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一部扣人心弦的长篇悬疑小说——张凯庆先生新著《红楼密码》阅读印象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一部扣人心弦的长篇悬疑小说
——张凯庆先生新著《红楼密码》阅读印象

作者:张黎明  2019年12月5日 星期四 下午17:19

数年前,笔者拜读了张凯庆先生的红学论著《新话红楼》,对其“《红楼梦》隐写的是乾隆皇帝和他的两个皇后的情史”的观点记忆犹新。张凯庆先生孜孜不倦地研读《红楼梦》20余年,《新话红楼》是他大半生研究心血的结晶,此作问世后受到海内外不少媒体的热情报道,一时在红学爱好者当中引起不小的反响。不久前,中国社会出版社又推出了张凯庆先生的新作《红楼密码》,这是一部以长篇小说面目出现的红学著作,可以看为是《新话红楼》的姊妹篇,也可以说是对《新话红楼》的一种文学性解读。近日,笔者有幸读完了这部50多万字的新作,总的感觉是,这是一部十分耐看的长篇悬疑小说,有一种一读起来便令人欲罢不能的魅力。

    一是整体构思十分玄妙。
    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叫关林的年轻人,他是一位超级红迷,供职于故宫博物院古籍研究所,一有时间就琢磨《红楼梦》留给读者的那些谜团。作者将关林周围的同事和朋友,都设计为200多年前与《红楼梦》成书有关的鬼魂:关林爱慕的图书管理员方莹,是乾隆继皇后那拉氏身边的丫鬟乌拉伊尔;另一名图书管理员白晓雯,是那拉氏身边的另一个丫鬟安佳兰;白晓雯的男朋友康玉峰,是乾隆御前侍卫康烈尔;清洁工吴休玉,是乾隆继皇后那拉氏;文物管理员马天龙,是乾隆与那拉氏所生的皇子永璂;关林的大学同学肖雅婷,是永璂的贴身丫鬟思雨;肖雅婷的丈夫王景瑞,是宗人府的府丞卢玉光;学术研究所主任刘敏,是乾隆令贵妃魏佳氏;古籍研究所所长高文忠,是《红楼梦》的续书人;巡查员胡图,是乾隆身边的传旨太监胡世杰……围绕关林所要揭开的《红楼梦》中隐藏的惊天秘密,以上人物分为支持与阻止两派:支持的一派成员有方莹、马天龙、白晓雯、康玉峰、吴休玉,这一派在200多年前的清宫中,同情继皇后那拉氏的遭遇,所以他们都希望关林真能揭开埋藏在历史深处的秘密,为继皇后那拉氏讨一个公道;阻止的一派成员有胡图、刘敏、肖雅婷、王景瑞、高文忠,这一派在《红楼梦》成书的年代,是效忠令贵妃魏佳氏的,所以他们在历史上或为令贵妃的爪牙,或为被裹挟为夺权阴谋的牺牲品,在如今,他们则千方百计地要阻止关林找到谜底。两个对立的小集团,在200多年前的清朝乾隆时期,就围绕争夺皇位的继承权而掀起了腥风血雨,200多年后,他们的争斗延续、扩展到对《红楼梦》隐藏的诸多谜团的考证上。仅从这样一个总体的艺术构思来看,这实在是一部有趣的、富有吸引力的小说。
    《红楼密码》不是一部完全的历史题材的小说,也不是一部完全的当代题材的小说,而是一部既要有历史文化的纵深感,同时又要有当代生活的现实感,将200多年前的历史与当今生活,作一种无缝或平滑对接的小说,因而写作上的难度可想而知。张凯庆先生打破时空界限,以奇特而独到的艺术构思和叙述手法,将200多年前宫廷内外发生的历史事件,巧妙地与当代人考证《红楼梦》的过程融为一体,显示出十分娴熟而自如的艺术功力。因而,作者笔下这群鲜活的人物,除了主人公关林是一个当代人之外,其余都有着鬼魂与今人的双重身份,他们忽而在200多年前的清宫内外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忽而穿越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成为成全或破坏关林揭示《红楼梦》密码的推手,乍一看似乎荒诞不经,仔细读便会发现,它们之间其实存在着符合逻辑的内在联系。历史是以往的现实,现实有历史的影子,历史对现实会产生深刻的影响,现实又会成为未来的历史。相信每一位热爱《红楼梦》的读者都会有这样的感觉,《红楼梦》虽然写的是二百前的故事,但当你打开书,现实感仍然会扑面而来,可见历史并没有随时间的逝去而死亡,它只是以另一种形式而存在着。由此来看,凯庆先生将这部小说构思设计为超越时空的悬疑小说,其实是有着充足的理由和相当的现实意义的。

