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是写给纨绔膏粱的教科书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是写给纨绔膏粱的教科书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5-10-28

    常言道:意在笔先。曹雪芹写《红楼梦》之前不仅已经想好了要“写什么”,而且一定也想好了“此书写给谁看”。因为从《红楼梦》中可以看到,他的读者定位是非常明确的。

    一、《红楼梦》是写给纨绔子弟的
    曹雪芹的《红楼梦》是写给什么人看的呢?答案是:贵族青年、纨绔子弟。
    何以见得?书中交代得明白。作者一开头就说了,此书是供人在“醉饱淫卧之时、或避世去愁之际”把此一玩。何人能在“醉饱淫卧、避世去愁”时看适趣闲文?在曹雪芹生活的时代,多数贫者不识字,且“日为衣食所累”,自然没有时间精力看闲书,只有富人才有看书的可能。——此为证据之一。
    第三回,林黛玉头回见贾宝玉时,作者引述了“后人”两首批宝玉的《西江月》,其中后一首的下半阕是: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寄言,通过此书转告也。膏粱,指富贵之家,此处是“膏粱子弟”的省称。
    最后两句的意思是,富裕、贵族之家的子弟们,不要学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贾宝玉。贾宝玉是何等样人?荣国公的嫡孙,贾府的贵公子也。何人能效此儿形状?奴才焦大、茗烟之辈不能,处于市民阶层的醉金刚倪二不能,生活勉强自给的农民、刘姥姥的女婿狗儿也不能,只有贵族青年、纨绔子弟们才有仿效宝玉生活方式的可能。——此为证据之二。
    在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是具有寓言意义的一回。当贾瑞因单相思病倒、命在旦夕之时,跛足道人送来一面“风月宝鉴”,两面皆可照人,道:“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与那些聪明才俊、风雅王孙等看照”。“风月宝鉴”是双关语,既指那面正反皆可照人的镜子,同时又指的是这本书——《红楼梦》。这一点在书中第一回已经交代, “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可见,《风月宝鉴》是这本书的别名。此镜亦即此书也,“单与那些聪明才俊、风雅王孙等看照”。单与,“专给”之谓,王孙者,贵胄子弟也。脂批在“聪明才俊、风雅王孙”下面批注:“所谓无能纨绔是也”。——此为证据之三。
三个证据应该足够了吧。其实更为有力的证据是曹雪芹塑造的贾宝玉的形象。

    二、贾宝玉是特意打造的反面教员
    贾宝玉是《红楼梦》的主人公。换言之,此书写的就是贾宝玉的故事。从这首《西江月》来看,作者对贾宝玉这个人物是持否定态度的,是不赞成的。“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于国于家无望”,这些话无论如何不能是赞美之词。既然如此,作者为何还要不厌其琐碎细腻地讲述他的故事,而且还讲述的是他如何“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 呢?只有一个说得通的答案,那就是:曹雪芹塑造贾宝玉,就是为了给贵族青年、纨绔子弟们树立一个反面榜样。简言之,曹雪芹告诉他的读者,如果你们像贾宝玉这样富贵不知乐业、辜负大好时光,不通世务、不读文章,甘心做一个“于国于家无望”的人,最后难免落得个“贫穷难耐凄凉”的下场。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问:《红楼梦》里没有关于贾宝玉“贫穷难耐凄凉”的情节呀?这是由于曹雪芹没有能把《红楼梦》写完,所以结局与作者的初衷有出入,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红楼梦》的主题。第十九回,贾宝玉在茗烟引导下来到袭人家,袭人母兄齐整整摆了一桌子果品,袭人一看,“总无可吃之物”。庚辰本此处双行夹批道:
补明宝玉自幼何等娇贵,以此一句留下与后数十回“寒冬噎酸虀,雪夜围破毡”等处对看,可为后生过分之戒。叹叹!
