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的成书过程与《佚红楼梦》出版的意义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的成书过程与《佚红楼梦》出版的意义

作者:虞卫毅  收录时间:2021年11月26日 星期6

 楼梦研究中,到今仍存在很多未解之谜,例如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来源之谜、脂砚斋身世之谜、曹雪芹生年之谜、红楼梦初稿之谜、红楼梦佚稿之谜、红楼梦成书之谜等等。面对这些未解之谜,笔者通过近十年的深入研究,在网站上发表大量研红文章,已经将上述各谜案的谜底作出破解。    根据笔者近十年的研究,红楼梦的写作与成书,实际上是经过了三个重要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红楼梦初稿文本的写作阶段。时间段应在乾隆二年到乾隆十年左右。从脂批的批语中可以看出,红楼梦初稿一开始取名就叫《石头记》,后改为《情僧录》,再改为《风月宝鉴》,并且请曹雪芹弟写了序,应是一部完整的小说。第二个阶段,是红楼梦一书由初稿文本向改写文本过渡的写作阶段,时间段应在乾隆十三年到乾隆二十八年左右。从脂批中透出的消息来看,改写本共有一百一十回。其中前八十回,脂砚斋参与了点评与誊抄,后三十回文本因被人借阅迷失而成为佚稿。对佚稿内容,脂砚斋是有记忆的,并在前八十回点评中多次提到后三十回文本内容。因此,可以相信,改写本是一个有一百一十回文本内容的完整文本。但由于后三十回文本被人借阅而迷失,使得这一改写本在写完全书后又变成了残缺本。只有龙头(前八十回),而无龙尾(后三十回)。在这一时间段内,曹雪芹与脂砚斋对改写本的前八十回不断进行改写和对清,出现了多种脂批本《石头记》。第三阶段,是红楼梦初稿文本与改写文本进行合成与嫁接的阶段。时间段应在乾隆二十八年到乾隆五十七年。红楼梦改写本由于后三十回文本迷失,而成为残缺本,为了使此书能成为一个完本,曹雪芹想到用初稿本的后四十回内容续接到改写本的八十回之后,使其成为一个完本。这虽然是不得己,但也聊胜于无。如果说,初稿本是一条蛇,改写本是一条龙,那么,将初稿本后四十回嫁接在改写本的八十回之后,其实就是一种龙头与蛇尾的组合。何况改写本本身就是参考初稿本内容改写而成,因此,嫁接后虽然会有一些破绽,但是,还是能保持故事的完整性的。从现存的梦稿本来看,曹雪芹在世时就有意将初稿本与改写本进行嫁接,形成一部一百二十回本的《红楼梦》,这一计划在曹雪芹在世时就已进行,但没有最后完成。曹雪芹去世后,梦稿本、初稿本、脂批本等大量遗稿被程伟元得到(不排除程伟元是受脂砚斋临终所托而完成红楼梦出书计划,这是他能一次性得到各种红楼梦手稿本的最合理解释)。程伟元请高鹗相助,完成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的成书工作。这就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程高本红楼梦。它实际上是红楼梦初稿本与改写本的组合体,是用初稿本后四十回嫁接在改写本前八十回之后,形成了一百二十回的完整文本。由于它是一个嫁接体,所以,它的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本在人物描写、故事情节等方面都要存在一此不合理、不衔接之处。给后世的红楼梦文本研究带来很多难解之谜,以上就是笔者梳理出的红楼梦成书的三个阶段。
   
经过笔者深入研究,网上出现的四十三回本《金玉缘》文本,正是红楼梦一书的初稿文本,关于《金玉缘》文本是红楼梦初稿文本问题,笔者撰写有《关于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来源的考证》,里面有详尽的论述,大家可以在网上找一下,今天就不多说。

