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贾宝玉不是叛逆者,是逃避者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贾宝玉不是叛逆者,是逃避者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5-11-17

    当代一些学者将《红楼梦》的主人公贾宝玉誉为“封建家庭的叛逆”,说在他和林黛玉身上,“洋溢着对那个时代的叛逆思想和斗争精神,是那个时代精神的典型”。如此评价贾宝玉当然没有什么不可以,至于是否准确,恐怕就值得商榷了。
首先要弄明白的是,什么叫叛逆。最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对“叛逆”一词的解释是:“有背叛行为的人。”那什么是“背叛”呢?同一词典的解释是“背离、叛变”;叛变,就是:“背叛自己的一方,采取敌对行动或投向敌对的一方。”持“叛逆”说的大学者们,不会对《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有什么异议吧。那么好了,我们看看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和林黛玉,是否有这样的行为或者是思想。
    说贾宝玉和林黛玉有背叛行为,是说他们“投向敌对的一方”了吗?那先得找到他们所在的那个封建大家庭的敌对方在哪儿。而在《红楼梦》里,贾氏家族的衰亡,是他们家族内部的原因造成的,不是来自外部的敌对势力造成的。显然,宝黛二人无法背叛到敌对一方去。
    如果说他们对自己一方采取了敌对行动,那就更不可能了。没有一点儿刚烈的贾宝玉,在他父亲面前唯唯诺诺一副可怜相,怕得像老鼠见了猫;他母亲赶走了晴雯,他只会倒在床上哭,连个屁也不敢放。试问,他能对自己的家庭采取什么敌对行动?林黛玉更不用说了,一身多病、风一吹就能倒的主儿,除了哭,她还能干嘛?不错,她灵牙利齿,很会说点儿尖酸刻薄的话。可这点本事,她敢向贾母使吗?敢向王夫人使吗?
    或者说,宝黛二人的叛逆表现在思想上?好吧,我们姑且承认:思想叛逆也算叛逆。
    贾宝玉的叛逆思想表现在哪儿?学者们使用率最高的,莫过于贾宝玉论“文死谏、武死战”的那段话了——
    “人谁不死,只要死的好。那些个须眉浊物,只知道文死谏,武死战,这二死是大丈夫死名死节。竟何如不死的好!必定有昏君他方谏,他只顾邀名,猛拚一死,将来弃君于何地!必定有刀兵他方战,猛拚一死,他只顾图汗马之名,将来弃国于何地!所以这皆非正死。”
    袭人道:“忠臣良将,出于不得已他才死。”宝玉道:“那武将不过仗血气之勇,疏谋少略,他自己无能,送了性命,这难道也是不得已!那文官更不可比武官了,他念两句书汙在心里,若朝廷少有疵瑕,他就胡谈乱劝,只顾他邀忠烈之名,浊气一涌,即时拚死,这难道也是不得已!还要知道,那朝廷是受命于天,他不圣不仁,那天地断不把这万几重任与他了。可知那些死的都是沽名,并不知大义。”
    批书人对这段话大加赞赏。庚辰本绮园眉批道:“玉兄此论大觉痛快人心!”“死时当知大义,千古不磨之论!” 蒙古王府本侧批道:“此一段议论文武之死,真真确确的非凡常可道者。”可见批书人认为宝玉议论得精辟。“宝玉反对忠君思想”,此话不知从何说起。没见宝玉说“那朝廷是受命于天”的吗?接下去的话的意思也是“朝廷至仁至圣,天地才把万几重任给他的”,明明是拥戴的意思,何来“反对”之说?
    贾宝玉反对的,是那些糊涂的文官,为邀忠烈之名,胡乱批评,拚得一死,反把“昏君”的坏名声强加给皇上。如果文官皆不死于谏,正说明皇帝至仁至圣,武官皆不死于战,正说明武官智勇双全、有效地维护了和平。贾宝玉主张的,是更高质量、更高水平、更高品位的忠君,怎么会是反对忠君?
    贾宝玉把朝廷官吏斥之为“禄蠹”,把那些热衷于仕途经济的人骂为“国贼禄鬼”,看起来很是清高。什么叫“禄蠹”?即靠国家俸禄养活的寄生虫。那么试问,他的伯父袭着荣国公,他的父亲做着官,算不算是“禄蠹”?再者,他贾宝玉靠什么生活?难道不是靠皇帝的封赏、父辈的俸禄?他父亲好歹还得在部里管些事、出些力,他呢?整天在闺阁中胡混,一点儿力不出就膏粱纨绔、饫甘餍肥,本是一个地道的寄生虫,有什么资格骂别人是“禄蠹”!
