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从《香菱学诗》谈黛玉的教与香菱的学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从《香菱学诗》谈黛玉的教与香菱的学

作者:刘小宏  收录时间: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上午11:28

 人教版《语文》九年级上册和高中《语文》第六册都选了《香菱学诗》一文。

香菱学诗是《红楼梦》中的一个插曲,但联系香菱的一生遭际来看,这个插曲的描写是作者颇具匠心的安排。脂砚斋对此有精辟的分析,说:“细想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所惜者幼年罹祸,命运乖蹇,致为侧室。且曾读书,不能与林湘辈并驰于海棠之社耳。然此一人岂可不入园哉。故欲令入园,终无可入之隙,筹画再四,欲令入园必呆兄远行后方可。”命运多舛、茕茕独立、形影相吊的香菱,原为乡宦小姐,后沦为奴隶,做了薛蟠之侍妾,在大观园中的地位低于小姐而高于丫头。但她骨子里却流着诗书翰墨人家的血液,书香人家她极富文学气质。诗的气质是适合她的,她在众女儿中原是属于诗的一群,诗在文学里是属于较高层面的。对于诗,她早就有着真情的向往,内心里也早有着学诗的愿望,因此“慕雅女雅集”,偶遇进园的机会,就一心一意跟黛玉学起诗来。
    
在《红楼梦》中,黛玉给我们的印象是多愁善感、羸弱多病、孤傲尖刻,但在本文中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位学识渊博、热情大方、具有诗人气质的好老师。当香菱求教于她时,她不像宝钗那样的囿于礼节规矩而推托,反而饶有兴致地承担起老师的责任。她说:
“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作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 此时的黛玉乐为人师,当仁不让。黛玉的的几句话,就把律诗的要点完全说清楚了,可以说是简明扼要了。第一是律诗的基本格律要遵守,第二是特殊情况不为格律所缚。

她首先注重培养学生的自信心学诗“什么难事”?“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有了自信心,香菱自然上了劲,从而有信心有兴趣地学下去。林黛玉简单明确地提出了作诗的要领,使香菱打消了不少顾虑,很快缩短了教与学之间的距离。她讲述“课程”提纲挈领,高屋建瓴,道规律,明要旨,生动形象,深入浅出,使香菱懂得“取法乎上”的重要性。黛玉这个好老师,遇到了香菱这个好学生,香菱在听了黛玉的第一讲后,就立刻有所领会,谈了自己读诗的心得体会:“怪道我常弄一本旧诗偷空儿看一两首,又有对的极工的,又有不对的,又听见说‘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看古人的诗上亦有顺的,亦有二四六上错了的,所以天天疑惑。如今听你一说,原来这些格调规矩竟是没事的,只要词句新奇为上。” 香菱最大的学习就在“竟是没事的”这五个字上,,这不是说不要格律,而是说诗的好坏不在这个上。黛玉的几句话就把香菱的思想从平仄、对仗等的框框条条中解放出来了。

黛玉道:“正是这个道理。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黛玉不愧是个好老师,不但说话简明扼要,而且善于运用启发式教育。先讲格律,又突破格律。让学生思想注意到“词句新奇”上。紧接着有否定词句,把学生的注意力引到“立意”、“意趣”的“真”上。这样就让学生认识到了诗的本质问题了。因此,格律只是个形式,词句也只是个表面。故只有“立意”才是诗的精髓。黛玉说的“第一立意要紧”,也就是说第一要确立好的诗意。有了诗意,才有诗的词句。意趣越真,词句越真,立意越新,词句越新,所以黛玉才说:“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了。香菱说了自己对立意的理解:“我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有趣!” 黛玉听了香菱这一学习心得,立即纠正香菱的错误,说“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黛玉为了使香菱走入正道,给香菱指定了阅读的教材——《王摩诘全集》,制定了学习计划:“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玚、谢、阮、庾、鲍①等人的一看。”这个学习计划把它再写简单一点,大家就看得更明白了:

     第一步,阅读王维的五言律诗一百首。

  第二步,阅读杜甫的七言律诗一二百首。

 第三步,阅读李白的七言绝句一二百首。

     第四步,浏览陶渊明、应玚、谢、阮、庾、鲍①等人的诗。

  林黛玉的“四步教学法”,积极引导学生循序渐进,既重视积累,又重视诵读和感悟。不仅如此,林黛玉在教学中强调自学,所谓“书读百遍,其意自现”。还强调实践和探究,重视能力的培养。

林黛玉所列的教材是王维的五言律诗、杜甫的七言律诗、李白的七言绝句。基础教材必须熟读、精读,所以黛玉提出了“细心揣摩透熟了”的要求。做为入门基础,这个要求是不高的,以是不过分的,而且是十分踏实的。俗语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讲的就是这个道理。黛玉说:“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底子”是什么?就是基础,装在肚子里的底子才是最坚实、最牢固的基础。所以,不但学诗要有“底子”,学习如何一门功课都要有“底子”。

有了“底子”,就可以进一步浏览,开拓眼界,也就是“把陶渊明、应玚、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就“不愁不是诗翁了。”

黛玉的教和香菱的学,配合得很好,可以说是珠联璧合。香菱果然“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学生,在名师黛玉的启发教育下,“名师+天赋+刻苦”这三个基本要素加起来,使香菱在诗学上突飞猛进,让我们看看她在老师跟前“面试”的成绩:

一日,黛玉方梳洗完了,只见香菱笑吟吟的送了书来,又要换杜律。黛玉笑道:“共记得多少首?”香菱笑道:“凡红圈选的我尽读了。”黛玉道:“可领略了些滋味没有?”香菱笑道:“领略了些滋味,不知可是不是,说与你听听。”黛玉笑道:“正要讲究讨论,方能长进。你且说来我听。”香菱笑道:“据我看来,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有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

从以上对话中,真可以称得上“士别三日,定当刮目相看”,没隔几天的香菱,不在是过去那种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的水平,而是前进了一大步,非当日“吴下阿蒙”了。因此,黛玉听了十分赞许,笑道:“这话有了些意思,但不知你从何处见得?

黛玉一方面赞许,一方面有引导她联系具体例子来谈,这种启发式的引导教学,水平实在是高。接着香菱就谈了一大段自己的心得体会:

“我看他《塞上》一首,那一联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倒像是见了这景的。若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再还有‘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这‘白’‘青’两个字也似无理。想来,必得这两个字才形容得尽,念在嘴里倒像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还有‘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这‘余’字和‘上’字,难为他怎么想来!我们那年上京来,那日下晚便湾住船,岸上又没有人,只有几棵树,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那个烟竟是碧青,连云直上。谁知我昨日晚上读了这两句,倒像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

她就悟到了诗的滋味和真谛。其言简朴,其理精深。

“共记得多少首?”“可领略了些滋味没有?”“正要讲究讨论,方能长进。你且说来我听。”“你竟作一首来。”……林黛玉深谙教学之道,做到及时检查反馈,交流讨论。黛玉给她出的《咏月》之题,她如痴如呆地琢磨,“苦吟”以求佳句。好不容易作出一首: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
    
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
    
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
    
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

此诗用语直露,把前人咏月的词藻堆砌起来,凑合成篇。最大的问题是,全诗没有表达真情实感,了无新意。诗中所用“月桂”“玉镜”“冰盘”等陈腐词藻。一看便知出自初学者之手。这是由于香菱初学写诗,看的诗又少,打不开思路,只注意追求词句的华丽,而忘了黛玉说的“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是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香菱是初学写诗者,还不懂得咏物诗的特点是“情附物上,意在言外”。咏物诗若不能寄情寓兴,就没有什么意思了。香菱的咏月诗,说来说去只表达了“月亮很亮”的意思,当然不是首好诗了。林黛玉及时点拨:“意思却有,只是措词不雅。”同时,帮助她找出失败的原因:“你看的诗少,被他缚住了。”并积极引导她要敢于创新:“把这首丢开,再作一首,只管放开胆子去作。”