20131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了《佚红楼梦》,作者为李芹雪。202012月,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了《聚红厅评佚红楼梦》,此书标明由李芹雪著,赵建忠评蒙李芹雪女士的信任与厚爱,此二书出版后均曾获赠,并作了仔细阅读与研究。以笔者浅见,红楼梦佚书的写作比红楼梦续书的写作更要困难,因为它不仅要与红楼梦前八十回的故事完美对接,人物的命运与结局与前八十回中的判词、伏笔完全吻合,而且还必须与脂砚斋在评点后三十回时所作的评论、介绍与交待实现完全对接。要实现第一个目标对接很难,要同时实现两个完美对接更是难上加难,几乎是不可能。尤其是当代青年作家在毫无小说创作经验的情况下,仅凭一腔热情与愿望,就能写出如此高水平的文本,并且完整实现了与前八十回判词和脂批后三十回评点的完美对接,笔者认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笔者认为这一文本极有可能正是曹雪芹当年写作红楼梦时被迷失的后三十回文本。曹公去世后,被脂砚斋在整理遗物时发现并保存下来,脂砚临终前将她所保存的所有与红楼梦有关的手搞与资料全部交付给程伟元。程伟元没有辜负脂砚的临终重托,不仅请高鹗相助,在《梦搞本》的基础上,整理出版了程甲本红楼梦与程乙本红楼梦。而且后期还利用在沈阳主持书局之便,将红楼梦的初搞文本《石头记》(四十三回),换名为《金玉缘》出书,另将红楼梦佚稿文本换名为《佚红楼梦》整理出书。(清代中叶,刻印小说文本成一时风气,此二书的刻印出书有一定的历史背景,值得深入考证)。互联网出现后,这两部小说首先在古典小说网上出现并引发关注与讨论,后期在多家红楼梦研究网站上被转载。笔者注意到,《佚红楼梦》的电子文本最早出现在研红网站,作者署名为“芹溪居士”(曹雪芹的名号)。后期才改为“李芹雪”,并出版了纸媒本。因此,笔者认为《佚红楼梦》文本不是李芹雪女士原创文本,李芹雪女士只是这一文本的发现者、 收藏者与整理者。据李芹雪女士自述,她曾想以曹公佚稿整理出版此书,但是出版社以事实不清拒绝出书,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以李芹雪的笔名出书。无论事实如何,这部书稿的出版对研究红楼梦佚稿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至少,它给研究者提供了电子文本与纸媒文本,便于更多的人了解它、关注它、研究它与认识它。关于点评本的出书,其中的情况更为复杂,以笔者拙见,其中可能有脂砚之批。后三十回佚稿上有脂批存留也很正常,关键是这份佚稿是如何保存、流传下来。如果笔者的研判正确,则红楼梦初稿文本、改写文本、佚稿文本、复合文本(《梦稿本》、程甲本、程乙本)均有存世。由于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经典之作,这部小说的多种文本的存世与错综复杂的故事,在世界文学史上都是奇迹与奇观。以笔者愚见,将《佚红楼梦》三十回文本续接于红楼梦前八十回之后形成全璧,将更能代表《红楼梦》一书的艺术成就。坚冰已经打破,前途一片光明,随着《佚红楼梦》文本真相的破解,红学研究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春天。

笔者研判《佚红楼梦》文本正是曹雪芹生前所写红楼梦后三十回文本,其原因有四点。一,书名为《佚红楼梦》,作者为芹溪居士证明此文本与曹雪芹有关。二,文本为三十回文本。脂批中提到的后三十回部分回目,在此文本回目中均有出现。三,文本内容与前八十回衔接自然,叙事风格与文笔特征与前八十回完全一致。四,脂批中所提到的后三十回故事情节在此文本中均有出现。 
   
