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关于曹雪芹的生年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关于曹雪芹的生年   

作者:阎肃林   收录时间:2006-02-01

    最早对曹雪芹生平的研究也是从胡适先生开始的。他根据自己的实证方法及发现的史料最先提出并证实了曹雪芹实有其人,他即是《红楼梦》一书的作者而不仅仅是一个“增删披阅者”。他的本名叫曹霑,是康熙名臣江宁织造通政史曹寅的孙子而不是“其子”。宗室敦诚敦敏是雪芹的朋友,其诗中有关于曹雪芹的记载。曹雪芹约生于康熙五十几年,卒于乾隆二十七“壬午除夕”。他虽未赶上曹家四次接驾的鼎盛时代,仅仅只赶上了个末世,但毕竟是生于富贵人家,度过繁华生活。《石头记》《红楼梦》就是他“真事隐去的自叙”,是他据当年自身亲历的“秦淮殘梦”、“杨州旧梦”而写成的带有自传性质的小说。其中的甄贾两家即是曹家的影子,甄贾二玉即是雪芹的影子。并得到了俞平伯先生的赞同。
    事隔多年,周汝昌先生集其大成,出版了《红楼梦新证》一书,在胡先生《红楼梦考证》的基础上,又发现了许多新材料、新观点给后人以极大的启迪,是后来治红者的“必读书”、“资料书”和“工具书”。但他根据新发现的《懋斋诗钞》及其他材料作出的有关雪芹生卒的《推定》和《考实》(即“癸未说”和“甲辰说”)却是不能成立的,是一种误导或倒退。由于周先生五十年来一直坚持、欣赏自己的“新观点”并辛辛苦苦写了四本曹雪芹《传》,都以新说为依据;现在要否定这些观点,承认被他讥为“可笑”的胡先生的旧观点:“壬午说”和“乙未说”,难度可想。周先生能否虚怀若谷,大度兼容呢?我不敢说,但面对学术问题只能坦诚的表出自己的见解,希望能得到周先生海涵。
    关于雪芹的卒年,我在《甄家红楼》一书中已有专文论及:《小诗代简》中并无雪芹活动的内容,只表明敦敏以为雪芹活着,并不表明雪芹真活着,这里不再多叙。但关于雪芹生年的两说:周先生提出的“甲辰说”和胡先生首倡而由王利器先生完成的“乙未说”,相差整整九年,关系重大,不能不细论之。虽然我在《甄家红楼引论》一文中只把它当成一个“简单推论”提了一笔,以为不必再证。但由于周先生至今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故对之不能不作一番较详细的论证。
胡先生认为雪芹应生于康熙末,“再晚他就赶不上曹家的繁华了”。这到底对不对呢?我认为当然是对的,而周先生认为这一观点“实在可笑得很”,则是明白不对的。
    因为“赶上繁华”不是胡先生的臆断,不是他的主观想象或个人意愿,而是客观事实,是芹友两敦诗中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的事实。曹雪芹是“秦淮风月忆繁华”“废馆颓楼梦旧家”他如何能生于甲辰,根本未赶上当日旧家的繁华呢?而未赶上没经过旧家的风月繁华,他又如何能写出“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的《红楼梦》呢?
    因此,曹雪芹必生于康熙末期,赶上过当年旧家的风月繁华,经历过“秦淮旧梦”、“扬州旧梦”,就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一切与此不符的论断,例如雍正二年甲辰说,自然就是不对的、错误的。周先生在47年、48年这样说,在53、78、98年《新证》中一直这样说,在新近出版的《我与胡适先生》中仍然这样说,实在令人不能不深感遗憾!
    我在致周先生信中说:“不是谁硬要叫他赶上当日繁华,而是两敦说他实实在在的在梦在忆‘秦淮旧家’的‘风月繁华’,尽管只是‘末世’——仅仅十三载。”他怎么可能生于雍正二年呢?
