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玉尺楼传奇》被剽窃与《红楼梦》被剽窃是同一案件(新书介绍)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玉尺楼传奇》被剽窃与《红楼梦》被剽窃是同一案件(新书介绍)

作者:文古清 收录时间: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 上午08:27

2019/10/31

, 考实更正《玉尺楼传奇》原作者得到的彻悟与启示

史学研究领域不乏这样的案例,即使对于一些学界从未质疑的历史记载和传闻,都可能被后来新发现的史料证实是谎言,更何况于疑点重重的清中期的小说作者。

这里就有一个与《红楼梦》作者研究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惊人的剽窃特例,即《玉尺楼传奇》作者案。历来都说《玉尺楼传奇》的作者是卢见曾,或者朱夰。但其真正的作者是1652-1722在世的钱石臣。这个实例也足可以为迷信曹某雪芹,迷信吴某敬梓的净坛使者们作一个极大的警示与警觉。

《玉尺楼传奇》是一套根据清初才子佳人小说《平山冷燕》改编的曲目。

很多人了解清中期乾隆朝的卢见曾(16901768),字抱孙,又字澹园,号雅雨,又号道悦子,康熙六十年(1721)赐同进士出身。历官洪雅县、滦州州、永平府、两淮盐运使。乾隆三十三年,两淮盐案发,因巨贪被拘系,病死扬州狱中。传说《玉尺楼传奇》是其所著,并传于世。

又有传说《玉尺楼传奇》作者是朱夰,清浙江归安人,初名杏芳,1744年在世,曾客扬州,与金农、郑燮友善。

时至今日,没有人知道《玉尺楼传奇》真正的作者是比朱,卢二人早五六十年的浙江钱塘进士钱石臣。但史料让你拨云见日。

请看钱石臣的妻子林亚清(林以宁1655—约1740)的《墨庄文钞卷一》之:

《玉尺楼传奇序》代夫子(全文如下):

(原文由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室,馆藏幻灯胶片抄录而来,后附胶片有关内容影印件。)

时维仲夏,披襟当竹院之风,夜检牙签,展卷得荆山之玉。赤城辽远,何来霞气千寻。鲛室初探,遂获明珠六寸。地无水而涌泉,笔如缘而吐凤。是知洞庭作律,何待伶伦。黍谷回春,何须邹衍。某家本门人,声飞艺苑。董帷暂撤,偶属意于音声。梁园倦遊,或怡情于弦管。借彼词林佳话,以写劳愁。闺阁风流,一新耳目。至其所称家女士,俨然林下之风。氏名媛,亦挺闺中之秀。留心典册,羞为月露之文。拔帜词坛,肯让冠裳之士。萱草菲菲,向庭帏而舞綵。荷风习习,偕姊弟以联吟。每瞋织锦之诗。若兰娇妬,怕笑长门之赋。陈后悲思,景阳漏彻妆成。簪笔趋朝,帐殿春遊,勑使传宣应制。建彼书楼,聊同永日,赉兹玉尺,遂以命篇。敷陈绮丽,一枝斑管含春。遭际文明,千古娥眉生色。更有洛阳子,吴郡生,允称乘龙。曾经种玉金门射策,遽登弄玉之台,兰省含香,更觅云英之杵。文与福齐,才同志茂。斯乃盛世之奇逢。旷古所未闻也。何必刻求实录,聊以自寄赏心。锦绣横陈,岂止鱼龙百变。珠玑错落,况如风雨争飞。行云遏而不飞,游鱼耸而出听。皆由黄娟之辞,特标新帜。云笈之秘,非袭陈言藏之。石室惧五丁之取,将张之国门,悬千金而不易。听乐府之遗音,奏房中之雅曲。遂使蓬蒿下士,风月主人,原班声子之荆,不减弥衡之刺。寻玄亭之径,载酒问奇。山阴之棹,同歌招隐。虽知三都之赋,不藉玄晏而后传。太玄之文,岂待桓谭而始著。然而欣赏之余,不容缄默,咏歌之际,弁以数言。

