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结构艺术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结构艺术

作者:雷雨2006    收录时间:2007-03-06

第九讲
小说的结构艺术

一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四对称的艺术
众所周知,红楼梦是一部划时代的巨制,其结构艺术堪称独步,
一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脂砚在谈到它的结构艺术时比喻为有如击打常山之蛇。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也因此我们知道了在红楼梦的八十回以后的诸多内容.那么这样一种手法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们先以呆玉被打为例作一解释.这件事是这样的,宝玉因为说错话,又和颦儿闹矛盾,又被宝钗反讽,因为自觉无趣,无聊的走进王夫人的房间和金钏儿“调情”,让假睡的王夫人听见打了她一巴掌,唬的宝玉吓得逃了,又被雨淋湿,到怡红院后,不小心重踢了袭人,又和晴雯吵架,撕扇子作千金一笑,突然又写史大小姐,又写湘云和宝玉谈话,又突然说父亲传话要接见雨村,当然这时很是不乐,途中又碰到了颦儿,暂告一段落以后,突然金钏儿又投井自杀了,搞得宝玉迷糊,茫茫然的,这时又被他父亲发现了,贾政最讨厌看见的就是委委琐琐的,垂头丧气,更何况又是自己的儿,一看气就来了,忽然忠顺府长官又向他讨琪官来,又是更气的了,最后听到赵姨娘儿子,也就是贾政的小儿子贾环说了关于宝玉与金钏儿的坏事(贾环本来就是讨厌宝玉的),又一气。好了三气冲到了一起,前面的草蛇灰线都聚在了一起,就像美丽的烟火突然间“砰”的一下爆发了,顿时宝玉的屁股开了花。一波未起,一波又起,很是好看,当聚拢在一起又暴发出了新的更高潮。而高潮过后又远远影响到了后文。有些名著固然段段精彩,却做不到把这些精彩东西聚拢在一起爆发出更猛烈的火花。这就是曹公的高明之处。所以李辰冬先生把这结构称为“海潮式”,或叫做“红楼梦式”。
二 重点突出,纵横交错
小说内容虽驳杂,但脉络还是十分清晰的,在记述其他事件事,往往,运用捆绑绑的办法,在记述主要内容时,用了了几笔叙出.我们知道宝、黛爱情是小说的骨架,自然要对二人爱情的萌芽、互相试探,直至定情,的没一个阶段进行详细的描述;而对小红和贾芸的感情的发生和发展却仅从侧面从旁人口中道出;对于龄官画蔷更是一笔带过;而金麒麟的出现暗示史湘云的命运、蒋玉函情赠茜香罗对于袭人的意义等则又都只是暗笔。作者正是以宝玉为中心,其他的人和事都是由宝玉直接或间接引出,时而黛玉,时而宝钗,时而小红,时而贾芸,虽然头绪万端,错综复杂,然而均是以宝玉为中心而涉及到其他的人和事,写关系大的,略关系小的,使众多的人物活动于同一时空中而又不枝不蔓。
  从宝黛共读《西厢记》为例看作者是怎样引出多个事件的:三月中浣,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芳闸桥边桃花底下一块石头上坐着,展开《会真记》,从头细玩,正看到“落红成阵”,而一阵风也把树头上的桃花吹落得满身满书满地皆是,正当宝玉水葬落花时,被黛玉瞧见,而此时黛玉正肩上担着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内拿着花帚,黛玉建议把花埋在她建的花冢里,宝玉听了喜不自禁,(可见二人都是惜花爱花之人),笑道:“待我放下书,帮你来收拾”。很随意地黛玉问了一句:“什么书?”而宝玉见问有些心慌,并且撒谎说是“《中庸》、《大学》”,黛玉笑道:“你又在我跟前弄鬼,趁早儿给我瞧”,宝玉道:“好妹妹,若论你,我是不怕的。真真这是好书,你要看了,连饭也不想吃”。(可见二人兴趣亦是一致的)黛玉接书来瞧,从头看去,越看越爱看,不到一顿饭工夫,将十六出俱已看完,自觉词藻警人,余香满口。虽看完了书,却只管出神,心内还默默记诵。接着就是二人之间的雅谑,这段文字写得细腻优美,从正面以较大篇幅写出了宝黛爱情的萌芽,正是写关系大的。
