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十五 对作者写贾雨村初遇甄家大丫环的笔墨之隐意的揭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十五 对作者写贾雨村初遇甄家大丫环的笔墨之隐意的揭示

作者:段清潭  收录时间:2021年7月1日 星期四 下午13:40

                   在《红楼梦》的第一回之中,作者构建了贾雨村寄居葫芦庙时与甄士隐相互交往的情节。因为这一情节的背后所隐匿的“真事”其内容实在太多,所以笔者也就只能根据作者构建此一情节之笔墨的前后顺序,将此情节中的重要部分,分作为三篇文章揭示其中的隐意。本篇文章就是上述三篇文章中的第一篇。下面,笔者的行文开始进入上述三篇文章中的第一篇之内。

 

                在《红楼梦》的第一回之中,作者构建了贾雨村初次遇到甄家大丫环时的情节。我认为作者写此情节之笔墨的背后,隐匿的应是雍正皇帝胤禛的弑父和胤禛让其正妻即后来的孝敬宪皇后篡改康熙遗诏的“真事” 。我的本篇文章的主旨,就是要从作者写贾雨村初次遇到甄家大丫环时之笔墨的背后,对上述“真事”进行揭示。下面,我们就从《红楼梦》第一回之中,作者写甄士隐刚刚遇到贾雨村时的笔墨对上述“真事”开始揭起。以下是作者写甄士隐在自家门前的大街上,目送偶然遇到的“一僧一道”走远之后又遇到贾雨村的笔墨(按:自此之后所引录的正文,全都引自甲戌本):

 

                (作者写甄士隐在自家门前的大街上,目送偶然遇到的“一僧一道” 走远之后,又开始写道 这士隐正痴想,忽见隔壁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姓贾名化、字表时飞、别号雨村者走了出来     

 

             上引这节正文的主要内容显然是:从“葫芦庙”内一个“姓贾名化”、“字表时飞”、“别号雨村者” 走了出来。以下开始解释上引正文的上述主要内容的隐意。

            【葫芦庙】由于皇宫的“宫”字,其小篆体的字形与两头粗中间细的葫芦之形状极为相似(请参看《康熙字典》的书页上端用小篆体所印的“宫”字),所以“葫芦庙”这一名称中的“葫芦”二字隐射的应是皇宫的“宫”字。这样,“葫芦庙”的隐匿之意也就理应是指:宫庙。然而,“宫庙”这一名称中既然有皇宫的意思,却为什么又有“庙”的意思呢?以下是我对此一问题的看法:

            熟悉清史的人都会知道,雍正皇帝胤禛是信奉佛教的。雍正“不仅自称和尚,雍正还自称为野僧”、“雍正自号破尘居士,又称圆明居士”(冯尔康著《雍正传》445页),雍正还曾经收门徒十四人,其中宝亲王弘历法名为“长春居士”。这样,由于和尚或者僧人的住所应是寺庙,所以雍正和乾隆这两个僧人所居住的皇宫,不就也是可以称之为寺庙吗?因此这里的“葫芦庙”所隐匿的“宫庙”,不就正好隐射的应是雍正、乾隆时期的清宫吗?

            【姓贾名化】 “姓”字应拆出其中的“生”字隐射“产生”的“生”字。“贾”字的字音隐射“真、假”的“假”字。“化”字的隐匿之意应该是:以“化”字的字音隐射“笔画”的“画”字。

            由此说来,“姓贾名化” 的隐匿之意也就是:生假画——(从葫芦庙里走出来的此人)生出了假的“笔画”——即指:(从葫芦庙里走出来的康熙皇帝的“四阿哥”胤禛)因其将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 改成了“可传位于四阿哥” ,所以此人也就理应是,在康熙遗诏中的“十”字上,生出了“一横”和“一勾”(将此“十”字改成了“于”字)这样假的笔画之人。

            【字表时飞】 “字”字的隐匿之意应是首先以此字的字音隐射“自已” 的“自”字,然后再从“自”字中拆出“目”字隐射“四”字。“时”字的隐匿之意应该是,以此字的字音隐射“十”字。