整个冬天都吃着难以下咽的腌制酸菜,风雪之夜把破碎的羊毛毡子围在身上御寒!这是多么凄凉的景象,又和怡红院群芳夜宴图形成多么巨大的反差。这段脂批是曹雪芹原著中贾宝玉日后贫困的有力证据。
    我们已经知道,曹雪芹是按照自己的大致经历写贾宝玉的。曹雪芹在开头的回前总批中,已然交代了自己写《红楼梦》时“茅椽蓬牖,瓦灶绳床”的生活处境。在蒙古王府本《石头记》中,有作者晚年“寄食庙宇,卖字为生”的批语。曹雪芹生前好友敦诚《寄怀曹雪芹》的诗中,有“君又无乃将军后,於今环堵蓬蒿屯”的句子;《赠曹雪芹》中有“满径蓬蒿老不华,举家食粥酒常赊”的句子,都说明曹雪芹晚年生活窘迫。如果天假其年让曹雪芹把《红楼梦》写完,我们今天就能从《红楼梦》中看到“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之后,一个贫困潦倒、无限凄凉的贾宝玉。所谓悬崖撒手、出家为僧,恐怕“贫穷难耐凄凉”才是根本原因。因为从书中可以看到,贾宝玉是根本不信佛的。
    然而即使是由高鹗接续的百二十回的《红楼梦》里,我们也看到了一个还算完整的贾宝玉。
    贾宝玉出生在一个“运终数尽”、日渐萧疏的贵族家庭中。家族中儿孙虽多,竟无一个可以继承祖业者。惟有这个宝玉,聪明灵慧,略可望成。就是说,在贾宝玉的身上,寄托着扭转家族衰败之势、重振贾氏门风的历史责任。如果他能“留心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全忠全孝,就上可以报效于国家,下可以封妻荫子、光耀门庭。无奈他“行为偏僻性乖张”,心思全在闺阁之中,兴趣全在儿女情上,“极恶读书”,拒走仕途经济之路。因而“于国无望”。或者,他若能治家理财,也是家族的希望。贾家的日渐萧疏的原因,不就是“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么!如果贾宝玉能具有凤姐的才干、探春的魄力,挺身而出,兴利除弊,荣国府也不至于入不敷出、靠发放高利贷盘剥来补充财政亏空。可是这位公子哥,连小厮兴儿都说他“每日也不习文,也不学武”,“只是在丫头群里闹”。除了有点作诗的歪才之外身无长技,除了对调脂弄粉格外内行之外,对世间一切正经事一概不懂。医生给晴雯看完了病,该给多少轿马之资?不知道;麝月拿过称银子的戥子来问他,他不知一两的星在哪里。凤姐生病,想找个臂膀帮她管理家务,头一个就想到贾宝玉,“虽有个宝玉,他又不是这里头的货,纵收伏了他也不中用”。“虽有个宝玉”这句话大有深意。从年龄上,从心智上,还有从在家族中的地位和血统上,宝玉都应该也完全可以成为凤姐管家理财的膀臂,但他“不是这里头的货”,只好被排除在外。贾敬宾天,“贾珍父子并贾琏等皆不在家,一时竟没有个着己的男子来”,尤氏只好自己承担起料理后事的总指挥来。荣府中呢,“凤姐出不来,李纨又照顾姊妹”,惟有宝玉是个大闲人,可他又“不识事体”!总之,家里大事小事都指不上他。他惟一能做的事,就是保护着姐姐们,别让和尚们的臭气熏着了。
    凤姐说他“不是这里头的货”。“这里”,只能是指治家理财。那么,他贾宝玉是哪里的“货”呢?是只知安富尊荣、不懂运筹谋划,只知挥金如土、不知将就节俭的一干人中的一个。对此,宝玉不打自招,是完全承认的。请看第七十一回,宝玉劝说探春的一段:
    宝玉道:“谁都像三妹妹好多心。事事我常劝你,总别听那些俗语,想那俗事,只管安富尊荣才是。”尤氏道:“谁都像你,真是一心无挂碍,只知道和姊妹们顽笑,饿了吃,困了睡,再过几年,不过还是这样,一点后事也不虑。宝玉笑道:“我能够和姊妹们过一日是一日,死了就完了。什么后事不后事。”李纨等都笑道:“这可又是胡说。就算你是个没出息的,终老在这里,难道他姊妹们都不出门的?”尤氏笑道:“怨不得人都说他是假长了一个胎子,究竟是个又傻又呆的。” 宝玉笑道:“人事莫定,知道谁死谁活?倘或我在今日明日,今年明年死了,也算是遂心一辈子了。”
真可谓“醉生梦死、及时行乐”了!家势萧疏、家族兴衰?我才不管呢!——只要是稍有头脑的读者读到这里,都会对宝玉的观点嗤之以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可惜他贾宝玉“空长了一个好胎子”,作为妻子的薛宝钗说他“一味的柔情私意没有刚烈”。这样的男人,不仅在曹雪芹的时代,恐怕在任何时代都只能是一个“于国于家无望”的废人。
