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探案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探案

作者:虞卫毅  收录时间:2007-04-26

红楼梦研究中有三大疑案悬而未决:一是后四十回作者为谁?;二是脂砚斋身世;三是作者曹雪芹生年与身世。这三大悬案的破解,对红学研究关系十分重大.
红楼梦后四十回作者是谁?这一迷案,可以说是困扰红学家的最大悬案,直到目前,仍然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对此个案的研究,提出观点的人很多,有说服力者很少。胡适、俞平伯早年认为后四十回是高鹗补续。此一观点在目前的红学界仍属主流意见。但是,从目前已知的史料与史实来看,说后四十回是高鹗补续已经完全不能成立。高鹗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完成后四十回的续写。后四十回的作者肯定是另有其人。这就给当代的红学研究提出尖锐的挑战———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到底是谁?这是任何一位红学研究者都无法回避的问题。任何一位自称是“红学家”的人,必须首先能回答这一问题,才能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红学家,否则,只能是冒牌红学家。
脂砚斋身世,更是红学研究中的迷中之迷,他(她)是男是女?是一人还是多人?与作者曹雪芹是亲属、朋辈、还是知心恋人,红颜知已?脂砚斋是参与红楼梦创作与评论且与作者关系至为亲密的人物,是红学研究中必须关注无法回避的人物,因此,对脂砚斋身世的个案研究,也是当代红学研究中的重中之重。
曹雪芹的生年问题,与作者的身世经历直接相关,与这部小说是实录还是虚构更有密切的关联。它也是红学研究中不能回避、必须解决和回答的问题。但是直到目前,红学界对此还是议论纷纷,没有定论。
红楼梦的创作,距今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经过多年的收集与研究,我们已经发现和掌握大量与作者有关的资料和史料。也有了很多研究成果。在此基础上,当代红学研究在上述三大悬案上是否能有突破性进展,为红学研究拓开新的局面,为当代学术研究提供新的方法与亮点。笔者认为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应该是水到渠成的。
著名红学家周策纵先生为他的红学研究论集取名为《红楼梦案》,这里的“案”,不是指一般意义上的“案件”,而是指学术意义上的“学案”与“个案”。事实上,红学研究是由一个个学术个案汇聚而成。红学研究中遭遇的各种难题与课题,构成红学研究中的不同学术个案,对这些课题的研究和论辩,形成红学研究中的学术景观。由于一定时期的学术研究是和整个时代的学术背景与学术底蕴密切相关,因此,红学研究中出现的“个案”,完全可以形成能反映当代学术研究水平与研究热点的“学案”。这就是当代红学研究的态势和意义所在。

红学研究存在一些难解的迷案,这即是对当代红学研究提出的挑战,也为当代红学研究的深入展开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平台.就红学研究而言,完全依靠过去乾嘉学派所使用的考证研究方法已经无法胜任.由于红楼梦成书过程的特殊性与复杂性,用简单的单向思维已无法破解复杂的迷案,必须采用综合的多向的实证研究方法才能取得较大的突破.而借助法学理论与现代探案学方法研究红楼梦学案,不失为一条有效的途径.可以说,能解开上述三大迷案的任何一案,都是对红学研究的绝大贡献.笔者不揣冒昧,对上述三大迷案均提出独到意见,是基于一种整体认识.其实,这三大谜案看似互不关联,实有逻辑联系.必须有整体把握,才能有正确的思路与解迷的方向.这正是红学研究的高难度所在.
《聊斋》成书于康熙二十年左右,作者蒲松龄与曹寅是同时代人,蒲去世时(康熙五十四年),曹雪芹只有三岁。《聊斋志异》在当时的文坛很有影响,曹雪芹在写作红楼梦时借鉴了《聊斋》中的一些创作手法。例如书中写秦钟去世前与小鬼对话的描写,分明是借鉴了《聊斋》中写鬼的浪漫手法,而红楼梦书中对女性的赞美与《聊斋》中对女性的赞美也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可以说,《聊斋志异》的创作思想与创作手法对红楼梦的创作是产生了很大影响的,这是一个非常有研究价值的红学“个案”。并且,这一个案的研究对破解笔者提出的红学三大迷案也有一定的帮助。因为红楼梦后四十回中有些内容的描写分明也受《聊斋》的影响,例如“闻鬼哭”一段的描写,例如鸳鸯上吊一段的描写。与前八十回中关于太虚幻境的描写,关于风月宝览的描写,都是一人手笔。笔者研判红楼梦后四十回是由初稿本嫁接,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为同一作者,与这种写作手法上的一致性不无关系。《聊斋》重在说鬼,《红楼梦》重在说梦。不论是说鬼,还是说梦,都是在借题发挥。

