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境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境

作者:涑石  收录时间:2007-04-22

    《红楼梦》书题中的梦,是古典中国对人生的一种认识,这与佛氏的梦论——梦是愿望的达成,相去甚远。“浮生若梦”也许能为它注上一笔,而“百载家国梦”使这场梦更加深广和耐人寻味。这一节要说的不是题目中的这个梦,热是小说中的梦境。“甄士隐梦幻识通灵”是书中开篇第一梦,在这一中,一僧一道诉说宝玉黛玉前生,这是个仙话,并提及警幻仙姑这一仙话体系中的首脑人物,也就是说这是一段仙语。这些将拿到《红楼仙境》中说。
    既然“事理”街,“人情”巷,象甄士隐这样的乡宦,虽美中不足,但也算过得。曹雪芹是聪明的,所谓的小说家言,真的是东拉西扯瞒天过海无所不言无所不语,却又让人想知又无从知晓。一段动情的仙话,一篇动听的仙语,一块动人的美玉,一贯动心的世人。要甄士隐听仙话仙语,指点他又不说完全,给他玉看又不让他看仔细,甄士隐好奇这般,身为读者的我们更应该如何?这是古典小说牵着人鼻子走又让人欲罢不能的绝妙招数。甄士隐看的唯一完整的是一个石牌坊,上书“太虚幻境”,一副对联,“假作着时着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对于这对联人们绞尽脑汁,想了好些解法,我是一个懒于思考的人,我认为对联往往市对横批的解说和扩充,那“太虚幻境”便是它的横批。那么,就解作孽横批中的三个字“太虚幻”极恰,如果非要两个字,就“虚幻”。这与第五回中的对联可以对比来看:“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横批是“孽海情天”。这一联看似比上一联明显,我认为“虚幻”联要切得多。“士隐意欲也跟了去,方举步时,忽听一声霹雳,有若山崩地陷”甄士隐从梦中惊醒,“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一方面是为后文做铺垫(第五回),另一方面是“真事”是不能进入幻境的,这才有真事隐去,假语村言,《红楼梦》真事拉开帷幕。这也是《红楼梦》虚实的处理艺术,所谓“真事隐去,假语村言”实质上是为自己寄哀情,为自家托悲慨。
    红楼第二梦是贾宝玉游幻境。第五回被称为一部书的总目,原因就在于这个游仙梦。游仙题材很有传统也很有渊源。为了便于谈论我不得不把问题压缩到最小,然后集中处理。所以有关于游仙之说亦放到后面去说。
    梦的内容有几点:一是见到了以警幻为首的仙人体系,二是看到了钗册,三是喝茶听曲,四是成婚度蜜月——真是一个丰富多采的梦。宝玉做这样的么功能的原由已经众所周知,如果用佛氏的理论便是宝玉的意识层面在作怪,如果用咱自家的话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个梦的缘起,第一是出自作者意图,第二是据书之中所说——荣宁二公的希冀。这个禀有秀气与邪气相抗天赋的非大恶大善之徒的宝玉,曹雪芹为他不能悬崖勒马而慨叹,而已过逝的荣宁二公在他身上寄以厚望。我们能够看到荣宁二公的繁忙,生前为子孙挣下基业,死后又要忧虑基业的动态。偏偏宝玉冥顽不灵,也许是因为年纪小的原因,竟把这一番好意全辜负了。看钗册,让宝玉明了春感秋悲不过是这样个下场;喝茶听曲,上天对这群天地灵秀的安排也不过是这样;成婚度蜜月,世间的福气亦不过如此。可是宝玉还是陷如了迷津,枉费了警幻的一番谆谆教导。宝玉的这个结果是很自然的,首先宝玉的禀赋已一锤定音摆在那里,其次在进幻境前,哀叹已将“邪魔招如膏肓了”,最后经过可卿的引导,此路已成,堕入迷津。我说此路已成,倒底是什么路呢?这条路就是“情痴情种”“领略”“古今情”偿“风月债”的道路,是一条感性的路,审美的路,自由的路。