            这样“字表时飞” 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四表十飞——让康熙皇帝的“可传位十四阿哥” 这一遗诏之中,不再表明“十四”是皇位继承人,而是表明“四”才是皇位继承人,所以将这里的“十”字改成“于”字之后,而“十”字的概念也就飞走了。

            【别号雨村】“雨村”这一别号,如果再连上姓氏,其全称显然是指“贾雨村”。我认为“贾雨村”的隐匿之意,应是作者以谐音法隐射的:假语存——即指:在假的话语中存着者。下面,我们就开始对“假语存”属于谁人的问题进行揭示:

            由于康熙皇帝的四子胤禛,将康熙皇帝的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 更改为“可传位于四阿哥” 之后,被更改之后的康熙遗诏也就不能不变成了一则假的话语,这样,在“可传位于四阿哥”这则假的话语中存留之人不就是“四阿哥”胤禛吗?因此“贾雨村”所隐匿之“假语存”在此处的隐射对象,也就只能是:在被更改之后的康熙遗诏——“可传位于四阿哥” 这则假的话语中存留者即康熙皇帝的“四阿哥”胤禛。

               由此说来,“(从葫芦庙里)姓贾名化、字表时飞、别号雨村者走了出来” 的隐匿之意也就是:(从皇宫里)生假画、四表十飞、别号语存者走了出来——(从皇宫里)在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中的“十”字上生出了假的笔画 将此“十”字改成了“于”字  在康熙遗诏中为了表明“十四”不再是皇位继承人,而“四”才是皇位继承人, 所以将上述遗诏中的“十”字改成了“于”字,  因而原来“十”字的概念也就飞走了  别号为——在“可传位于四阿哥” 这则假的话语中存着者——即康熙皇帝的四阿哥胤禛走了出来。

 

这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原系诗书仕宦之族

 

                【贾雨村】此一名称的隐匿之意是:假语存——即指:在被更改之后的康熙遗诏“可传位于四阿哥” 这则假的话语中存着者即康熙皇帝的四阿哥胤禛。

            【胡州人氏】这四个字的隐匿之意显然是指:胡诌人事——即指:胡乱编造继承人的事。

            【诗书】这里的“诗”字应拆出其中的“寺”字,然后再以“寺”字的字音隐射“四”字。这样,“诗书”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寺书——四书——即指:篡改康熙遗诏者将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 所改成的“可传位于四阿哥” 这一传“四阿哥”为皇位继承人的诏书。

            【仕宦】“仕”字的字音应隐射“是”字,“宦”字也应以其字音隐射“更换”的“换”字。这样,“仕宦”所隐匿的“是换”也就是指:“是更换的”意思。 

            【族】此字的隐匿之意应该是:从此字中拆出“万”字隐射“万岁”的“万”字。

                这样,“这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原系诗书仕宦之族” 的隐匿之意也就是:这假语存原系胡诌人事,原系四书是换之万——即指:这个在被更改之后的康熙遗诏(即“可传位于四阿哥”)这则假的话语中存着者胤禛,原来是个胡乱编造(即篡改)皇位继承人之事的人,原来传“四阿哥”为皇位继承人的这一诏书之中的新皇帝,是将原来的皇位继承人偷换了的万岁 

 

因他生于末世(脂批:又写一末世男子)

 

            【生于】这两个字的隐匿之意应该是:指出贾雨村(假语存)所隐射的胤禛是一个在被其篡改的康熙遗诏“可传位于四阿哥” 之中生出“于”字的人。

            【末世】“末”字的字音隐射字义为“死”的“殁”字,“世”字隐指胤禛的庙号“世宗”,这样,“末世”的隐匿之意也就是指:殁世——即:死了世宗。

            由此说来,“因他生于末世” 这句话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因他生于殁世——即:因他贾雨村既在康熙遗诏中生出了“于”字(此时的贾雨村隐指的即是胤禛)又死了世宗(此时的贾雨村隐指的即是弘历)。这句正文的上述隐意,说明了作者让贾雨村的背后隐射了胤禛和弘历两个人。

