳《红楼梦》的真谛,这本来是不可能的,但最终却收获了它的果实。在这里,笔者要说明的是:搞《红楼梦》研究并取得了初步成果,除了源于自己的不断努力,更重要的是得益于曹家的历史渊源的余晖的照映:让笔者出生在大孤山这块《红楼梦》诞生的土地上,使笔者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曹雪芹在大孤山的历史足迹余波的振荡……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今天,似乎可以这么说:笔者的努力和付出,在一定层面上为正确认识《红楼梦》翻开了新的一页!(20175)

注①:曹雪芹自己总结《石头记》的写作艺术手法是“影伙从”,即几样事都重在一个影子(一种文字)下,这就是《石头记》小说文字运用的基本方法。戚蓼生说的“一手也而二牍”,是他自己的理解,但和曹雪芹说的“影伙从”的写法还有一定的差距,也没有例证探求这个观点的实质。《石头记》写作方法不仅仅是一手二牍,而且有三牍,甚至四牍同时存在一种文字下。
本文和《薛宝琴十首怀古诗“解味”》是姊妹篇,1998年完成第一稿。今年6月修改定稿。

电子信箱:caozuyi@163.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