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任是无情也动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任是无情也动人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7-04-03


——论薛宝钗之三

 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是:薛宝钗爱贾宝玉么?笔者认为,正确的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有的学者认为:按照这两句词推断,作者最初的构想,贾宝玉最后应该是谁也得不到的。笔者觉得这样理解有问题。如果作者不让宝钗最后嫁给宝玉,那么,“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又该如何解释?
笔者以为,作者最初的构想,就是要把薛宝钗嫁给宝玉的。这一点应该没有问题。在前面第二十回的脂批里就披露过。那是写宝玉给麝月篦头发时,庚辰本有段双行脂砚斋夹批:“闲闲一段儿女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
这样看来,第五回里的判词就没有矛盾了。“山中高士晶莹雪”和“金钗雪里埋”两句,既有宝钗姓氏的谐音,也有“冰冷”的意思。“冰冷”,就是“无情”,虽然做了宝玉的妻子,但宝钗始终也没有爱上这个人。换句话说,贾宝玉始终也没有得到薛宝钗的爱情。纵然是举案齐眉,那薛宝钗也是不得已、不由衷的,受礼数约束,不得不尽责尽职而已。所以,看着这朵美妍的镜中花,空对着冷冰冰的美人,他贾宝玉才“到底意难平”,总惦记着、怀念着和他情投意合的林妹妹。如果以为宝玉是个爱情专一的人,只钟情林黛玉一个人,则是太抬举他了。作者明明说他笔下的贾宝玉生来就是“见一个爱一个”的!
通观全书,薛宝钗对贾宝玉是“无情”的。成婚之前,她对宝玉一直正正经经,谈笑都很有分寸。宝玉对她的向往和好感,完全是单向的。虽然暗中成为贾宝玉的“意淫”对象,宝钗全然没有责任。在和宝玉的关系上,薛宝钗全然不像林黛玉那样亲密无间,甚至“不避嫌疑”,而是始终与宝玉保持一段距离,尽量回避。在第二十八回,作者有过一次清楚地交代:“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在黛玉面前,贾宝玉肆无忌惮,口无遮拦。在宝钗面前,则不得不心存敬畏,有所顾忌。因为,宝姐姐是个正正经经、不苟言笑的人。最典型的是在第三十回,宝玉问宝钗为什么不去听戏,宝钗说自己怕热。宝玉笑道:“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宝钗听说不由得大怒,待要怎样又不好怎样,正好小丫头靛儿扇子找不到了,怀疑是宝钗藏了她的,问宝钗要,被宝钗借机训斥了一顿:“你要仔细!我和你顽过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你该问他们去!”
这话显然是说给宝玉听的。宝玉素日跟谁嬉皮笑脸?头一个不就是林黛玉么!这句话戳中了宝玉的要害。在这件事之后,宝钗嫌贾宝玉说话“越发没有了经纬”,以至碰面都不愿意答理他了。(第三十二回)
在薛宝钗眼里,贾宝玉就是一个欠调教的顽童,一个不懂事的小学生。所以,一有机会,就教导他,规劝他。香菱学诗,宝钗本来是不赞成的。她跟湘云说,学诗不是女孩儿的本分,但她也没有强烈反对。为什么?为给宝玉当教材。香菱学诗学得如痴如醉,令宝玉感叹不已。宝钗乘机笑道:“你能够像他这苦心就好了,学什么有个不成的。”宝玉不答,是因为不爱听。这个被教育者,在大多数场合是不买这位女夫子帐的,只有一次心悦诚服,是在奉元春命题诗时,现成的典想不起来,多亏宝钗提醒。宝玉说:“从此后我只叫你师父,再不叫姐姐了。”而宝钗说,谁是你姐姐?上边那个穿黄衣服的才是你姐姐呢!言外之意“我薛宝钗就应该是你师父”。但在许多时候,宝玉不尊重这位“师父”,甚至当面顶撞,让她下不来台。可是她也不恼。因为这就是作者塑造宝钗这个人物的初衷和目的,薛宝钗和袭人,就是贾宝玉的两个女夫子。证据也在第二十回的那段脂批里:“……宝钗、袭人等行为,并非一味蠢拙古板以女夫子自居,当绣幕灯前、绿窗月下,亦颇有或调或妒、轻俏艳丽等说,不过一时取乐买笑耳,非切切一味妒才嫉贤也,是以高诸人百倍。不然,宝玉何甘心受屈于二女夫子哉?”