            以下开始解释批者针对“因他生于末世” 这句正文所作之批语——“又写一末世男子” 的隐意。

            由于“因他生于末世” 这句正文之前的所有正文之中的贾雨村,其背后作者都是写的贾雨村隐射的全是胤禛一个人,而“因他生于末世” 这句正文之中,作者又让贾雨村的背后既隐射了生出“于”的胤禛,又隐射了殁了世宗的弘历,所以“又写一末世男子” 这句脂批的隐意也就是:

            批者让这条批语指出:在“因他生于末世” 这句正文之中,作者不但让贾雨村的背后隐射了胤禛,而且又让贾雨村的背后也隐射了殁了世宗的男子弘历。

 

         父母祖宗根基一尽

 

             【一】此一“一”字,其隐意应该是:篡改康熙遗诏者将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 之中的“十”字改成“于”字之时,而在“十”字上所添的“一”字。

            因此我认为“父母祖宗根基一尽”这句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指出)父母所继承之祖宗基业的传承正根,因为“一”字使其走到了尽头——(指出)父母所继承祖宗所开创之大清江山这一基业的传承正根,由篡改康熙遗诏者在康熙遗诏(即:“可传位十四阿哥”)之中的“十”字上所添的“一”字,使其走到了尽头。此句正文的这种隐意,表明了满清王朝的皇位继承人,由于上述“一”字,而最后传给了汉人后裔乾隆皇帝弘历。

 

        (甄士隐)自携了雨村来至书房,小童献茶,方谈得三五句,

忽家人飞报:“严老爷来拜” 。士隐慌忙起身谢道:“恕诓驾之罪,且请略坐,弟即来奉陪。” 雨村起身也让道:“老先生请便。晚生乃常造之客,稍候何妨。” 说着士隐已出前厅去了。

 

                我们如果对上引正文的大概意思进行概述的话,那么这节正文的大概意思也就是:

            贾雨村来到甄士隐的住处后时间不长,甄士隐便去见了“严老爷”。

            由于上引正文中的“忽家人飞报:‘严老爷来拜’” 和“士隐慌忙起身” 表明了甄士隐对于“严老爷”是具有非常惧怕之心里的,又由于俗语说的“见了阎(音:严)王爷” 就是指的人死,所以我认为这节正文中作者所写的甄士隐去见“严老爷”其隐匿之意应该是:贾雨村的隐射对象(即胤禛或者弘历这二人之中的一人)来到甄士隐的隐射对象(下面再确定此人为谁)之住处后时间不长,甄士隐的隐射对象,便去“见了阎王爷(即死了)” 。这样,由于上引正文的下文,作者紧接着隐写的是胤禛的正妻篡改康熙遗诏的事(后面揭此隐意),所以上引正文中作者所写的去见了阎王爷的甄士隐,其隐射对象也就理应是胤禛的父皇康熙。因此上引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

            贾雨村所隐射的胤禛,来到甄士隐所隐射的康熙之住处后,,时间不长,甄士隐所隐射的康熙也就“见了阎王”。

            (按:在上引正文中,甄士隐面对贾雨村称自已为“弟”,是作者写甄士隐与贾雨村二人在《红楼梦》此书之“正面”故事中的兄、弟关系,而作者写贾雨村面对甄士隐称自已为“晚生”的笔墨,就隐匿了康熙与胤禛二者之间的前辈与晚辈的关系;《红楼梦》中,作者将胤禛毒死康熙的“人参汤”是写作为“独参汤”的)。

 

                 (甄士隐去见“严老爷”走后)这里雨村且翻弄书籍解闷,忽听得窗外有女子嗽声,雨村遂起身往外看,原来是一个丫环在那里撷花: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朗,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按:这节正文之处,有一条针对这节正文的眉批,下面我们解此眉批之隐意时,我们再对其原文进行引录)      

 

            【撷(音:写)花】“撷花”的字面意思应该是指“摘花”或者“掐花”,而“撷花”的隐匿之意我认为应该是这样的:

            “撷”字的字音隐射“写”字,而“花”字中首先拆出“化”字,而后再以“化”字的字音隐射“一画”的“画”字。这样“撷花”所隐匿的“写画”其具体的含意也就显然是指:写上一画——即指:将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更改为“可传位于四阿哥” 者,在康熙遗诏中的“十”字上,写上“一画(即‘一横’)” ,将此“十”字,改作为“于”字。

            【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朗】由于“清朗”一词,在此处只是形容人的眼睛“清净明亮”的,所以“眉目清朗”的隐匿之意,我认为应该是这样的:

            第一步:以“眉”字的字音隐射“梅”字,以“梅目清朗”隐射“梅的眼睛清朗”

            第二步:以“梅的眼睛清朗” 指出——此一丫环的背后所隐射之费春梅的眼睛清朗(按:我根据《红楼梦》里的所隐“真事”之中所提供的有关线索,断定篡改康熙遗诏的人,其姓名应该叫作费春梅。此人是费古杨之女,此人也是胤禛的正妻即胤禛登基后被册封为孝敬宪皇后者。我的这一判断如果与事实不符,那么我的这一判断,也就不能不属于主观臆断)。

【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这句正文的隐匿之意应该是这样的:

作者以“虽无十分姿色” 这前半句作为铺垫,进而写出具有重要隐意的“却亦有动人之处” 这后半句话,而“却亦有动人之处” 这后半句话的隐匿之意应该是:指出“撷花(写一画)” 之丫环(费春梅)的“撷花(写一画)” 是“有动人之处” ——即指出:费春梅在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中的“十”字之上写上“一画”,将此“十”字改成为“于”字,是有变动康熙遗诏中康熙所确定的皇位继承人这一用处的。

            以下是上引正文之处批者针对上引正文的一条眉批的原文:

   

            更好,这便是真正情理之文。可笑近之小说中,满纸羞花闭月等字。这是雨村目中,又不与后之人相似。(按:标点符号属笔者所加。)

 

            下面开始摘要解释这条眉批的隐意。

            更好,这便是真正情理之文】“更好”的隐匿之意应该是指“更改好”,而“更改好”的具体含意显然是:指出费春梅将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中的“十”字之上,写上“一画”,将此“十”字改作为“于”字,己经更改好了。这样,“这便是真正情理之文” 的隐匿之意也就是:指出被费春梅更改好的康熙遗诏(“可传位于四阿哥”),这就是禛正䞍理之文——指出被费春梅更改好的康熙遗诏(“可传位于四阿哥”),这就是康熙皇帝的四子胤禛即雍正皇帝继承康熙帝的皇位,在众人面前有道理的文字。

            这是雨村目中,又不与后之人相似】由于上引正文中的“(费春梅)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 这句话的字面意思,说明了费春梅此人是“无十分姿色”的,所以这条眉批中的“又不与后之人相似” 这句话的隐匿之意也就是:指出“无十分姿色”这种说法,又不与皇后(即雍正的孝敬宪皇后费春梅)之本人相似” 。这样,“又不与后之人相似” 这种说法的直接意思也就显然是:指出孝敬宪皇后(费春梅)实际是有十分姿色的。

       

        那甄家丫环撷了花儿,方欲走时,猛抬头见窗内有人:敝巾旧服,虽 是穷贫,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方腮。

 

            【那甄家丫环撷了花儿】这里的“甄”字应以其字音隐射胤禛的“禛”字,因此这句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那禛家丫环(费春梅)写了画——即指:那胤禛的妻子费春梅在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之中的“十”字上,写上了“一画”,将此“十”字改成了“于”字。

            【猛抬头见窗内有人:敝巾旧服。。。。。。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方腮】这节文字,很显然是作者将贾雨村所隐射的胤禛写成了蝗虫的形象。而作者将贾雨村所隐射的胤禛写成蝗虫之形象的目的,显然是作者要让“蝗虫”的“蝗”字之中所拆出的“皇”字,隐指费春梅“写了画儿”之后,此时的贾雨村所隐射的胤禛立即变成了皇帝。

