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宁府致祸之由:赌博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宁府致祸之由:赌博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6-12-21


    看的出来,曹雪芹对赌博是深恶痛绝的。在他的笔下,几乎所有的坏人都爱赌博:
    第七十二回,林之孝告诉贾琏:旺儿的小儿子不学好,在外头吃酒赌钱无所不为。
    第七十九回,贾迎春误嫁中山狼,迎春说孙绍祖“一味好色、好赌、酗酒”。
    第一百十七回,贾环更加宿倡滥赌,无所不为。
    作者还反复地用坏人、坏事证明一个简单的道理:赌近盗。
    第七十三回,迎春的奶妈爱赌博,因为输了钱,才把迎春的攒珠累丝金凤偷去换钱捞本。
然而从小说中我们看到,荣府里人人赌博。赌博的方式应有尽有,摸骨牌,掷骰子,打双陆,赶围棋儿,抢新快,打天九,打公番……过年时,主仆上下,男女老幼,一起混赌。第二十回,“贾母吃毕饭,犹欲同几个管家老嬷嬷斗牌解闷”,说明饭前已经玩了一阵子了,没玩儿够,还想再玩儿。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就是输了钱,才去找茬儿排揎袭人的。李嬷嬷输给谁了?凤姐说,“大节下,老太太才欢喜了一日”,说明赢了钱的正是老太太——贾母。“凤姐正在上房算完输赢帐”,说明她也陪老太太赌来着。
    老太太跟嬷嬷们赌,小丫鬟们也聚在一起赌:“宝玉出了门,他房中这些丫鬟们都越性恣意的顽笑,也有赶围棋的,也有掷骰抹牌的”(第十九回)。宝玉问麝月:你怎么不去赌?床底下堆着那么些钱,还不够你输的?
梨香院里也赌。宝钗、香菱、莺儿一起赶围棋儿作耍,贾环见了也要顽,输了钱便耍赖,遭到宝玉教训一番,回去又挨了赵姨娘一顿数落,引来凤姐的一番言辞斥责。——因为赌博,惹来一堆纠纷,埋下危机的种子。
    秦氏、尤氏也赌。第七回:那天气已是掌灯时候,出来又看他们顽了一回牌。算帐时,却又是秦氏、尤氏二人输了戏酒的东道。
    上梁不正下梁歪。第七十三回,探春告诉贾母说:“近因凤姐姐身子不好,几日园内的人……竟开了赌局,甚至有头家局主,或三十吊五十吊三百吊的大输赢。半月前竟有争斗相打之事。”贾母听了,觉得问题严重:“夜间既耍钱,就保不住不吃酒,既吃酒,就免不得门户任意开锁。或买东西,寻张觅李,其中夜静人稀,趋便藏贼引奸引盗,何等事作不出来?这事岂可轻恕!”命即刻查了头家赌家来。查得大头家三人,小头家八人,聚赌者通共二十多人。贾母便命将骰子牌一并烧毁,所有的钱入官分散与众人,将为首者每人四十大板,撵出,总不许再入;从者每人二十大板,革去三月月钱,拨入圊厕行内。并且宣布:有人出首者赏,隐情不告者罚。
    这段事情说明,贾母是知道赌博的危害的,但是由于自身不正,无法正人。在这一点上,只有一个明白人、说过一句明白话。此人就是林黛玉。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主仆们深夜围坐一起吃酒,林黛玉笑向宝钗、李纨、探春等道:“你们日日说人夜聚饮博,今儿我们自己也如此,以后怎么说人?”
    滥赌终于招致灾祸。第七十五回,贾珍居丧期间,因不得游顽旷荡,又不得观优闻乐作遣,无聊之极,便以习射为由,请各世家弟兄及诸富贵亲友来较射,实际是赌博。“两边狮子下放着四五辆大车”,还有不少骑马来的,可见规模之盛。这么多人,白天赌射,晚上斗叶掷骰,放头开局,彻夜赌博,而且还狎优、滥饮。
    贾珍的胡作非为,引来了冥冥间祖宗的叹息之声。接着,宁荣两府被抄。宁府的罪名,就是勾引世家子弟聚众赌博。
赌博,在我国封建统治的各朝各代都是被法律所严格禁止的。为什么,因为统治者深知:“奸近杀,赌近盗。”—— 一涉及奸情,就快出人命了;一涉及赌博,就离盗窃抢劫不远了。明太祖朱元璋曾下令:凡赌博者,断手腕!《大明律》规定,职官赌博,加一等治罪;国子监生员如果赌博,断绝其仕途,永不录用。清朝的法律基本照搬明朝,对赌博仍然严加禁绝,对旗人犯赌博罪的处置,甚至严于汉人。康熙七年六月,玄烨谕刑部:“严禁赌博,向有定例。近闻官民有以此为事者,荒弃本业,倾败家产,深属可恶。此皆该管官员稽察不严,或徇情护庇,不行发觉所致”。他指示刑部议出惩罚办法,“嗣后满汉官员、军民人等有赌博者,该管官员不行察出,事发审实做何严处;旁人首告者,作何赏给”;还有出售赌博用具的,也要列入严行禁止范围。然而直到雍正朝,赌博之风也未刹住。雍正一上台就说:赌博之风尚未止息。于是采取了更严厉的禁赌政策。“凡赌博,不分兵民,俱枷号两月,开场窝赌及抽头之人,各枷号三月并杖一百。官员有犯,革职,枷责,不准折赎。”雍正皇帝认为,赌博危害甚大,能使百姓“荒弃本业,荡费家资,品行日即卑污,心术日趋贪诈。父习之则无以教子,主习之则无以制其奴。斗殴由此而生,争论由此而起,盗贼由此而多,匪类由此而聚。其人心风俗之害诚不可悉数。”(《清世宗实录》卷八十二)
    清人赵翼在他的《簷曝杂记》中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
    雍正年间有个名叫王云锦的殿撰(江苏无锡人,康熙丙戌年的状元,后以事罢——见《清代翰林名录》),一年元旦早朝后回家,和几个朋友一起做叶子戏——即斗纸牌,这也是一种赌博。玩儿了几局之后,忽然发现少了一张牌,怎么也找不着!少了一张牌,自然无法再玩儿下去了,那就别玩儿牌了,喝酒吧。几天之后,王云锦上朝面君,雍正皇帝问他:殿撰,元旦那天,你干什么来着?王云锦如实回答:跟几个朋友玩儿纸牌来着。雍正对他的诚实大加赞赏,并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牌还给了他。
    赵翼的这个故事,是听王云锦的孙子王日杏说的,应该是可信的。许多人也引用过这个故事,不过,有人在讲述这个故事时,将和王云锦斗牌的朋友换成了王的妻妾,于是,这个故事就成了雍正皇帝的实施“特务专政”的例证。实际上,这个故事是当时雍正严禁赌博背景下的产物。推想,雍正皇帝怎么知道他们赌博并得到一张纸牌的呢?无非是参与赌博的朋友中的一个检举的,因为参与赌博要受罚,而检举赌博却能受奖。由这个故事可以看出,清初对于赌博的惩处是相当严厉的。
曹雪芹者如此大量篇幅的描写有关赌博的情节,一是为纨绔子弟作诫,述说赌博的危害,一是为证明贾府之败落,完全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联系方式:北京建国门外大街14号 
电子信箱:bja_zcq@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