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应彻底摆脱考证与索隐相互悖论的无知怪圈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应彻底摆脱考证与索隐相互悖论的无知怪圈

作者:文古清 收录时间:2019年10月15日 星期二 上午09:12

文古清2019/10/14

自从一百年前蔡元培的《石头记索隐》一文,胡适的《红楼梦考证》一文相继发表,在一些不懂装懂的假学者的鼓噪搧动下,胡试之徒对红楼梦研究工作的方法就全部被肤浅无知无据地强行划分为索隐派和考证派。然而他们对其索隐与考证两名词的内涵与外延何曾有过确切的定义,谁有权利与资格定义? 所谓考索两方法的科学规范,技术准则是什么,无从知晓,随行就市。非但如此,后来任何对《红楼梦》假作者包衣奴隶曹姓之外真正作者的探索都被扣上索隐的帽子。自此,索隐一词几乎变成了贬义。然而,胡试及其徒子徒孙对曹包衣奴隶家族又作了什么真正科学意义上的考证呢,笑耗臊闹!五四以来的胡试吾盛实俗及其徒子徒孙等等对清代小说的所谓研究考证,自以为是成果展览,其实是尿炕晒褥子。

研究写实主义的小说,无可避免要作一些原型人物的探索,问题在于,小说取材于现实生活,如果没有原型,小说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创作素材何在?!但这只是研究工作的一部分,这当然类似所谓索隐。只是一些肤浅无知,不学无术,滥竽充数的学界混混,为了否定别人的独立探索,从而保住自己的鸱得腐鼠的谎言饭碗,一但发现其他人的研究包括了一些人物原型的研究,立刻拿出“索隐”的帽子,抡起“索隐”棍子,矢(shit)口喷人,抹煞,扼杀别人的研究。

这些红无学,曹无学,包衣奴隶学者明明自己的肤浅研究是更偏狭,更没根据的索隐,更无耻的证据编造,却讥讽别人是什么索隐派。

至于胡试之徒的所谓考证,不但什么证据也没找到,而且作了癞蟆类比骏马的索隐,将曹姓奴隶包衣郎中想象成世袭贵族王公,翻来覆去将曹奴癞蟆想象成蕉园天鹅,同语反复,循环论证。

将索隐与考证工作对立起来者,并将所有学术研究划分为索隐与考证,本身是对索隐与考证两个概念的定义与内涵的白痴无知混淆,是无知识,无常识,无头脑的荒园看门狂吠表现。

其实,索隐与考证都是学术研究工作的具体方法,它们属于研究工作的不同操作面和侧重点的工具方法。它们既是通用方法也是通用工具,都不是任何派别的发明和专属工具。

索隐与考证可以表现为一些研究工作的不同阶段的内容,但实际上索隐的概念内涵更广泛。考证的工作则更具体,更普遍,更通用。任何研究工作都可以称之为考证,索隐对象的查实与验证就是考证。

反过来,对具体对象的索隐也是对整体素材和作者考证工作的一部分。考证作者离不开具体素材的索隐。

索隐似乎偏重小说的素材来源和小说的隐喻目标,它是对小说作既全面又具体的综观与细研。但全面的索隐最终可以顺带完成包抄缩小原作者的人选搜索范围的工作。考证似乎从一开始就注重小说原作者的线索,但同样离不开研究小说的原始素材与之结合,否则假定的原作者必是主观循环论证的废纸论文的虚无人,同语反复的糊弄人。凭空想象的文学三无空,后脑勺随便揪下一撮猪尾巴毛就能变出一部名著。

事实上,胡试之徒所谓考证派,自以为是在考证作者,但是因为他们逻辑思维混乱,又不懂科学方法,在找不到作者亲友的直接目击证据时,不知不觉稀里糊涂地自己就转移了自己的论点,即回头进入了素材来源的强扭,转而试图以素材的来源证明作者。素材的找寻工作当然类似索隐,但是最终胡徒们素材与作者的确切证据都没有找到。所以胡适之徒的所谓考证就是论点和论据模糊不清翻来覆去的大杂汇,乱坟岗子野哭鬼。他们并不清楚素材与作者之间的关系,因而在研究过程逻辑混乱,证据与论点不对应,证非所论,论非所证。一段话附属一些所谓证据似乎是在论证素材来源,下一段话用这些假的素材又似乎在论证作者。胡适之徒的所谓考证,悠悠忽忽,看不清论点与论据。所以胡适之徒根本没有作真正意义上的考证!说到底,百年红学根本不清楚研究考证素材来源与考证作者并不是一件事!何况,胡适之徒既没有考证出素材的确切来源,更没有考证出可信的作者。只是重复以前已经流传的,非亲历者无根无缘毫无依据的二手传闻,与考证二字丝毫不沾边!最终只能是似是而非的似乎大概或然闲扯瞎聊。

而且,无论索隐还是考证如果从一开始就断章取义地将目标限制在个人一时偏好的单一人选范围,选错对象,必然陷入死循环的怪圈,之后为了自圆其说,织造编造出一个又一个后门票糊弄出来的纸人作者。这是循环论证,同语反复,造语反复,造谎论证。

事实上,索隐与考证都是科学的假设法的通用工具,即:

第一步轮廓的假说。(索隐的标准)

第二步根据轮廓的假说开始选择罗列假设对象。(大范围索可能之隐)

下一步,验证筛选所有各种假设:(考索结合)

验证法则一,应用于实践的一致相符性。验证法则二,预见性,预测性。验证法则三,与事实不符的假说都被证伪筛除。

当放开思路寻找罗列出有根据,有理由的多个索隐对象时,就是科学假设的第一步。

罗列索隐的多种索隐对象是考证工作的目录题纲,而考证是实施索隐目录的具体工具和手段,考证工作是对索隐工作技术细节的具体操作展开。

考证只是工具方法,是具体的通用的专业技术手段,它不属于任何学术派别。

证据分为素材来源证据与作者的直接证据两类。素材证据都是等待进一步分析综合的作者的间接证据。而研究素材的来源既可以使用索隐法也可以使用考证法。同样,研究作者还是既可以使用索隐法也可以使用考证法。所以,考与索,对于研究素材的来源都是通用方法,对于研究作者来说,何尝不是通用方法。

考证与索隐都不是谁的新发明,更不是胡试之徒的专利与发明。更何况一百年来胡适之徒对考证二字的定义与内涵作了极尽无知的偏狭片面愚蠢的曲解与反复无常的胡试,并作了糊弄人,愚弄人,自欺欺人的肤浅懒惰,编造假证据,无逻辑的臆想,等等假的伪考证。

学术研究不划分什么索隐派与考证派,实际上和实践上根本不存在这种划分,无知智划为牢者才这样划分。

在论点明确的前提下(即必须指明你是在考证作者!还是考证素材来源!),再以证据的属性和有效性衡量,当有全面客观的证据支持,进而论证过程逻辑严谨,逻辑通道清晰,考证与索隐工作本身并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既没有关键的和全面的素材证据,也没有作者的直接证据,却称自己是什么考证派,抑或是什么索隐派,实质都是造谎保铁饭桶派,沽名钓誉派,巨婴过家家派,哗众取宠骗子派,随心所欲编造牛心武断派,自由心证派。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wenguqi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