曹雪芹改写初稿本《风月宝鉴》时,分明是想改其前三回,而保留后四十回,故改写过程中处处想着如何与后四十回实现对接。后在八十一回中用“两番入家塾”实现巧妙对接,真是天衣无缝!如认为高鹗有能力续写后四十回,那是大错特错了。后四十回谈古琴,谈围棋,谈占卜,谈戏曲,谈酒令灯谜,谈佛道,谈鬼神,谈世道人心,都是世家子弟才能有如此能力。高鹗出身平平,且当时只有三十多岁,涉世未深,如何能写出后四十回中的那些情节?
如果认为嫁接的主意是程高二人想出,那就大错特错了.
曹雪芹对初稿本并不是全部否定,初稿本同样是付出了大量心血的.但是初稿本的前三回写的太粗糙,曹公感到不满意,所以会有改写前三回的举措.他在改写之初并不曾想将后四十回也作改写.但是,既要改写前三回,又要使改写后的内容与初稿本后四十回实现对接,并非易事.所谓的"伏线千里",主要是改写的内容要与后四十回有所照应.如果曹公对故事的后面内容不是很清楚,又如何能谈得上"伏线千里"!,所以,笔者认为,曹公在写作红楼梦前八十回时,心里已经有了后面的故事内容,换句话说,他是以初稿本的后四十回为伏脉的依据的.从这种意义上说,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俞平伯先生在晚年看到了这一层,所以说出“胡适、俞平伯腰斩红楼梦有罪,高鹗、程伟元保全红楼梦有功。大是大非,难以辞达!”这样惊心动魄的话语。可以说,实现前后对接的最初设想是曹公自已的主意,并且曹公在临终前留下了全书一百二十回的总回目。程高二人是在弄清了曹公的真实意图后,对初稿本后四十回内容作了嫁接处理,使红楼梦一书成为“全璧”。这就是程甲本出书之前只有百二十回回目,而无全书的真实原因所在。其实,曹公在世时,已经写完全书,并列出了全书的回目。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将初稿本后四十回续接在前八十回之后,曹公就去世了。脂批所言“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主要是指这种合成工作还没有完成就作者就提前去世了。曹公遗下的工作,后来由程高二人经一年多的努力而完成。因此,程高二人嫁接后四十回是在实现曹公的遗愿,是有很大功劳的。同时,这也能解释清高鹗能在几个月时间内“续写”完后四十回的迷底所在。因为他在这几个月中所作的工作,只是嫁接工作,并不是重新续写。如果认为他能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就能续写出内容复杂而又与前八十回完全呼应的后四十回,那不过是一种臆想罢了,事实上是根本做不到。
脂批说的很明白:"雪芹旧有<风月宝鉴>,其弟堂村作序.说明<风月宝鉴>是曹公写的初稿本.“东鲁孔梅溪”只不过是作者的另一化名而已。这与作者在第一回中的记述与交待正相吻合.值得注意的是,脂批中提到的“堂村”究竟是谁?这需要深入考辩.笔者认为堂村是暗指雪芹堂弟曹天佑(书中的贾兰),曹雪芹写作<风月宝鉴>时,其弟曹天佑尚在世,并且作了"州同"小官,所以初稿本成书后,请曹天佑题了书名并作了序.但初稿本成书不久,其堂弟曹天佑就因卷入宫庭政变而被杀.这是脂批中不愿公开其姓名的原因所在.也是《好了歌解》中“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的潜台词所在。曹雪芹是乾隆初年出走,曹家宗谱是乾隆七年左右修成,上面有曹天佑官州同的记载,而无雪芹事迹的记载。主要是因为雪芹没有功名,又是出家之人,不便入谱。曹天佑死于乾隆七年左右,因此可知,初稿本的写作时间段是乾隆元年到乾隆七年之间。曹天佑之死,对曹雪芹刺激很大。后来在改写初稿本时,李纨的判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赞美到同情和悲叹。书名也由《风月宝鉴》(劝世之意)改为《红楼梦》(大梦初醒)。后四十回是初稿本,所以有入世的描写,有劝世的描写。前八十回是改写本,是彻悟后的人生感叹,所以多出世之语,例如《好了歌》就说的很透。正因为如此,用初稿本后四十回嫁接在前八十回之后,在创作思想与文笔上就显得格格不入。这正是后人在研判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时看出明显差异的原因所在。
