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薛宝钗选秀探秘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薛宝钗选秀探秘

作者:侯秋果(笔名侯秋水) 收录时间:2019年7月17日 星期三 上午10:10

 

《红楼梦》是我国文学艺术殿堂里面一块璀璨无比的瑰宝,自《红楼梦》问世以来,红学热一波接一波。前些日子有幸听到某知名作家的一些探究成果,然个别观点实在不敢苟同,下面提出来,供大家商榷一二。

《红楼梦》做为一部鸿篇巨制,旷世奇作,自然有它深刻的社会背景。可做为社会背景中的人或事在进入了小说之后,毫无疑问进行了二次加工,进行了升华,进行了再创造。而探究小说中一个人物的言行只能通过小说现有的前后文字去分析,没出现的不能妄加猜测,更不能做为分析小说人物言行的依据。而这位知名作家刘**在《百家讲坛》里公然把薛宝钗选秀失利做为《红楼梦》第二十八回薛宝钗“越发没意思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实在不妥。

元春送给宝玉和宝钗相同的礼物,指向很明确,那就是告诉贾府上下薛宝钗是宝玉未来婚姻的不二人选。而薛宝钗在《红楼梦》小说里做为一个传统女性,因为以前有“金玉”之说,为避免瓜田李下,不必要的尴尬,不得不常躲着贾宝玉,这本身就对薛宝钗的生活空间造成了一定的压力。而等到元春更加明确了“金玉”这种关系,宝钗自然更不愿和宝玉对面相处。可贾府就那么大,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贾宝钗“越发没意思起来”正是宝钗特定情境下特定心情下的一种自然流露。后文也能看出薛宝钗不愿别人明白议论这种关系,但内心处又认可这种关系。薛宝钗对宝玉爱得含蓄深沉,这种爱并不比林黛玉的爱逊色多少,只不过她努力把自己对宝玉的爱控制在封建传统道德约束的框架内,不想也不愿越雷池半步,而她的这种爱自然很难得到做为封建传统叛逆者贾宝玉的响应。

《红楼梦》第四回薛宝钗出场的确提到选秀,但那种选秀只是给公主郡主们选择陪读的,这种选秀对薛宝钗的意义有多大可想而知。而且薛宝钗来到京都只是备选,那选秀接着有没有进行,进行在什么时间进行,《红楼梦》后文都没有交代。而刘先生武断认为薛宝钗参加了选秀,并且指出了选秀的时间当在元春送礼前,其依据就是刘先生所谓的薛宝钗打醮前后的异常,在他看来是选秀失利导致了薛宝钗的异常,果真这样吗。

薛宝钗异常“越发没意思起来”前面我已做了分析,这里就不再赘述。那薛宝钗在《红楼梦》三十回里怒斥小丫头靛儿曹公在书中交代的很清楚是因为贾宝玉把她比做杨贵妃,笑话她体胖怯热。杨贵妃在历史上是个什么人物,殃及大唐的红颜祸水,薛宝钗在《红楼梦》中是个什么人物,自云守拙,可在和贾宝玉林黛玉的唇枪舌战中什么时候落过下风。薛宝钗好多场合不言语是不争,是认为没有争的必要,可薛宝钗也是有尊严的,也是有底线的。而贾宝玉当众奚落她,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羞辱她,显然已经超越了薛宝钗的嬉戏底线。可薛宝钗面对的毕竟是贾宝玉,薛宝钗再愤怒,也只能忍着,可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犹豫再三,以“我倒象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弟弟可以作得扬国忠的”做结。薛宝钗气出了吗,没有,因为自己忍辱承认了自己是杨妃,尽管把哥哥拿出来作为反击武器,但这种反击太弱了。正好丫头靛儿索扇,薛宝钗一腔怒火出在了丫头靛儿身上。俗语打狗还要看主人,靛儿谁的丫头,宝玉的丫头,和谁嬉皮笑脸,不就是旁边站着的那位贾公子吗。宝玉自知话唐突惹恼了薛宝钗,急回身转移视线,而我们的旁观者刘先生把宝钗的反映归为选秀失利,岂不玷污了旁观者清的名声。

薛宝钗打醮前后,没意思也吧,发怒也吧,正契合了当时此景,都是薛宝钗正常本能的反映,何来异常之说,如果真要说异常,也不过是刘先生的妄想罢了。

元春赠送贾宝玉与薛宝钗相同的礼物意向很明确就是指婚,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刘先生把指婚做为薛宝钗选秀失利弥补薛宝钗的一个依据也根本站不住脚。

王夫人薛姨妈有意贾宝玉薛宝钗结合是很明显的,在《红楼梦》第八回里宝钗丫头莺儿已透露了这个信息,但关键是她们的上面有个贾母,她们的身边还有个林黛玉。刘先生说古代考虑优生,也忌讳近亲结婚,纯属臆想无稽之谈。在古代,医术不发达,对姑舅表兄妹结婚根本不忌讳,这在戏剧中体现得很明显,在现实中也不乏这样的事例,陆游唐婉是一例,《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也是一例。

对与贾宝玉的婚事在薛宝钗和林黛玉之间让贾母做选择的话,无论从亲情还是内身感受,贾母无疑会选择林黛玉,王夫人和薛姨妈很清楚这一点。为跨过贾母这道坎,王夫人把着力点放在了自己的女儿元妃身上。而借助元妃,宝钗首先要过元妃的法眼。而元妃省亲恰给了元妃了解宝钗的机会,结果元妃对宝钗很满意,这在书中都有所表露。元妃省亲以后,王夫人和元妃在金玉姻缘的认识上显然达成了一致,而元妃利用端午送礼把自己关于宝玉的婚姻意向表达出来,不过是故事情节的正常流动。无奈贾母装傻不理那一套,当然这是后话。

前有根,后有据,顺畅自然,书中前后照应的很好,何来薛宝钗选秀一说。元春送礼前宝钗真地参加选秀,失利也好,不失利也好,宝钗会有心情嬉戏扑蝶。精读《红楼梦》,真不知道刘先生是怎样精读《红楼梦》的。

宝钗初到贾府,准备参加选秀十三岁,而等到元妃送礼,宝钗已经十五岁了。待选两年,皇家的办事效率也太低下了吧,况且公主、郡主一旦成人,还用得着你陪读吗。唯一的解释是薛宝钗选秀一事,由于种种原因,半途而废,或者薛宝钗在进入了贾府不久,即参加了选秀,不过以失败告终。不管怎样,薛宝钗选秀断不会发生在元妃端午送礼之前。

一点心得,抛砖引玉,敬请各位赐教。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984673988@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