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贾宝玉与史湘云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贾宝玉与史湘云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6-06-15


    如果从时间顺序上看,贾宝玉生来第一个密切接触的妹妹就是史湘云。从小一块儿长大,一块儿吃饭一块儿睡觉(不然他怎么知道史湘云睡觉一贯不老实?)可谓亲密无间。第二十回湘云第一次在书中露面,当时正和宝钗玩笑的贾宝玉听说湘云来了,丢下宝钗抬身就走,可见湘云在宝玉心中的位置远远重于宝钗。晚上宝玉送黛玉、湘云回房安歇,二更天已过了,宝玉还赖在黛玉湘云处不走,袭人催了几次方回自己房中赖睡,第二天天刚明,宝玉“便披衣靸鞋往黛玉房中来”,而这时候姐妹两个尚躺在被窝儿里睡着未醒呢。只见史湘云“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雪白的膀子撂于被外”,宝玉叹道:“睡觉还是不老实!回来风吹了,又嚷肩窝疼了!”一面说,一面轻轻的替她盖上。宝玉与湘云的感情可见一斑。史湘云光明磊落直率豪爽大有男子气概,对这位宝玉“爱”哥哥可以说心无邪念。可是贾宝玉这头儿就难说了。他厚着脸皮让湘云给他梳头,湘云拒绝道:“这可不能了!”言外之意是年龄都大了,应该有个分寸礼节了。可经不住宝玉千妹妹万妹妹的央告。如果说让妹妹梳头还是怀念儿时兄妹情谊的话,那么用妹妹的洗过脸的残水洗脸,就有些肉麻了。而且肉麻得连丫鬟翠缕都看不过去,气得袭人在一边叹息!这一段细腻的描写说明什么?说明史湘云是贾宝玉“意淫”的第一个对象。直到这个时候,在贾宝玉的心里,史湘云的分量仍然要重于林黛玉。读者可记得此前一天,湘云和黛玉斗嘴,黛玉吃了亏后追赶湘云,被宝玉在门框上拦住,笑劝道:饶她这一遭吧。此时宝玉袒护的是谁?是湘云。
    然而宝玉很快在心底里和湘云拉开了距离。这与黛玉的出现自然有很大关系,但关键的因素在湘云的那一掌。就在湘云起床后给宝玉梳头时,宝玉顺手拈来胭脂要往嘴边送,又怕湘云说,正犹豫间已被湘云看见。湘云一手掠着辫子,腾出另一只手,“啪”的一下,将宝玉手中的胭脂打落,说道:“这不长进的毛病儿多早晚才改过!”这哪里是温柔可人的妹妹,分明是严厉的师长。就这一下子,把宝玉对她的情意打掉了一半。何以证明?证明在这场“梳洗风波”之后,袭人动了气一整天不理宝玉,宝玉没趣,借着酒兴提笔续庄子的《南华经》:
    焚花散麝,而闺阁始人含其劝矣,戕宝钗之仙姿,灰黛玉之灵窍,丧减情意,而闺阁之美恶始相类矣。彼含其劝,则无参商之虞矣,戕其仙姿,无恋爱之心矣,灰其灵窍,无才思之情矣。彼钗、玉、花、麝者,皆张其罗而穴其隧,所以迷眩缠陷天下者也。
    这段奇文提到了四个女子:身边的袭人、麝月,还有他认为最美丽的宝钗和最聪明的黛玉,这四人如罗网像深穴将他迷眩缠陷,却不包含史湘云。袭人、麝月总在身边絮絮叨叨地规劝,颇令他烦闷,恨不得一时将她二人焚之散之消灭掉。而史湘云由此也加入了规劝者的队伍,因而也就成为令宝玉反感的人。
    第三十一回,五月节后,史湘云第二次来到大观园,向贾母打听宝玉:宝玉哥哥不在家么?说明她对宝玉还和从前一样,连宝钗都看出来了,笑道:她再不想着别人,只想宝兄弟。但是这时候,宝玉心里的一号位置,早被黛玉占据了。第二十九回:
    原来那宝玉自幼生成有一种下流痴病,况从幼时和黛玉耳鬓厮磨,心情相对;及如今稍明时事,又看了那些邪书僻传,凡远亲近友之家所见的那些闺英闱秀,皆未有稍及林黛玉者,所以早存了一段心事,只不好说出来。
    清虚观看戏时,宝玉在道士们送的贺物里发现一个赤金点翠的麒麟,听说湘云有一个,就忙拿起来揣在怀里。说明他对湘云的情意还没有完全消失。接着,宝玉贺湘云之间又发生了一次冲突,那就是贾雨村来访,贾政命宝玉出去出去见客宝玉心中不自在,一边穿衣一边抱怨,湘云劝了几句,却被宝玉不客气地抢白了一顿:
    湘云笑道:“还是这个情性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没见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宝玉听了道:    “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
    贾宝玉公开宣称,谁要是劝他正经读书、求上进他就和谁生分:
    宝玉道:“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若他也说过这些混帐话,我早和他生分了。”
    如果说薛宝钗是第一个因此被贾宝玉生分的,那么史湘云当是第二个。虽然湘云有男子般的豪爽,有不亚于黛玉的才思,更有和宝玉相似的相貌,众人赞她:“打扮成个小子样儿,原比打扮女儿更俏丽了些。”但毕竟志不同、道不合,更重要的是,贾宝玉喜欢带有女人味儿的男子,却绝不喜欢带有男子气的女性,因此,宝玉对和她的关系,便只能退回到一般姐妹的关系了。
    史湘云是曹雪芹树立起来的一面镜子,用她的优点来比照、反衬钗黛二人的缺点,尤其是通过她来评判臧否人物,从而间接地批评宝玉的生活态度包括他的爱情观。湘云不止一次地在宝玉跟前夸赞宝钗:“我天天在家里想着,这些姐姐们再没一个比宝姐姐好的。”也毫不掩饰地在宝玉面前批评黛玉性格上的缺点:“这些没关紧的恶誓、散话、歪话,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的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别叫我啐你。”这些个话,恰恰是贾宝玉不喜欢听的。
    有学者认为史湘云最后与贾宝玉结为夫妻。笔者对此不以为然。史湘云的形象,是作者当年闺阁中的一个良师诤友,是“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的一个杰出代表。塑造这样一个人物,是出于检讨、批判自己的需要,而不会把她安排给宝玉做妻子的。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