然而却是违背家族之重托的道路。一行有一行的道,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道,这条路就是宝玉的道。这个梦境使贾宝玉成熟了。在他的思想了一初步形成了一些特殊的世界观。箴规之言常常令人生厌,马后之语往往使人发烦,言语种种使一个孩子厌烦的颇多,身在其中又总是难以体悟,所谓“当局者迷”。曹雪芹写这个梦的时候,自然上已经了悟却无法追悔。不能说驳岸玉是曹雪芹,但曹雪芹赋予他的情感,赋予整部书的情感是曹雪芹本人的,所以我才这样说宝玉的梦。
    另外,我们注意到秦可卿这个人,贾宝玉能做这个梦,与她有莫大的关系。是她给宝玉提供的做梦的场所——她的——那是一个“神仙也可以住得”的地方,她宝玉提供了做梦的一些素材——成婚的新娘。秦可卿这个名字的谐音历来说法不一,我随口说一个,无甚根据,可能是“情可倾”。这个问题太有随意性了,我且说一个有关联的。秦观,字太虚,以词闻名,多写柔情,风格清丽婉约,情韵兼胜。我只是为了说明不管太虚幻境也好,秦可卿也好,甚至秦观也罢,他们都是“情”字辈的,这与《红楼梦》的浅旨“啊旨谈情”很相符。这里我们可以把一些零碎的东西归拢起来,神瑛侍者有情灌绛珠,宝玉是衔“情根”峰下灵石而诞“情痴情种”,宝玉在“情”氏的照料下入梦。秦可揿妖亡,秦钟病故,而宝玉握着“情”这条线又能走多远呢?
    现在,我们用最常识的思维来解宝玉为何要做这个饿梦,我想有两点。一点是秦氏的卧室实在华美而有人情味,她又妩媚袅娜,且她还说“我这屋子大约神仙有可以住得了”;另一点是宝玉脑海中的钗黛之争。这两点在梦中都有体现,神仙有一大群,可揿成了“兼美”。
    这个梦内涵十分丰富。透露;出曹雪芹的家国情怀,贾宝玉的成长历程,还有“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心态,以及钱钟书所谓喜欢剑桥又喜欢牛津,却去了伯明翰的中国人的选择方式。
    如果说第二个梦是荣宁二公嘱梦,那么红楼第三梦梦才是托梦——秦可卿给王熙凤托梦。我们中国人历来有托梦一说,现在有时候还说“你父亲给你托梦,可能是没钱花了。”那么当儿女的也不管清明不清明,马上就得烧纸钱去。如果按照书中的内容说一些合情的话,当然不一定合理,这个梦是这样的。秦可卿是贾氏家族长房宁国府的长孙媳妇,地位高又受待见。不仅婆婆婶子疼,就是贾母也疼。这样一个人竟病了,她与凤姐十分亲厚,凤姐也去看哀痛安慰她。凤姐从黛玉来那天第一次闪亮登场就再也没减过锋芒,此时的她是个行霸道的管家媳妇,她刚因为“毒设相思局”而使贾瑞毙命。作为荣府的当家人,又常到宁府走动,家中的光景大小动向,她是最明白不过的了。如此精明的王熙凤她不会一丝一毫没有察觉家族的危难。只不过是被权力和金钱的占有欲支配罢了。她的种种行为可以不负任何国法责任和家法责任,哄老太太开心,让大太太高兴便再无忧患可言(在第一回中贾母、王夫人同凤姐的对话中已经体现了凤姐所处的地位之特殊。)将死之人对生之世界倍加眷恋,也倍添不放心之眷顾。秦可卿与凤姐私语,难免触及到家中之事。这中忧顾之心,越是无心力之日越是将去之时越是明显。瓦工内熙凤的自身所处的状况及秦可卿之病日笃的冲击,她做了这个梦——秦可卿的托梦。
    梦的内容有几层:一层是献常保永全之策,一层上预言喜事,一层是预言流散。人们常常怀疑秦氏能否有此胆识见地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想她呢功能想到说到。为什么呢?因为此时,她已和荣宁二公是同道中“人”了。中国人的神鬼观念,素来深厚,不知道是得于万物有灵的提点,还是归结为对祖先的崇拜,好象这两条都似是而非。但神仙、鬼怪他们的共同点是法力无边,能博古通今,好象他们才是天地间的高才,预知人世的本领更是无与伦比。此时的可卿正在发挥着她的聪明才智。
