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林黛玉的丸药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林黛玉的丸药   

作者:凤眼萍婆  收录时间:2006-12-05  


    黛玉初次见到宝玉时,他“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 宝玉即转身去了,一时回来,再看,已换了冠带:头上周围一转的短发,都结成小辫,红丝结束,共攒至顶中胎发,总编一根大辫,黑亮如漆,从顶至梢,一串四颗大珠,用金八宝坠角,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仍旧带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等物,下面半露松花撒花绫裤腿,锦边弹墨袜,厚底大红鞋”
    宝钗眼中的宝玉是“头上戴着累丝嵌宝紫金冠,额上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身上穿着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系着五色蝴蝶鸾绦,项上挂着长命锁、记名符,另外有一块落草时衔下来的宝玉。”
    湘云给宝玉梳头时,作者对宝玉的冠带描写为:在家不戴冠,并不总角,只将四围短发编成小辫,往顶心发上归了总,编一根大辫,红绦结住。自发顶至辫梢,一路四颗珍珠,下面有金坠脚。湘云一面编着,一面说道:“这珠子只三颗了,这一颗不是的。我记得是一样的,怎么少了一颗?”宝玉道:“丢了一颗。”湘云道:“必定是外头去掉下来,不防被人拣了去,倒便宜他。”黛玉一旁盥手,冷笑道:“也不知是真丢了,也不知是给了人镶什么戴去了!”宝玉不答,因镜台两边俱是妆奁等物,顺手拿起来赏玩。 
    从以上描写可知宝玉在外应酬的服饰和居家的穿戴。可见不论出门还是在家宝玉头上戴的四颗珍珠和项上系的美玉是不离身的,即使是出殡换了素服,那块美玉还是系在里头的。除了晚上睡觉时袭人用手帕包好放在枕边。四颗珍珠也总是戴在辫子上,不离胎发。小时候湘云给宝玉梳过头,可见这四颗珍珠是从小戴到大的。如今湘云发现少了一颗,宝玉搪塞说是丢了。对于黛玉的冷笑他也了然自若无闻。这其中必有缘故,如此贴身的宝贝作什么去了?
    王夫人说到给黛玉配丸药的事,宝玉说“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又说“我这个方子比别的不同。那个药名儿也古怪,一时也说不清。只讲那头胎紫河车,人形带叶参,三百六十两不足。龟大何首乌,千年松根茯苓胆,诸如此类的药都不算为奇,只在群药里算。那为君的药,说起来唬人一跳。前儿薛大哥哥求了我一二年,我才给了他这方子。他拿了方子去又寻了二三年,花了有上千的银子,才配成了。”凤姐亦证实说“上日薛大哥亲自和我来寻珍珠,我问他作什么,他说配药。他还抱怨说,不配也罢了,如今那里知道这么费事。我问他什么药,他说是宝兄弟的方子,说了多少药,我也没工夫听。他说不然我也买几颗珍珠了,只是定要头上带过的,所以来和我寻。他说:‘妹妹就没散的,花儿上也得,掐下来,过后儿我拣好的再给妹妹穿了来。’我没法儿,把两枝珠花儿现拆了给他。还要了一块三尺上用大红纱去,乳钵乳了隔面子呢。”凤姐说完了,宝玉又道:“太太想,这不过是将就呢。正经按那方子,这珍珠宝石定要在古坟里的,有那古时富贵人家装裹的头面,拿了来才好。如今那里为这个去刨坟掘墓,所以只是活人带过的,也可以使得。” 
    黛玉从小就有不足之症,寻医问药总不能断根。她与宝玉玩笑时曾说”难道我也有什么‘罗汉’‘真人’给我些香不成?便是得了奇香,也没有亲哥哥亲兄弟弄了花儿、朵儿、霜儿、雪儿替我炮制。我有的是那些俗香罢了。”这在林黛玉说来不过是句玩话儿,稍微带点酸。癞头和尚给了宝钗金锁和冷香丸的方子。黛玉一直拿它打趣宝玉。宝玉表面上不在意,但他从头至尾都很关心黛玉的饮食病情。后来黛玉病情加重时,他甚至雨夜披蓑戴笠地来给黛玉解闷。他什么都替黛玉操心,见宝钗是客中,就悄悄地向老太太说每天给黛玉送一两燕窝。燕窝是金贵物儿,一天一两,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两。钱还在其次,倒是他的一片真心。所以雪雁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
    薛蟠拿了宝玉的这个药方子去寻了二三年,花了有上千的银子,才配成了。真是费时又费力,与冷香丸有一比。群药贵,为君的药奇且违背传统医理中所说的“凡入药珍珠,不能用作过首饰或见有尸气者”。所以活人带过的也可以使得。薛蟠是怎么寻到这“活人带过的珍珠”的呢?宝钗又不爱戴这些花儿、粉儿的,园里的姑娘们头上戴的也不好问去。结果他找到了王熙凤,凤姐将两枝珠花现拆了给他。而凤姐的这两枝珠花怎么来的?是薛姨妈送的,现在物归原主了。再说宝玉头上戴的四颗珍珠少了一颗,他为黛玉配丸药时缺了珍珠,就从自己头发上摘下一颗也是有的。黛玉讽刺他“也不知是真丢了,也不知是给了人镶什么戴去了!”黛玉后来知道是拿去给她配药去了,又生一场悲欢。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则不然,损不足,奉有余。” 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因多出一块,不合周天之数,便弃在青埂峰下。顽石无材补天便想下凡济事,几经修炼成赤霞宫的神瑛侍者,这便是贾宝玉的前世。黛玉前身是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一株绛珠草,因蒙神瑛侍者的甘露灌溉之情,得以成为绛珠仙子,她许愿下世为人后,把自己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黛玉是为还债而来的,宝玉是为济事而来的。前世的因缘铸就了后世的恩怨,情债难偿。癞头和尚说“若(病)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既要不哭,除非无情。黛玉为情而来,怎能无情呢?
 

联系方式:南宁市五一东路13号(530031)廖慧 
电子信箱:fengyanpingpo@yahoo.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