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冷香丸海棠花红楼梦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冷香丸海棠花红楼梦

作者:凤眼萍婆  收录时间:2006-12-07  


    《红楼梦.》里有一段夏金桂与香菱的闲谈,谈到了花香的问题。这个话题由香菱的名字而起,夏金桂问他“香菱”二字是谁起的名字,香菱便答:“姑娘起的。”金桂冷笑道:“人人都说姑娘通,只这一个名字就不通。”“菱角花谁闻见香来着?若说菱角香了,正经那些香花放在那里?可是不通之极!”香菱道:“不独菱角花,就连荷叶莲蓬,都是有一股清香的。但他那原不是花香可比,若静日静夜或清早半夜细领略了去,那一股香比是花儿都好闻呢。就连菱角、鸡头、苇叶、芦根得了风露,那一股清香,就令人心神爽快的。”金桂道:“依你说,那兰花桂花倒香的不好了?”香菱说到热闹头上,忘了忌讳,便接口道:“兰花桂花的香,又非别花之香可比。”金桂道:“‘香’字竟不如‘秋’字妥当。菱角菱花皆盛于秋,岂不比‘香’字有来历些。”夏金桂因被宝钗暗以言语弹压其志,每欲寻隙,又无隙可乘。她明知香菱的名字是宝钗给取的,所以故意找茬。且她亦颇识得几个字,一来想显示自己的学问和身份,二来也压宝钗一头。打狗看主人,她和香菱争论就是当面冒犯不了宝钗转而私下泄愤。按照夏金桂的理论,唯有桂花兰花之类香气馥郁的才叫香,菱角花的香不叫香。香菱的辩驳亦代表了宝钗的观点,凡花草得了风露,都有一股清香。花草的清香比桂花等浓香清爽。这说法有道理,品花如品茶: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騾了。刘姥姥一口吃尽半盏,说“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招来众人的取笑。殊不知茶以轻浮为上。妙玉将五年前收藏的梅花上的雪来泡茶,独请宝黛钗三人品尝。在妙玉看来唯有他们三人方不辜负了这茶。宝钗吃得出雨水和雪水的区别来,因为她平日所吃的冷香丸就是一种特殊的花茶。
宝钗吃的冷香丸的配料颇为讲究。将春夏秋冬四种花的花蕊晒干了和在异香异气的药引里,又要雨露霜雪调匀,且时间上也颇为讲究。宝钗的病是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故用“冷”方能治。“雨露霜雪”取其“冷”;“牡丹、荷花、芙蓉、梅花”取其“香”。寒香沁入肺腑,化解体内的热毒。牡丹、荷花、芙蓉、梅花的香皆是淡香,其花香是幽幽的向人拂来,即暗香、冷香。“冷香丸”的名字因此而来。宝玉在秦可卿房里看到的《海棠春睡图》所配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上下联的末一个字连起来就是“冷香”。对联的意思是春寒料峭的时节,海棠花尚未开,是因为春寒将它锁在梦里了;待到春暖它的芳香就会袭人而来。
    宝钗所掣的花签不是牡丹吗?海棠花与她何干?脂砚斋说过“袭为钗副”。作者多次将海棠花比袭人(见“湘云与袭人花签别解”一文)。关于袭人名字的来历,作者至始至终都有交待:起初服侍老太太名叫珍珠,后来跟了宝玉,宝玉因知他本姓花,又曾见旧人诗句上有“花气袭人”之句,遂更名袭人。她本名珍珠,而古人许多诗句都把海棠花苞比作“珠玑”,如“红烛随英滴,明玑着颗穿。”;“前日海棠尤未破,点点胭脂,染就珍珠颗”;她又姓花,宝玉曾说过“袭人”二字来自陆游诗“花气袭人知骤(昼)暖”陆游原诗是“骤”字,突然的意思。即花气袭人而来就知道是天气变暖了。作者改为“昼”字,白天的意思。句意就变了。苏轼咏海棠名诗“东风嫋嫋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化用苏轼诗句,海棠夜未眠,白天天气一定会转暖。寿怡红群芳开夜宴的白天有“湘云醉眠芍药氤”,但海棠不是喻湘云。夜宴轮流安席,一安就安到五更天,结束后袭人、芳官、宝玉才睡去,大家黑甜一觉,香梦沉酣。直闹了一夜,这才“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和“花气袭人知昼暖”。海棠花娇似胭脂点点,袭人也妩媚温柔;海棠花解语,袭人善解人意。
    “袭”是触及的意思。也指趁人不备,突然攻击。王禹偁《诗话》说:石崇见海棠叹曰“汝若能香,当以金屋贮汝。”宋释惠洪《冷斋夜话》云:彭渊材曾自言生平有五恨“一恨鲫鱼多骨,二恨金桔带酸,三恨莼菜性冷,四恨海棠无香,五恨曾子固不能诗。”而陆游《海棠》则反对这种观点“蜀地名花擅古今,一枝气可压千林。讥弹更到无香处,常恨人言太刻深。”宝钗的《咏白海棠》“淡极始知花更艳”是她对凡花香味浓淡的观点,也是她做人处世的中庸原则的表露。清代袁枚的《海棠花下作》“海棠香自有,只要静中闻。”海棠花本来就有一股幽幽的清香,你只要静静地领略就能闻到它的香味。就像香菱说的“若静日静夜或清早半夜细领略了去,那一股香比是花儿都好闻。”何必非要像桂花、千里香、茉莉等俗香一样浓得化不开呢?像海棠花一样,你只要靠近它来闻,就有一股幽香拂面而来。
    海棠花有一种冷艳的美,正如薛宝钗。贾政在游大观园时说“此轩(指蘅芜院)中煮茶操琴,亦不必再焚名香矣。”匾上“蘅芷清芬”四字,对联“吟成豆蔻才尤艳,睡足酴醿梦也香。”点“香梦沉酣”之意。原来拟的“麝兰芳靄斜阳院,杜若香飘明月洲。”嵌入麝月的名字,众人说斜阳二字寓“酴醿满手泣斜晖”太颓丧;“三径香风飘玉蕙,一庭明月照金兰。”嵌入蕙香(即四儿)的名字。而这二人均入了怡红夜宴席。贾母带领众人参观宝钗屋子时,院中异香扑鼻,那些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十分朴素。因为贾政说过的煮茶操琴不必焚名香,所以什么更香、熏炉、盆花等一切与香有关的摆设都可免了,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也没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一类用具,正所谓“抛书人对一枝秋”的意境了。屋里屋外都有股自然的天香,而且愈是阔郎,愈能领略瓶中供着的菊花香味。其他的熏香反而会搅坏着花香,所以清淡的好。老太太知道宝钗爱素净,要替她收拾。也只是增加了石头盆景、纱卓屏和墨烟冻石鼎在岸上,换上“水墨字画白绫帐子”越发显得素净了,但因有水墨字画在上边就显得更雅致。老太太的确品位高人一筹。真真是一帘幽梦了。

联系方式:南宁市五一东路13号(530031)廖慧 
电子信箱:fengyanpingpo@yahoo.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