    惟一一个聪明灵慧、略可望成的贾氏子孙如此不争气,于是贾氏家族的败落就无法挽回了。最后是“树倒猢狲散”,家破人亡,男子沦为乞丐,女子流落风尘,“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曹雪芹用贾氏家族的悲剧下场,用贾宝玉的人生教训,给所有的世家子弟敲响了长鸣的警钟:“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三、反复开导表达作者一片婆心
说《红楼梦》是写给贵族青年、纨绔子弟的,还可列举出一些明显为这类读者提供经验教训的情节和故事来。
第十三回,秦可卿临终前托梦给凤姐,建议她“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一是趁今日富贵,在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再一个是将家塾设于此。“便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秦氏再三嘱咐强调,“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从这段话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深谋远虑的管家人的形象。然而庚辰本脂批却告诉读者:
此回可卿梦阿凤,盖作者大有深意存焉。可惜生不逢时,奈何,奈何!然必写出自可卿之意也,则又有他意寓焉。
    说明这个建议本是出自此书作者的。所谓生不逢时,指的不可能是可卿,而只能是作者。当作者意识到这样做的重要性时,家族已经败落,想做也做不到了。从《红楼梦》百二十回中,也没有看到凤姐为实施这个建议而采取的行动,可见这个建议最后落空了。那么作者的深意何在呢?只能是为那些尚在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的家族提个醒,不要等“眼前无路想回头”,那时就“后悔无益”了。不仅如此,作者为纨绔子弟们提出了一个切实可行又受益非浅的、可操作的具体方案。蒙古王府本在这里有段双行夹批:
    幻情文字中忽入此等警句,提醒多少热心人!
    还是第十三回,凤姐协理宁国府办丧事,想到宁国府中五件弊端: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责,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甲戌本此处有段脂砚斋眉批:“旧族后辈受 五病者颇多,余家更甚”——我们家更严重。指出这五件事是大家族中共有的通病,是造成经济漏洞、财产流失的重要原因。蒙古王府本脂批:
    五件事若能如法整理得当,岂独家庭,国家天下治之不难。
    把这一回和第五十六回结合起来看,曹雪芹明显在教给他的王孙读者持家之道。
曹雪芹告诫他的读者,居家过日子,三姑六婆是一定招惹不得的。三姑者,尼姑、道姑、卦姑;六婆,指牙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这类人拨弄是非、骗财生事、造成家庭悲剧的故事,屡屡见著中国古代小说中。《红楼梦》也用了较大篇幅,在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讲述了道婆的危害。贾宝玉被贾环烫伤了脸,宝玉的寄名干娘马道婆说动贾母,每天用五斤香油,在大光明菩萨前点一盏海灯消灾。如此计算下来,每月花费的香油钱要一百八十吊,一年就是两千两银子!之后,马道婆又去了赵姨娘处。在拿到一张五百两银子的欠条和一堆白花花的银子之后,马道婆实施巫术魔法,害得宝玉、凤姐二人几乎丢了性命。甲戌本脂砚斋眉批:
    三姑六婆之害如此,即贾母之神明在所不免。……此(指迷信——二十四笔注)系老太君一大病。作者一片婆心,不避嫌疑特为写出(说明作者祖母实有其事),使看官再四着眼:吾家儿孙慎之、戒之!
甲戌本回后脂批再次指明:
    “此回本意是为禁三姑六婆,进门之害难以防范。”
    此外如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蒙古王府本回前批道:
    此书(回)写世人之富贵子弟易流邪弊。其作长上者,有不能稽查之处。如宝玉之夜宴,始见之,文雅韵极,细思之,何事生端不基于此?……读者当以“三人行必有我师”之说为念,方能领会作者之用意也。戒之!
