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曹寅《北红拂记》刻本藏于上海图书馆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曹寅《北红拂记》刻本藏于上海图书馆     

作者:周兴陆   收录时间:2005-11-15

    “红学”研究专家胡文彬先生在《红楼梦学刊》2004年第4辑、2005年第2辑发表《新发现抄本<北红拂记>考察报告》,公布中国艺术研究院图书馆藏抄本《北红拂记》,这是有意义的。胡先生自称为“新发现”,但是他不知道上海图书馆就藏有一部《北红拂记》刻本,而且还是康熙朝刻本。
    胡先生在文章中说,傅惜华《清代杂剧全目》等数种目录书作者“多未亲见钞本或刻本《北红拂记》”,因此对该戏曲语焉不详。可惜,胡先生自己也没有翻翻《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该书《集部》第二一七三五条记录“《北红拂记》一卷,清曹寅撰,清康熙刻本”。查检书后的馆藏检索表,该书就藏于上海图书馆。早在数年前,我曾翻阅过此书。最近读到胡先生的文章后,我又到上图去找到这部书,而且这部书已经录入光盘,在上图的机器上可以很容易调出来,应该说是一部比较容易见到的著作了。不过“红学”界,对之较少关注而已。
    上海图书馆藏《北红拂记》刻本,一卷,版本介绍为康熙刻本。开化纸印本,13.1×18.6cm,半页10行,行19字,白口,单鱼尾,左右双栏。卷首页首行题“北红拂记”,第二行署“鹊玉亭填词”,有馆藏印。该书卷前有尤侗序、毛际可序和“柳山自识”(柳山为曹寅的名号);卷后胡其毅、杜琰、王裕、程麟德、朱彝尊、佚名的跋语。结构和胡文所介绍的抄本一样,特别是最后一则佚名的跋语,仅署日期“丁丑”,胡文介绍的抄本亦是如此。刻本页眉也有尤侗、毛际可、朱彝尊的大量批语,是板刻,而非后人手批。因此,说这部康熙刻本是钞于1943年的抄本的祖本,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胡先生文章介绍的邵锐抄本,由于抄者粗心,有一些讹误,比如胡文所附卷首页书影“临川别梦”,刻本为“临川残梦”;“作红拂”,刻本为“做红拂”。更为严重的是,《北红拂记》本为十一出,但抄本第五、第六出遗漏标目,毛际可、程麟德序跋中说是十出,于是胡先生怀疑《北红拂记》本来就是十出,第五至第六回应为一出,“抄者未经核对误为‘十一出’”。核对以刻本,胡先生的判断是错误的。刻本情况怎样呢?刻本是十一出,而且不缺少标目,除了第一出无须标目外,第二出“朝回”,第三出“谒见”,第四出“私奔”,第五出“访觅”,第六出“客店”(这两出标目,抄本无),第七出“观棋”,第八出“赠家”,第九出“采药”,第十出“传书”,第十一出“沥酒”。内容是完整的。至于毛、程序跋所谓十出,那是古人举整数,不足为据的。
    《北红拂记》,是根据唐杜光庭传奇《虬髯客传》改变而来的,叙述隋末一位豪侠而美丽多情的少女红拂私奔英雄李靖,途遇虬髯客,虬髯客赠予全部家产,助他们成就大业。明代张凤翼改编为传奇《红拂记》,颇多赘絮。凌濛初改为杂剧《北红拂记》,不可演唱。只有曹寅的改编,得到论者的赞誉:如朱彝尊批第二出“意尤慷慨,可以击碎唾壶”;尤侗评云:“风声鹤唳,情景如画,凌虚(按指凌濛初)所不及也。”又云:“描写女丈夫气概异常,便觉太史公传卓文君草草。”毛际可评云:“关白曲文,斯须活脱”;“曲白关目极细”。曹寅的《北红拂记》在清代戏剧史上应该有其地位,对于研究曹寅乃至《红楼梦》,都是重要的资料。但是,曹寅《北红拂记》的善本,应该是上海图书馆藏的清刻本,而非胡文彬先生“新发现”的邵锐抄本。

    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周兴陆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