    周先生在新著中辩解说:是误读了敦氏弟兄的诗句“秦淮风月忆繁华”、“秦淮旧梦人犹在”等等,是追溯史迹前尘,不是回想自身个人的所见所历,他说:
    胡先生以及意见略同者,其所以坚持要赶繁华,原因并不复杂,只是误读了敦家弟兄的诗句“秦淮风月忆繁华”、“秦淮旧梦人犹在”等等,其实“废馆颓楼梦旧家”更明白、更重要,那诗诵及雪芹之时,他的“旧家”已是馆废楼颓,早不复存了,他的祖辈在江南的辉煌也是家世传述的“恨不得早生二三十年”的“梦”境而已。那忆是追溯史迹前尘,不是回想自身个人的所见所历。这儿并没有难懂之处,诗句借景寄意,不同于“账单”、“碑版”。人家批我“看事太死”了,而比我看得更死的正不乏其人,有趣哉,有味哉。
    这真令人悲哀!周先生讽刺嘲笑:“至今犹在”的我,一个与胡先生意见略同者原不足怪,本不算啥,但把一代宗师“胡适前辈先生”也牵扯在内,他也“误读”、“不懂诗句借景寄意”,不同“碑板”“账单”,而刺之曰“看事太死”,连呼“有趣哉,有味哉”、这是可以的吗?尤其胡先生对他是那般的支持、帮助、谅解、宽容!其实误读了两敦诗句,错会敦诗之意的正是周先生自己。说句更死的话:当时曹家,即江宁织造署,如周先生言已被改造为乾隆皇帝的大行宫了!那里自然画栋雕梁、琼楼玉宇、更加辉煌壮丽。怎么会“已是馆废楼颓,早不复存了”呢!何况现在即或成了“废馆颓楼”,当年并不是嘛!他梦的、忆的毕竟是当年那个繁华府邸嘛!与今朝的废和不废,有何关系嘛!其实诚诗:“衡门僻巷愁今雨,废馆颓楼梦旧家”和敏诗:“燕市哭歌悲遇合,秦淮风月忆繁华”意思是一样的:都是感叹雪芹今日居燕市的困苦状态:“满径蓬蒿”、“举家食粥”、“哭歌悲遇”、“卖画”“赊酒”,何等贫困;当日“锦衣玉食,饫甘餍肥”又是何等的富贵繁华!“废馆颓楼梦旧家”就是梦旧家的风月繁华而不是梦“废馆颓楼”或“衡门僻巷”。诗中的“衡门僻巷”和“废馆颓楼”都是写今日曹子的窘困,是梦的状语(条件状语),而不是梦的内容,是在“衡门僻巷”中梦,在“废馆颓楼”里梦,梦什么呢?梦的内容仍然是风月繁华——旧家的风月繁华。省略了的“风月繁华”才是宾语,“旧家”则是定语。诚诗梦的内容也就是敏诗忆的内容,曹雪芹忆的梦的内容就是当年江宁织造署中的十三年生活。这里“衡门僻巷愁今雨,废馆颓楼梦旧家”是一种对偶写法,也可以改为“废馆颓楼愁今雨,衡门僻巷梦旧家”调整平仄为“颓楼废馆愁今雨,僻巷衡门梦旧家”,两相比较,还是诚之原句为妙。其“废馆颓楼”更恰切的称呼应是“蓬牖茅椽,残垣断壁”——雪芹居处恐怕连颓废的楼馆亦未有,实是一种修辞语句,未可尽予指实。总之,两敦诗相互映照,相互补充,实在是很清楚明白的事,亦不难解:“秦淮风月忆繁华”和“废馆颓楼梦旧家”,都是暗示雪芹贫居西山撰著《红楼》一事:他居蓬门僻巷撰著红楼一书写贾家繁华,就是他“秦淮风月忆繁华”、“废馆颓楼梦旧家”而不是其他。
    至于敦诗“秦淮旧梦人犹在,燕市悲歌酒易醺”、“扬州旧梦久已觉,却著临邛犊鼻裈,”及注“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这里误读、错会敦文之意的也是周汝昌先生。这些真的是“追溯史迹前尘而不是回想个人的所见所闻”吗?如果两敦只说“秦淮旧梦”、“扬州旧梦”八个字,或可如周先生那样解释,但事实不是这样,敦诗还多有“人犹在”“燕市悲歌酒易醺”、“却著临邛犊鼻裈”等句,及“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的注释。这里这个“犹在”的“人”,“燕市悲歌”的“人”,“著犊鼻裈”的“人”,“燕市哭歌”“愁今雨”、“梦旧家”、“悲遇合”、“忆繁华”的人不是曹雪芹而是其先祖寅吗?寅还在吗?他经历过这一切吗?两敦是否疯了?赠友诗不说其友人今贫昨富,只说前人的繁华,作什么呢?