    二是故事情节引人入胜。
    种种迹象表明,《红楼梦》一书的创作过程非同寻常,本身就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事件,其中应该充满了复杂曲折乃至惊心动魄的故事。那么,200多年前的清朝乾隆时代,围绕《红楼梦》的写作、传播,究竟在写书人、批书人以及书中隐射的其他相关的人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呢?对此,由于年代的久远以及资料的匮乏,如今的我们早已不得而知,我们只能透过原著中种种意味深长的描写,加上一些红学家艰难而复杂的考证,去揣测那些湮没在历史深处的谜底。
    张凯庆先生基于他的研究论著《新话红楼》的结论,以自己丰富而奇特的想象,对《红楼梦》中隐写的历史事件作了合乎情理的推想和还原,让读者在一系列生动的描写中,如临其境地感受到历史上可能发生的那些或凄惨、或悲壮的故事。他在书中大量采用了悬疑小说惯用的经典笔法,将小说中的一系列重大的情节设计、描述得十分精彩,煞是好看。比如,围绕关林对《红楼梦》考证的深入,在他身边便发生了一系列神奇的灵异事件:他在办公室临时居住,午夜时竟然看到宫廷追杀的一幕;他家的族谱忽然莫名其妙地丢失,过后又神秘地回到手边;电脑中的考证资料,三番五次地被人偷偷删改;身边的同事都行为诡秘,让他一时猜不透他们的心思;他去曹家京城旧址、去江宁织造府原址、去妙峰山等相关地方考察,身后总有不明身份的人跟踪乃至要加害于他;每到关键时刻,总有神秘人物给他发来提醒或帮他解困的重要信息……这一系列奇奇怪怪的事件,给小说营造出一种诡异的氛围,让人阅读时紧张得要屏住气。虽然在200多年后的今天,研究者们探讨《红楼梦》之谜,其实并无实际危险,甚至这还是一件十分枯燥无味的活动,但经作者将其赋予了一种神秘色彩,写得如同谍战剧一样充满了悬念和惊险之后,小说便一下子有了很强的可读性以及趣味性。
    书中最精彩、最曲折动人的情节设计和叙述,我认为还是乾隆帝带着那拉氏继皇后、令贵妃等第四次南巡那一段。因劝阻乾隆寻花问柳,尤其是因皇位继承一事,那拉氏当着乾隆的面与令贵妃开撕,结果惹得乾隆雷霆震怒,之后那拉氏又一错再错,竟然做出断发并扬言要当尼姑的疯狂举动,终于促使乾隆下决心要废掉她。后来乾隆虽然没有明确废后,却将那拉氏软禁了起来,从此掌控后宫的大权落到了令贵妃手中,那拉氏再无翻盘的机会,终于郁郁而死。那拉氏的死,仍然没有阻止令贵妃对皇位继承权的争夺,那拉氏的儿子永璂,便成为令贵妃一心要除之而后快的对象,于是围绕永璂的生死安危,又发生了一系列令人唏嘘的故事。在真实的历史中,是否真有这样一段悲怆的故事,我们另当别论,但张凯庆先生以十分传神的文笔,铺陈、演绎出这样一大段精彩绝伦的故事来,与情理、与史实,都十分妥帖自然,并没有明显的冲突与悖谬之处,实在令人拍案叫绝。凯庆先生之前写过好几个电视剧本,而且还是叫人十分烧脑的谍战剧,从《红楼密码》中可以看出,他将电视剧中常用的表现手法娴熟地运用到小说中,从而使小说获得了与谍战片一样富有悬念的艺术魅力,读起来非常过瘾。