幻灯胶片影印附件:图一(第一页):

 

幻灯胶片图二(第二页):

幻灯胶片背景水印是中国国家数字图书馆的“圖”字标识(LOGO),此本是胡文楷赠予郑振铎,末尾有胡文楷手书的赠书便笺影印胶片。

(如有疑问,请到国家图书馆古籍室复查,或者登陆国家数字图书馆,查阅公开的《墨庄文钞》的胶片影像。)

文中所谓:家女士,氏名媛,洛阳子,吴郡生,表明《玉尺楼传奇》故事乃据清初才子佳人小说《平山冷燕》改编。与现今传世的所谓卢见曾作《玉尺楼传奇》内容与曲目名称全同。

林以宁的《玉尺楼传奇序》代夫子,从内容和标注都表明《玉尺楼传奇》是其夫子,即其丈夫钱石臣(1652——1722)所作,妻钱林氏亚清为其夫,代其夫作序言(1692年柴静仪去世之前)。

而流传于卢见曾,朱夰并排演的《玉尺楼传奇》,是在1760年卢某70岁左右。

铁证如山!铁案如山!朱,卢之徒丑态无地自容,无处遁行!朱夰,卢见曾是剽窃钱石臣原作《玉尺楼传奇》为己有厚颜无耻的盗贼。而剽窃罪犯首恶却非此二贼。

醍醐灌顶般的彻悟与启示

以上事实是一个醍醐灌顶的警醒证据,它可以给一些人开启习惯思维枷锁的钥匙和利器,应该能够使得一些人顿开茅塞吗?!尤其对于一百年来《红楼梦》等等清代中期开始普遍流传的几部小说作者的争议,是绝好的清醒剂,也是原作者和原稿流传曲直行迹与途径的直接旁证。

康熙朝的一些文人清流高尚,他们创作文学作品后,既不附属真实姓氏,也不急于传世。而过了大约一个甲子60余年后,乾隆时期的无耻文人,却刚好相反,他们将前人的作品掩耳盗铃地窃据自己名下。这是多么可耻的贪污犯罪。围绕《红楼梦》及其外围几部小说,竟然存在这样一个犯罪剽窃团伙。这个文学盗贼剽窃集体的主犯是吴敬梓。而朱夰,卢见曾,曹包衣,草穴禽(其真实身份是吴敬梓),文康,李如珍是从犯或被迫犯罪,或者甚至是在自己不知情,甚至已经死了以后的状况下犯罪。今天发现揭露的《玉尺楼传奇》作者案,反倒可以从此侦破拖延了三百多年,中国文学史上最大的剽窃系列案件,即《红楼梦》作者案,(及其它几部清代小说)

很多人迷信一些前人的说法,很多人迷信一些前人,无论这些前人是多么肤浅弱智。揭露了卢见曾这样赐同进士的剽窃巨骗,你还认为乾隆时期牵扯红楼梦传闻的人可信吗?别再受古人前人有意无意的欺骗与愚弄了。

围绕《红楼梦》,《儒林外史》和《玉尺楼传奇》作者案的真实情况是:

吴敬梓是剽窃钱石臣原作《儒林外史》,删改而后据为己有,厚颜无耻的盗贼团伙的第一成员。(细节详见本书第三章)。

朱夰,卢见曾,是剽窃钱石臣原作《玉尺楼传奇》为己有厚颜无耻的盗贼团伙的第二,第三成员。

吴敬梓(曹某雪芹)是剽窃篡改钱石臣原作《石头记》,但不敢再彻底据为己有的无耻盗贼团伙的主谋第一成员。

那么,奇怪的是,钱石臣藏之牙签箧匣的私家秘笈作品《玉尺楼传奇》,怎么会落到隔代而且异地的晚晚辈,“无”“抱孙”之手呢?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笔者几年前就据理论证过,即,《红楼梦》是钱石臣经过梅文鼎(梅定九),到其弟子刘湘奎,再到刘湘奎弟子吴烺,再到吴烺的父亲吴敬梓之手。当时还没有意识到《儒林外史》原作者也是钱石臣,并且也是沿着这个路径流传到吴敬梓之手。