也许有人会说,《佚红楼梦》是参考了脂批有关内容而写,故能处处吻合。笔者认为,难度太大,不大可能。因为由别人来续写红楼梦后三十回已经很难,要在回目中写入脂批透出的回目并使故事情节自然衔接就更难。何况脂批中透出的信息本身就有很多谜团,要正确解读和参透其所指已经很难(如关于风姐扫雪拾玉,关于卫若兰佩金麒麟和对狱神庙的解读等,红学界有多种解释,议论纷纭,莫衷一是)在正确解读后,再写入书中各故事情节并要做到天衣无缝,这就是难上加难,是根本无法做到的。它比人造卫星在太空中与飞船实现对接还要精细,还要困难。何况红楼梦是古典小说,有它的写作环境和写作背景,当代的网络写手水平再高,也无法写出与红楼梦具有一致文笔特征的后三十回文本。综合各种因素,笔者认为,《佚红楼梦》文本不可能是当代人所写,它只能是红楼梦的佚稿文本。至于此文本是如何流传下来,并变成电子文本在网上流传。笔者认为,可能也与程伟元有关。是程伟元在出版红楼梦时得到了红楼梦的佚稿文本,他利用出书方便的条件,将此佚稿以《佚红楼梦》为书名换名出书,以便使曹雪芹的佚稿文本得到保护和流传。当然,这只是笔者的一种猜测。具体真相如何,有待作进一步的考证。此文的重点是放在对文本内容中涉及脂批批语的考察与研究。 

    关于《佚红楼梦》文本正是红楼梦佚稿文本的论证,笔者撰有《关于《佚红楼梦》为红楼梦后三十回佚稿的考证》一文,证据确凿。发人深省。    鉴于时间有限,笔者此处试举几例,揭开《佚红楼梦》一书的神秘面纱,还原其红楼梦佚稿的真实面貌。 
脂批中有关后三十回线索的批语主要有: 
   
1)第八回双行批:交代清楚塞玉一段,又为误窃一回伏线。晴雯茜雪二婢又为后文先作一引。” 
   
2)第十八回眉批:至末回警幻情榜,方知正、副、再副及三四副芳讳。壬午季春,畸笏。” 
   
3)第十九回双行批:以此一句,留与下部后数十回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等处对看。” 
   
4)第十九回双行批:后观情榜,评曰宝玉情不情,黛玉情情” 
   
5)第二十回眉批: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袭人正文标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稿,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丁亥夏,畸笏叟。” 
   
6)第二十一回回前批:按此回之文固妙,然未见后之卅回,犹不见此之妙。此回 
娇平儿软语救贾琏,后回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 
   
7)第二十一回双行批:故后文方能悬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宝钗之妻,麝月之婢,岂能弃而为僧哉。 
   
8)第二十三回双行批:妙,这便是凤姐扫雪拾玉之处,一丝不乱。”" 
   
9)第二十五回眉批:叹不能得见宝玉悬崖撒手文字为恨,丁亥夏,畸笏叟。”. 
   
10)第二十六回眉批:狱神庙回有茜雪红玉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叹叹。” 
   
11)第二十六回眉批: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叹叹,丁亥夏,畸笏叟。

12)第二十七回眉批:奸邪婢岂是怡红应答者,故即逐之,前良儿,后篆儿。 
作者又不得可也,己卯冬夜。” 
   
13)在上一条批语之后,紧接着又眉批:此系未见抄后狱神庙诸事,故有是批。丁亥夏畸笏叟。” 
   
14)第三十一7回回末批:后数十回若兰射圃中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15)第四十二回刘姥姥给王熙凤女儿取名巧姐时说:日后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眉批:应了这话固好,批书人焉能不心伤,狱庙相逢之日,始知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实伏线于千里,哀哉,伤哉。此后文字不忍卒读。辛卯冬日。” 
   
(一) 
   
   
以下通过《佚红楼梦》中出现的脂批中所记场景作深入的考辩: 
    
第十九回双行批:以此一句,留与下部后数十回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等处对看。 在第一〇七回卖字画狭路逢旧友 食酸虀雪夜遣故人中,这段描述是写贾府被抄家后,宝玉与宝钗、袭人、麝月艰难度日的情景。与脂批中提到的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情节完全吻合。 

   
(二) 
   
第二十回眉批: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袭人正文标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稿,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丁亥夏,畸笏叟。” 
   