    曹雪芹虽未赶上曹寅在日曹家四次接驾的鼎盛时代——晚了“二三十年”但曹家繁华的末世——曹頫袭任织造,升员外郎的时代,从康熙五十四年至雍正五年,一共十三载,他还是赶上了,亲历了。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最难忘的时代——他的美好童年。在这里周先生非要把曹雪芹未赶上康熙南巡曹寅接驾的鼎盛时代说成是全未赶上任何繁华,亦是怪事。如书中的贾家虽为“末世”,远不能与“国公爷”在日相比,但毕竟也是富贵繁华嘛,能说贾宝玉根本未赶上贾家繁华,包括贾政时代吗?曹雪芹未赶上爷爷曹寅时代,就是曹頫时代也未赶上,根本未历过秦淮旧家的风月繁华,这是什么逻辑,又是怎么回事呢?一切不过是从雪芹生于甲辰说的假定——早定了的“调子”和画好的“基线”,进行反推而已。
    说曹雪芹“南京的事一点没有写”,“根本不记得”,有什么根据呢?全书八十回,千百件事,没有一件发生在南京,周先生真那么清楚?宝黛初会(黛玉六岁)是在哪里呢?真的在北京而不是在南京?贾宝玉就算真住在京师荣国府,那甄宝玉是生在哪里,长在哪里,就傅在哪里呢?他小时“顽劣异常”,说“女儿二字比阿弥陀佛、元始天尊更尊荣无对”是哪里的事呢?“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的对联又悬挂在哪里呢?是南京的“萱瑞堂”,还是北京蒜市口的“十七间半”?宝玉吃人嘴上胭脂的事发生在哪里呢?北京还是南京?宝钗、莺儿、贾环、宝玉等一块顽耍,“赶围棋”,“幺二三”,“一大百”是哪里的事?贾母送金魁星和荷包,祝文星相合,发生在哪里呢?黛玉剪荷包,“为剪荷包绾两意”又发生在哪里呢?脂批“实写幼时往事”,“有是事,有是人,活现活现”,“是语甚对余幼时所闻之语合符,哀哉,伤哉!”以及“少年色嫩不坚牢及非夭即贫之语”等等又发生在哪里?这一切不都是南京时的事情吗?曹雪芹对南京时的事一点不记得,那么,书中除北京官话外,那么多的吴语词汇:南京话、扬州话、苏州话,都是哪里来的呢?把“青埂”读作“情根”,不是南京话吗?书中、小说中写在京师,真事就在京师,不可能在别地,这叫什么观点呢?至于贾宝玉说:“常听金陵极大”不过是描摹北京小儿的神态语气,由此就可以断定“雪芹实不记得南京”了?真是怪事。小说故事写在某地,真事原型则不一定就在某地,这难道不是个简单的常识吗?真事和假事(故事),真人(原型)和假人(艺术形象),小说和历史,小说中的时间、地点、人物、故事和历史上的时间、地点、人物、故事是不同的,怎么能根据前者断定后者呢?胡先生不作正面答复,不是理屈词穷,而是无法答,应怎么答,能怎么答呢?
    《红楼梦》一书实是以当年江南的繁华为基础,融合了一生经历及所见所闻,经过综合虚构才撰著出来的一篇故事、一部小说。其中的“元妃省亲”确是乾隆元年的事,但那是记的富察家事,根本不是曹家之事,真黛玉写《题帕三绝句》,哭吟《葬花诗》也实在此时(4月26日芒种),那时她已是十八九岁风华正茂之年而不是十一二的女孩《五美吟》也写于此时,但《秋意风雨夕》、《十独吟》等则写于乾隆八、九年夫妻分离之后,触景生情,才写了这些诗:全书第一诗“未卜三生愿……”也作于此时;是曹子“风尘怀闺秀”忆当日女子之时;宝玉“遇五鬼”——遇到鬼域之人是雍正五、六年的事:“群芳夜宴”,芳官睡在宝玉怀里,脂斋“余此时亦太热了”是乾隆三、四年芹脂婚宴的事:“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实是婚后适值她“才过第一个生日”老太太为她作寿,她点了《刘二当衣》;老太太“八十大寿”,实为改元后曹頫获释归来答谢亲友(时李氏实未八十),宴席再整“老爷过世”就已“两年了”而《美优伶斩情归水月》是梅溪被马氏逐出“誓绝鸳鸯偶”归入空门,那已是乾隆八、九年的事情:甄家被抄没返京治罪则是雍正六年之事,等等。怎么能说这一切都发生在乾隆一、二、三年呢?那样的“年表”又对在哪里呢?事实上是曹雪芹“移东挪西”、“南北兼用”、“两时之事、合而为一”“呕心沥血,惨淡经营”,综合平生经历及见闻,经想象和虚构才撰写出来的伟大的作品。一年或一回中融入了他们平生数十年的事情,数十年之事又集中于一年或一回之中。把小说中编著或虚拟的故事的年表当成雪芹生平的“年表”怎能“正确”,如何“符契”,又“功高”哪里呢?当年胡先生劝周“暂时把年表搁起来”今日周先生仍在自诩“年表功高”、“水平不差呀”!叫人怎么说才好呢?照周先生的“年表”曹雪芹一开始就是过着抄没后的困苦生活,和贾宝玉的富贵生活真有天地之别,不但胡适之、俞平伯的“自传说”不能成立,连鲁迅先生的十六字真言(周先生称为第一篇“曹传”):“生于荣华,终于苓落,半生经历,绝似石头”,也难以成立了。曹雪芹根本就没经历过旧家的风月繁华嘛!就算乾隆时有几年“中兴”(不过是恢复员外郞职),一个从小经历过那么多恐怖、惊吓、艰难、屈辱的少年,和贾宝玉那样一直在幸福欢乐中长大的富贵公子,也实在没多少共同之处可言,还算什么“自传”或“自传体小说”呢?