            由此说来,上引这节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胤禛的妻子费春梅将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之中的“十”字上,写上“一画”,将此“十”字改成“于”字之后(更改之后的康熙遗诏是:可传位于四阿哥),贾雨村所隐射的康熙皇帝的四子胤禛,也就立刻变成了皇帝。

            作者按照蝗虫外形写贾雨村之形象的笔墨之处,有一条眉批其原文是:

   

    最可笑世之小说中,凡写奸人则鼠耳鹰腮等语。

 

            由于这条眉批的言外之意显然是——而《红楼梦》这部小说中作者写贾雨村这一奸人则不用此一熟套,所以这条眉批,也就等于是间接的指出了贾雨村所隐射的通过篡改康熙遗诏而当上皇帝的胤禛,是一奸臣。

 

            这丫环忙转身迴避,心下乃想:“这人。。。。。。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说的什么贾雨村了,每有意帮助週济,只是没甚机会。”

 

            【这丫环】读者请注意:“这丫环”的隐射对象此时己经不再是费春梅了,而此一丫环的隐射对象,作者此时已将其变成了乾隆之丫环的身份。

            【常】此一“常”字,应该以其字音隐射“长”字,这样,由于胤禛不但自已信奉佛教,称自己为教主,还收门徒十四人,此十四人之中也有胤禛的儿子宝亲王弘历,胤禛为其所起的法号叫作“长春居士”(上述信息,源自冯尔康先生的《雍正传》445页),所以这里的“常”字所隐射的“长”字,也就应该是指长春居士弘厉。

            【贾雨村】此时的“贾雨村”应该以其谐音隐射“假语存”,而“假语存”的具体含意理应是指:在被更改之后的康熙遗诏这则假的话语中存着者胤禛。

            【每有意帮助周济,只是没甚机会】这句话的表面意思,显然是作者应该将其写作为——“每每有意帮助周济,只是没甚机会” ,但因甲戌本、庚辰本、列宁格勒本这三个脂砚斋评本中的上述此句正文之中,全都是写作的只有一个“每”字,因此我认为上述这句正文之中,作者是特意写出了一个“每”字,这样,“每有意帮助週济” 就可以隐匿下述意思:

            “每”字的字音隐射“没”字。“意”字中所拆出的“立”字,隐指“立太子” 的“立”字。这样,“每有意帮助週济” 的隐匿之意也就只能是这样的:没有立帮助週济——即指:没有用立其为皇位继承人的这一措施以帮助週济贾雨村所隐射的胤禛。

            由此说来,“这丫环忙转身迴避,心下乃想:‘这人。。。。。。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说的什么贾雨村了,每有意帮助週济’” 这些笔墨的隐匿之意也就是:

            第一步:

            乾隆的丫环心下乃想:(已经变成了皇帝的)这人。。。。。。想他定是我家主人“长”说的什么假语存了,(康熙皇帝原来)没有立帮助週济。

            第二步:

            乾隆的丫环心下乃想:(已经变成了皇帝的)这个人。。。。。。想他一定是我家主人长春居士弘历说的那个,在被更改之后的康熙遗诏这则假的话语中存着者胤禛了,(康熙皇帝原来)没有立其为国君以此帮助週济他(按:上述正文的这种隐意,说明了乾隆皇帝弘历,是深知其父皇胤禛的皇位,是通过篡改康熙遗诏而夺取的皇叔胤祯的这件事情的)。

 

    我家并无这样贫穷亲友,想定系此人无疑了。怪道又说他必非久困之

人。

 

请读者注意:以上所引正文之中,作者所写的贾雨村的隐射对象,又变成了弘历。下面,我们就按上引正文中,作者所写的贾雨村的隐射对象,又变成了弘历的情况,解释上引正文的隐意。

