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十二  对“甄英莲”隐匿的应是“禛应怜”之问题的揭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十二 对“甄英莲”隐匿的应是“禛应怜”之问题的揭示

作者:段清潭  收录时间:2020年4月7日 星期二 下午16:59

    由于《红楼梦》此书,是雍正皇帝胤禛的同母弟胤祯让化名为曹雪芹的曹頫写的,所以曹雪芹的原身曹頫在其创作《红楼梦》此书的过程中,也就把自已对于被削首而亡的雍正皇帝胤禛所应该持有的态度之基调,定作了“禛应怜(即胤禛应该怜惜)” 隐藏在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这一性名之中。我的本篇文章的主旨,就是要对作者是怎样让“甄英莲”隐匿“禛应怜”的问题进行揭示。下面,我们就从《红楼梦》第一回里 作者写甄士隐首次出场时的笔墨,对上述问题开始揭起。以下是《红楼梦》第一回里作者写甄士隐首次出场时的笔墨:

 

            《石头记》缘起既明,正不知那石头上面记着何人何事,看官请听——

                  按那石上书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笔者按:以上正文引自通行的一百二十回本),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狭窄,人皆呼作“葫芦庙”。庙旁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脂批:废)字士隐(以上正文引自甲戌本)

 

        以下开始解释这节正文的隐意

 

            当日地陷东南。

 

        【地陷】“地陷”一词,应以其字音隐匿“帝现”,即指“帝王出现”的意思。

         由此说来,“当日地陷东南”这句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当时帝王出现于东南(按:这里所说的帝王,应该是指生父是江苏省常熟县的杨林,养父是雍正皇帝胤禛的乾隆皇帝弘历)

 

            这东南一隅,有处曰故苏

 

        【一隅】“一隅(音:玉)”:即指“一个角落”(《现代汉语词典》)。

    【故苏】“故苏”一词的正面意思是指苏州。但“故苏”一词的隐匿之意我认为应该是这样的:作者用“三昧”隐写法(即作者将其所需要的意思隐藏在一个词语的第三层意思中),以“故苏”的字音隐射“骨酥”,以“骨酥”的含义——即骨头都煮酥了,隐射“长熟”,再以“长熟”隐射“常熟”。

    这样,此句正文的隐匿之意应该是:这东南方向的一个角落之处,有一地名叫作常熟(按:由于常熟县的地理位置,的确处在长江入海口南面的角落之处,所以此处也就确实应该称其为“东南一隅”)。

        (按:以下所引之正文,是作者对北京清宫的隐写笔墨)

 

    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的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阊门】 《现代汉语词典》对“阊”字的注释为“阊阖(chang he合)神话中的天门;宫门”。这样,既然“阊门”指的即是“天门;宫门”,那么这既是“宫门”又是“天门”的“阊门”不就正是隐射的北京清宫南面的“天安门”吗?

    【最是红尘中的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红尘”,即人世间,而人世间的一等(只要有“一等”,其“二等”用批者的话说,就是“虚赔”的)富贵风流之地,除去皇宫,还能是何处呢?

    由此说来,这句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城中的天安门里,最是人世间的一等富贵风流之地。

 

            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

    

    【十里街】这里的“十里街”,不就恰恰是指北京城里天安门外边的“十里长安街”吗?

    这样,此句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理应是这样的:这天安门之外,有个十里长安街。

 

    街内有个仁清巷

 

    【仁清巷】颠倒“仁清”二字的排列顺序应是“清仁”,这样,“清仁巷”的隐匿之意,不就是以“清仁巷”的字音所隐射的“清人巷”吗?而“清人巷”的具体含义不就显然是指:满清人所居住的街巷吗?

    这样,此句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街内有个清人巷——即指:十里长安街之内有个满清人所居住的街巷。

 

    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狭窄,人皆呼作“葫芦庙”

 

    由于皇宫的“宫”字,其小篆体的字形与两头粗中间细的葫芦的形状极为相似(请参看《康熙字典》的书页上端用小篆体所印的“宫”字。大篆体的此字也很像),所以“葫芦庙”这一名称中的“葫芦”二字隐射的应是皇宫的“宫”字。然而,既然是皇宫,作者为什么又称其为“庙”呢?以下我就对此问题进行解释。

         熟悉清史的人都会知道,雍正是信奉佛教的。雍正“不仅自称和尚,雍正还自称为野僧”,“雍正自号破尘居士,又称圆明居士”(冯尔康著《雍正传》445页),雍正还曾经收门徒十四人,其中宝亲王弘历法名为“长春居士”。这样,由于和尚、僧人的住所应是寺庙,所以,雍正和乾隆这两个僧人所居住的皇宫,不就也可称之为寺庙吗?因此这里的“葫芦庙”(即宫庙)不就正好隐射的即是雍正和乾隆所居住的清宫吗?

