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十 对“大观园”隐射的应是圆明园之问题的揭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十 对“大观园”隐射的应是圆明园之问题的揭示

作者:段清潭  收录时间:2019年7月31日 星期三 下午16:37


《红楼梦》一书里的荣国府,是此书总的故事情节中的核心人物贾宝玉的家。荣国府为了迎接被选为皇妃的贾宝玉的姐姐贾元春的“省亲”,而建起了一个在元春“省亲”时供贾府众人游乐的大花园。这一花园的名字在元春“省亲”时,元春将其命作了“大观园”。对于“大观园”的建筑地址或其原型问题,红学史上曾经出现了几种完全不同的说法。然而这些说法,虽然在“大观园”的建筑地址或其原型方面是完全不同的,但在“大观园”的归属问题上却有一个相同之处即是:持有上述几种说法者,全都认为“大观园”是属于私人之家的花园。以下是我对“大观园”的地址或其原型的看法:
我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的原身曹頫,在《红楼梦》中所写之“大观园”的“正面”,是前半生生活在江南,而后半生定居于北京的曹頫,根据自己的人生阅历而虚构的,而作者所写“大观园”之笔墨的“背面”,却隐射的是雍正皇帝胤禛的暴亡之地圆明园。下面我就从《红楼梦》第十八回里作者写元春“省亲”时,元春众姐妹对“大观园”的题诗笔墨中,对“大观园”隐射圆明园的这一隐情进行揭示。
由于我认为作者写林黛玉对“大观园”题诗中的第一句——即“名园筑何处? ”与作者写薛宝钗对“大观园”题诗中的第一句——即“芳园筑向帝城西” ,是有前者问而后者答之关系的。所以我以下从作者写薛宝钗对“大观园”的题诗中,揭示“大观园”隐射圆明园的这一隐情时,也将林黛玉的上述诗句,加进薛宝钗对“大观园”的题诗中,也对其隐意进行解释。以下是加进林黛玉的上述题诗之第一句的薛宝钗对“大观园”的题诗:

凝晖钟瑞(脂批:便有含蓄)

+ 茗园筑何处? (此句是林黛玉对“大观园”题诗中的第一句话)
芳园筑向帝城西,
华日祥云笼罩奇。
高柳喜迁莺出谷,
修篁时待凤来仪。(脂批:恰极)
引自“庚辰本”

(按:由于薛宝钗对“大观园”题诗的后四句之隐意,与“大观园”隐射圆明园
的问 题,没有太大的关系, 所以本篇文章中也就只解上引之四句的隐意)

以下首先解释“便有含蓄”这条脂批的隐意。
《现代汉语词典》对“含蓄”一词的注释有一条是这样的:“(言语、诗文)意思含而不露,耐人寻味” 。所以我认为批者作此批语的主要用意应该是这样的:向读者暗示出薛宝钗对“大观园”的这首题诗中,是有“藏而不露” 之隐意这一信息的。因此我们认定薛宝钗对“大观园” 的题诗中有“真事” 隐着,应该是有充足理由的。
下面开始解释薛宝钗对“大观园” 题诗中的隐意。

凝晖钟瑞

【凝】此字的字音第一步隐射“安宁” 的“宁” 字,这样,由于“宁” 字的旧写是“寜” 字,所以“寜” 字中的“皿丁” 两字,其前者应隐射“四” 字,而后者应以“丁(音:争)”的字音隐射“正月” 的“正(音:争)”字。这样,“凝” 字所隐射的“寜” 字中的“皿丁” 所再次隐射的“四正” ,不就恰恰是指康熙皇帝的四皇子雍正吗?
【晖】由于“晖” 字同于“辉” 字,所以“晖” 字也就应该以其所隐射的“辉” 字再次隐指“辉煌” 二字。
【钟’】 此字的字音应隐射“终了” 的“终” 字。
【瑞】此字中所拆出的“王” 字,应隐射“王爵” 的“王” 字。
这样,“凝晖钟瑞”的隐匿之意其顺序也就是这样的:“凝晖钟瑞”——寜辉终王 ——皿丁(此字应以其“正月”的“正”字之读音,隐射雍正的“正”字)辉终王——四正辉煌终于王——即指:康熙皇帝的四子雍正的辉煌,终了于宝亲王弘历。