回后又批道:
    宝玉品高性雅,终日花围翠绕,用力维持其间,淫荡之至而能使旁人不觉、彼人不厌。……持家有意于子弟者,揣此而照察之可也!
    再如第七十三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庚辰本双行夹批道:
    险极妙极!荣府堂堂诗礼之家,且大观园又何等严肃清幽之地,金闺玉阁尚有此秽物,天下浅帏薄幕之家宁不慎乎!虽然,但此等(事)偏出大官世族之中者,盖因其房室香宵、鬟婢混杂,焉保其个个守礼持节哉?此正为大官世族而告戒。
曹雪芹真可谓苦口婆心了。

    四、《红楼梦》的教科书作用早有人识
    《红楼梦》是一本写给贵族世家子弟的教科书。这一点本来是非常清楚明显的。由于后来的出版者略去了所有脂批,于是教科书的用意变得烟云模糊了。在第一回里,石头对空空道人说,我这一段故事,也不愿世人称奇道妙,也不定要世人喜悦检读,只愿他们当那醉淫饱卧之时,或避世去愁之际,把此一玩,岂不省了些寿命筋力?甲戌本脂砚斋侧批:
余代空空道人答曰:不独破愁醒盹,且有大益。
    试问有何大益?难道是让读者都去艳羡怡红公子,学习他的所谓叛逆精神,不读书、不学无术,整日在闺阁中耗废大好韶光?那样,曹雪芹岂不成了那个时代的教唆犯了?再看蒙古王府本第十九回的回末总评:
若知宝玉真性情者,当留心此回。其于袭人何等流连,其于画美人何等古怪,其遇茗烟事何等怜惜,其于黛玉何等保护。再袭人之痴忠,画人之惹事,茗烟之屈奉,黛玉之痴情,千态万状,笔力劲尖,有水到渠成之象,无微不至。真画出一个上乘智慧之人,入于魔而不悟,甘心堕落。且影出诸魔之神通,亦非冷冷,有势不能登彼岸。凡我众生掩卷自思,或于身心少有补益。小子妄谈,诸公莫怪。
    这段回末总评提醒读者,应该如何看待、理解曹雪芹讲述的故事。
    读《红楼梦》,不同时代的人有不同的感受。大变革时代的人,从中看到了排满,看到了呼唤平等、民主、自由,看到了阶级斗争。然而这些是曹雪芹的本意么?应该说,和曹雪芹同时代的人的看法,更应该接近曹雪芹的思想吧。
同治年间的江顺怡在他的《读红楼梦杂记》中说:
    “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训之德,以致半生潦倒,罪不可逭”。此数语古往今来人人蹈之,而悔不可追者,孰能作为文章,劝来世而赎前愆乎?余读《红楼》尤三复焉,而涕泪从之。
    这位江顺怡可谓曹雪芹的真知音。他读懂了曹雪芹的忏悔之意,理解了曹雪芹写《红楼梦》“劝来世”之用心。
清嘉庆时代的二知道人评价《红楼梦》:“雪芹之稗官,世家之宝鉴也。”“假语村言不啻晨钟暮鼓,虽稗官者流,宁无裨于名教乎!”
    稗官者,野史、小说之谓也,此处指《红楼梦》;世家者,门第高、世代有人做大官之人家。宝鉴,即宝镜,即非常宝贵的、可供警戒和引为教训的故事。第二句话的意思更为明白:虽然说是假雨村言,却可令人警醒;虽说是野史小说之流,却有益于礼教。
    有人说曹雪芹的思想是反对孔孟之道的。这看法怎么和当时人恰恰相反呢?
同是嘉庆时代的纳山人说:
    (《红楼梦》)反复开导,曲尽形容,为子弟辈作戒,诚忠厚悱恻,有关世道人心者。顾其旨深而词微,具中下之资者,鲜能望见涯岸,不免堕入云雾中,久而久之,直曰情书而已。
    《增补红楼梦序》
    看来对《红楼梦》的误读是由来已久的。今人对《红楼梦》的种种误读,绝不是水平问题,而是思维方式的问题。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