不但《红楼梦》和《儒林外史》是经由这个途径传到吴敬梓之手,而且《玉尺楼传奇》也正是沿这个不二途径传到吴敬梓之手,再经吴敬梓传到卢雅雨(卢见曾)之手。

吴敬梓是这个剽窃犯罪集团的主谋。

1750以后,吴敬梓剽窃了《儒林外史》,已经引起争议(其表兄吴檠坚称《儒林外史》绝非吴敬梓所作)。所以他就不敢再将《玉尺楼传奇》窃据自己名下,因为别人知道他更不具有写戏曲传奇的才能。但是吴某又想从此书稿捞到一些油水,于是就将其转让给了卢见曾,让卢雅雨浪得虚名。卢抱孙投桃报李,时常接济这个亡颜吴乞卖一些银子,以及与其饮酒歌呶几回。到1754年吴某假死,隐姓埋名北上都下投靠儿子吴烺,卢见曾为他造假“收尸”。

吴敬梓的亲朋对吴敬梓的死期记述存在着15天的差别,两年多之前,笔者在本书前篇稿就时仍然对于卢见曾为什么要帮助吴敬梓造假“收尸” 的动因有些疑惑不解。现在清楚了,卢见曾剽窃《玉尺楼传奇》的把柄被吴敬梓攥着,帮助吴敬梓假死,远遁北方京郊正和卢见曾心意,以防万一吴敬梓在江淮地界将卢见曾剽窃《玉尺楼传奇》的实情说漏了嘴。

吴某敬梓北上京郊,本来也想洗心革面,作点学问,注汉书,所以冒名曹孟软(班昭夫曹大家,班固-班孟坚等等),但他根本不是作学问的料,一但口涎流淌,旋即旧病复发,即使二敦劝其“不如著书黄叶村”,他仍然穷极乞食,吃喝歌呶恶习不改。幸好怀里揣着《红楼梦》书稿,想借机抄卖,并以其内容给明琳,二敦说书,换取解馋的南酒烧鸭。为此,吴某(冒名曹雪芹)蒙吃蒙喝无数次,并且借助于《红楼梦》的编辑增删者,一个甲子之前的干祖母奶奶冯娴冯又令的化名曹雪芹,根据《红楼梦》原稿改写了一部二十回本《红楼梦》,在旗人中间流传,换点银子。即京西某孝廉出撰《红楼梦》一部。

但是吴贼敬梓毕竟知道一些《红楼梦》书稿的蕉园诗社家族亲属,特别是他干奶奶冯娴冯又令(曹雪芹)的真实来历。因此他不敢再明目张胆将红书窃据自己名下。而是借自编自演的曹雪芹,曹孟软(假班孟坚)的名字在市庙慢慢换几两银子而渐渐流传开。

钱石臣,是康熙时代的盖世文学巨擘,但是他的三部绝世文学巨著《石头记》,《儒林外史》和《玉尺楼传奇》却没有为自己赢得半点名利,都被厚颜无耻的晚晚辈“无抱孙”们私下瓜分,无耻占有,贪污受益。(无镜子,卢抱孙)

《玉尺楼传奇》真正作者的发现,是意想不到的,不可多得的复加证据,

事实再次证明:真理是独立的!真理不欺人!证据不欺人。证据是客观的,证据不是胡适及其徒子徒孙人为捏造的。证据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真理必有证据链!真理必由逻辑贯穿!