    三是相关结论合乎情理。
    《红楼梦》是一部富有传奇性的长篇巨著,不仅书中隐藏了无数个令人费解的谜团,而且该书在创作及问世前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书中究竟影藏了什么样的史实等等,应该说由于直接史料的极度匮乏,因而至今仍然没有人能够完全说清。红学家们孜孜不倦地作了上百年的考证和研究,得出了许多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结论,可以说,刘梦溪先生所谓的“三大死结”,即“一是脂砚何人;二是芹系谁子;三为续书作者”,至今仍然没有举世公认的结论。
    张凯庆先生在其论著《新话红楼》所做的考证,可以看为是解开《红楼梦》“死结”的一种新的努力。他的基本观点是:《红楼梦》隐写的是乾隆皇帝和他的两个皇后的情史。乾隆帝是贾宝玉的原型;富察皇后是林黛玉的原型;那拉继皇后是薛宝钗、王熙凤等人的原型。《红楼梦》真正的作者是宗室子弟敦诚、敦敏,兄弟二人都是当时较有影响的文人,他们同情那拉氏继皇后以及其与乾隆所生儿子永璂的遭遇,便在那拉氏所留遗书的基础上创作了《石头记》,而永璂则担任了批书人,即所谓脂砚斋者。凯庆先生在这部小说中,将其在论著《新话红楼》中的基本观点,用文学性的方法形象而生动地演绎了一遍,两部著作完全可以对照起来看,应该说是互为印证,各有千秋。从他的研究结论来看,许多说法还是有充分的依据,因而也是能够站得住脚,有相当可信度的。比如他认为,贾府隐写的就是清皇宫,因为只有皇宫才会有贾府那样大的规模和气势,况且贾府许多器物、用品都是皇宫独有的;而大观园则隐写的是“圆明园”,因为有清一代除皇帝之外所有的王公贵族,都不可能拥有那样豪华的园林,况且乾隆给《圆明园全图》的题字便为“大观”;贾宝玉隐写的就是乾隆帝,因为宝玉屋里有名有姓的丫鬟竟然有20多个,想想看,除了皇帝、太子,谁家的公子会有他这样大的排场?另外,宝玉的名字、生日、个性、爱好、交往以及作者对他的评价等等,都与乾隆有着千丝万缕、难以分割的联系。可以说,凯庆先生所做的绝大多数论证以及所得出的基本结论,我认为还是比较严密和比较中肯的,这对于普通读者深入理解和把握《红楼梦》的思想内容,特别是解开或进一步认识那些隐藏在书中的谜团,还是具有相当大的帮助的。
    另外,对于红学界一些长期争论不休、难有定论的问题,凯庆先生也有不少新的考证和见解,显示出他不盲从、不迷信大家,坚持独立思考、以理服人的学术品格。比如,元春的判词中有“三春争及初春景”之句;惜春的判词中有“勘破三春景不长”之句,判曲中又有“将那三春看破”之句;而秦可卿给王熙凤托梦时,又有“三春去后诸芳尽”的谶语。以上句子中的“三春”究竟指什么,红学家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说是指季节,有的说是指贾府中的三位小姐,等等,似乎都有一定的道理,但都难以令人信服。凯庆先生经过详尽的考证认为,“三春”与乾隆两位皇后的人生重要经历都有关,富察皇后死于三月跟乾隆巡游途中,那拉继皇后在三月被乾隆囚禁,俩人的人生好梦都结束在春三月,所以书中反复出现“三春”,意在提醒读者注意这个时令,对于相关人物的重要意义。凯庆先生所做的解读,虽然很难说就完全无懈可击,但至少可以给读者带来相当重要的启发,因而是非常值得重视的。
    总之,我不敢说《红楼密码》是多么杰出的一部小说,但我敢说这绝对是一部十分有趣的小说,以小说的形式来考证《红楼梦》留下的谜团,不仅是红学研究中的一种重要的尝试,同时也是普及红学知识的一种尝试。在此我欣喜地祝贺张凯庆先生继红学论著《新话红楼》之后,又一部研究红学的长篇悬疑小说《红楼密码》出版,相信它能够为红学百花园再次带来一道奇异的风景。


2019.12.5 于西安

声明: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作者邮箱:gsplzlm@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