【样】此一“样”字,应以其字音隐射此字的近音字“杨”字,而这里的“杨”字,应指弘历的生父杨林所姓的“杨”姓。

            【想】此字的隐匿之意应是:首先从此字中拆出“相”字,然后再以“相”字左边的“木”字,隐射弘历所姓之“杨”字的“木”字旁,以“相”字右边的“目”字,隐射弘历的排行之“四”,这样,“相”字也就隐匿的应是(胤禛的)木姓(杨)四子弘历。

            因此,上引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

            第一步:

我家并无这“杨”贫穷亲友,“相”定系此人无疑了。怪道又说他必非久困之人。

            第二步:

            我家并无这杨姓的贫穷亲友,(胤禛的)木姓(杨)四子定系此人无疑了。怪道又说他必然不是长久的困在王子这一官爵里的人(宝亲王弘历当上乾隆皇帝,不就是他的出头之日吗?)。

 

            如此想不免又回头两次。雨村见他回了头,便自为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便狂喜不禁,自为此女子必是个巨眼英豪,风尘中之知已也。

 

            请读者注意:上引正文中所涉及到的甄家丫环和贾雨村,前者又变成了“写画”的费春梅,而后者又变成了胤禛。

            【雨村见他回了头,便自为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由于康熙皇帝的四阿哥胤禛的妻子费春梅,之所以将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 改作为“可传位于四阿哥” ,是因为胤禛指使她这样做的,所以这句正文里的“意”字,也就应该拆出此字中的“立”字,隐指“立太子”的“立”字,这样,此句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

            第一步:

            雨村(胤禛)。。。。。。便自为这女子(费春梅)心中有立于(“四阿哥”)他。

            第二步:

            贾雨村所隐射的康熙皇帝的四阿哥胤禛,就自已所为让这女子所隐射的费春梅心中存有了立“于四阿哥”他为皇位继承人的念头(按:这句正文的上述隐意,显然是作者进一步说明了费春梅的篡改康熙遗诏,是胤禛指使她这样做的)。

            【(雨村)便。。。。。。自为此女子是个。。。。。。风尘中之知已也】由于胤禛登基之后,便以自已母亲的名义将篡改康熙遗诏的费春梅册封为孝敬宪皇后,所以上引这句正文中的“风尘”一词,也就隐匿的应是“封臣”,这样,这句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

            第一步:

            (雨村所隐射的胤禛)就。。。。。。自为此女子(费春梅)是个。。。。。。封臣中之知已。

            第二步:

            胤禛就自已所为(做),将此女子即费春梅册封为孝敬宪皇后,而此人也就是胤禛所封之臣子中最为知心的人。

            读者如果认真审视以下两则资料,读者就能够看到费春梅的皇后名份,实际就是胤禛打着自已母亲的旗号,而完全是胤禛自已所册封的蛛丝马迹:

            《清西陵纵横》一书中是这样记述雍正皇帝胤禛封那拉氏(即我所认为的费春梅)为孝敬宪皇后的:

 

               康熙六十一年,雍王即位为雍正帝,雍正元年二月谕旨礼部:“朕承

太后懿旨,嫡妃那垃氏(笔者按:此人即费春梅)。。。。。。朕祗遵慈训,立妃为皇后。” 为了祝贺那垃氏由王爷福晋升至“母仪天下”的皇后,雍正帝写了册文,因不久皇太后病薨,急办丧事,未行贺礼。至雍正三年,册封那拉氏为皇后已二年有余,雍正帝仍于是年十

月在太和殿为其补办了庆贺礼。。。。。。(114页)       

 

            以下是台湾的高阳先生在其所著《清朝的皇帝》一书之中,记述胤禛和胤祯(音:争)二人之生母德妃,在胤禛登基之后自已却自杀的一段话:

 

            看后来德妃成了太后,此为天大的喜事,但德妃不受尊号,不受表贺,

不愿移宫,最后竟致自杀,此不仅因钟爱幼子,为之不平;实有一种受了大骗,上了大当,而抑郁难宣的痛恨在内。(339页)

 

 

预告:

           我的下一篇文章的题目是:十六  对贾雨村口占五言一律和其所“高吟一联” 之隐意的揭示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1393029607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