红楼梦是小说,书中人物的辈份不需要与现实中人物辈份一一对应.关键是写人、写事。例如元春这个人物明显是写王妃曹福金,她是曹寅之女,是曹雪芹的姑母。书中将她写成是王夫人之女,是宝玉的姐姐,并且写成是贵妃。主要是为了简化故事情节,便于叙述。曹公写红楼梦不是为了写自传,而是为了借题发挥。书中的很多故事都有寓言的性质。李纨这个人物明显是以曹禺页遗孀马氏为原型,因此,贾兰的原型正是曹寅亲孙曹天佑,他与曹雪芹是堂兄弟。这种关系非堂明显。红楼梦如是曹雪芹所著,贾宝玉如果是以作者少年生活为原型,那么,曹天佑与马氏必然会在书中出现。而李纨的遭遇正是马氏的遭遇,贾兰的中举与作官正与曹天佑的史料相吻合,这绝不是巧合,而是有实录的成份在。按照笔者的考证,曹雪芹出生于康熙五十一年,而曹天佑明显是出生于康熙五十四年。曹天佑比曹雪芹小四岁。书中的贾兰正好比宝玉小四岁,这也不是巧合,而是实录。还有就是李纨的年龄,以书中写她的言行举止,也不可能是王夫人之媳,只能是贾母之媳。这从史料上去看就能看的更清楚。
由脂批来看,曹公在改写初稿本时是有意要保留后四十回.因为脂批中明确提到宝玉与宝钗成为夫妻后宝玉出走,(脂批说"若他人得宝钗之妻,麝月之婢,岂能弃而为僧哉!)如果后四十回是曹公去世后由高鹗所续,那么,脂砚在此之前又如何能明确知道续书的内容?!因此只能有一种解释,即曹公在世时已有全书的后半部,并且它还是是曹公改写前八十回的伏脉所在.试想,曹分写前八十回时如果没有故事的全局在胸,又如何能做到"伏线千里",脂砚斋如果对全书没有整体认知,又如何能有整体性的评点.特别是脂砚在第七十一回中有一批语:"好!一提甄家,盖假事将尽,真事将显."说明脂砚是知道曹公有保留和续接初稿本后四十回(实录较多)的初衷的.因此,笔者认为保留初稿本后四十回是曹公的本意,包括后四十回回目,应该都是曹公改定.全书共一百二十回的总结构和总目录也是由曹公生前定下.高鹗只是在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的对接与整合上作了一些必要的嫁接工作.完成了全书的总成工作.这是笔者反复研判后得出的结论.这虽说是一个石破天惊的结论.但绝不是一个虚假的结论,而是一个能够经得起检验和推敲的结论.
考证红楼梦作者,一定要注意收集和分析史料.曹寅挚友张云章在康熙五十一年写的那首贺曹寅得孙诗,在史料中是清清楚楚,红学家却视而不见,那些伪红学家更是说曹寅无孙,说作者是曹寅之孙是无据的.真是岂有此理!
张云章贺诗的首句"天外忽传降石麟."与红楼梦的原名"石头记",及书中贾宝玉降生的传奇故事是那样的吻合.说明这位作者正是张诗中提到的曹寅侄孙曹雪芹。据笔者考证,曹雪芹是曹兆页之子,曹寅侄孙(后过继为亲孙).生于康熙五十一年,生于北京.终年五十二岁.曹雪芹二十四岁那年离家出走。三十岁左右完成初稿本《风月宝鉴》的创作。四十岁左右开始改写初稿本,五十二岁那年去世。红楼梦全书均是曹公创作,它是一个奇特的嫁接体,在世界文学史上也属罕见,此书的前八十回是曹雪芹四十岁以后的作品,此书的后四十回是曹雪芹三十岁以前写出的作品。(这是后四十回写作水平远不如前八十回写作水平的主要原因)。该书的嫁接与出版是曹公去世后由程伟元与高鹗二人帮助完成,曹公改写初稿本时,只是想改写其前三回,并不是想全部推到重写。这就是作者在书中提到对《风月宝鉴》曾“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真实写照。曹公于乾隆十五年左右由亲友介绍化名去宗学任笔贴式(打工)谋生时,有意虚报了年庚(少说了一旬年龄),敦诚兄弟是在宗学里结识曹雪芹,误认为曹雪芹去世时只有四十岁,而实际上,曹雪芹去世时,已经五十二岁!以笔者得出的研判结果去解读红楼梦,可以说处处吻合,无懈可击

笔者在考证曹雪芹生年时,最初是从曹兆页进京的时间,研判出曹雪芹出生于康熙五十一年,终年五十二岁.当时并没有看到张云章的贺诗.笔者研判曹兆页是十八岁成婚并进京当差,十九岁得子(曹雪芹出世,生于北京).二十四岁过继李氏并接任江宁织造之职.这一年曹雪芹五岁,随其父母由北京回到南京织府,受到老太君的宠爱.
此后不久,看到张云章在康熙五十一年写给曹寅的贺诗,贺其得孙.与笔者从另一线索中研判曹雪芹出生于康熙五十一年正相吻合.这就不可能是"巧合",只能说明笔者的研判思路是清淅正确的.
 

电子信箱:ywy430@ah163.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