名园筑何处?(林黛玉)

【名园】这一词语的字面含义显然是指:出了名的花园。但因一个事物的出名,是需要人们对此事物有一较长时间的认识过程的,所以把元春“省亲” 时刚刚建成因而还没有出名的“大观园” 就称之为“名园” ,显然是很不合情理的。然而我认为,作者用“名园” 一词称刚刚建成的“大观园” 虽然是不符合情理的,但是作者用“名园” 一词的隐匿之意对圆明园的隐射却是带有冒险性质的贴切的。如果不信,下面请看我对“名园” 一词之隐意的揭示。
冯尔康先生在《雍正传》一书中,写雍正皇帝在“圆明园中的生活” 之内容时,这样写道:“园的名字叫‘圆明’ ,是康熙所赐”( 引自《雍正传》五三一页)。以下请看“名园” 对“圆明” 的隐射:
“名园” 两字的字音,很明显的是对“明圆” 的隐射,而“明圆” 两字的排列顺序颠倒之后所得出的“圆明” ,不就是康熙为圆明园 所赐之名吗?因此作者让“名园” 对“圆明” 的这种显而易见的隐射 , 不就是具有十分危险的性质吗?
由此说来,林黛玉此一诗句的隐匿之意也就是:(疑问句)“圆明” 之园( 即圆明园)建筑在何处?

芳园筑向帝城西

【芳园】由于“芳” 字中所拆出的“万” 字,具有“万岁” 的意思(按:“万” 字古时就有,而且与“萬” 字同),所以“芳园” 所隐匿的“万园” 也就是指:万岁所居住的花园。这样,由于雍正后期就定居于圆明园,所以这里的“万园” , 也就显然是指万岁雍正所居住的圆明园。
这样,此一诗句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回答上引黛玉之诗句所问)万园筑向帝城西——即指:万岁所居住的“圆明” 之花园(即:圆明园),就建筑在皇帝城(即:北京城)的西边(按:此园的确切位置应是北京西北郊)。

华日祥云笼罩奇

【华日】“华”和“日”二字组合在一起所构成的“晔(音:业)” 字,其字音第一步隐射康熙皇帝玄烨(音:业)这一名字中的“烨”字,而“烨”字的隐射之意显然是指康熙皇帝玄烨。
【笼】此字中所拆出的“龙” 字,隐射的应是“真龙天子(即:皇帝)”的“龙” 字。
【罩】此字中所拆出的“四” 字,隐指的应是康熙皇帝的四皇子胤禛的排行之“四”。
【奇】此字的字形,隐射的应是“寄居” 的“寄” 字。
这样,此一诗句的隐匿之意其顺序也就是这样的:“华日祥云笼罩奇”——华日笼罩奇——晔龙四寄——烨龙四寄——即指:玄烨这一“真龙天子” 的四子(即胤禛)寄居。
对于康熙皇帝的四子即雍正皇帝胤禛登基后不久,便迁至圆明园居住的问题,冯尔康先生在其《雍正传》一书中是这样记述的:“三年(笔者按:此指雍正朝第三年)春天,谅阴期满,开始去圆明园居住和办公。”(528页)
高柳喜迁莺出谷