关于花袭人有始有终,〈佚红楼梦〉第一〇八回贾宝玉耻攀高附势 花袭人贵有始有终回目中就有花袭人贵有始有终这与脂批中所言袭人正文标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正相吻合。而有关狱神庙和茜雪的文字,是红学家极为关注的话题,这在〈佚红楼梦〉中也有描述,在〈佚红楼梦〉第一〇六回义芸哥尘庵探旧主 苦巧姐狱庙遇恩人中有关于狱神庙由来的一段文字,也有巧姐在狱神庙得遇刘姥姥而获救的叙述 

  (三) 
   
我们来看有关狱神庙茜雪慰宝玉的叙述,《佚红楼梦》第一〇四回 狱神庙马拥蓝关雪 冻毡裘人忆红楼梦有宝玉抄家后落脚狱神庙的描写。

这段描写与前八十回衔接自然,与脂批中的记述也很吻合,其中宝玉与茜雪对情、义的议论,不同凡响,应是曹雪芹文笔与文心。 
   
(四) 
   
脂批中关卫若兰射圃中佩麒麟的记述,也是红迷关注的一个焦点。第三十一回回末批:后数十回若兰射圃中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脂批的这段记述,在《佚红楼梦》第八十六回争闲气金桂闹午宴 赴雅会薛蟠结新知 
文本中也有出现,并写得合情合理。    其中有宝玉等人在卫若兰家射圃射箭的描写,    按,这段文字与脂批中所提到的卫若兰射圃所佩麒麟的记述完全一致,而这一回的叙述如行云流水,自然生动。完全不是刻意而为,而是承上启下,画龙点睛。仅从这一回文本,就完全可以认定《佚红楼梦》文本正是曹雪芹所写红楼梦后三十回的佚稿文本。 

   
(五) 
   
再看脂批中提到的后三十回中凤姐扫雪拾玉的情节:红楼梦第二十三回在(凤姐)刚至穿堂门前下有一双行批:妙,这便是凤姐扫雪拾玉之处,一丝不乱。” 
   
《佚红楼梦》第九十六回 会夜局妻妾博庭欢 饮年酒妯娌营家计 ,其中有一段写凤姐扫雪拾玉的故事,正与脂批相合,    《佚红楼梦》这一回写的很有生活气息,很有人情味。其中,薛姨妈、薛宝钗、凤姐等人的人物形象有了进一步的丰满。这种对生活细事的细腻描写,正是红楼梦的特有笔法,也是曹雪芹的文心所在,是其他以难以模仿的,所以笔者断定,这一文本正是曹雪芹的佚稿文本。 
   
(六) 
   
红楼梦第二十一回回前批:按此回之文固妙,然未见后之卅回,犹不见此之妙。此回娇宝玉,软语救贾琏,后回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 
   
这段批语明确指出有后三十回文本,并且后三十回文本中有一回的回目是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 
   
那么《佚红楼梦》中是否有此回目?答云,确有。 
   
《佚红楼梦》第一零二回 薛宝钗借词含讽谏 王熙凤知命强英雄    

(七) 
   
第十九回双行批:后观情榜,评曰宝玉情不情,黛玉情情” 
《佚红楼梦》第一一〇回李宫裁寿终富贵乡 甄士隐梦醒葫芦庙中,有一段关于情榜的描写: 

   
在这段描写里,贾宝玉在情榜中写明是(情不情),林黛玉在情榜中写明是(情情),与脂批所记正相吻合。也能证明此文本正是曹雪芹所写后三十回佚稿文本。 
    (
八) 
   
红楼梦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薛宝钗羞笼红麝串总评:茜香罗,红麝串写于一回,盖琪官虽系优人,后回与袭人供奉玉兄宝钗得同终始者,非泛泛之文也。 
   