 

    庙旁住着一家乡宦

 

    【乡宦】“乡宦”二字应以其字音隐射:香换——即指吃香被换掉。由于皇帝家谁继承皇位谁就是皇宫中最为吃香者,所以这里的“香换”也就隐指的应是:吃香的继承皇位者被换掉。

    因此这句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宫庙旁住着一家香换——即指皇宫一旁住着一家吃香的继承皇位者被换掉的人家。

 

    姓甄名费(脂批:废)字士隐     

 

   

    【姓】此字的隐射之意应该是:从此字中拆出“生”字,隐指“产生”的“生”字。

    【甄(音:真)】 此字的隐射之意应该是:以此字的字音隐射“胤禛”这一名字里的“禛”字,而此一“禛”字应该正是指的雍正皇帝胤禛。

    【费(侧批:废)】由于此一“费”字之旁,有一脂批为“废”字,所以此一“费”字的隐匿之意也就显然是:以“费”字的字音隐射“作废”的“废”字。

    【字】我认为此一“字”字,应以其字音隐射“自”字,

    【士】我认为这一“士”字,作者是用文字游戏法对其隐意做出了规定的。下面我们就将作者为“士”字所规定的隐意进行揭示:

    《红楼梦》第一回的临近结尾之处,作者设计了一个“跛足道人”向甄士隐念出了“好了歌”的情节。作者写“跛足道人”出现在甄士隐面前时的一句话是这样写的:“忽见那边来了一个跛足道人。。。。。。口内念着几句言词道” 。然而,此一道人在《红楼梦》第十二回中再一次出现时,作者却多次将其写作了“道士”,以下举例说明作者的这一设计:(以下是作者写贾瑞得病后之笔墨中的一些语句)“忽然这日有个跛足道人来化斋,口称专治冤孽之症”  “众人只得带进那道士来”   “那道士叹道”  “这道士倒有意思,我何不照一照试试?”

    我认为作者将“跛足道人”又暗暗将其写作为“道士”的目的,很显然是作者要暗露出此一道士的最符合作者本意的全称应该是“跛足道士”。然而“跛足道士”的隐匿之意我认为只能是这样的:跛足倒士——有“一勾”的倒着写的“士”字——即“于”字。

    由此说来,“姓甄名费字士隐” 这句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生禛名废自于隐——即指:(这一将吃香的皇位继承人换掉之人)生出了胤禛这一名字作了废的雍正此称,是胤禛自已将自已在被篡改之后的康熙遗诏之中的“于”字里隐藏了起来。

    以下说明为什么是胤禛生出了“胤禛”此名作了废的问题:

    康熙皇帝原来的遗诏其主要内容应该是:“朕如有不测,可传位十四阿哥” 。康熙皇帝的“四阿哥”胤禛让自己的正妻将康熙遗诏之中的“十”字改作为“于”字后,胤禛自已便当上了皇帝。胤禛当上皇帝之后改年号为“雍正”。由于胤禛从其当上皇帝的第一天开始,其胤禛此名,也就成为了国讳,因而所有臣民也就由此日开始,如果再提到胤禛此人之时,人们也就只能用胤禛当皇帝一朝所定的年号——即“雍正”代指胤禛此人。这样,雍正皇帝的胤禛此名,不就恰恰等于是由胤禛自已将其作了废吗?

    以下说明为什么是胤禛自已将自己在“于”字中隐藏的问题:

    由于胤禛原来不是康熙皇帝所确定的皇位继承人,但胤禛将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中的“十”字,更改为“于”字之后胤禛也就立即变成了康熙皇位的继承人,所以这一至使康熙皇位继承人由原来的胤祯(音:争)突然变成了胤禛的“于”字,不就也等于是胤禛此人吗?由此说来,等于胤禛此人的上述“于”字,不就也等于是胤禛自已将自已隐藏在了上述“于”字之中吗?

