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秦可卿判词之谜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秦可卿判词之谜   

作者:北冰洋  收录时间:2020年10月1日 星期四 上午10:52

 秦可卿在《红楼梦》里是最为特殊的一个人物,理清了秦可卿,也就意味着理清了《红楼梦》多大半。而秦可卿之所以复杂,除了《红楼梦》自身有关秦可卿的文字比较特殊外,还由于一个局外人脂砚斋的介入。

偏开判词及焦大不说,单看《红楼梦》有关秦可卿的文字,秦可卿绝对是一个完美的佳人形象。可悲的是不但普通小民而且一流红学大家宁愿相信判词及焦大,也不愿意相信曹雪芹有关秦可卿的通篇描写。

焦大的骂街指向很明确,骂的就是秦可卿,可焦大骂街是由贾蓉引起,焦大与说是骂秦可卿,倒不如说是骂贾蓉。农村两家不对骂街多的去了,但骂街围观者谁会把双方的污言秽语当真。前后没有任何佐证环节,有佐证的话也仅仅秦可卿死后,贾珍及秦可卿两个丫鬟的所谓异常表现,一个出家一个求死,一个哭成泪人。前文已经说明秦可卿讨贾府上下喜欢,深得人心,这种文字不正是前文的自然发展吗。如果把文字改写成贾珍及两个丫鬟对秦氏的死无动于衷,又如何能与前面的文字匹配。

删改是小说创作中必不可少的,而删掉的文字已不再是小说的一部分,根本不能再做为印证小说如何如何的依据。暂且不说《红楼梦》批书人脂砚斋所谓删掉几百字真假与否,即使他说的是真,文字已经删掉了又如何能够做为秦可卿淫荡的依据。《红楼梦》偏开秦氏判词,开始部分有关秦氏的文字前后呼应的很好,秦可卿何来污秽一说。贾珍贾蓉是污秽不堪,但两个人污秽并不能代表秦氏污秽,而且《红楼梦》开始部分有关贾珍贾蓉的文字还是很干净的。

焦大酒后烂言有泄私愤嫌疑不可信,曹公删掉的文字不能作为立论依据,秦氏死后丫鬟的表现也能理解,秦氏污秽的最硬证据就是秦可卿的判词。可这种判词和《红楼梦》里有关秦氏的文字是矛盾的,两者根本不能统一起来。那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又如何解释这种现象呢,不外乎两种可能。

一,判词是真的,但曹雪芹把后面有关秦可卿的文字改动了,而这种改动绝不是脂砚斋批的改动了几百字,而是动了大手术,这样《红楼梦》有关秦可卿的文字才前后通畅。实际上脂砚斋批语曹雪芹一节“秦可卿命丧天香楼”删掉几百字和前面是对不上号的。因为前文王熙凤探望秦可卿时,秦可卿已经病如膏肓,瘦得皮包骨头,宁府已经开始准备她的后事了。试想这样一个奄奄一息的垂死之人又如何会和贾珍有苟合一说。

二,判词是假的,是抄书人按照自己意愿把判词做了改动。

《红楼梦》有关秦可卿的判词是很特殊的,这种特殊不但表现在判词和后面的内容匹配不上,还表现在它与其它判词也不一致。《红楼梦》里其他判词,介绍的都是对应女子的生平遭遇,而秦可卿则看不到这一点,非但如此,判词还硬生生把宁荣两府扯进来。

宁荣二府的衰败偏开秦可卿判词不说,曹雪芹在《红楼梦》书中传达的意思很清楚,宁荣二府的衰败是一种必然,绝对不是因为某个人,而判词把宁荣二府衰败根由归结到宁府污秽上和曹雪芹的意图明显不符。实际上《红楼梦》荣府的贾赦贾琏比贾珍在污秽这方面有过而不及,更有薛蟠这样一个混人,怎能说宁荣二府衰败由宁府引起。

《红楼梦》做为一部文学巨著,表现出作者在诗词造诣方面具有出非同寻常的才华。秦可卿的判词指向不明不说,和后面秦可卿的《好事终》一曲明显犯了重复大忌。判词说造衅开端实在宁,曲目里又说家事消亡首罪宁,再有曲目《好事终》里内容明显和曲目名称也对不上。

综合以上分析,造成秦可卿判词和后面内容冲突的第二种可能性较大,而动手脚的最大嫌疑人就是脂砚斋。毫无疑问,脂砚斋和曹雪芹的关系非同一般,至于曹雪芹为什么默许脂砚斋做这一改动,也许只有曹雪芹自己清楚了。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984673988@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