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大贤大德,闺中典范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大贤大德,闺中典范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7-04-03


——论薛宝钗之二

 用“美玉无瑕”和“山中高士”来比喻薛宝钗,表达了作者对这个人物的强烈好感和充分肯定。毫无疑问,薛宝钗是《红楼梦》作者苦心经营、费尽心机、全力打造的一个完美的淑女形象。那么,作者塑造这一个完美人物的标准是什么呢?笔者以为,这个标准就是“三从四德”。
三从四德,是封建社会要求女子遵守的“闺范”。
所谓“三从”,就是: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从,就是服从、顺从,没有条件的,没有道理可讲的。
所谓“四德”,就是:妇德、妇言、妇容、妇功。东汉的班昭班大姑,对四德做了这样的诠释: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已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择词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妇言;盥浣尘秽,服饰鲜洁,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专心纺织,不好戏笑,洁齐酒食,以奉宾客,是谓妇功。
今天看来,这种“闺范”是残酷的,毫无人性的,完全是枷锁,是桎梏。它要求女性不必求学、求知,无才便是德,会纺织、会做饭,会伺候男人就可以了。它要求女性把自己的一生维系在男子身上,把命运交给男人来安排,甘心终身做丈夫的奴隶、男人的从属。它限制女性的自由,连“戏笑”都要受到限制,更不用说自由恋爱、寻找自己理想的终身伴侣了。从“五四”运动以后,这种戕害妇女的“闺范”总算被彻底打碎了。
但是,《红楼梦》的作者是18世纪初的人。他的世界观还是旧的。他的审美标准仍然是封建社会公认的。因而他所认为,一个好的闺阁少女,就应该是“三从四德”的模范执行者和实践者。
您看薛宝钗,父亲死后,跟随哥哥来到都中,寄居贾府。到第九十五回,薛姨妈答应了宝玉的亲事,回去和和宝钗说的时候,全然时商量的口气:“虽是你姨妈说了,我还没有应准,说等你哥哥回来再定。你愿意不愿意?”宝钗既不说愿意,也不说不愿意,既不高兴,也不羞惭,正色对母亲说道:“妈妈这话说错了。女孩儿家的事情,是父亲做主的。如今我父亲没了,妈妈应该做主的,再不然问哥哥。怎么问起我来了?”这是绝对的,不打折扣的“三从”。
再说四德。作者第一次介绍薛宝钗,就说她“生得肌骨莹润,举止闲雅”,父亲死后,“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她第一次露面,就让读者看见她“穿着家常衣服,头上只散挽著纂儿,坐在炕边里,伏在小炕桌上同丫鬟莺儿正描花样子呢。”一个多么朴实、安稳的闺中少女。再看宝钗的“言”,那真是“择词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开口的时机、说话的分寸总是拿捏得那么准确,说出的话,总是让人那么舒坦。凤姐评价宝钗:不关己事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就连自己生日的堂会,点戏都拣着贾母喜欢的热闹戏出点。所以贾母和王夫人都喜欢她。第四十二回,她“教训”黛玉时说的一番话,表明了她对女孩儿读书识字的态度:“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得字倒好。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且不如不读书的好,何况你我?就连作诗写字等事,原不是你我分内之事……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偏又认得了字,既认得了字,不过拣那些正经的看也罢了,最怕见了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黛玉听了这番话,不由得“心下暗服”,也认为说得对。宝钗说的“正经书”是哪些呢,就是第九十二回,巧姐儿自己讲的,跟着她李妈(李纨)认了几年字之后读的《女孝经》和《列女传》。
有趣的是,在对待女孩儿读书识字的问题上,宝钗和贾母倒是不谋而合的。第九十二回巧姐儿说她认识了三千多字,贾母说:“女孩儿家认得字呢也好,只是女工针黹倒是要紧的。”贾母让宝玉给侄女儿讲书,这个做叔叔的,讲着讲着就讲到卓文君、红拂女身上去了,贾母连忙打断他:“够了,不用说了。”完全跟宝钗一样,生怕巧姐儿听了那跟司马相如私奔的卓文君的故事,“移了性情”。
贾府上上下下都说薛宝钗好,以至最后贾母做主让她当了宝二奶奶,除了她的宽厚之外,最主要的,就是看中了她的“德、容、言、功”。


联系方式:建国门外大街14号 
电子信箱:bja_zcq@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