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原应叹息的雅好人生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原应叹息的雅好人生

作者:李玉健/ 桃花雨农 收录时间:2021年1月6日 星期三 下午18:22

贾府四钗,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她们的四个贴身大丫环,抱琴、司棋、待书、入画。其中争议比较大的是探春丫环的名字,有的《红楼梦》版本写成侍书。不少红学专家认为,曹雪芹先生于《红楼梦》,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无一回不精雕细琢,无一事不详推细敲,无一人不活灵活现,无一文不字斟句酌,况且侍与司音相似,待书这个名字应该更准确、更传神。琴棋书画,人生雅好。元春以才貌入选皇妃,以抱琴名侍其人,正是合适不过。迎春性格懦弱,喜欢下棋,丫环司棋性格刚烈,行为泼辣,主仆二人形成强烈反差。探春才能过人,处事果敢,丫环待书伶牙利齿,成为其得力干将。惜春自幼无人疼爱,性格孤介,擅长绘画,需要一位磨墨润色的助手入画。

《红楼梦》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天伦乐宝玉呈才藻,描写了元春入宫后贾府四钗的唯一一次团聚。元妃一手挽贾母,一手挽王夫人,三人满心皆有许多话,但说不出,只是呜咽対泣而已,邢夫人、李纨、王熙凤、迎春、探春、惜春,但在旁垂泪无言。又有原带进宫的丫环抱琴等叩见,贾母连忙扶起,命入别室款待。这也是抱琴在大观园的唯一一次露面。明朝唐寅《抱琴归去图》道:“抱琴归去碧山空,一路松声雨鬓风。神识独游天地外,低眉宁肯谒王公”。抱琴一直是站在元春身旁的,也是元春在宫中的心腹。元春香消玉损之际,也是抱琴落难归西之时。

迎春、探春、惜春三姊妹和三个大丫环的人物性格特点、办事风格、亲密程度,甚至是命运结局,《红楼梦》第七十四回——惑奸馋抄检大观园,矢孤介杜绝宁国府体现得最直接、最集中。凤姐和王善保家的查到秋爽斋探春住处,探春遂命众丫环秉烛开门而待,一时众人来了。探春冷笑道:“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些贼,我就是头一个窝主。既如此,先来搜我的箱柜,她们所有偷了来的都交给我藏着呢。”说着便命众丫头们把箱柜一齐打开,请凤姐去抄阅。王善保家的本想和探春开个玩笑,缓和一下紧张气氛,不料却挨了探春一巴掌,被撵了出去,丫环待书又赶出门说王善保家的:“你知点道理儿,省一句儿罢。你果然回老娘家去,倒是我们的造化了,只怕你舍不得去!你去了,叫谁讨主子的好儿,调唆着察考姑娘、折磨我们呢?”凤姐笑道:“好丫头,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正如探春所预料的,贾府很快就败落了,待书作为陪嫁丫环,随探春远嫁他乡,这也是无奈之举吧。

及至到了藕香榭惜春住处,惜春见到这阵势有些害怕,可巧又从入画的箱子里搜出了男人的靴袜、玉带。入画也黄了脸,讲这是珍大爷赏给她哥哥,带进来叫她收着。惜春道:“我竟不知道。这还了得!二嫂子,你要打她,好歹带她出去打罢,我听不惯的。”凤姐笑道:“这话若果真呢,贾珍赏给你哥哥,倒也可恕,只是不该私自传送进来。”第二天,惜春又将尤氏请来,细说昨夜之事,并要尤氏把入画带走。入画听说,跪地哀求,百般苦告,终无一用。残荷听雨声,青灯伴古佛,成了惜春后来出家的写照。

最后查到紫菱洲迎春这里,周瑞家的从司棋箱子里伸手掣出一双男子的棉袜并一双缎鞋,又有一个小包袱。打开看时,里面是一个同心如意,并一个字帖儿。凤姐一看这帖儿,不由的笑将起来,从头念了一遍。司棋是王善保的亲外甥女,王善保家的自己骂道:“说嘴打嘴,现世现报在人眼里。”但凤姐见司棋低头不语,也无畏惧惭愧之意,倒觉可异。司棋因与表弟潘又安私通,事发后潘又安逃走,不顾司棋死活,使得司棋与又安相好变成一步死棋。又安潜逃回来后,司棋的母亲不许她跟表弟私奔,司棋便一头碰死。又安闻听,自杀殉情。人生不得行胸臆,纵然百年尤为夭。作家金寄水是清朝多尔衮的第十一世嫡孙,为此写了《红楼梦外编之一—司棋》,专门讲述司棋与又安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进一步为刚烈泼辣、追求婚姻自由的司棋著书立说。

蒋勋先生说红楼梦时多次提到,《红楼梦》是一本真正的佛经,要以悲悯、宽容之心看待红楼梦里的每一个人物。 贾府四钗和她们的贴身丫环朝夕相处,甚至有时候相依为命,但她们对待丫环的态度差别很大。特别是惜春对待入画,显得绝情绝义,非常不近人情。惜春年龄较小,心智不够成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与她从小缺少父母的关爱有很大关系。虽然和贾珍同父同母,父亲贾敬一心想修炼成仙,母亲去世得早,哥哥不管不问,主要由奶奶辈的贾母抚养,基本上只是管吃管喝,与现在的留守儿童相差无几,缺少亲人的关怀和亲情的交流,因此从小就养成了孤介、孤僻的性格。这里面既有个人天生的因素,也与所处的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还有的红学研究者认为,《红楼梦》不仅仅是一部佛经,更是一部《易经》,对世道人心体悟之深,对社会人情观察之细,对世间生命怜爱之切,对人生苦难了悟之透,窥一斑而知全豹。通过贾府四钗和琴棋书画四个贴身丫环,就能够把阴阳生死、善恶美丑、穷富贵贱诠释的淋漓尽致。贾府四钗的人生原应叹息,琴棋书画的命运,更是令人惋惜。让我们记住这些鲜艳短暂的青春形象吧!

 

 

 


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phhy1998@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