    如果从曹雪芹的交代来看,先是让荣宁二公嘱托警幻点化痴宝玉,又热昂秦可卿托梦指点愚熙凤。因为这两个人,是十分重要之人。宝玉是族中“略可望成”者,熙凤是族中的管家媳妇。贾府此时是“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如果峡谷内使这样的家族起死回生,重任在这二人身上,点宝玉不中用,点熙凤也是枉然。曹雪芹此时的心也许都碎了,贾族的无望,就在句句叮咛中显现出来,势必不可挽回了。如果果如可卿之言,日后抄家,怎会落得那般田地?抄家之事在可卿口里是人力无法阻拦的,而贾府中人可以将恶果降到最低,但是没有这样的人。曹雪芹每每深情用笔救贾家,可是这个家中的人真是不堪承望。
    这个梦过后,秦可卿亦魂归太虚,关于她的死的探求真是一部悬疑小说,也真为《红楼梦》的内容扩充不少。我不能解决她为何死,但我想说的是,哀痛得死,她死得好。如果可卿托梦所言不完全是鬼话并且还有一点家族荣辱赶的话,她不死,不足以使宁府衰败堕落;她不死,不足以衬托出凤姐的文治武功;她不死,不足以断绝宝玉“兼美”之念;她不死,不足以伏未来之事故,发泄曹雪芹家国之忧愤。
    这一梦后的结果,牵动了贾府中上上下下是人,贾府外官官宦宦,丧事办得如同喜事一般排场风光。秦可卿着丧与元妃之喜是贾府回光返照的盛世使壮景。
    “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良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这是宝钗亲耳听到的宝玉的梦。从“兼美”之心到摇摆不定再到此时宝黛定情,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一般认为帕为定情标志)。宝玉从“比通灵”到看宝钗的红麝串再到现在的梦中抗议,真是不容易。这里面不光有宝玉更喜欢谁的问题,还有金玉,还有元妃的等份赏赐,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全是对宝钗成为贾家媳妇有利的讯息。我很认同红楼学者对于宝钗在完善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裙带关系的精妙分析。简单而言,贾母姓史,王夫人姓王,下一位如果是宝钗,则姓薛,那么这三代媳妇与贾家就完成了所谓四大家族的裙带关系,真是完满的家族婚在啊。
    金玉良缘这个很有意思,对于金锁而言,薛蟠要轧一轧,可见这金锁是人力而成,对于通灵玉而言,本是一块顽石的幻相,可见不是自然而成。而木石,绛珠与神瑛是心神相系,质品相投。这个社会性极强的金玉婚必将摧折极具个性却十分脆弱的木石婚。宝玉感到了他所选择的是一条多么崎岖刊刻的情感之路,反抗这似乎是命中注定的金玉缘,坚持与自己心性相契合的木石前盟。
    这一梦,让宝玉在梦中义愤填膺要捍卫自己的情感和姻缘,让宝钗一怔中埋下了她这一生的凄苦与不幸。这一梦,让黛玉放心却终成悲剧,让宝玉坚定却终成遗憾。
    只粗略地说了这四场,梦,本想把后四十回也加上,但怕说完后自己也要做噩梦,想想还是算了吧,后四十回有些鬼鬼叨叨的。那么,在此做个小结吧。我们发现书的题目中的“梦”,是对人生对家族历程的高度概括,多少悲辛都融进了那一个“梦字里”,我想这历程该是家国的兴衰成败存亡荣辱的历程吧。《红楼梦》中的梦,为了我们会看到,它有多重意蕴,有明显的预见性,谶语性,对情节有助推性,对人物命运有前瞻性,符合人物形象的相合性(这一点我没有提太多,比如香菱作诗,湘云梦中说酒令,小红梦中害相思等等)。
    《红楼梦》已是梦,又书梦中梦,是庄周梦见了蝴蝶啊,还是蝴蝶梦见了庄周?

电子信箱:zzcc_22@163.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