       (读者请注意:“姓甄名费字士隐” 所隐匿的“生禛名废、自于隐” 之中的“自”字,正是隐指的胤禛自已,下面,我们将会涉及到的一条脂批中的“自”字,就是指的此一“自”字。)

 

    。。。。。因这甄士隐(脂批:自是羲皇上人,便可作是书之朝代年纪矣。。。。。。)      

秉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倒是神仙一流人物

 

    【甄士隐(脂批:自是羲皇上人,便可作是书之朝代年纪矣。。。。。。)】因为我们于上面已经将“甄”字的隐匿之意解作了“禛”字、将“士”字解作为“跛足道士”所隐匿的“跛足倒士——即‘于’字” ,所以“甄士隐”的隐匿之意也就显然是指:禛于隐——即:胤禛在“于”字中隐着。由此说来,“甄士隐”现在的隐射对象,也就是:在“于”字中隐着的胤禛或者雍正。为了条理清楚,下面我们就将上引脂批重新引录后,再解其隐意,以下是上述脂批的原文:      

 

    自是羲皇上人,便可作是书之朝代年纪矣

 

    【自】前面我们已经预先提到过:此一“自”字,正是“姓甄名费字士隐” 这句正文所隐匿的“生禛名废、自于隐” 这一隐意之中的“自”字,而此一“自”字,正是隐射的胤禛自已。

    【羲(音:熙)】此字应以其字音隐射“康熙”的“熙”字,而这一“熙”字正是隐指的康熙皇帝。

    【是书】“是”字在这里应指“这”的意思,这样,“是书”所指的“这书”也就显然是指:《红楼梦》这部书。

    【年纪】“年纪”二字的隐意应是:颠倒其排列顺序隐指“纪年”,而“纪年”在这里应指用皇帝的年号记载年代的意思。

    由此说来,上引脂批的隐匿之意也就是:胤禛(雍正)是熙皇上人,便可作这书之朝代纪年矣——即指:雍正是康熙皇上之人,雍正此名便可作为《红楼梦》这部书中所记之历史的朝代纪年。这条脂批的后半句的隐意,指出了《红楼梦》这部书中所记之历史就属于用朝代纪年的雍正朝。

 

            只是一件不足:年过半百,膝下无儿;只有一女,乳名英莲(脂批:设云应 

        也),年方三岁。

 

    【英莲(脂批:设云应怜也)】上引“设云应怜也” 这条脂批,很显然是批者指出了甄士隐的女儿“英莲”这一名字的隐意,作者是用谐音法设计的叫作“应怜——即指:应该怜惜”

 

    士隐。。。。。。又见奶母抱了英莲走来。。。。。。便伸手接来,抱在怀中,斗他玩  

耍一回,又带至街前看那过会的热闹。方欲进来时,只见从那边来了一僧一道:             

那僧癞头跣足,那道跛足蓬头,疯疯癫癫,挥霍谈笑而至。

 

    根据后文的须要,下面我们只对上引正文之中所提到的 “一僧 所隐射之人为谁的问题进行揭示

 

            只见从那边来了一僧一道:那僧癞头跣足。。。。。。 

 

    【癞】 这里的“癞” 字,应以其字音隐射“耍赖” 的“赖” 字。

    【跣】此一“跣” 字,应拆出其中的“先” 字,隐射“先人”的“先” 字。这一“先”字在此处应是对死去之人的尊称,例如:先父。

    【足】“足” 字的第一步隐意应是以此字的字音隐射“祖宗” 的“祖” 字。这样,由于“祖”字的字意有一条指的是“祖宗”,而“宗”字的字意有一条也指的是“祖宗”, 所以字意都指“祖宗”的“祖”和“宗”二字也就理应是相等同的。因此“足”字以其字音所隐射的“祖”字,又应以“祖”字的字意隐射“宗”字。

    由此说来,“癞头跣足”这一词语之隐意的顺序也就是:赖头先祖——赖头先宗——赖头于先人世宗(按:因为雍正死后的庙号为“世宗”,所以这里的“世宗”即指雍正)——即指:赖得了先父世宗之头颅的宝亲王弘历。以下解释弘历所削去的雍正的头颅,作者为什么说是弘历赖得的问题:

    雍正放在乾清宫后面的“可传位于四阿哥” 这一传位密诏,本来是写给雍正的四子弘时的,但因弘时被雍正杀死后,宗人府削去了弘时的宗藉,上述密诏中的“四阿哥”就自然而然的转到了按照自然排行雍正的第五子弘昼的身上。这样,弘历本来没有皇位继承权,但却通过取走雍正的与皇位继承权相等同的头颅而得到了皇位继承权,而弘历的这一通过雍正的头颅而赖得皇位继承权的做法,不就正好是可以称之为“赖头颅于先人世宗” 吗?