再看作者是怎样安排小红和贾芸的见面与交换定情之物的:宝、黛二人正在葬花时,宝玉被袭人叫走,给老太太请安后,碰到贾琏及欲求贾琏谋差事的贾芸,宝玉随口叫贾芸“明儿你闲了,到书房里,和你说天话儿,带你园里顽耍。”原本是富贵公子的口角,哪知贾芸当了真,如约而至,宝玉却不在,倒是意外地碰瞧那丫头还站在那里呢。既寻常又不寻常的举动,既简单又耐用人寻味的引出了二人的感情线索。接着写宝玉晚上回来,要吃茶,几个大丫头偏不在,刚要自己倒茶,正在找绢子的小红赶过来,引起了宝玉对小红的注意,由此展开了对小红的介绍。正当小红对贾芸怀着一些幻想时,作者又把笔墨转向了主人公贾宝玉,述写他招惹贾环赵姨娘的忌恨而招来杀生之祸,等宝玉病好了以后已是三十三天以后的事了,在这期间贾芸带着家下小厮坐更看守,彼此相见日多,渐渐的混熟了。而小红见贾芸手里拿着块绢子,象是自己从前掉的(与因找绢子而被宝玉注意之事暗合〕,想要又怕人猜疑,而贾芸也是有心之人,一个偶然的机会贾芸趁来找宝玉之际借小丫环坠儿之手把自己的绢子交换给了小红,。没有大段大段的对话和连贯的情节,作者却在适当的时候和适当的地点写出小红见了宝玉房内的丫环小红,小红与贾芸的初次会面看似偶然,其实也是作者精心安排,虽是有心安排,却只一句话刻划了二人的内心:贾芸口里说话,眼睛与贾芸之间的隐情,既隐晦、简略,却又是有迹可循,有据可依的。此后作者又自然地把笔墨又转到了宝玉来,写宝玉与黛玉之间不断地口角与误会,作者通过这些琐碎的小事使二人的感情在不断地磨擦中渐渐地加深与明朗,既直接、明了,又饶有情趣。这样不仅交代了其他事件同时也可以说是为宝黛爱情增添了注脚,是另一个版本的宝黛爱情.
三 伟大的隐喻
红楼梦里,作者用运隐喻的方式,交代着故事的发展,同时也体现了小说的一种另类情趣.比如香菱一上场,两个疯疯癫颠的僧人就对怀抱香菱的甄士隐口念言词,说是: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而也就在元宵节,香菱丢失,随后而来的是甄士隐家遭火灾,沦落他乡.而像贾雨村中秋吟诗,则更加有趣,因为小说故事起于中秋,收于中秋,几次重大变故虽看似发生在三春,但其根源却在中秋.这些看似闲笔却另有天机.给我们以很多思考的空间.
小说更以这种隐喻,连接成为小说的整个故事结构.比如在宝玉梦游太虚时,给出了全篇的人物命运图谶,接着又在第二十二回,写了很多隐寓众多女性最终命运的“春灯谜”。在五十回及五十一回,又以“春灯谜”、“怀古诗”,等方式写出众人的归宿。这些记述一再加深与细化了,最终对金陵十二正钗及宝玉最终命运,给出了明确的交代。这样从故事的发展到结局似乎冥冥中有一种力在支配着.对于这部未亡的巨制这种写法更加让所有希望地悉全豹的学者如痴如醉地欣赏着.而像金钏儿掉进井里头,是你的还是你的.黛玉笑宝玉“做了二个和尚了,从今往后,我记着你做和尚的遭数儿(大意)”。湘云一上场,就叫宝玉为“爱哥哥”;等在文中更是数不胜数.这种随口一语就似天机一吐的言语则更始让大家感到草木皆兵,小说也因此魅力大增.

联系方式:413136945(qq)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