然而香菱作诗失败后并不气馁,再苦索佳句,写出第二首:

非银非水映窗寒,试看晴空护玉盘。

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

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

梦醒西楼人迹绝,余容犹可隔帘看。

这首诗不像第一首那样笨拙了,能以花香、夜露来烘托,诗意也放开了些,但又显得过于穿凿、比附,而且全诗在咏月色而不是月亮本身,有些跑题。落得正统派的宝钗说她的诗“句句是月色”。曹雪芹安排香菱学诗至此,还让诗意停留在表皮上,人物的思想境界还没有进入角色。林黛玉虽然深感婉惜——“自然算难为他了”,但还是实事求是,严格要求:“这一首过于穿凿了,还得另作。”这说明文学创作的确是一个艰苦磨练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俗话说:“没有失败,何谈成功?”没有第一、第二首诗的失败,便不会有第三首“都通了仙了”的成功。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香菱在学诗的过程中不仅仅依靠聪敏和悟性,更是依靠刻苦与勤奋。香菱学诗是“挖心搜胆,耳不旁听,目不别视”,“至晚间对灯出了一回神,至三更以后上床卧下,两眼鳏鳏②,直到五更方才朦胧睡去了”。宝钗用“呆”“疯”“魔”来形容她的苦心学诗精血诚聚的精神。她冥思苦索,已近入魔,“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她终于以自己的苦心诚心换得了诗神缪斯的青睐,觅得了佳句: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

博得嫦峨应自问,何缘不使永团圆?

第三首诗别开生面,情景并茂,耐人寻味。首句“精华欲掩料应难”,起得很有势头,恰似一轮明月破云而出,将自己才华终难埋没,学诗必能成功的自信心含蓄地传出。第二句“影自娟娟魄自寒”,就像是她自己身世的写照,顾影自怜,吐露了香菱精神上的寂寞,令人不由掩卷遐思她的身世、命运与前途,叹为观止!真是“感人心者,莫先乎情”。颔联“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用修辞上的特殊句式,抒发出内心的幽怨,笔法似很老练,达到“曲笔达意”的效果。颈联“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拓展了全诗的境界,情与景交融并观,为末联作好了铺垫。“博得嫦娥应借问,何缘不使永团圆”。诗意曲折,匠心独运,联想绵远,又紧扣咏月诗题。感叹本是香菱自己的思想感情所发,却偏推给处境同样寂寞的嫦娥,特别是“团圆”二字,将月与人合咏,自然双关,余韵悠长,真是“诗贵含蓄”,难怪那些“雅女”们也要赞她“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了”。这首诗是成功的。除首联外,句句都似非写月,但句句与月相关。用词典雅含蓄,设意新奇别致。尤其是颔联,对仗工稳,言浅意深,堪称精妙。它最大的优点,是切合香菱自己的身世,借咏月而怀人,流露了真情实感。香菱的成功,一方面说明了她自己的聪明与优雅素质,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一个道理,即众人看了她第三首诗所说的“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香菱学诗的过程,验证了治学的三种境界,其第一境界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境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境界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香菱学诗》为我们提供的不仅仅是学诗的借鉴,也是所有艺术创造的借鉴,如果我们能从黛玉教诗、香菱学诗的全过程中得到一点启发,那应该是十分有益,受用终身的事了吧!

 

 

[1](应玚(yáng)、谢、阮、庾、鲍〕应玚,字德琏,东汉末年诗人,“建安七子”之一。谢,指南朝宋诗人谢灵运。阮,指三国时魏诗人阮籍,字嗣宗,“竹林七贤”之一。庾,指北朝周诗人庾信,字子山。鲍,指南朝宋诗人鲍照,字明远。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liuxiaohong895155@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