《红楼梦》,《儒林外史》,《玉尺楼传奇》,这三部巨著是钱石臣一人原创稿本,流传途径也都是:钱石臣—梅定九—刘湘奎—吴烺—吴敬梓—(朱夰—卢抱孙)。

《红楼梦》,《儒林外史》,《玉尺楼传奇》,《儿女英雄传》《镜花缘》这五部作品是钱石臣的蕉园诗社家族至亲兄弟姐妹一体之作,流传的方式也都是先冷却几十年,然后借旗不旗之人的假名传世。

总之,《玉尺楼传奇》被卢见曾剽窃案与《红楼梦》和《儒林外史》被吴曹某剽窃是同一案件。康熙时期钱石臣的《玉尺楼传奇》是怎样被乾隆时期吴敬梓(与卢见曾)剽窃的,康熙时期钱石臣的《红楼梦》与《儒林外史》就是怎样被乾隆时期这个吴敬梓(冒曹孟软)剽窃的!。

继之,康熙时期钱石臣妻子与继嫂林亚清,李淑贞的《儿女英雄传》和《镜花缘》也是类似同样方式被乾嘉时期的人剽窃的。

吴敬梓,卢见曾,这几位剽窃小贼太无耻了,这是其品行决定的。卢见曾是个无耻的贪官,他在文学写作上剽窃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吴敬梓好吃懒做,与卢见曾,朱夰等人沆瀣一气,蛇鼠一窝,狼狈为奸。后世由于吴敬梓这个退学秀才,儒林败类的可耻行为付出了几百年,乃至数亿人,误读《红楼梦》与《儒林外史》等等清代小说的原作本旨的代价。至今真相大白。智者察之!智者终将察之。(无知无智者且请远之,不烦胡搅蛮缠)。

(全部细节和证据见拙作《考实更正几部清代小说作者》ISBN9781631816260。阿每瑞肯-阿开德米克出版社2019/10/10正式出版)

二,新书内容简介

一,《儿女英雄传》的原作者不是以往所说的旗人文康!而是《红楼梦》中林黛玉原型之三的清初钱塘地区蕉园诗社成员林亚清1655-1740)。

二,《儒林外史》的原作者不是以往所说的吴敬梓!而是《红楼梦》中薛蟠薛文起原型之一的清初杭州钱塘籍后入盛京籍的进士钱石臣1652-1722)。

三,《镜花缘》的原作者不是以往所说的旗人李如珍!而是《红楼梦》中尤三姐,香菱,李绮几个人的原型之一,清初戏剧家,文学家李渔的三女儿李淑贞

以前流行的说法,即所谓文康,吴敬梓,李如珍分别是这三部书的作者,都是人为捏造,以及后人,旁人误解造成的!后来为封闭懒惰的思维惯性所继承夯实。

四,《醒姻传》的作者西周生是贾琏和薛蟠的原型之一的洪昇,即《长生殿》传奇作者洪昉思(1645-1704)。(西周生就是矢臭(烘烘)声,烘声,即书中珍哥和计氏所骂的“臭声”。)

围绕《红楼梦》的生活原型,曾经存在着一个鼎盛的文化生活圈,一个无可复制的文学创作生活圈。这就是清初中国浙江杭州钱塘的诗礼世家,恰好以描述《蕉园女子诗社》(约16621680)的文学活动与其家族成员延续的文学成就为内容。其包括蕉园诗社的诗作,《红楼梦》,《儒林外史》,《镜花缘》,甚至,《醒姻传》。

满清对朝野活口,甚至逝者的文字与言论的控制,都超出正常人的敏感。文字狱阴云密布,鹰视狼顾,虎视眈眈,残忍程度令人发指,民族压迫远远深重于五百年前的金元两朝。所以在天下文章荟萃的三吴钱塘之地,一些文学作品尽管根本与朝政无涉,但也绝不敢即时公开,作者及人物更不敢冠以真名实姓,主要担心满族当朝者神经过敏。何况小说是文章末流,既无名,也无利,何苦无端惹来文字狱横祸。

所以清初一些小说名著作者的后代都寻找或者编造一位过世的旗人,或者外人,将作者名分安在其头上。有些当事旗人,或者外人多少还参与一些增删,有些甚至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怎么就成了某某小说名著的作者,因为被戴帽的某某旗人作者之名大都是死后以谣言方式追加的,欲嫁可能的文祸于旗人。所有的所谓旗人作者之说纯粹是这种挡箭牌。这样一来,文字狱是避免了,但小说的主旨,隐含就被彻底曲解了。之后浪费在理解与研究,索隐的工作,从精神到物质,再到时间的损失,都是无可估量的。

迄今为止,至少发现有四部较著名的清代小说是借几十年之后旗不旗之人传世的。它们是:《红楼梦》,《儒林外史》,《儿女英雄传》,《镜花缘》。

清代传说的作者都是文字狱时代的谎言挡箭牌,都不可信!