    因此上引正文中所说的“癞头跣足”的“一僧”,也就正是隐射的赖得了皇位继承权的其僧人的法号叫作“长春居士”的宝亲王弘历。

    (按:由于本篇文章之中,与“一道” 所隐射的历史人物无关,所以这里也就不再解释“一道”所隐射的历史人物为谁了。)

 

    及到了他门前,看见士隐抱着英莲,那僧便大哭起来,又向士隐道:“施主, 

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内作甚?” 。。。。。。那僧还说:“舍我罢! 

舍我罢!”

 

        【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上引正文中的“那僧”所说的“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 显然是指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 。我认为,既然此时的甄士隐隐射的应是雍正皇帝胤禛,那么甄士隐所抱的“有命无运累及爹娘” 的英莲,也就只能隐指的是胤禛用于偷换常熟县杨林之子(弘历)的胤禛的私生女,因为此女与弘历的被更换,不但至使胤禛最终被削首而亡,而且此女的生母李金贵也不可能会有好的结局,所以此女之父母的下场也就不能不是受到了此女的连累。

    【那僧还说:“舍我罢!舍我罢”】这句正文的表面意思是:“那僧” 要求甄士隐将其女儿“甄英莲” 施舍给他。下面,我们就对这句正文的隐匿之意进行揭示。

    由于在前面我们已经提到过的“(甄士隐)只有一女,乳名英莲” 这句正文之处,有一条脂批是“设云应怜”,而这条脂批的具体含意显然是——指出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的“英莲”此名,作者对其隐意设计的是叫作“应怜”,因此,下面我们如果再涉及到“甄英莲”此一姓名之时,我们也就将此姓名直接写作为“甄应怜”。

    因为我们在前面已经揭示出了“那僧”隐射的应是胤禛的儿子弘历,所以“那僧”     针对“甄应怜”所说的“舍我罢!舍我罢!” 其隐匿之意的顺序也就理应是这样的:

    第一步:(甄应怜)设我爸!设我爸!

    第二步:(甄应怜)设云我爸爸!

    第三步:(甄应怜)作者设计的是说我爸爸(胤禛)的——即指:作者对“甄应怜”所设计的隐意是说弘历的爸爸胤禛应怜;这样,由于弘历的爸爸就叫作胤禛,所以,“弘历的爸爸胤禛应怜” 不就正好应该缩写为“禛应怜”吗?而“禛应怜”的具体含意不就显然是指:胤禛应该怜惜

    由此说来,作者命出“甄英莲”这一姓名的用意也就只能是这样的:作者以此姓名的谐音隐匿“禛应怜”,而“禛应怜”的具体含意也就理应是指“雍正皇帝胤禛应该怜惜”(按: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所构成的“元应叹惜”,与“禛应怜”的具体含意是基本上一致的)。

        因为一部书的作者,是不可能要求此书读者,按照作者自已的爱憎或者情感对书中的人物持有态度的,所以我认为作者在上引正文中所设计的,让甄英莲此一姓名所隐匿的“禛应怜——即胤禛应该怜惜” ,也就不应是《红楼梦》作者要求此书读者,对雍正皇帝胤禛应该持有这样的态度,而是《红楼梦》作者为自己在《红楼梦》此书的创作过程中,对于雍正皇帝胤禛应该持有的态度所定的基调。

 

    士隐不耐烦,便抱着女儿转身才要进去,那僧乃指着他大笑,口内念了四句   

言词,道是:

    惯养娇生笑你痴,

    菱花空对雪澌澌。(脂批:生不遇时,遇又非偶。)

    好防佳节元宵后,(脂批:前后一样,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讳知者。)

    便是烟消火灭时。

      

 

        读者请注意:我以上所引录的这节正文之中的“四句言词”,我如果就在本篇文章里对其隐意进行解释,那么本篇文章的篇幅也就实在太长了,因此我要在下一篇文章之中,另设专题解其隐意。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1393029607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