【柳】 由于乾隆皇帝弘历的生父是常熟县的杨林,所以“柳” 字左边的“木” 字旁,隐射的应是弘历原来所姓之“杨” 字的“木” 字旁,又由于乾隆皇帝弘历是以雍正的四子这一行次而登基的,所以“柳” 字右边的“卯” 字,也就应以此字在地支中所代表的数目“四” 字,隐射弘历是雍正之四子的“四” 字。这样,“柳” 字所隐射的“木姓四子” 也就隐指的即是:生父是杨林的雍正的木头之姓氏(即杨性)四子弘历。(请注意:《红楼梦》中有时候是以“柳” 字隐指弘历的)
【迁】“迁”字因与“乾隆”的“乾”字同音,所以此一“迁”字,应该以其字音隐射代指“乾隆”二字的“乾”字。
【莺出谷】“莺”字应以其字音隐射“英”字,而“英”字在此处应指雍正的一嫔“刘金英”(按:此一名子,我是从《红楼梦》中搜索而出的,我没有任何的文献资料作为依据,所以如果此一名子与事实不符,那么,我对此一名子的得出过程,也就不能不属于主观臆断);“出”字应以其字音隐射字义为“刚开始”的“初”字;“谷”字应以其字音隐射能够代指“鼓动”一词的“鼓”字。所以“莺出谷”的隐匿之意也就是:英初鼓——即指:刘金英最初鼓动的。
这样,“高柳喜迁莺出谷” 这一诗句的隐匿之意也就是:木卯喜乾英初鼓——木四喜乾英初鼓——即指:雍正皇帝的木姓(指:杨姓)四子弘历,之所以喜欢上“乾隆”这一年号(即指:弘历之所以喜欢上把胤禛当皇帝的雍正朝,改变为自已当皇帝的乾隆朝),是刘金英最初鼓动的。


修篁时待凤来仪(脂批:恰极。)

【修篁】由于“修”字是“长”的意思,而“篁”字是指“竹子”,所以“修篁”的表面意思也就显然是指:长的竹子。而“修篁”这一词语的隐匿之意则是:以“修” 字隐指“修行”的“修”字 ,以“篁” 字中所拆出的“皇” 字隐射皇帝的“皇” 字,这样“修皇” 的隐意也就是指:修行的皇帝。为了解释“修皇”一词的具体隐意,现在我们就将冯尔康先生在《雍正传》一书中,记述雍正信奉佛教的笔墨引录于下:

(雍正)。。。。。。不仅自称和尚,雍正还自视为“野僧” 。

雍正自号破尘居士,又称圆明居士,表示他身不出家,却在家修行。
(引自《雍正传》445页)

根据冯先生所提供的上述信息,可知“修皇” 所隐指的“修行的皇帝” , 恰恰是指在圆明园内自已的家里修行的皇帝雍正。
【时】由于雍正皇帝的胤禛此名之中的“禛” 字上边的“十” 字,按其所处的位置说来,作者让其隐射“禛(即胤禛)”之头应该是十分恰当的。所以此一“时” 字的隐射之意也就是:以“时” 字的字音隐射“十” 字 ,而“十” 字,第一步隐射的应是胤禛这一名字之中的“禛”字最上边的“十”字,而“禛”字最上边的“十”字,不就恰恰隐指的正是胤禛的头颅吗?
【凤】《词源》里对于“凤邸” 一词的第一种含义的注释是:“谓帝王即位前的旧居” 。根据这种解释,我们有理由认为宝亲王弘历在其登基之前也是应该称其为“凤” 的。所以这里的“凤” 字,也就显然是指登基之前的宝亲王弘历。
【仪】此字的字音隐射的应是“转移” 的“移” 字。
这样,“修篁时待凤来仪”此一诗句的隐匿之意也就是:修皇“十” 待凤来移——即指:在圆明园里自已家里修行的皇帝胤禛,其“禛” 字上边能够代指胤禛之头颅的“十”字 ,正在等待宝亲王弘历这一居住在“凤邸”的“凤”来将其转移。

最后,试解“修篁时待凤来仪” 这一诗句之后的“恰极” 这条脂批的隐意:
我认为“恰极” 这条脂批的隐意应该是这样的:指出作者写薛宝钗对“大观园” 的这首题诗的前四个诗句中所使用的文字游戏,对于雍正的暴亡之真相的隐匿,是极其恰当的。


声明:
在我揭示《红楼梦》中所隐之事的所有文章中,是出现了我在前边文章之中和我在后边文章之中对于同一件隐事其解释是完全不同之情况的。对于我的红学文章中所出现的上述情况 ,请读者以我的后一种解释为准。由于我对《红楼梦》中有些隐事的错误解释,白白地浪费了读者的宝贵时间,恳请读者多多原谅!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1393029607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