一,《红楼梦》作者问题是其中人为搞得最复杂,最浪费的典型一例。本书前篇已经彻底澄清了其书的作者与传书者的隐密。在此只作简单总结。

《红楼梦》的作者及增删者是生于1645年至1655年顺治康熙间的黄式序,钱石臣,洪昉思,林以宁,冯又令等等蕉园诗社诸子及其亲属。较为简单直接的证据如:薛蝌就是蕉园诗社的弟子钱幼鲲,林亚清就是林黛玉原型之三,后四十回书中的李十儿就是浪迹天涯的戏剧家李渔李十郎。

传书者编造谣言指向蕉园女诗人,编辑者冯又令娴的化名曹雪芹,而且洪樵者的化名也叫雪芹,芹溪。而后传书者再造谣言将曹雪芹说成是某织造包衣奴隶曹家人,儿子,或者孙子。

又委托乾隆时期在淮扬地界实在活不下去的没落世家子吴敏轩假死冒名曹雪芹,在京郊传书。

包上曹姓衣服的吴敏轩与蕉园后人先搞出一部二十回本《风鉴》之类的缓冲本,然后,先八十,后四十,经鼓而担子传给好事者,由来同一梦的程小泉,高兰墅,《红楼梦》全本才始面世。

二,《日下新书》即后更名《儿女英雄传》者,是1722年之后林亚清,根据父亲林纶,兄林寅三,及夫子钱石臣,武仆丫环阿寿(何玉凤),以及佳九公(李渔李十郎)即书中的“邓九公”,在山西闻喜,夏县等地的经历创作的小说,后来假借或委托,或稿子为旗人文康得到后整理,辗转付梓。较为简单的直观证据如:书中的邓九公就是佳九公李渔,安学海就是作者父亲林世纶(林儒海)。

三,《儒林外史》则先有1715年左右钱石臣大多以其生平时代熟知或交游的人物故事写的底稿,在1735年左右稿子辗转传给吴敬梓,又过了十几年,1750年左右吴敬梓将自己时代的个别人物故事经增删,改写,嵌入,柔和成一部断断续续的杂书,成为主要康熙,少量乾隆时期人物的生生死死混合幽榜。之后传说吴某是作者,吴某自己未置可否,书中确有吴某的篡改笔墨,他也不便澄清,刚好借机远遁京西隐姓埋名逃世。因而冒名曹孟软(假班孟坚),同时为蕉园前辈传播另一部书,即《红楼梦》,其《梦》作者之名又差点落在吴某名下,结果从此落在吴曹某梦软名下更难以洗脱。

四,《镜花缘》是在《红楼梦》,《日下新书》甚至《儒林外史》完稿以后,林寅三的居孀续弦李淑贞居士根据林寅三,钱石臣,佳九公(李渔李十郎)即书中的“林之洋,唐敖,多九公”,于1670年去南省福建外海作买卖的经历线索,创作的为抒情,为卖弄女子文学才能的小说。后来林家李家后人找到一个与李淑贞名字很接近的,有点文化的汉军旗人李如珍,安在他名下。李如珍自己可能根本蒙在土里。

现代社会对几部古典小说的垄断研究方式,最反动,最自我愚弄,最自我封闭的丑恶惯例陋习就是先将作品吹嘘的神乎其神,然后再将前人强定的疑似作者,假作者,临时代作者,奉为神明,崇为圣人。

这些造庙的神棍们一是自己愚蠢,愚昧,二是无耻,自己在造神造庙之后想当然地成为二等圣人,二等驴圣。从此他们的追随者们就依次拽着前面二驴圣的猪尾巴辫子成群结队地鱼贯而入,鱼贯而出,成为三等官办铁供桌的净坛使者,通吃铁饭桶,铁嘴吃货猪不戒。

