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反看《红楼梦》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反看《红楼梦》
——《红楼梦》是一部用假语村言批“曹雪芹”“赖、痴、愣、横”(等)的史书

作者:张文正 收录时间:2019年9月23日 星期一 下午14:34


经过多年的努力,现在我可以自信的说,我基本上能够分辨出《红楼梦》所写真事、假事的轮廓。
总括起来讲:1,《红楼梦》正面写假,写贾宝玉、林黛玉的爱情故事。但假中又有真,故事中如宁国府、荣国府、大观园、葫芦庙、智通寺、潢海铁网山、及潇湘馆、秋爽斋、会芳园等等诸多事物确有实物或原型。有学者研究认为大观园所写事物的地理方位自相矛盾等,因此大观园的原型不存在。这是由于他没有看出《红楼梦》真中也有假,假中也有真。
2,《红楼梦》反面写真,主要是写一个人的一年龄段的事情。也可以说《红楼梦》是一人的断龄史。
(本人认为,沿作者隐藏线索一步步“追踪蹑迹”的过程更具有娱乐性,故暂不点明此人。)
何以支持本人观点?
证据之一:《红楼梦》独有的“一手二牍,一声两歌”的写作艺术。
脂砚斋在第十二回批:“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 “不要看这书正面”,就是要看这书反面。第十二回,脂砚斋还批“此书表里皆有喻也”。脂批说明脂砚斋是将戚蓼生所言的《红楼梦》“一声两喉”叙事方法解释为《红楼梦》有正面、反面。脂批还说明《红楼梦》的主题思想侧重反面。
《戚蓼生序》为《红楼梦》通部用“一声两歌”的写作方式作了详细的阐述。
【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见之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两歌,一手也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噫!异矣。
……
试一一读而绎之,写闺房及其雍肃也,而艳冶已满纸矣;阀阅及其丰整也,而式微已盈睫矣;写宝玉淫而痴也,而多情善悟不减历下琅邪;写黛玉妒而尖也,而笃爱深怜,不啻桑娥石女。他如摹绘玉钗金屋,刻画芗泽 罗褥,靡靡焉几令读者心荡神怡矣,而欲求其一字一句之粗鄙猥亵,不可得也。(本文作者注:此一句弦外之音,《红楼梦》反面语言“粗鄙猥亵”。)盖声止一声,手止一手,而淫佚贞静,悲戚欢愉,不啻双管齐下也。噫!异矣。其殆稗官野史中之盲左腐迁乎?(本文作者注:此句说明《红楼梦》反面是一部史书。)……】
《红——《红楼梦》是一部用假语村言批“曹雪芹”“赖、痴、愣、横”(等)的史书》一笔两意,一声二歌的写作方法表现在语言上是:《红楼梦》正面语言文雅优美,宝林的爱情故事写的哀婉缠绵;《红楼梦》反面语言粗野鄙俗。在反面,作者是用诙谐、搞笑的语言调侃、羞辱《红楼梦》反面主人公。反面《红楼梦》是一部让人忍俊不禁的相声集。
书中第一回“何不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不是作者谦虚,是实写反面语言特征。
具体例证1:《红楼梦》第一回曹雪芹所题五言诗同时也是在批判反面曹雪芹“赖、痴、愣、横”的恶劣人品。
诗:
满纸荒唐言,
一把辛酸泪。
都言作者痴,
谁解其中味。
在《红楼梦》正面,曹雪芹是作者,人们对该诗的解读也早已详尽,这里不做赘述。
在《红楼梦》反面,曹雪芹是作者批判的对象,诗的含义就有了变化。
“满纸荒唐言”——《红楼梦》隐写真事,作者在书中已经言明,“至若悲欢离合,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耳目而反失其真传者”(第一回);脂砚斋也不时的作证“真有是事,真有是事”(第三回)等。《红楼梦》中的“真事”讲的是曹雪芹(反面)的恶劣行为。曹雪芹(反面)说《红楼梦》“满纸荒唐言”,是对《红楼梦》所隐写的真事全盘否定。站在作者的角度,曹雪芹(反面)是在说假话、在耍赖。所以“满纸荒唐言”一句是写反面曹雪芹“赖”。
“一把辛酸泪”——“一把”:“一把“或“一大把”,意为“多”,或“很多”。部分地区不识数小儿和弱智的人在遇到超过自己识数范围时,常用“一把”或“一大把”笼统代替。这里用“一把”是写曹雪芹“不识数、混帐、痴”。
“辛酸泪”:甲戌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现在《红楼梦》之谜尚未解开,故暂不谈“辛酸泪”是什么意思。
“都言作者痴”——在作者笔下,书中许多人物认为曹雪芹(反面)不聪明、是傻瓜。反面《红楼梦》是写史,作者又自认秉笔直书,所以在作者则是:“大家都说曹雪芹痴”。 “都言作者痴”是反面曹雪芹对作者不讲道理的反击。此话犹如出自二愣子之口,这句话是写曹雪芹“愣”。
顺便一问,此言是粗是雅?