    的确,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不爱读书——脂批告诉读者,宝玉不爱读的,是“诗云、子曰”之书。那么,是由于他反对孔孟之道、鄙视儒家思想才不爱读书的么?完全不是。贾宝玉毁僧骂道,却从不敢亵渎儒家的圣人,而且唯孔圣人是尊。如第五十八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宝玉弄清楚藕官为什么烧纸后,要芳官转告藕官:“以后断不可烧纸钱。这纸钱原是后人异端,不是孔子的遗训。”
    有的研究者说贾宝玉反对程朱理学,证据是宝玉曾说“只除明明德外无书,都是前人自己不能解圣人之书,便另出己意,混编纂出来的”。对这句话,宝玉自己都检讨了:“那原是小时不知天高地厚信口胡说”。小孩子信口胡说的话,自然不能当成罪证,也不能当成别的什么“证”。相反,而即使是小时信口胡说,他也不敢不敬圣人。说明他从骨子里是尊孔的。
    中国古代有过不少拒绝做官的人,但原因不同。有的是为保持名节尽忠于前一朝廷;有的是对新朝廷抱有敌对态度;有的是自鸣清高;也有的是沽名钓誉,等等。如果说贾宝玉是叛逆者,那么就是说他敌视朝廷、敌视当政的皇帝才拒绝仕途、拒绝走统治阶级规定的政治道路的。是这样么?答案是否定的。请看第十四回贾宝玉路谒北静王那段描写,把宝玉对北静王的思慕已久的崇敬爱戴之情刻画得淋漓至尽。一听说北静王叫他前去见面,“自是欢喜”,“忙抢上来参见”。一个“忙”、一个“抢”,两个字写尽了宝玉的媚态。对北静王赏赐的鶺鸰香串,他恭恭敬敬接过来,“回身奉与”他父亲,而后又“珍重取出来,转赠黛玉”。北静王是何许人?皇亲贵胄。从宝玉对北静王的态度上,能看出他对朝廷有半点不恭吗?
至于说林黛玉将鶺鸰香串“掷而不取”,那是因为“别的臭男人拿过的”,并非是因为是皇帝赏赐的。一个闺阁中的少女,岂能随便要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戴过的东西?这个态度符合林黛玉的一贯性格。如果黛玉见了这鶺鸰香串便如获至宝,继而珍重收藏,那就不是林黛玉而是见物眼开的坠儿了!因此,以这件事证明林黛玉藐视皇帝、把皇帝也算在“臭男人”之列是很牵强的。
    我们说过,《红楼梦》是作者的自叙,作者是贾宝玉的原型。无论从哪方面说,本书作者都绝无敌视、仇视朝廷之意。而且,书中只要涉及朝廷、涉及皇帝,作者总是诚惶诚恐、感恩戴德,挑拣着好听的赞美字眼,肉麻地歌之颂之。比如第四回:
    近因今上崇诗尚礼,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
    甲戌本此处有段脂砚斋侧批:“一段称功颂德,千古小说中所无。”
    再比如第六十三回,贾珍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后,连忙告假——
    礼部见当今隆敦孝弟,不敢自专,具本请旨。原来天子极是仁孝过天的,且更隆重功臣之裔一见此本,便诏问贾敬何职。
    天子听了,忙下额外恩旨……此旨一下,不但贾府中人谢恩,连朝中所有大臣皆嵩呼称颂不绝。
    类似的文字还可以举出一些。总之,作者的立场决定着贾宝玉的立场。作者没有背叛朝廷的意识,贾宝玉也不会有。至于贾政在笞挞宝玉时说的“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是因为贾政误听人言,以为宝玉真的勾引了王爷男宠、淫辱母婢致死而说的气话。以此来判定宝玉叛逆,就犯了同贾政一样的错误——冤屈宝玉了。
    贾宝玉不爱读书、不愿意走仕途,并非是他多么清高,也并非是他有什么远大的政治抱负。薛宝钗婚后批评贾宝玉的一句话切中宝玉病根:“做了一个男人,原该要立身扬名的。谁像你,一味的柔情私意!”甄宝玉说了些经济文章、为忠为孝的话,贾宝玉便骂人家是禄蠹。薛宝钗说:“人家这话是正理。”在封建社会里,一个男儿自有天赋重任:上要赡养老人,下要抚育后代——此为尽孝;报效国家,立身扬名,光宗耀组,封妻荫子——此为尽忠。而贾宝玉不愿意承担一个男儿应该承担的这些责任。他所理想的生活,就是整日在一群女孩儿的簇拥之中,放荡弛纵,任性恣情,饮酒作乐,无忧无愁,死后让女孩儿们的眼泪漂送到鸦雀不到的幽静之处随风化了,再不要托生为人。“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一坛酒喝到四更时分,“一个个吃的把臊都忘了”,“大家黑甜一觉,不知所之”。那才是贾宝玉最惬意的时光。
    然而好景不长,美好的梦境很快被残酷的现实打破了。“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随着家族的衰败,宝玉与其家人流落到社会的最底层。这时他“愧则有余,悔又无益”了。按照作者原来的设想,结局是让宝玉“悬崖撒手”——抛却娇妻美妾,遁入空门,其实是让他做最后的逃避。如果说以前的逃避是由于落堕情根的话,那么最后的逃避则是因为“贫穷难耐凄凉”。无力回天,又身无长技,不逃只好一齐饿死。“悬崖撒手”,撒的其实是一直缠绕着他的“情”。
总之,贾宝玉一生都是个现实和责任的逃避者。说他是叛逆者,那是把他拔高了,而且是拔得太高了。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