谁将作品拿下神坛,或者质疑以前假设的作者,在二等圣人看来就是质疑圣经,质疑圣人,因此妨碍了这群人捧臭的宗教礼拜仪式,结果是只有三等净坛使者,猪不戒们群起围攻恶骂。

《红楼梦》是蕉园诗社实实在在的人写他们和她们实实在在的事。本书前篇对此现象已经给出科学的论证,在此不作重复说明。

至于《儒林外史》等书,虽然还没有形成造就那么多二等圣人以及三等净坛使者,但其书已经由现代政治概念被无限拔高。

先是蕉园诗社第一才女,即林黛玉第三原型,看似恬静平和,智虑深邃,沉着稳健,而实际才艺冠天下的林亚清以自己林家和夫君故事为题材,创作了《芙蓉峡》传奇,但并未太获成功。所以进而将其改写成小说《日下新书》,后人更名为《儿女英雄传》,相当成功。

进而,林阿姐的丈夫,薛文起原型钱肈修则更有见识,心胸开阔,中进士宰洛阳,岂能囿于闺阁昭传,必然走出信步天南地北,去作更宽广泛的主流社会,庭院外部世界,神州大地的男性知识分子的《儒林外史》。

林亚清的继嫂兼闺密李淑贞也不甘示弱,适当继承《红楼梦》的意旨,作了一部热闹的大话闺阁才情昭传《镜花缘》。

而贾琏原型洪昇也嫌自己在《红楼梦》中充当边缘化的淫逸偷情配角,戏份太少,其手笔章回又大都遭冯姨冯又令,林表妹亚清的裁剪。因而索性采用实名制写了一部《洪上舍传奇》,但在他人为其编辑付梓时被更名为《醒姻传》,书中对女子才情只字不提。

总而言之,《儿女英雄传》,《儒林外史》,《镜花缘》,《醒姻传》,这四部书的原作者二男二女,都是《红楼梦》里的原型人物,出于对《红楼梦》的矫正心理,逆反心理,补遗心理,发酵心理,各自独立成书。笔者统称其为红楼外书。她们是《红楼梦》那种腻腻歪歪不敢直言的必然副作用,反作用产物。《红楼梦》并不孤独,也绝对不可能孤独!

(全部细节和证据见拙作《考实更正几部清代小说作者》ISBN9781631816260。阿每瑞肯-阿开德米克出版社2019/10/10正式出版)

 

附:本书目录及摘录

考实更正《儒林外史》等等几部清代小说的作者

《红楼梦》直接衍生的几部姊妹小说作者重新考定

文古清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六日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以科学思维方法摆脱前人的思维惰性与枷锁

第二章 客观求实考确更正几部清代小说作者概论

第三章 《儒林外史》原作者是“薛蟠薛文起”原型之一钱肈修

第九节 梅九必是写梅定九年轻时故事的伦理原因

第四章 《儿女英雄传》的原作者是“林黛玉”即林亚清

第一节 林黛玉(林亚清)作《日下新书》的原因与目的

第四节 《日下新书》隐与显的文字学手法

第七节《续传》是《传》原作者是林亚清的铁证

第五章 《镜花缘》的原作者是“李绮”李淑贞

第二节 《镜花缘》是一部热闹的续闺阁才女昭传

第四节 人物原型命名本义详解

第六节 南逰诗铁证

第六章 《醒姻传》是洪昉思与钱肈修合写

第七章 网传43回金玉缘解密

第八章 考实更正《玉尺楼传奇》原作者得到的彻悟与启示

节选:第一章 第六节

以科学方法提出和研究分析几部清代小说作者的疑点

近百年来学者对《儿女英雄传》,《儒林外史》,《镜花缘》等等几部清代小说的研究都缺少全面的多位作者人选的不同假设,很少怀疑否定自己和前人提出的作者结论。

以往的研究者将所有信息范围都限制在现存的单一假说作者上,他们将处理后的信息限制在与当前单一假设作者相关的范围之内。可以引导出另一个新的或改进的假设的信息随之排除,丢失,或者有意忽略。可以引导出其它假设的信息全部被忽略和有意掩盖,这就从根本上彻底关闭了对现存疑问的探索之门,更关闭了提出新疑问之门。这绝不是在作什么学问,而是保卫自己猪不戒的铁饭桶。