    下面来看富察明义的《题红楼梦》序:
    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惜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余见其钞本焉。
    说得非常好。一说《红楼梦》是“曹子雪芹所撰”,毫不含糊。二说《红楼梦》的内容是“备记风月繁华之盛”,比别人都全面正确。三说曹雪芹之所以能写出这一作品的原因,是因为“其先人为江宁织府”,经过那种繁华生活。四说“大观园”即今“随园故址”,也即江宁织府而不是别处。因为随园为曹頫继任者隋赦德所建,原址(故址、旧址)即原江宁织府也就是曹之旧家。因已改建为乾隆皇帝的“大行宫”,明义不便直言“行宫”,故以“随园故址”曲称之。其中的“西花园“即是雪芹和梅溪当年游玩嘻戏的地方,是他俩的旧日天堂。五说当时雪芹之书尚未传世,故世鲜知者,他见到了钞本。
由此可知曹雪芹确实经历过江宁织造署——“秦淮旧家”的那种繁华生活,说他未经过是不对的,而他之所以能写成“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的《红楼梦》,是因为其先人为江宁织造的缘故。
    那也就是说胡先生的观点是正确的,而周先生的观点是不正确的。
    下面再从正面作一番论证。
    胡先生在《考证》中说:《红楼梦》是曹雪芹“真事隐去的自叙”。其中的甄贾二家即是曹家的影子,甄贾二玉即是“曹雪芹的影子”。
    第一句完全正确,没一点错误;第二句则对错各半。贾家、贾宝玉确是曹家、曹雪芹的影子——带自传性的小说;而甄家本即真家,记者石头的真家,即是曹家,甄宝玉即真的宝玉也就是记者雪芹,而不是“影子”。故甄家居南京,甄家曾四次接驾显赫异常,甄宝玉生在南京,长在南京,就傅于南京,直到他十四岁那一年被抄家问罪才返回北京。而照周先生的观点,贾家即是曹家,而甄家什么都不是,影子也不是,上述一切都和雪芹没有关系,尽管雪芹一再示意,脂批不断指出,“甄”即“真”,“甄家”即“真正之家”,“凡写贾宝玉之文,则正为真宝玉传影”,“甄家正是大过节大关键处”,甄宝玉有即是作者有,“作者必有”等等。若此,甄即真,贾即假,真假分明,有的人还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既以贾(假)作真,又视甄(真)为假,真令人悲哀!