有读者认为宝钗是暗中爱慕宝玉的,主要依据是宝玉挨打后宝钗去看望时的表现。其实,那至多是同情而已。宝钗当时说:“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这句话其实并无特殊含义。“就是我们”的后面,可以接上“这些同辈姐妹”,也可以接上“这些不相干的人”;看着心里也疼,是因为打得太狠了。就如同人们逮住贼狠命地打,心肠软的人看了也会同情一样,心疼只是一般意义的。只有自作多情的贾宝玉听了,才觉得“大有深意”。像林黛玉那样,哭得满面泪光、两眼肿得像桃儿一般,那才是因爱而伤恸呢。而宝钗才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已经“自悔说的话急了,不觉的就红了脸,低下头来”。倒是宝玉自做多情而想入非非,让宝钗前面“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的规劝之话又一次白说了。
有人以为,薛宝钗来京目的就是为和贾家结亲、谋求宝二奶奶的位置来了。这可是冤枉宝钗了。书中一开始便交代的明白,宝钗来京是为而“待选”来的。
“近因今上崇诗尚礼,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薛蟠素闻得都中乃第一繁华之地,正思一游,便趁此机会,一为送妹待选。”
薛宝钗是个才女。从她做的柳絮词里可以看出,她是有不凡抱负的:“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平步青云,超脱凡尘,这才是宝钗的追求。嫁给一个自甘堕落、不求上进的贾宝玉,怎么能算是“上青云”?
要知薛宝钗如何评价贾宝玉,可细细读读她的《螃蟹咏》:“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这两句说的是螃蟹吗?当然不是,是人。是谁人呢?是谁不知人生的道路该怎样走?是谁“形体倒也是个宝物”、可惜空长了一副好皮囊?除了贾宝玉,又有谁值得宝钗如此痛快地一骂?看罢《螃蟹咏》,宝玉赞道:“写得痛快。”这是作者在暗示读者:薛宝钗讽刺的,就是他贾宝玉。既然贾宝玉在宝钗心目中是这样一个形象,她又怎么可能会爱他!
后面四十回里的薛宝钗和前八十回是一以贯之的,思想观念以及人物性格并没有发生变化。从这一点看,说后四十回的作者不是曹雪芹的观点不能成立。
第九十七回:贾母和王夫人等决定给宝玉完婚,冲喜祛病,薛姨妈答应了,回去告诉了薛宝钗,宝钗始则低头不语,后来便自垂泪。后来薛姨妈也看出来了“看着宝钗心里好像不愿意似的,虽是这样,她是女孩儿家,素来也孝顺守礼的人,知我应了。她也没得说。”
嫁给宝玉之后,看不到宝钗有丝毫的达到目的之后的满足和如愿以偿的喜悦。第九十九回,通过凤姐和薛姨妈之口道出,薛宝钗和宝玉成为夫妻之后,仍然是那么“尊重”,不肯“说说笑笑”,使得贾宝玉放着仙人似的二奶奶和袭人,却“只爱和别人胡缠”(第一百九回,五儿语)。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宝钗为了治疗宝玉的痴情之病,不得已使用“移花接木之计”,“假以辞色”,使宝玉“稍觉亲近”,宝玉这才如鱼得水。同时,宝钗更加名正言顺地展现、实践她的“停机之德”,更加郑重、更加严肃地,用古圣先贤的大道理规劝起宝玉来。
说起来,整部《红楼梦》里最为不幸、最值得同情的,应当是薛宝钗了。如果说林黛玉的命运悲惨还有她自己性格方面的原因,那薛宝钗呢,一块无瑕美玉,一个没有任何缺点错误的贤淑美女,为何嫁给一个“有眼无珠”的无赖,使自己“恩爱夫妻不到冬”呢!第八十三回,夏金桂闹闺阃宝钗去劝解,金桂讥讽宝钗:“好姑娘,好姑娘,你是个大贤大德的,你日后必定有个好人家、好女婿,决不像我这样守活寡。”“天下有几个都是贵妃的命?行点好儿吧,别修的像我嫁个糊涂行子守活寡,那就是活活儿的现了眼了!”后来的事实不幸被夏金桂言中。然而造成一个好女孩儿不得好结果的人是谁呢?就是小说的主人公贾宝玉。当初谈论宝玉婚事时候,贾政本是不同意的,怕把人家的女儿害了,只不过不敢违拗贾母。知子莫如父,贾政是的担心是对的。

联系方式:建国门外大街14号 
电子信箱:bja_zcq@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