“谁解其中味”——《红楼梦》隐写真事,能够“解其中味”的大有人在。如:为《红楼梦》作批语的脂砚斋、畸笏叟;为《红楼梦》作序的戚蓼生、梦觉主人等。他们虽然“解其中味”,但谁敢言明?史实作证,“谁解其中味”一句是说明曹雪芹“横“。
脂砚斋批该诗“此是第一首标题诗”。 “标题”:意为“表明文章、作品等内容的简短语句。它的作用是使读者了解文章的主要内容和主旨。”(《百度百科》) 该脂批说明《红楼梦》的主旨是批判反面曹雪芹的人格“赖”、“痴”、“愣”、“横”。 由于这首诗仅有四句,不能完全概括反面曹雪芹的恶劣人品,所以脂砚斋就用“第一首”来限制。
同一首诗,一面看是写曹雪芹著书之艰辛;一面看是写曹雪芹人品之恶劣,此是否如《戚蓼生序》所言“一手二牍,一声两歌”?
《梦觉主人序》写“红楼富女,诗证香山;悟幻庄周,梦归蝴蝶,作是书者藉以命名,为《红楼梦》焉。” “幻”,是道家概念之一,与真相对。“悟幻庄周”即悟道庄周,即庄周。“悟幻庄周,梦归蝴蝶”也就是庄周梦蝶。《红楼梦》书是曹雪芹在批判他人?还是他人在批判曹雪芹?是否也与庄周梦蝶一样不能分辨?
看反面,曹雪芹是《红楼梦》的批判对象。由此推断曹雪芹不是红楼梦的作者的真实姓名。
一部《红楼梦》书,看正面,曹雪芹是作者;看反面,曹雪芹是作者批判的对象。就整部书而言,可以理解为曹雪芹是作者与作者批判对象的结合体。作者与被批判者都是这个“结合体”的一部分,他们都可称曹雪芹。胡适、周汝昌等研究认为,《红楼梦》是作者的自传,其证据是有力的,其理由是充分的。可惜他们入了作者和知情者有意无意设下的圈套。所谓狡兔三窟,胡适他们找错了洞!
曹雪芹是化名,历史上没有曹雪芹其人,这是曹雪芹(南京江宁织造府)身世仍为谜团的真正原因。
曹雪芹”名字的取义:
“曹”本义是“古代指诉讼的原告与被告”。这里指《红楼梦》的作者和《红楼梦》作者批判的对象。 “芹”取“献芹”之“芹”。献芹:典故。大意为:一以芹为美食的人在富豪面前夸口芹如何如何好吃,富豪拿来尝了尝,竟“蛰于口,惨于腹”。“芹”用在名字中喻指曹雪芹在《红楼梦》反、正两面中截然不同的形象。“雪”,书中有“金钗雪里埋”句。“金钗”指的是薛宝钗。薛宝钗是人,“金钗雪里埋”就是雪里埋人。由此推测“雪”取之于北方俗语“雪窝里埋死人,终究要露相”。山东菏泽一带也说“雪窝里埋死孩子,终究要露相”。“雪”字意在表明曹雪芹(《红楼梦》作者和《红楼梦》批判对象)的真实姓名像谜一样被掩盖。同时也说明曹雪芹(《红楼梦》作者和《红楼梦》批判对象)的真实姓名终究能够被解开。
“雪”字取之俗语,代指《红楼梦》一面语言粗俗鄙陋。“芹”字取之于典故,表《红楼梦》一面用词文雅。
脂砚斋批曹雪芹的这首诗是“标题诗”,就是说批反面曹雪芹“赖”、“痴”、“愣”、“横”是《红楼梦》的主旨。书中对反面曹雪芹的描述就十分详尽,所以反面曹雪芹之谜相对容易破解。
关于作者曹雪芹。在第一回,脂砚斋批“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据此一句,红学前辈胡适依靠我国传统天干地支纪年法推算出曹雪芹去世于1763年。周汝昌先生研究敦敏的《懋斋诗钞》时又发现,曹雪芹却尚于1764年初与敦敏有交集,因此他认定“壬午除夕”是脂砚斋的记忆错误,曹雪芹应“泪尽而逝”于“癸未除夕”——即1764年。一向治学严谨的周汝昌先生这次在《红楼梦》之谜尚未清晰的情况下用旁证推翻原证的做法是值得商榷的。
红学家胡适、周汝昌推算“壬午除夕”时疏忽了一个条件,也就可能得出个“假”结果。第一回,甄士隐出场时脂砚斋批“自是羲皇上人,便可作是书之朝代纪年矣。”该脂批说明《红楼梦》有独立的纪年方法。若独立的《红楼梦》纪年法也采用天干地支法,则该纪年法的起始甲子年就应与甄士隐的生平有关,与我国传统的甲子年没有任何关系。
我们预设《红楼梦》采用了独立的天干地支纪年法,还预设脂批“壬午除夕”也采用了《红楼梦》的纪年法,站在作者隐写真事和脂砚斋透事不敢直接言明的角度,曹雪芹“泪尽而逝”的“壬午除夕”决不是传统天干地支纪年法算出的1763年。
使用了两套不同的天干地支纪年法应当是曹雪芹在“壬午除夕”(1763年)去世后又在“癸未”年(1764年)被敦敏相邀的原因。要算出曹雪芹去世的“壬午除夕”是何年?可能必须先解开甄士隐之谜,确定《红楼梦》的纪年方法
第一回,脂砚斋在正文“然朝代年纪,地域邦国,却反失落无考”侧批“据余说,却大有考证。”这个考证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请相信,我们会在捧腹大笑的笑声中考证出《红楼梦》中的“朝代年纪,地域邦国”,从而揭开《红楼梦》反面的神秘面纱。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箱:1700922973@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