    而甄(真)家被查抄那一年史书明文是雍正六年1728年。
    所以曹雪芹生于康熙五十四年,乙未,1715年,就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是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明白告诉我们的事。
    这也就是在《红楼梦》这部书中,除了长安大都中的贾家、贾宝玉外,还要另写一个金陵石头城中的甄家和甄宝玉的缘由。
    此其一。
    其二,甲戌本《凡例》末条:
    此书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经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梦幻识通灵”。但书中所记何事,又因何而撰是书哉?自(又)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实愧则有馀,悔则无益之大无可奈何之日也。当此时则自欲将以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裤之时,饫甘餍美(肥)之日,背父母(兄)教育之恩,负师兄(友)规训之德,以致今日一事(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集)以告普天下人,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伤于我之襟怀笔墨者,何为不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以悦人之耳目哉。”故曰“(贾雨村)风尘怀闺秀”。——乃第一回提正义也——
    这是甲戌本开卷《凡倒》之末条,其他本皆为第一回总评,文字大略相同,参看( )中字。
这是脂砚之评,她引了两则作者“自云”,是讲当日作者之所以要著书的原因,他的处境、思想、意图和写法。他是在经历了一番梦幻,有了不少人生阅历以后,在“风尘碌碌,一事无成”或“一技无成,半生潦倒”的情况下,才忽然忆起当日闺友,各方面都强于自已这个“须眉浊物”,逐决定把自己当日锦衣纨裤、饫甘餍美之时,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训之德的往事“编述一集”,写成一部故事,以昭告天下,从而使闺阁昭传同时悦世人之目。但不是直述,而是将“真事隐去”用“假语村言”的方式,款款叙出。
    周先生定这里的“半生”为三十岁,这自然是对的,但他却说这个三十岁不是念当日所有女子、深感自愧,决定编书的年岁,而是书已写成,脂砚斋“抄阅再评”的甲戌年。由甲戌上推三十年刚好是1724年甲辰。因而前贤和后人的观点都是可笑和可哂的。
    作为常人只要不抱偏见都能看懂,这两个“自云”是叙他当日著书前的思想活动的:思念女友决意著书。其中的“风尘碌碌”“半生潦倒”都是说的他当时的状况,他是在荣华过后,“盛席华筵终散场”之后,从“锦衣纨裤,饫甘餍肥”到“蓬牖茅椽,绳床瓦灶”的情况下才念及当日女子,才开始著书,“编述一集”而该时他已是“半生潦倒”,已至“而立”之年,和书成后“抄阅再评”的甲戌及“四阅评过”的庚辰都没有关系。这么明白的话,怎么总不明白呢?
从甲戌本《红楼梦》开场诗: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及开书楔子中的叙述:
    ……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可知曹雪芹开始忆繁华、梦旧家,起草落笔是在书成前的十年,即甲戌的前十年即亦1744年甲子,乾隆九年,那时曹雪芹刚好为“半生”:三十岁(虚)。因此曹雪芹生于1715年,康熙五十四年,乙未。
    和他在书中自叙的甄家被抄时真玉十四岁算得的结果完全一样。由此可见最早由胡先生提出最后由王利器先生完成的“乙未说”是完全正确的,而由周先生青年时提出一直坚持至耄年的“甲辰说”是实实在在的错了,和真理无关。
胡先生以为二十岁便开始著红楼总嫌太早,而三十岁才开始撰著此书不但合于情理(三十而立),也为曹雪芹自己的“自叙”和“自云”所证实。
    曹雪芹生于1715年,康熙五十四年乙未,不应该再有异议了。
    张宜泉的“年未五旬而卒”,我这里就不多说了。“未五旬”不是“未达中寿”,实是近于五十;“四十年华”也不是整整四十,实已四十大多。周先生不可“减寿”的说法也是无理的:一个人的“寿”是客观现实 ,谁也不能增,谁也减不了,敦诚说“四十年华”,只是悗惜他英年早逝而已。
    那么,他是不是曹颙的“遗腹子”呢?我以为是,否则,颙之遗腹恰为女,且刚刚袭任织造年令不大的曹頫刚好此时也生了个儿子,即是雪芹,总嫌太巧合了。至于“自云”中的“父兄”(脂批也有),恐也和“师友”一样,仅为套语托词,并不表示真有父有兄(还有师有友),只是那样说说而已。难道他真的自惭有愧,自认罪不可免吗?他的书真的是“情场惭悔”或“浪子回头”之作吗?他冠母姓马氏“于最恶妇人,何以为解?”因事实如此。其生母马氏在丈夫死后,职为他人袭继,子又归他人教养,每日吃斋念佛和那些骗子混在一起,虽“太太原不糊涂,只是让金刚菩萨支使糊涂了”(宝玉语),作了伤害他二人最深重的坏事,几濒死地,多亏了茫茫渺渺的降临(写小说)才缓过气来,恢复了常态。否则,生母姓氏不可以冠于“最恶妇人”,伯母姓氏就可以冠吗?
    但他是不是又名“天佑”,作未作过“州同”?看来还需要进一步研究,现暂存疑。
    我在《引论》中说的话有些想当然,不一定是,但曹雪芹生于1715年则是无可怀疑的。

    阎肃林
    2005年11月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