学问,学问,学与问,既要学习,即掌握现有看似没有疑问的成果与结论;也要提问,研究以往的疑点,提出新的疑点,解答以往未解决的问题,解答新提出的问题。

只学不问,至多是会动脑筋的猿猴(俄国生物学家巴甫洛夫语),人云亦云的应声虫。或者仅仅充当鹦鹉学舌,录放机,复印机(Copy Machine)的角色。

《儿女英雄传》,《儒林外史》,《镜花缘》等等几部清代小说绝非没有疑点,而是铁饭桶体制内的学术看门狗,学术混混们,自己的思维不开放,对待提出新疑点的苗头更是都采取门阀的关门主义。这些学阀门阀只是这些学术领域的看门狗。其中《红楼梦》研究领域的看门狗尤恶,是狂犬病狗,吃矢狗。

我宁愿相信《儿女英雄传》,《儒林外史》,《镜花缘》研究领域的看门人不一定都染上《红》无学者,曹无学者的恐水病。否则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学者。

以往学术研究未能解释的疑点,以及持客观态度发现的新疑点,正是揭示真理难得的契机。疑点恰恰是真理的尾巴,抓住真理的尾巴就是抓住了真理线索的源头,进而可以顺藤摸瓜,继续探索就可以看清楚到底是泥胎马脚,还是找到了真正的金麒麟。抓住真理的麒麟尾巴,等于同时抓住了谬误的狐狸尾巴,从而之前的谬误必将无处可逃。

一百年来胡适的徒子徒孙,以及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的假行家,其所谓研究不但没有发现新疑点,而且将以前的疑问和稀泥掩盖住,裱糊匠层层敷衍破纸窗。

本节只是提出几个疑问引子,更多海量疑点在后面几章具体内容中细研详论。

一,《儿女英雄传》即《日下新书》写了父子两代进士及第,公子是忠臣孝子,以及世间少有的习武奇女子。旗人文康的家庭与个人履历与这些故事毫无可比性!

二,《儒林外史》开篇就敢说“进士及第,功名到手味同嚼蜡”,原定作者吴敬梓是退出秀才,白衣秀士,哪得衣冠,竟然厌倦进士及第的感受,这种话与他的身份极不相符,这种话绝不是他敢轻口说的!

盖世真儒写成县学教谕,鼠辈土豆小儒吴培源的琐碎故事,显然是经人篡改替代的。

三,《镜花缘》不是出自男子手笔,因为书中女子比蜀君的《女大学生宿舍》的演员还能闹,假使有哪位欲火烧身的小年青,痴傻色迷超出底线的好奇男,即使趴在女生宿舍床下窥视几个晚上,也写不出这么全面连续斗嘴对诗兼疯闹的女生集体宿舍大通铺场景细节。旗人老宅男李如珍即使心理变态,也没有夜卧大学女生集体宿舍床下巧取豪夺素材的机会。作者只能是女生群体中的某位绝顶聪明的泼辣浑球,习文兼习武的奇才女。而且,原定作者李如珍也根本没有南游水国的经历。

作学问就在于发现疑问,然后科学地,严谨地研究考证解答疑问,否则至多就是个容量有限的flop disc, MP3MP4存储复读机。只会罗列,不会严谨的逻辑分析推理。以或然判断充当实然判断,同语反复,循环论证,就比录音机还误人子弟,就是混淆视听的造谎机器。

当你发现原来假设的作者有疑点,有漏洞,有剩余问题在此假设身上无法解释时,就是预期应该看到的东西没有出现;就是违背了剩余法规律,所以据此可以怀疑甚至推翻原假设。当然,推翻原假设不是目的,而是基于诸多问题,提出更全面的其它多种假设,进而继续科学筛选,严谨求证,最终找到真正的原作者。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wenguqi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