由这段总评可知,后三十回佚稿中,袭人嫁给了蒋玉菡并在宝玉和宝钗受困时供奉过宝玉和宝钗。 
   
《佚红楼梦》第一〇八回 贾宝玉耻攀高附势 花袭人贵有始有终 
   
其中有一段写袭人与蒋玉菡的故事,这段叙述与脂批中所言蒋玉菡与袭人在后回供奉宝玉和宝钗的批语正相吻合。这是《佚红楼梦》为后三十回佚稿文本的又一明证。 
  

 曹雪芹在写作红楼梦时,有一个最大的特色,那就是前后呼应,结构严密。所谓草蛇灰线,伏线千里。对袭人的结局,如何描写才能尽善尽美,曹雪芹在写作中是有深思熟虑的。既要让她有一个好的结局,还要写出她的忠义。在前八十回中,作者通过宝玉与蒋玉菡互赠汗巾,使袭人系过的汗巾到了蒋玉菡身上,为后来二人的姻缘埋下了伏笔,同时,也给后来袭人与蒋玉菡共同供奉宝玉和宝钗埋下了伏笔,为袭人的结局和袭人的判词做了完美的收结。从中,我们能看出曹雪芹在写作红楼梦过程中,是有严密的构思与整体的布局,而这种构思与布局,是作者内心的筹划,其他人很难掌握。《佚红楼梦》文本内容与前八十回紧密衔接,前八十回中所留下的所有伏笔,脂批中有关后三十回所有记述以及红楼梦判词中所有人物的判词命运,都能在《佚红楼梦》中找到答案,这就充分说明了《佚红楼梦》文本只能是原作者的佚稿文本,不可能是后人靠灵感就能写出的文本。

要说清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是从初稿文本中嫁接过来,以及《佚红楼梦》一书正是红楼梦佚稿文本,可以从刘姥姥与板儿、青儿的描写与改变中看出因果关系。
   
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刘姥姥第一次进贾府见凤姐带的是外孙板儿,到了后四十回,刘姥姥再进贾府带的是外孙女青儿,凤姐居然说青儿长高了,这是一处破绽。出现这种破绽的原因不会是因为续作者的糊涂,而是因为用初稿嫁接时出现的问题。在初稿中,夏嬷嬷初进定府带的是孙女香儿,再进定府带的仍是孙女香儿,所以慧兰(对应凤姐)说她长高了,是合理的。改写后,刘姥姥在前八十回进贾府带的是外孙板儿,后四十回则说成是带的外孙女青儿,与前面的描写衔接不了。值得注意的是,《佚红楼梦》后三十回中,巧姐被刘姥姥所救并最后与板儿成亲,这与前八十回中刘姥姥带板儿进贾府是有呼应关系的,是一种伏线千里的写作手法。由此可证《佚红楼梦》正是改写本后三十回文本内容。只有当我们了解了红楼梦一书的成书过程,并找到了红楼梦一书的初稿与佚稿,我们才能对红楼梦后四十回中出现的各种破绽作出合理的解释。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旺儿作为风姐的得力家奴有多处描写,但是到了后四十回,旺儿忽然不见了,无任何交待,这是另一处破绽。旺儿的命运变化其实在初稿与佚稿中都有大篇幅的描写。注意细读这些细节,弄清事情的原委,对我们了解红楼梦的成书过程会有很多帮助。

 

作者简介:虞卫毅,笔名卫毅、齐斋、若愚。自号淮上隐石。1958年生于安徽省寿县。大学本科毕业。当过知青、战士、部队教员等。现供职于安徽省寿县检察院。业余时间从事书法、篆刻研究。书法篆刻论文入选全国性书学讨论会二十余次。曾出席“全国第一、二、三届‘书法学’暨书法发展战略研讨会”、“全国书法史学、美学学术讨论会”。曾在《书法家》、香港《书谱》、日本《书道》、菲律宾《商报》、《中国书法》、《书法》、《书法报》、《美术报》、《书法之友》、《书法家》、《书法导报》、《中国书画报》、《青少年书法报》等专业刊物上发表大量书评、书论文章。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友声书社执事、《中国书法》杂志特约评述人、安徽省书协学术委员会委员、寿县文联副主席、寿州书法研究会会长、寿州书画院常务副院长。曾获“中国书法家协会德艺双馨会员”、“安徽省十佳青年书法家”称号。著有《友声书友逸事录》、《隐石庐论书随笔》、《当代书坛九十家——虞卫毅书法作品集》等。

通联地址:安徽省寿县城关东门检察院小区1幢206室


邮政编码:232200,手机号:13170183886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件 1317018388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